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一章 悟

不让江山 知白 786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山坡上,澹台压境站在那看着北方,这里居高临下,若有人从北边过来,距离很远便可看到。

此时他心中有些淡淡的悔意,不是后悔下重手以暴制暴,而是应该先逼问出敌人情况才对。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才有所悟,悟到了为什么父亲像是看不起他。

他对父亲说他已无敌,父亲说他是井底之蛙,其原因可能不只说的是他武艺上的事。

为将者,武艺自然重要,可更重要的的头脑。

他侧头看向不远处,唐匹敌也站在看着北边的来路方向,不知道唐匹敌在想些什么。

于是澹台压境咳嗽了一声,略显尴尬的找了个开头。

“山风还真是不小。”

他笑着说了一句。

唐匹敌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因为站在高处。”

澹台压境忽然觉得唐匹敌说话其实挺招人恨的.....以前自己是不是也这个吊样?

“你在想什么?”

澹台压境问唐匹敌。

唐匹敌指了指前边的路:“那边的路口,北狂徒有千余队伍,虽然说是马贼,但也称得上都身经百战,他们不会贸然冲过来。”

“马贼若是回来,会在那路口位置停下,北狂徒大概会分派人往这边探路。”

“咱们若只是在这等着,小股斥候过来探路,咱们伏击无用,要想让大队人马过来,需有人过去诱敌。”

“况且伏击小股斥候,便是打草惊蛇,北狂徒的大队人马再攻过来,就会有所戒备。”

“诱敌若人数少了,北狂徒未必亲自追来,而是分派兵力追击,所以不应少于二十人。”

澹台压境一怔,唐匹敌站在那原来不仅仅是看着敌人什么时候会来。

唐匹敌继续说道:“我刚刚想过,将队伍分成三批。”

他看向澹台压境道:“我们有一百骑兵,我带二十人在发现敌军之后,在合适的时机上前,假做碰到,然后我掉头而回。”

“你带二十人,现在离开此地去那边另外一条路上,北狂徒若分兵来追我,你从另外一个方向过去诱敌,促使北狂徒分兵去追你。”

唐匹敌道:“李叱带六十人在此地伏击,我们三个分工行事。”

澹台压境沉默片刻后说道:“可我们终究只是有一百骑兵,北狂徒这次若是倾巢而出,不下于千余人。”

唐匹敌淡淡道:“一百骑兵,是我训练出来的。”

说完之后他转身下山:“现在去分派人手。”

他们两个到了山下,然后澹台压境就又是一怔,因为李叱已经把队伍分派好了。

一百骑兵分成了三批,其中两批各三十人,一批四十人。

等唐匹敌和澹台压境下来之后,李叱道:“该有诱敌才行,再促使敌人分兵。”

澹台压境再次怔住,他看了看唐匹敌又看了看李叱,心情有些复杂。

唐匹敌道:“分派之人,我带二十,澹台二十。”

李叱道:“我这边,四十人足矣。”

澹台压境心说这两个人怎么......都如此自信的?

唐匹敌想了想,点头:“也好,我二十,给澹台四十。”

澹台压境:“......”

十五里外。

余九龄他们退回到了北支山和大西山之间的那片山谷,这山谷南北宽有百里。

他们退回的地方,距离逍遥国的入口还有很远,因为当时他们往东走了五天才到逍遥国。

“九龄。”

高希宁看向余九龄叫了一声,又看向挂刀门大师兄贾阮:“

贾先生。”

余九龄和贾阮两个人随即向前,两人站在高希宁面前,同时说了一句:“有事情你说。”

高希宁道:“来时我看过,那边百米左右,草丛遮掩有一个山洞,你们留下十个人即可,我们退入山洞中,你们两个带剩下的挂刀门兄弟去支援李叱。”

“山洞?”

余九龄往高希宁指的方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

“哪里有山洞?”

他觉得高希宁在还是担心李叱他们才这样说。

高希宁道:“那边有三棵树最大,左边那棵树后就是山洞,李叱来时必然看到,不然也不会让我们退回十五里。”

余九龄不死心,跑过去看了看,惊讶的发现居然真的有个山洞。

可是从他们路过的角度看,要发现基本没有可能,李叱和高希宁是怎么看到的?

而且从高希宁的语气听的出来,李叱没对她说过发现了山洞的事,是因为李叱知道高希宁也一定发现了。

他不说,只是无需交代。

余九龄觉得和李叱高希宁这样的人相比,自己好像个傻子。

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在十五里之外,澹台压境也是这么想的。

和李叱唐匹敌相比,他这个自认为已经在凉州无敌的人,像是个傻子一样。

高希宁继续说道:“我们将山洞遮掩藏好,再清除留下的脚印痕迹,就算有敌人过来也不好察觉,所以留下十个人足够。”

夏侯玉立道:“况且我又不是不能打。”

小姑娘跃跃欲试,如果不是担心她母亲,她现在更想去前边和李叱他们一起杀敌。

余九龄看向贾阮,贾阮却没有说话,看起来神色有些纠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高希宁道:“李叱答应过你,不让你们去参与危险之事,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贾阮认真的说道:“其实你们也可以不管这件事的,难道李叱他们不知道凶险?”

