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六十二章 都输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80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虞朝宗面对了很多预料之外的事,而罗耿也面对了预料之外的事。

他以为最多最多,抵挡他的燕山营军队也就再坚持一个时辰而已。

他的重甲铁骑已经展现出摧枯拉朽之势,按照他以往的打法,接下来追杀败兵,一鼓作气杀透敌阵,大获全胜近在咫尺。

可是他没有想到燕山营之中居然还有人才。

绿眉军队伍中,六当家西篱子皱着眉看向前军厮杀之处,罗耿的幽州铁骑确实厉害,就算是用人命堆都挡不住。

“传令......”

西篱子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悲痛,这悲痛让他犹豫了一下军令该不该下。

“传令!”

片刻后,西篱子又喊了一遍。

“中军弓箭手向前,压住前军队尾,不准他们撤回来。”

当他的军令下达之后,身边的人全都楞了一下。

燕山营绿眉军归根结底是一支绿林队伍,和朝廷的官军不同,他们更愿意把义气放在最前边,而不是理智。

“当家的!”

一名将军脸色发白的劝道:“前军还有至少上万的兄弟们在,我们现在应该增兵支援啊当家的。”

西篱子深吸一口气后,几乎是咬着牙说话。

“难道你们没有听到?传我的军令,中军弓箭手向前,压住前军队尾不准他们回来!”

他说完之后,看向那些还想劝他的人,又喊了一声:“违令者斩!”

传令兵不敢违抗,开始飞奔传令。

中军的弓箭手整齐的往前压,不少人已经开始哭,在前军队伍里有他们的朋友兄弟,甚至还有家人。

他们都很清楚,一旦他们放箭的话,那些兄弟朋友,那些家人,就被他们一把推进地狱里。

呼的一声,箭雨还是飞了出去。

前军正在往后撤,他们迫切的希望中后军的兄弟们能尽快来驰援。

然而援兵没来,箭来了。

前军的后队,不少燕山营士兵被自己人的羽箭射翻,他们倒地之后都不愿意相信箭是从自己背后来的。

有人茫然,有人愤怒,有人疯狂。

“趁现在。”

西篱子看到前军后撤的队伍已经被压在那,他大声吩咐道:“中军所有人,都在脚下挖坑,不管挖多深,挖多大,全都要挖,听到号角声后再停,听号令后中军后撤!”

不少传令兵再次飞骑冲了出去,一边纵马一边大声传达军令。

燕山营的士兵们虽然不知道为何要这样,还是很快把军令执行下去。

每个人都开始用自己手里的兵器挖坑,用刀的用枪的,地面上没多久就变得坑坑洼洼。

西篱子算计着时间,也观察着前军战况,当他发现前军已经挡不住了之后,立刻传令:“中军后撤,给后军传令,让他们秩序进入冀州城,支援大当家。”

整个中军开始往后移动,当大军后撤,地面上的坑洼随即清晰起来,密密麻麻,大大小小不计其数。

前军至少两万余燕山营的士兵几乎被屠戮殆尽,幽州重甲踏着沉重的蹄声而来。

当重甲铁骑到了燕山营中军位置之后,为首的将军立刻举起来手,下令吹角。

队伍随即缓缓的停了下来,他们面前就是那数不清的大坑小坑。

指挥重甲铁骑的将军派人去报告罗耿,不多时,罗耿带着亲兵营就到了这里。

他从马背上跳下来,看了看这满地的坑洼,忽然间笑了起来。

“想不到,一支叛军队伍中竟然还有人才。”

他的重骑兵踏阵,靠的是整齐的队列,战马上的具装冲撞,马蹄践踏。

这无数的坑洼,重骑就没办法保证队列,而且这支骑兵的负重太大了。

人马皆披挂重甲,还有冲撞具装,向前踏阵的时候非但要求阵列整齐,还要密集,几乎是马与马贴身而行。

有了这些陷坑,他的重骑兵没办法提速,若摔倒的话就不是一匹两匹的事。

“不过是拖延些时间罢了。”

罗耿重新上了战马,大声吩咐道:“让后军青州降兵上来继续往前压,重骑向东进军,咱们去帮帮豫州军。”

号令一下,重骑随即调整方向,开始往东边对抗豫州军的燕山营队伍背后压过去。

这一场大战,从清晨到日暮。

天快黑的时候,一名浑身是血的传令兵冲进城门,他在人群中极力寻找,许久之后才找到还在指挥进攻的虞朝宗。

“大当家!”

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说道:“咱们留守东侧的队伍败了......现在只有六当家亲率的队伍堵住了城门,还在厮杀。”

虞朝宗的眼睛骤然睁大:“怎么可能这么快!”

他说话的时候,嗓音都在发颤。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想到了李叱那三封信,心口里猛的一疼,一口血喷了出来。

西篱子拼尽全力的坚守了这三个时辰,可是虞朝宗依然没能拿下冀州城。

这三个时辰的血战,让交战的地方每一条街道都铺满了尸体,可是冀州军拼死不退。

深夜。

虞朝宗醒了过来,头痛欲裂,他抬起手揉了揉脑袋,忽然间想起来什么,猛的坐直了身子。

“城外战局如何?”

