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二章 这该怎么解释呢

不让江山 知白 769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鸿宾楼。

在潦炀城这样一个地方,有三家实力几乎旗鼓相当,还有一个人能稳居第四,那这个人有多厉害?

一大早鸿宾楼外边就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四面都是人,除了让开大街之外,几乎堵的水泄不通。

整个潦炀城里的暗道势力全都知道了,三大巨头今日要在鸿宾楼会面。

这是有史以来都不曾发生过的事,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庆园里住进来一批客人。

暗道势力都在猜测这些客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能让三大巨头为之翻脸。

从现在各方势力打听出来的消息看,快刀门和景泰应该已经联手,准备向庆园宣战。

潦炀城有史以来都不曾有过的飓风,正在鸿宾楼里逐渐形成风眼。

围观的人群中都是在窃窃私语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紧张又期待。

第一个到场的,居然是往日看起来最为高冷的景泰的人,掌柜李春风从马车上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围着的人群,心里只有一个感慨......原来最不怕死的人,是看热闹的人。

鸿宾楼的东家马庆之一直都在门外等候,看到李春风到了,连忙笑脸相迎。

按理说,马庆之是鸿宾楼的东主,潦炀城里第四大势力的老大,而李春风只是景泰的一个掌柜,一个高级打工者,马庆之身份应该与黎三州对等才对,可是从马庆之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对景泰格外敬畏。

“李先生。”

马庆之俯身一拜。

李春风把马庆之扶住,笑了笑道:“马兄,许久未见了。”

马庆之客气了几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先生还请先进去休息,我在这恭迎其他几位贵客。”

李春风道:“我还是和你一起等吧。”

马庆之一怔。

景泰的掌柜,会站在门外等人?

哪怕要等的是刀钗和麻子午这样的大人物,可是景泰什么时候给这样的大人物面子了?

就在马庆之有些诧异的时候,一大群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人,簇拥着一辆马车到了。

浩浩荡荡,从人数上来看,至少有一两千人,他们一出现,大街两侧的人纷纷退避,哪怕是人挤人,也不愿意多靠近大街。

“庆园的人到了。”

马庆之看向李春风,李春风只是嗯了一声。

麻子午这边,把人多势众的其实完全展现了出来,看过去,大街上密密麻麻的人群过来,场面极为壮观。

这些身穿统一蓝色衣服的人,都是麻子午的徒子徒孙们,有人说过,麻子午一句话能让潦炀城里一万人为之效力,虽然可能夸张了些,可也不会夸张太多。

“快刀门的人来了!”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低呼一声。

在大街另外一侧,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

这边过来的人在数量上远不如庆园的人多,只有五六百左右,但看起来却更为精悍。

六百名身穿灰色衣服的快刀门弟子抱刀前行,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对面浩浩荡荡的庆园队伍,可是每个人脸上都颇为不屑。

在他们看来,庆园的人再多,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论打架,快刀门的人在潦炀城里就没有输过。

马车停下来,麻子午在小武的搀扶下出了马车,看起来他真的是已经很苍老了,头发有七八成都变成了白色,腰也早已经直不起来。

可是他从马车上一下来,大街两侧围观的人还是不由自主的俯身。

“拜见老祖宗!”

围观的人中,竟是有六七 成的人俯身参拜,这等场面,就更加让人震撼。

“好好好。”

麻子午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另外一边,快刀门门主刀钗从马车上下来,这个小个子的人却有一种强大的气场。

他看了一眼麻子午,漫不经心的拱手抱拳:“麻爷。”

麻子午对他点了点头:“你怎么又矮了?”

刀钗脸色微微一变,矮......是他的逆鳞,换做别人当面说他矮,他已经下令把人大卸八块了。

可此时,刀钗也仅仅是皮笑肉不笑的应承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鸿宾楼走过来。

到了门口,刀钗看了一眼李春风:“怎么是你来了,你们景泰的东家呢?”

李春风道:“东家稍后就到。”

刀钗哼了一声:“还是一样的酸腐,摆什么臭架子。”

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大步走进鸿宾楼。

麻子午经过李春风身边的时候,对他若有深意的笑了笑,这种笑容很复杂,似乎是在讥讽,又像是在无奈,还有些同情。

走了几步,麻子午回头看了一眼李春风:“我和黎三州说过了,如果他真的需要人帮忙,应该是来找我才对,可惜......他没懂。”

李春风笑了笑道:“东家的事,我也不敢过问。”

