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八十二章 开创者与先驱者

不让江山 知白 793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将军府。

走到门口的尚青竹停下来,抬起头看了看将军府的匾额。

在那一刻,他回想着郭鲁人的所有习惯,走路,说话,甚至是眼神。

守在将军府门外的那些士兵并不认识他,毕竟他曾经只是来一护的一个随从而已。

“劳烦通报一声,行军主簿郭鲁人,求见孟将军。”

他很客气的说话,尽力模仿着郭鲁人的语气。

“郭大人稍等。”

士兵听到行军主簿这四个字的时候,表情才变得客气起来。

不多时,进去通禀的士兵又回来了,看向尚青竹的时候,那眼神再次变得有几分轻视。

尚青竹可以猜到,他进去通禀的时候,孟可狄一定骂了街。

这士兵听的出来孟可狄对郭鲁人的不屑,所以也就跟着变得不屑起来。

“将军今日军务繁忙,实在没有时间见郭大人,郭大人请回吧。”

“那......”

尚青竹思考了片刻后,把手里的卷宗递过去:“这是孟将军交代我做的事,我一夜没睡整理出来的,劳烦呈交给孟将军。”

士兵伸手把卷宗接过来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再理会。

尚青竹心里有些遗憾,易容这种事,时间太久之后,脸上的那些东西就会变得更为僵硬,看起来就更有破绽。

孟可狄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任何细节上的漏洞,都可能让孟可狄一眼看穿。

所以今日不能见到孟可狄,那就只能以后再寻机会。

他略微一沉吟后说道:“我一会儿去丁胜甲的家里搜查,若是孟将军找我的话,可派人到那边去寻。”

“知道了。”

那士兵不耐烦的应了一声,转身进去。

尚青竹不想就这么放弃,时间拖的越久,越不利于动手。

昨天夜里他们的人杀了郭鲁人和那些准备去刺杀李将军的人,看起来动作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什么破绽。

可是这种事,又怎么可能瞒的久。

他上了马车,吩咐一声去丁胜甲的家里。

坐在马车上,尚青竹闭着眼睛休息,昨夜里几乎一夜没睡,其实这不是最好的能动手的状态。

马车轻轻的摇晃着,他不知不觉中竟是睡着了。

只是睡了没多大一会儿,却还做了个梦。

他梦到了几个月之前,都廷尉和叶先生把他们召集起来,在冀州校场上的那场比试。

他梦到自己被别人击败,被淘汰出廷尉军,他跌坐在地上,心里无比的难过。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猛然惊醒。

哪怕明知道是个梦,又已经醒来,可他心里的那种难过却还是没有减弱。

那种难过,是他害怕他母亲对他失望,也害怕自己对自己失望。

他的家在燕山下一个叫靠山村的地方,村子很小,一共只有一百多口人。

尚青竹的父亲早年间就病重身亡,是母子俩相依为命。

他从十来岁就开始跟着村子里的猎户上山,最开始的时候,他力气小跑得慢,又没有经验,总是空手而回。

猎户会送给他一些小猎物,比如猎到的山鸡或是野兔,可他却从来都不要。

他说,我不要猎物,我想要学本事。

猎户说,那和我送给你这些东西没关系,你拿了东西,一样可以跟我学本事。

尚青竹说不行,我习惯了拿东西,就会学的不认真。

以后每次上山,猎户都会带上他,到他十四五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村子里最优秀的猎人,超过了教他本事的 猎户。

他没有读过书,自然也就不知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典故。

他只是想学本事,靠自己的本事让母亲吃上肉。

到那个时候,他身体条件上的天赋就已经展现出来。

他师父说,他在山里奔跑追逐猎物的时候,与野兽几乎一模一样。

不是说他奔跑的姿势像是野兽,而是那种捕猎时候的气势。

那时候村子里还算太平,因为有燕山营在,反而没有别的叛军敢来袭扰,这日子过的穷苦也安生。

再后来,燕山营出了大事。

白山贼来了,攻破了燕山营,百姓们都敬畏的绿眉天王虞朝宗战死。

白山贼也冲进了他们的村子里,他杀了十几个贼人,却不能保护整个村子的人。

他保护母亲跑进山里避难,村子里的人死伤了六七成,而他自己也受了重伤,在山里躲藏又没办法医治,只是等死。

再后来,李叱回来了,宁军士兵在山里搜寻还活着的人,把他们救了。

李叱派人把活下来的村民都接到山寨里住,给他母亲找来郎中看病,也给他治伤。

尚青竹在那个时候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他甚至几次梦到自己看到了轮回。

然而他被救治,奇迹般的康复,就像是一场大梦。

等到春天,李叱又在山下分了农田给他们,第一年打下来的粮食,全都留给了村民。

母亲的病好了许多,精神也好了许多。

母亲说,她也没读过书,讲不出大道理,可是她知道知恩图报是怎么回事。

她让尚青竹去参加宁军,还说,如果有一天需要你来为李将军挡刀的时候,你就去挡。

他进燕山营,对人说我要参加宁军。

宁军的人认识他,对他说你还要照顾你娘,当家的说过,家中独子,或是父母身体不好的,不收。

他就在大营门口长跪不起。

正巧遇到了叶先生,叶先生就问了问怎么回事,当时叶先生的想法是,随便试试他,然后告诉他不合格,再让他回去照顾他母亲。

可是叶先生看他本事的时候却有些惊讶,因为这个年轻人展现出来的潜力,令他不得不动容。

所以叶先生又去找了高希宁,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又有猎人的天赋,加入廷尉军才是最好的选择。

