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九十八章 加倍!

不让江山 知白 660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可能是因为名字里有个菊字,所以信州城里刘文菊名下的赌场都叫做大菊赌场,余九龄觉得这名字不怎么好,至于为什么不好,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好。

如今信州城里一共有四家大菊赌场,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一家大菊赌场距离城门都不远,取名字怎么样先不说,选位置来说刘文菊确实很有眼光。

李叱和余九龄两个人也没有乔装打扮,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朝着距离最近的大菊赌场过去,他们前脚出门,官驿的人后脚就跑出去向府治崔汉升禀告。

其实崔汉升也早就安排了人盯着李叱他们,不敢把李叱他们怎么样,可是一举一动必须都要看的清清楚楚。

最起码,不能让人家王府的人再在信州城里出什么事,再出事那就是死罪难逃了。

李叱他们的马车上有满满两大箱银子,除了现银之外,还有数额不少的银票。

用余九龄的话说,二当家毕大彤倾家荡产资助手组织黄-赌事业的大恩大德,非一道天雷不能报答。

他们还不知道,二当家已经不能活着对他们表示感谢了。

不得不说,大菊赌场的规模确实很大,刘文菊应该是很喜欢菊花,在大菊赌场的那块巨大的片额上,就雕刻了一朵菊花,还是金色的。

两个人到了大菊赌场门口,守在门外的伙计一看这俩人是生面孔,于是堆出十分亲切的笑容。

“两位贵客,要不要进去玩几手?”

余九龄道:“好眼力,小兄弟,你怎么看出来我们就是玩手的?”

这话把那小伙计说的都懵了。

小伙计尬笑道:“两位公子一看就器宇不凡,而且荣光满面,今天若是赌上几手的话,一定大有收获。”

余九龄一听这话,不赏都觉得对不住人家这么虚情假意。

他把钱袋子取出来,捏了一块碎银子扔给小伙计后说道:“带路吧,我家公子想进去看看,你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赏钱。”

小伙计更加殷勤起来,撩开碎花蓝布棉门帘弯着腰请李叱他们进门。

“有贵客到。”

小伙计一进门就嗓音洪亮的喊了一声。

余九龄问道:“咱们这都怎么玩?”

小伙计笑道:“但凡是公子知道的玩法,咱们这全都有,大菊赌场里,只要是能赌的,都有。”

余九龄道:“我赌你的口袋里没有我的钱多。”

小伙计又懵了一下,心说这家伙八成是有病吧。

余九龄道:“干脆,我们先玩个简单点的,但是一定要玩的大,玩的小了没有意思,最起码得十个铜钱起步的那种。”

小伙计道:“公子,我们这最低的玩法,下注起步是一两银子,十个铜钱的......”

余九龄道:“你真是没见识啊,在我家公子眼里,一两银子大概就是一个铜钱,我说十个铜钱起步,意思是下注起步低于十两银子的玩法,就别跟我家公子说了。”

李叱眯着眼睛看向余九龄。

“公子豪爽!”

小伙计心说看着人家就不像是寒酸的,果然是财大气粗,他引着李叱和余九龄往后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前院嘈杂,后院雅致,玩的也大一些。”

“不。”

李叱停下 来道:“我就喜欢这嘈杂的气氛。”

他停下来,看了看那边有赌大小的,于是迈步过去:“先玩两把这个。”

赌大小是赌场之中最简单的玩法之一,庄家摇骰子,其他人下注赌庄家摇出来的点数,如果是一个骰子,四点以上为大,以下微小,如果是三个骰子,那讲究就变得多了起来。

这张桌子上的玩法最为简单,就摇一个骰子,只押大小,虽然没有那么多讲究,可是一局一局的开庄极快,也颇为刺激。

这边的下注是一两银子起,李叱他们身上带着的银子不少,所以心里不虚。

李叱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先看了一把,发现那庄家摇骰子的手法很娴熟,这种玩法要是没猫腻才奇怪呢。

“已经连开了七把小。”

旁边一个脸色难看的赌徒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就不信还赌不中,我还押大!”

他把手里仅剩下的几两银子全都押在大上,其他人中,一部分也如此觉得,已经连开了七把小,若是再开小的话简直没天理,所以三四个人跟了大,还有四五人跟了小。

骰盅放下,庄家慢慢的把盖子打开,骰子是个两点,这一下那些押大的人全都傻了眼,刚刚赌上全部的那汉子立刻就崩溃了,啪的一声拍了桌子,红着眼睛喊道:“你们这骰子有问题!你们出千!”

