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九十章 不是个劫

不让江山 知白 748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龙头关。

老张真人坐在这座城关最高的地方已经有两个时辰,那是城门楼的楼顶,谁也不知道老真人是怎么上去的,又是上去要做些什么。

他没有说话,没有找谁,只是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而又背对着兖州的方向,面朝着冀州方向。

城下,庄无敌抬头看着老人坐在那,只是看了一眼,就拎着手里的东西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就住在龙头关城关后边的一座宅子里,出了宅门,走几十步就能到上城的坡道。

他手里拎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食盒一样的东西,这一个月以来,他的手下亲兵已经看到庄无敌很多次拎着这样的东西回来。

庄无敌还是那样,在李叱他们不在的时候,他少言寡语,几乎不和别人交流。

哪怕是领兵,也只是该布置的布置,多一句话都没有。

就算是他的亲兵校尉,也总是有一阵阵的无力感,因为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和将军热络起来。

按照常理来说,每一位将军和自己手下亲兵的头目,都会关系很不错才对。

那是他可以将自己的后背托付之人,生死与共,很多将军和自己的亲兵头目,甚至每一个亲兵,都称兄道弟。

尤其是在边关,边军的将军们更懂得在危险的时候,亲兵能做些什么。

可是庄无敌的亲兵们,知道将军在乎他们,什么都给他们最好的,但就是难以接触。

所以看到庄无敌这样默不作声的回到自己住处,手里拎着那样一个奇奇怪怪的如同食盒一样的东西,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再怪,也怪不过将军的脾气。

老张真人坐在高处俯瞰,看到了庄无敌在看他,但是那淡淡的一眼,让老张真人有些不适。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老张真人,也能明显感觉出来庄无敌是一个难相处的人。

就在庄无敌回到院子里后不久,他又出来,已经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他看向门口的亲兵,停顿了一下后吩咐道:“请老张真人过来说话。”

亲兵连忙应了一声,抬起头看了看城门楼上,有些为难。

那么高的地方,还没有梯子,也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上去的,连他们这些年富力强的人都觉得难。

庄无敌吩咐完了之后就又一次回了他的住处,没有关门,而是在正对着屋门的地方坐下来,一如既往的,看到他,就会让人觉得他很孤独。

有些人其实不知道孤独是什么,会的只是无病呻吟。

有些人的孤独,不懂孤独的人也能一眼就看出来。

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进入他的世界,而只要进去的人,就再也不可能离开他的世界。

“将军!”

亲兵从门外跑进来,俯身道:“老真人说请将军上去说话,说......说是为了将军好。”

庄无敌沉默片刻,摇头:“你告诉老真人,没有什么,无需跑到那种地方去。”

亲兵被这两个人搞的不明所以,那位老张真人是带着宁王亲笔信来的,看起来就身份特殊。

可是这位老人家到了之后的表现,似乎和庄将军也是一样的性格,都有些孤僻。

亲兵无奈,只好又去见老真人,对他说,庄将军还是希望在下边相见,老真人想了好一会儿,莫名其妙的就笑了起来。

也不见老真人有什么动作,那亲兵还抬着头看,忽然发现坐在顶处的老真人消失了。

不多时,老真人从另外一边迈步走过来,走路还是那颤巍巍的样子,哪里像是能爬上那么高地方的人。

亲兵都懵在那,想着难道老 真人是从另外一边一跃而下?

要么是直接跳下来的,要么是摔下来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可如果是摔下来的......老真人这老胳膊老腿,估计着此时已经断了几十截。

老真人从城墙上下来,看了一眼那个独院,然后就又不知道为什么的叹息一声。

在城门楼上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在门外莫名其妙的叹息。

笑,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之前可能算错了,叹息,是因为他也感受到了那种孤独。

庄无敌等老张真人进了门之后,拉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示意两个人就在这里坐下来。

这院子不大,屋门口距离院门口,大概也就十几步远,不管他们两个聊一些什么,门外的亲兵一定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将军带回来的是什么?”

老真人问。

庄无敌回头看了看屋子里,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靠着北墙,在那放着一张供桌。

在寻常百姓家里,供桌也是放在这个位置,上面会摆放着祖先牌位,还有香烛。

可是在这张供桌上,一排,摆着九个类似于食盒似的东西,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那食盒里装着的一定不是什么食物。

老张真人问你带回来的是什么?

庄无敌回答:“东西。”

老张真人叹了口气。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气氛就显得很冷。

“将军辛苦吗?”

许久之后,老真人又问了一句。

庄无敌回答:“你问?还是谁问?”

