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撞!

不让江山 知白 494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王斌坐在角落处,回想着这几天的事,每一件事都好像在梦里一样。

如果是从他离开节度使府开始算起来的话,那这个梦,好像也只有在拿到银子喝多了酒的那一小段时间是快活的。

可是这快活真的好快,酒醒了之后快活就消失无踪,只剩下无尽的担忧和后怕。

这几天他在船上是那样提心吊胆,可他却也有了一种释然,提心吊胆,内心却不再煎熬。

如果这次没死的话,他打算回去之后就和妻子坦白一切,然后找个地方做工,踏踏实实的。

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的人,才会明白踏踏实实这四个字有多弥足珍贵。

几天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寻机会往河里扔一条碎布,他其实也不知道这样做有用没用。

每天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他都会想一遍,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后悔上了船。

也会想一遍,为什么明明那么害怕,可还是要冒险去偷偷的留下记号。

他给不了自己答案,因为他不相信自己是个英雄,所以他排除了唯一的正确答案,以至于没有答案。

他是小掌柜,这船上的船夫都以他为首,大家都知道可能最终会死,所以就更会将希望全都寄托在领头的人身上。

有船夫知道他在留记号,没有人找他说什么,可却会有意无意的帮他遮掩。

就在他思考这些的时候,几名青绦军的士兵从甲板上下来,扫了一眼那些船夫:“都到一边去,先不要划船了。”

所有人心里都紧张起来,或许他们一直在等的那个末日,现在到了。

每个人也都清楚,他们不会一直都在水路上走,那些混账早晚都会换路线,就算是不换路线,接应他们的船应该也快到了。

郭玮缓步走下船梯,手里拿着一块他的人刚刚才打捞上来的碎布。

在看到那块布的时候,王斌的心里就咯噔一下,脸色瞬间就变得发白。

“你们之中,有人不老实。”

郭玮走到众人面前,扫视了一眼后说道:“我本来还想着,你们也算无辜之人,到了地方后我就放你们离开,可你们自己想死,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话,船夫们谁都不会信,那些混账怎么可能会留下活口。

可众人都不敢和他的视线对上,纷纷低头,王斌也把头低下来,他知道自己的胆子没多大,一旦对视的话,就一定会被人看出来什么。

“可我这个人,还是很仁慈。”

郭玮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愿意把那个留记号的人交出来,其他人我可以不杀。”

沉默,很可怕的沉默。

郭玮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人站出来,于是叹了口气:“那就只好一个个的试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看向王斌:“你是船头儿,如果有人偷偷留记号你一定知道,因为他们都归你管,你每个人都能注意的到,如果你没有看到是谁丢进河里碎布,那么就只能是你丢下去的。”

他指了指王斌:“把他带过来。”

两名青绦军士兵过来,一左一右,抓了王斌的胳膊就往外拉扯。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王斌叫喊起来,那慌乱,那恐惧,那挣扎的样子,让那些船夫们的眼神里出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们就那样看着王斌,似乎在这一刻,没有人再对他寄予希望了。

“不是你?”

郭玮笑了笑:“如果不是你,那你就指出来是谁,你 在他们的船后边,有一艘看起来很奇怪的船正在靠近,那船的样子他们从没有见过,速度快的令人害怕。

“弓箭手到船尾来!”

郭玮立刻喊了一声。

这些青绦军训练有素,立刻在船尾组成了三排箭阵。

后边那艘船从被他们发现不对劲,到追上来,根本没有用多久,其速度是郭玮他们这艘商船的至少一倍。

李叱就站在后边那艘船的船头,在他手里,也攥着一块湿漉漉的布。

这是他的船,狄赤在湖心岛给他造的船,已经过去几个月,这是第一艘成品。

本来这艘船就要送到豫州来给宁王看一看,李叱知道这艘船快到了,所以他才会对曹猎说出城去运河上拦一条船。

凤柏木所造的这艘战船还没有命名,狄赤说,这船坚固无匹,快若疾风。

“当家的,怎么打?”

余九龄问。

李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块布,深呼吸。

然后他问亲自来给他送船的狄赤:“如果撞过去会怎么样?”

狄赤回答:“他们的船会破,会沉,而主公的船却毫发无损,臣下有这个自信。”

李叱道:“那就撞过去,若是我们登船的话,那些人会用船夫要挟我们,把船撞沉了,撞出来的破洞越大越好。”

“是!”

老人狄赤都有些兴奋起来,他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棋子:“撞过去!”

李叱他们后撤几步,半蹲着身子,手扶着船,准备迎接冲撞。

在李叱他们身前,亲兵营的士兵用巨盾挡住,蹲下来,将巨盾扶好。

靠近了,一片羽箭袭来。

噼噼啪啪的声音中,羽箭都被巨盾挡住。

老人狄赤喊了一声:“给主公看一看,咱们的船威武不威武!”

随着他的旗子再次摇晃了几下,船前边的撞角居然还能往下压了一下角度,挡木锁死之后,战船已经到了那艘商船后边。

“撞了!”

狄赤喊了一声,伏低身子迎接冲撞。

砰地一声!

撞角直接穿进了那艘商船中,片刻之后,战船的船头就撞在了商船的船尾。

像是差不多大小的石头和鸡蛋撞在一起,鸡蛋立刻就碎了。

整个船尾全部碎裂,那些弓箭手纷纷坠落。

李叱见那商船的船头都被撞的扬起来,在这一刻,他立刻喊了一声:“跳水去救人!”

不少已经做好准备的士兵跳进了河水中,朝着落水者游了过去。

那些青绦军的士兵个个都是壮汉,可他们是重甲出身,他们必然不会水,就算是会,水性又怎么可能比那些船夫要好。

船被撞碎,如果人全掉在水里,船夫们都能在水里活下来,那些青绦军的壮汉怎么能?

李叱一伸手把他的鸣鸿刃抓起来,迈步就想跳过去,想了想这刀实在太重了,万一落水不大好。

于是把鸣鸿刃又放下,赤手空拳的跳上了对面那艘破损的商船。

人一落下,大步向前。

在李叱身后,他的亲兵一个一个跳了过来。

余九龄抽刀在手:“留不留活口?”

李叱迈步,一拳将迎面而来的青绦军壮汉太阳穴打爆:“不留!”

“呼!”

亲兵营向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