庄家慢悠悠的说道:“这位爷,手在你自己身上,没人逼着你押大,是你自己愿意,如果你押小呢?你运气差就说我出千,那人家赢了的客人可不答应。”

那几个押小的客人立刻就喊了起来,大概意思是别在这丢人现眼,输不起就赶紧滚。

李叱虽然只看了一把,但也已经看了个大概,点数大小,庄家完全可以掌控,这种手段算不得多高明,不说在骰子上做手脚,这种本事只要不停的练总是会十拿九稳。

至于那几个赢钱的人,多半也是赌场的人,这种人是托儿,各行各业其实都有托儿,要看值得不值得罢了。

那几个押大的倒霉蛋才是真的冤大头,连那个正在咆哮的汉子说不定也是赌场的人,这种人负责带节奏。

那汉子一边拍打桌子一边咆哮,很快就有赌场的打手过来,架着那人就给扔了出去。

那人被架出去,立刻就有一个新面孔在刚才那人的位置上坐下来,还一脸嫌弃的说了几句穷鬼就别赌钱之类的话。

这人,也是托儿。

这一桌上一共有十几个赌钱的人,不算庄家,其中七个都是托儿,剩下五六个如果不被带了节奏才怪,他们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一桌子上的赌客一多半都是假的。

别看不起这种似乎不是很大的骗局,只这一桌,六七个人在这连托带骗,一天下来上百两银子不成问题,这赌场里那么多赌桌,大菊赌场这一家分号说日进斗金不为过。

赌场里的赌,十赌十骗,谁要是有侥幸心理进去赌钱的话,十成十会被骗的倾家荡产。

李叱猜着新坐下来这位也是托儿,职责和刚刚被轰出去那家伙一模一样,所以心里便有了几分把握。

这新来的托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坐下来后就说不信邪,直接押了个大,李叱知道,这种赌局,新来的托儿前几把一定会赢。

他赢了,其他人就会把他当明灯。

李叱就故意押了小,不多,押了二两银子,庄家开了点数,果然是个六点,大,李叱这二两银子就打了水漂。

要想带节奏,最少连赢三四把才能让人注意到,所以李叱打算再试试,还是和那个托儿反着押,那托儿又押了大,李叱押小,二两银子再次打了水漂。

第三把李叱好像心疼银子了,只押了一两银子的小,但是看起来他的状态已经和之前那个被轰出去的人差不多,有点上头,就认死门了。

开点,五点,李叱又输了,银子被人家划走。

连赢三把的那个托儿看向李叱笑道:“兄弟,手气不行啊,不如你跟着我下,肯定赢,我今天这手气真是没的说,想不赢都不行。”

他这话说完,之前那几个赌客顿时觉得应该试试,李叱就知道差不多人家要收网了,但他还是和那托儿反着押,那托儿继续押大,这次押了五十两银子上去,那几个赌客不敢贸然,押的比较少,但都跟着押了。

一开点,还是大,这一下除了李叱之外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怎么样兄弟?”

那托儿看向李叱说道:“都说让你跟着我下,你偏不听,又输了吧,这次你跟着我,包你赢!”

李叱谢意的笑了笑,没说话。

庄家又一次摇动了骰盅,赌客纷纷下注,有明灯在,这次全都跟着那人下注,那人刚刚大赚了一笔,所以一次押上了一百两,其他人也都加大了赌注,十两二十两的往上跟,也有跟了五十两的。

李叱刚刚一共输了五六两银子,他取了一张十两的银票,还是反着押。

那托儿眯着眼睛看了李叱一眼,李叱装作没看见。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李叱侧头看了看,那边像是吵闹了起来,有个人被围着,还有个小姑娘的声音夹杂其中,一边哭一边求。

李叱站起来往那边看,因为他忽然觉得那小姑娘的声音有些耳熟。

庄家在此时喊道:“开!”

李叱的脸色却变了变,惊呼了一声:“苑佳蓓?!”

庄家一怔:“加倍?”

开点,一点,只有李叱押了小,其他人都是大,那庄家百般不乐意,可是骰盅刚才都放在桌子上了,再想做手脚已经来不及。

况且,押大的那边除去托儿之外的下注也有一百七八十两,李叱押了十两,加倍就是二十两,赔四十两,还能赚个一百多两。

这一下的骗局已经足够完美,收成丰厚,所以庄家也不好太明显的耍赖。

有些不情愿的推给李叱四十两银子,李叱却已经朝着人群那边起身过去。

余九龄把银子收起来:“我来帮我家公子收起来。”

余九龄乐开了花,心说李叱真是可以啊,突然加倍,这就赚了四十两。

李叱人已经在那边吵起来的地方,他分开人群过去,见苑佳蓓拉着他父亲的手哭着说道:“父亲,别赌了,咱们回家去吧。”

那平日里看起来道貌岸然,而且极为严肃苛刻的苑先生,此刻却眼睛都已经红了,他一边挣脱一边说道:“我就再借十两银子,这把一定回本!闺女,你先回家去,不用管我!”

李叱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

。。。。。

【特别感谢核叔,辛苦的在一万多条书评中认真的去数,这么大的工作量,还是义务的,我内心无比感激。】

【特别感谢雾妹子,不遗余力的宣传本书,不遗余力的出谋划策,不遗余力的帮忙制定规则,谢谢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