老真人道:“将军浑身都是刺。”

庄无敌回答:“你不靠近,就刺不到,谁不靠近,谁都刺不到。”

难得回答了这么多字,对于庄无敌来说,话多的时候,也只是在李叱他们身边的时候,所以回答老真人这句话的长度,这已经算破例了。

老真人嗯了一声:“这句话没错,就像是刺猬一样,你不主动去碰刺猬,刺猬不会主动来刺你。”

他看向庄无敌:“但也有例外,除非待这刺猬特别好,刺猬心里觉得亲近,就会主动靠近,靠近了就会刺到刺猬亲近的那个......什么人。”

庄无敌看了老真人一眼,这次一个字都没有回答。

老真人叹了口气,似乎对庄无敌这样的反应还是有些失望。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老真人问:“你想听吗?”

庄无敌道:“你说。”

老真人坐好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让自己看起来严肃起来。

“你知道龙虎山吗?”

他问。

庄无敌回答:“你讲你的,不要问我问题。”

老真人点了点头:“好,那就我讲我的。”

他停顿了片刻,像是在整理措辞。

“我是龙虎山的道人,龙虎山其实不收香火钱,但是不拒人进山门,愿意来的,都可以进门。”

“而愿意来的,绝大部分都不是寻常百姓,因为他们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余力,他们还要为一口饭而奔波,哪里有心思去烧香祈愿?如果有一天各地的道观也好,什么地方都好,全都香火旺盛,那大概是因为国富民强,吃饱了撑的。”

老真人道:“就算龙虎山不收香火钱,可是路费呢,饭钱呢?这一路的开销,寻常百姓们舍不得花。”

“来的都是达官贵人,他们乘坐着奢华的马车,带着无数的随从,前呼后拥,当然也会带着很多很多的金银财宝。”

他看向庄无敌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在龙虎山那么多年,见到的有钱人,一定比绝大部分人都见的多,而在这其中,只有一个人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因为他的钱最多......他想买神仙。”

庄无敌皱眉,但还是没有接话。

老张真人看向庄无敌,问他道:“将军可是知道,来道观烧香祈愿,一般都会祈什么愿?”

庄无敌摇头。

老张真人笑道:“不知?”

庄无敌道:“说过了,不要问我问题,真人只管说你的就是。”

老真人也不气恼,点了点头后继续说了下去。

他语气平缓的说道:“一般寻常百姓祈愿,是祈愿富贵,而富贵人来祈愿,是祈愿不遭报应。”

庄无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神里的意思,似乎是对老真人话的认可。

老真人道:“我啊,见过的富贵人太多,多到记不住他们都是谁,那一个记住的,姓曹。”

庄无敌看了老真人一眼,似乎是明白过来,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但还是没有说话。

老真人道:“越是富贵的人,往往都会越是迷信,而他们祈求不遭报应的手段,又和他们平日里用的手段并无区别,那就是买通。”

他抬起手地下:“这个人对我说,能有现在的地位,靠的就是买,一开始买下等人为他效力,后来买中等人为他筹谋,再买上等人为他办事,每个人都有价格。”

然后他指了指天空:“这个人还对我说,地上的人,他都能买,也想试试天上的神仙能不能买。”

庄无敌起身,似乎是对故事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他走到那个供桌前停下来,回头看向老张真人问道:“想知道?”

老张真人点了点头:“想知道。”

庄无敌打开第一个盒子,就是他刚刚带回来的那个,距离他最近,打开之后他侧身让开,让老真人看的清楚些。

那是一颗人头,用石灰裹住,可以压制血腥气也可以适当保存一段时间。

他依次打开后边的每一个盒子,每一个盒子里都有一颗人头,每一颗人头都用石灰包裹。

他看向老张真人说道:“兖州来的,两个月,第九个。”

老张真人沉默了许久,然后俯身一拜:“将军,让我敬佩。”

庄无敌道:“老真人刚才说,刺猬不会主动去刺伤别人,除非刺猬觉得这个人亲近,可是亲近的人又会被主动靠近的刺猬刺伤,那怎么办?”

老张真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拔掉自己的刺。”

庄无敌嗯了一声,不再解释什么,拿起桌子上的铁盔,抓了放在旁边的长刀:“我要上城去了,山海军必来。”

他从老张真人身边擦肩而过,出门的时候,听到老张真人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为何不直接拒绝,且表明态度,而是来一个杀一个?”

庄无敌回头,对老张真人笑了笑:“真人听说过村里有个傻子的故事吗?”

老张真人摇头:“是什么样的故事?”

庄无敌道:“村子里有个傻子,总是有人拿一个铜钱和一贯铜钱逗他,问他要哪一个,他就要那一个铜钱,而不要一贯,于是村子里的人都笑话,说他是大傻子。”

说完这个故事后,他迈步前行,一边走一边说道:“李叱讲给我的。”

老张真人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然后说道:“所以将军来一个杀一个,若是拒绝了,就不会有人来了。”

庄无敌已经走到院门口,又回头看向老张真人说道:“可以走了。”

老真人点了点头:“是,可以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