“退回来的路上,小师弟问我,为什么李叱他们明知凶险也要去做,完全可以避开不管。”

贾阮道:“我当时心里只有一句话......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他看向师兄弟们说道:“你们都记住这句话,咱们没有跟错人!”

贾阮看向高希宁说道:“我们师兄弟,不是不知道什么叫侠义,不是不知道男人该有何为......我舍不得师兄弟们去拼命,是因为我一直觉得,这该死的天下,没有什么是值得我们拼命。”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哪个男儿,心中无梦?”

“大师兄!”

小师弟甄艮看着贾阮笑起来,眼睛里亮晶晶的。

贾阮摇头道:“你不能去,你们都不能去。”

小师弟的脸色立刻就暗淡下来。

贾阮道:“我.....自己去。”

他看向高希宁道:“对不起了高姑娘,我师父临终之前我答应过他,要保护好师弟们......我给我师父磕头保证,一个都不能少。”

高希宁点了点头:“我懂。”

贾阮大声对兄弟们说道:“你们留下保护高姑娘......若你们还认我这个大师兄,你们就得听我的。”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们再去做你们想做的事,但需记住一件事,挂刀门的人,若不可为侠义事,那还不如继续装个缩头乌龟。”

他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谁不想做英雄......”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小师弟甄艮说道:“师父临终之前有句话,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全部,我对你们说,师父临终前 的交代就两个字......活着。”

“可其实师父临终前的交代是九个字。”

他停顿片刻后说道:“活着,或者伟大的活着。”

师父把这个选择交给了他,对于他来说,他这个大师兄做选择何其之难?

他笑了笑:“大师兄先去伟大了,你们听话,师父把你们交给我了,你们就要听话,大师兄是有威严的。”

说完之后看向余九龄:“咱们走。”

余九龄应了一声:“咱们走。”

山口。

唐匹敌在看到远处有尘烟起来之后,断定北狂徒的队伍已经回来,他招了招手,带着二十人出发。

二十人骑着马,把刚刚已经掩埋的尸体又挖出来了二十具,每个人的马后边都拖拽着一具马贼尸体。

若是北狂徒看到的话,不疯才怪。

这二十一人的队伍顺着道路往北走,算计着时间,此时北狂徒的队伍已经在那岔路口停了下来。

另外一边,澹台压境带着四十人的队伍在等待着信号。

李叱站在高山上看着,一旦北狂徒分兵追击唐匹敌,他就会发出信号,澹台压境就会带人从背后袭扰。

若他一人前去找北狂徒算账,他反而没有什么顾虑,但是现在他带着这四十个悍卒,心中却有些忐忑。

在这一刻,他理解了父亲当初对他说的那些话。

凉州将军澹台器说过,你以为你武艺不错就能领兵杀敌?你还不知道什么叫责任。

等你明白何为将军职责的时候,我才会交给你一支队伍,我不会轻易把任何一个士兵的生死托付给你。

那时候澹台压境想着,以我的能力,父亲你交给我多少人,我还能害了他们不成?

他想着,若我领兵,必然是百战百胜,哪会有你担心的事发生,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此时,他带着四十名骑兵,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为将者的职责,四十个人的生死已经好像山一样压在他肩膀上,何况千军万马。

什么叫,把士兵们的生死托付给你了。

他深呼吸,低头看了看长槊。

老黄马跟着高姑娘她们去找安全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事,也幸好夏侯姑娘医术那么好。

“一会儿冲锋,你们都在我身后。”

澹台压境忽然说了一句。

他自己一怔。

因为在一息之前,他都没有想过要说这句话,哪怕是他说出口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可能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这个时候,这句话,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他回头看向那些士兵,士兵们也在看他,没有人怀疑他说的话,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能力。

从这四十个人跟上他的那一刻起,他们作为士兵,就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他们的将军。

“披甲执锐......”

澹台压境自言自语了四个字,然后抬起手在自己胸口上拍了拍。

他在心里告诉他父亲......父亲,我现在懂了。

前边官道上,唐匹敌带着二十骑兵拖拽着马贼的尸体,他们一路有说有笑。

此时,路口的北狂徒举起千里眼正在看着这边。

这千里眼是他当初带马贼闯进一个小县城,从县令手里抢来的,只此一个。

他看到了那几十个人过来,也看到了那些人马后边拖拽着的尸体。

一瞬间,北狂徒血气上涌。

【关于高希宁人物像的事,大家说的是对的,我去试着找一找美工,看看能不能画出符合每个人心中的大长腿......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