他急切的问了一句。

八当家郑恭如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大当家,六当家还在城门外死守,已经派人来过三次,请求大当家突围。”

“突围?”

虞朝宗咽了口吐沫,嗓子里烧着了似的那么疼。

“对!”

他挣扎着起身:“下令突围!”

又一个时辰后,城门外,虞朝宗看了一眼远处好像满天星辰一样的火把,他脸色白的吓人。

似乎是已经突围不出去了,之前猛冲了数次,都被挡了回来。

幽州军和豫州军已经形成合围,西篱子率军苦战,死伤惨重。

没有经历过如此大战的燕山营士兵们,已经有不少人崩溃,尤其是东边的队伍被人包夹之后,无数人选择跪地投降。

无边的恐惧之下,投降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原本西篱子还有六七万的中军队伍,可是天黑之后不知道逃走了多少,根本就控制不住。

“大哥。”

西篱子看向虞朝宗说道:“召集所有轻骑兵,现在往幽州军方向突围,敌人的重骑追不上。”

虞朝宗回头看了看他的手下,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致,在这一刻,虞朝宗又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不能独活。”

虞朝宗道:“若我只带轻骑突围,纵然出去了,把数万兄弟丢在这,我做不到。”

他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下令全军,往幽州军方向突围。”

“大当家!”

郑恭如劝说道:“幽州军善战,还有重骑,往那边突围太难,不如往豫州军方向突围,那边地势更为宽阔。”

虞朝宗犹豫了一下,在他旁边的西篱子急了。

“大哥,不能往东-突围,若官军还有伏兵,必在东方,幽州军善战不假,可正因为善战,所以伏兵 必会在稍弱的豫州军那边,罗耿也会盼着我们往东-突围。”

郑恭如道:“大当家,别听他胡言乱语,若往西走,罗耿重骑堵路,我们过不去,若往东走,突围出去的话,罗耿的重骑追不上。”

虞朝宗沉思片刻后说道:“我看还是往西,听西篱子的,重骑兵不可能连续作战,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

郑恭如心里一怒,可是他又没办法左右什么。

当夜,虞朝宗下令全军向西侧突围,冲击罗耿幽州军,火海与火海相撞,碰出来银河落地。

西篱子和常定岁带着轻骑兵,本来几乎要杀透围困,虞朝宗却不肯走,后边大队人马全都丢下了,虞朝宗心中不忍,决定带着人回去再冲杀一次,试图救出来更多人。

西篱子奉命带着两三千骑兵在此等候,结果到了天亮,虞朝宗和常定岁没能再杀回来。

天亮之后,西篱子等不来虞朝宗,官军又再一次围堵上来,无奈之下,西篱子带着这几千轻骑向西北方向逃离。

冀州城。

虞朝宗不得不又退了回来。

天亮稍作清点才发现,跟着他退回来的已经不足八千人,后半夜的厮杀,还有近十万人的队伍,大概有一多半已经投降了。

剩下的,尽皆战死。

大街,北边是狼狈不堪的燕山营队伍,南边是战甲破碎的冀州军队伍。

红了眼睛的虞朝宗和红了眼睛的曾凌,两个人隔着一条街对望。

“你输了!”

曾凌朝着虞朝宗大喊了一声,那粗粝声音之中,有些扭曲了的兴奋。

“难道你赢了!”

虞朝宗朝着曾凌喊了一声。

如此血战之下,虞朝宗身边兵马不过七千余人,而曾凌这边,也只剩下了几千人。

“你我都输了。”

虞朝宗说完这句话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冀州城破的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你可听到了?”

曾凌朝着虞朝宗喊:“外边的队伍,是不是不急着攻城了?”

虞朝宗回头看了一眼,似乎确实安静了,已经把他们堵在这的官军,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不必着急了。”

虞朝宗忽然就没了力气一样,跌坐在地。

“哈哈哈哈哈......”

对面的曾凌却忽然大笑起来,笑的歇斯底里。

“虞朝宗!你这样入局,应该是李叱所劝说的吧,我还以为他是什么旷世的天才,原来也不过如此,他这一招烂棋,把你和燕山营都害了,哈哈哈哈!”

虞朝宗一怔,猛的扭头看向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郑恭如竟然不在他身边了。

与此同时,城外。

刘里的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来火,天亮之后,斥候来报,一支大军忽然出现在背后,已经堵住了豫州军的退路,那支军队阵列连绵不尽,也不知道有多少兵马。

只看到,中军擎着的是左武卫大旗。

就在刘里愤怒到了极致的时候,忽然有一队骑兵到了他阵前,为首的那老人长须飘飘,看了刘里一眼后说道:“刘里,你可还认得老夫?”

当看到武亲王杨迹句的那一刻,刘里的愤怒一瞬间就没了,只剩下恐惧。

他往前跑了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拜见大将军!”

“起来吧。”

武亲王语气平淡的说道:“带上你手下所有四品以上将军跟我走,随我回去见驾。”

他扫了刘里一眼:“陛下在等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