麻子午没再理会他,迈步进入鸿宾楼。

围观的人是不可能散去的,一是黎三州还没有来,二,就算来了他们也不会走,他们要看看今日这鸿宾楼里到底会有多精彩的事发生。

庆园。

庆园的大,不仅仅是这占地几百亩的范围,还有庆园周围的几条街。

进入这几条街,就算是进入了麻子午势力的中心范围,这几条街上的人,当然都是麻子午的徒子徒孙。

大街上,一群黑衣人快步而行,人数大概在六七百左右。

“景泰的人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好像是平地起了惊雷。

大街两侧的铺子里,不管是什么铺子,人纷纷冲出来,手里拿着乱七八糟的兵器。

很快,景泰的队伍就被这些人团团围住。

有人眼尖,居然在景泰的队伍里看到了黎三州,他们知道麻爷被骗了,于是立刻派人往鸿宾楼送信。

景泰的队伍这边,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精壮汉子迈步向前,看了看堵住路的那些人,语气冰冷的说道:“要么让开,要么我们踩着尸体过去。”

对面有人骂了起来,然后锅碗瓢盆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朝着景泰队伍砸过来。

那中年汉子刷地一声抽出长刀:“杀!”

六七百景泰的汉子将长刀抽出来,发力向前,混战开始的似乎格外突然也理应必然。

可是这些店铺里的人,哪里是景泰的对手,景泰的这支队伍,战斗力格外强悍。

一刻之后,大街上已经遍地都是尸体,绝大部分都是麻子午那些徒子徒孙的。

这时候,从对面涌过来一大群身穿蓝色衣服的,都是从庆园里冲出来的人,看起来比景泰的人还要多不少。

围观的人群中,曹猎看到庆园里的队伍潮水一样往外涌,他一闪身离开。

不多时,曹猎出现在庆园的后院外边,稍一发力,人已经飞了起来,轻飘飘落在庆园后院。

李春风之前想办法搞到了庆园的地图,曹猎看过,地图已经烙刻在脑海之中。

他知道客房在什么地方,也知道最危险的地方是哪儿。

可是他没有想到,有人在后院等他,而且人数 不少。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等他的人,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人才落进后院,一张网迎面而来,曹猎眼神一变,手中长刀一扫,在电光火石之间将那张网切开一条口子,人从口子里冲了出来。

人还没有站稳,无数支弩箭迎面而来。

曹猎大惊。

庆园的后院,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队伍?!

他的长刀在身前一转,刀芒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光幕,弩箭打在刀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火星就在曹猎眼前迸射。

“等一下!”

曹猎一声嘶吼。

他脚下发力向一侧冲了出去,脚底踩炸了大地。

身形一闪横移到了丈余之外,而他对面那群人已经随着他的动作转身,无数连弩依然瞄准着他。

曹猎喘息着,侧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有一处被弩箭擦出来的血痕。

在刚才那一瞬间,曹猎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地狱什么样子。

哪怕他的反应慢上十分之一息,他也已经挂了,被乱箭射挂的。

曹猎一甩手把长刀扔在地上,看着对面那些人说道:“如果现在解释说这都是误会,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信。”

在他对面,数百廷尉。

队伍后边,坐在椅子上的张汤看了看面前这个孤身闯入庆园的这个年轻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说:“潦炀城里,没有误会。”

然后缓缓举起手,廷尉军士兵把连弩端平,手指放在了机括上,只等张汤的手往下一放,他们就会乱箭齐射。

曹猎看着他们,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妈的......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倒霉的?

鸿宾楼。

麻子午坐在那闭目养神,小武站在他身后,距离很近。

另外一边,刀钗抱着刀盘膝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春风冷笑。

因为到现在黎三州还没有来,所以景泰就成了最没有诚意的那一方。

良久之后,麻子午缓缓睁开眼睛:“既然黎三州瞧不起我们,那我就不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了,小武......扶我起来。”

小武俯身,扶着麻子午站起来。

就在这时候鸿宾楼外边有人大声喊起来:“老祖宗小心,黎三州带人去攻打庆园了!亲眼所见,黎三州带着景泰的队伍去攻打庆园了!”

麻子午脸色一变。

小武立刻搀扶他胳膊往外走,在这一刻,刀钗在椅子上一跃而起。

“走不了了!”

凌空一刀,可断山河。

这一刀,在潦炀城里不可能还有第二个人劈的出来,这一刀,在潦炀城大概也不应该有人能接得住。

当!

小武接住了。

在刀钗凌空而起的那一瞬间,小武左手将麻子午推开,右手从背后将刀抽出来,下一息,一道半圆形的匹练泼洒出去,硬生生接住了刀钗这不可一世的一刀。

当的一声之后,小武脸色瞬间发白,握刀的右手虎口裂开,脚底把地板都踩碎了。

刀钗也被这一刀的反震之力震的右臂发麻,脸色不由自主的变得难看起来。

这么多年了,潦炀城里谁能正面接他一刀?

就在这一刻,不远处的柜子忽然碎裂,一人从柜子里跨步而出,在小武身边过去,一掌拍向麻子午的心口。

在这一刻,小武的眼睛骤然睁大,麻子午的眼睛也骤然睁大。

黎三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