接下来的事,又一次让尚青竹动容。

高希宁看过他的能力之后,跟他说的第一件事是......你的母亲我会安排人照顾,吃穿住行,都会照顾。

第二件事是......你如果加入廷尉军的话,可能会面对很多危险,因为廷尉军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李叱。

后来尚青竹才确切的知道,廷尉军到底是做什么的。

高希宁说,作为护卫,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被动的防御。

哪怕就是大楚的皇宫禁卫也一样,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做出反应。

而廷尉军不一样,廷尉军追求的是在事情没有发生前出手,让事情不发生。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巨大,因为后者的先出手,就需要做出大量的查探和推理。

这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武者能做的事,还需要很好的头脑。

所以当时尚青竹犹豫了,他说......我只是个猎户,我没读过书,我笨。

高希宁的回答是......人聪明还是笨,不是靠读过书没读过书来区分的。

她还说,没做之前就觉得自己不行的人,不是笨,是懦弱。

于是尚青竹决定试试,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懦弱的人。

再后来,廷尉军中大比,他和另 外几个年轻人脱颖而出,那次比试之后,李叱特意把他们叫过来聊了聊。

当时李叱说,你们很优秀,但差了一丢丢。

李叱说,你们差的那一丢丢,是军职,应该更高一些。

于是,他和方洗刀,杜颜三个人在之后不久,就成为了廷尉军的百办。

如果是对应大楚朝廷的军职,百办就是府兵校尉,正六品。

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高希宁把他单独叫了过去。

高希宁说,她推测安阳军孟可狄可能会对李叱不利,让他带人到安阳潜伏起来,查查孟可狄是不是真的会有什么举动。

高希宁问他:“你有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尚青竹回答:“我娘很好,所以没有放心不下的。”

高希宁点头。

那天,他带着五十名精选出来的廷尉离开冀州,进入安阳之后就潜伏下来。

直到孟可狄派人招募江湖高手,他猜到这个举动就是针对李将军的。

所以他和手下人商量,他们假扮成从塞北来的摩柯族人,以他们的本事,被招募进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尚青竹时时刻刻都记着高希宁说的那句话......廷尉军的人,不该被动的等待事情发生。

“大人,到了。”

就在这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车夫也是一名廷尉假扮,看到尚青竹从车里下来,这名廷尉压低声音说道:“大人,你精神不是很好,要不要回去歇着?”

尚青竹摇头:“不用,我要在这里等消息。”

廷尉道:“我们已经解决了所有的刺客,其实不用非要去杀孟可狄。”

“你错了啊。”

尚青竹缓缓说道:“那些刺客并不重要,不杀孟可狄,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休止,都廷尉说解决问题,指的是问题的根本,那些刺客本不不是问题,孟可狄才是问题的根本。”

他迈步走进丁胜甲的家门,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如果今天孟可狄不派人来找我,我进不去他的将军府,那么我们就要考虑怎么在夜里动手,那样的话,就不是我一人之生死,而是我们的生死,我是百办,当需要面对生死的时候,我先来,若我一人不能解决,我们再一起面对。”

廷尉应了一声,看向尚青竹的眼神里,都是崇敬。

“你多大了?”

尚青竹忽然问了一句。

那廷尉连忙回答道:“十九。”

尚青竹又问:“加入廷尉军多久了?”

“两年。”

尚青竹道:“那你一定知道,叶先生曾经说过,事情发生之后,会是廷尉军所有人一起面对,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去解决问题,每一支被派出去的队伍,都是孤军。”

那名廷尉点头:“属下知道,也记着呢。”

尚青竹道:“我们这次来了五十一个人,你觉得用五十一个人的命,去拼一个孟可狄,值不值?”

廷尉昂首回答道:“廷尉做事,没有值不值,只有干不干。”

尚青竹笑起来,点头道:“没错,廷尉军要干的事,没有不值得的事。”

他迈步走进院门。

“都廷尉说过,如果廷尉军会被历史铭记,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荣耀,因为我们都是开创者。”

他回头看向那年轻的廷尉,笑了笑说道:“如果我们注定是第一批战死的人,我们将被廷尉军铭记,将是廷尉军的荣耀,因为我们是先驱者。”

......

......

【核叔帮忙建了咱们的微信群,群二维码在书评区,支持订阅的读者看一下核叔发的书评,建群的目的其实也简单,聊天打屁,过年发红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