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轻重急

不让江山 知白 786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谢怀南急匆匆的跑到门口,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独自一人在那,身边连个随从都没有。

可谢怀南还是立刻就迎了过去,离着还远腰已经往前弯了下来。

“拜见宁王殿下。”

他这身子一压,李叱却已经一把将他扶住:“万一认错了呢?若我不是,你这一拜岂不尴尬。”

谢怀南回答道:“若认错了,最多是尴尬,我不怕尴尬,若是对的却不敢认,那才可怕。”

李叱因为这句话,对谢怀南的喜欢更多了些。

“殿下,请。”

谢怀南俯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叱迈步进门,看了看这宅子,并不大,也颇为老旧,但是打扫的干干净净。

在院子里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只是扫了一眼,李叱随即将视线移开。

裘青也俯身行礼,回忆了一下刚才李叱的视线,若有若无的在他手上扫过。

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不得不对李叱有了些钦佩。

第一次见面的人,而且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似的,但看的地方却是重点。

裘青双手和常人不同,他双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一样长度。

不是天生的,而是戳成这样的。

他自幼练功,有七成的本事都在这一双手上,从七八岁开始每天对着铁砂戳,后来对着碎石戳,戳到二十几岁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忽然正常人的手指完全不一样,手指顶端看起来有些吓人,但若看到他出手你才会知道还能更吓人。

进了客厅之后,李叱又看了裘青一眼,裘青看起来态度很好,但他始终不离谢怀南身后。

“你先去外边等我吧。”

谢怀南对裘青说了一句。

裘青问:“你一个人?”

谢怀南道:“殿下难道不是一个人?”

裘青沉默片刻,很认真的回答:“但我看得出来殿下能打,比你能打。”

李叱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笑。

谢怀南劝道:“要谈大事的。”

裘青还是有些不放心,走到门口那边停下来,谢怀南脸上已经有了些许请求之色,裘青只好迈步出门。

李叱笑问:“你朋友?”

谢怀南回答:“是,是朋友。”

李叱嗯了一声:“人这一生,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就很不容易了,所以你已经值得被别人羡慕,你朋友也是。”

谢怀南看向李叱,李叱见他看过来,笑了笑道:“我不羡慕,我这样的朋友比你多,多很多。”

谢怀南也笑起来。

李叱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而来?先别急着说,你来猜,我给你三次猜的机会。”

谢怀南脸色忽然就郑重起来。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起身后退两步,撩袍跪倒在地:“是我骗了燕先生。”

李叱笑起来:“一次就猜中了,很好。”

他过去把谢怀南扶起来:“如果你三次都没有猜中的话,我会直接走,若是你需要三次才能猜中的话,我也会直接走。”

谢怀南只觉得一阵阵后怕,背脊上都冒出来一层汗水。

宁王让他猜三次,可他很清楚,宁王直接来了,而不是在很正式的场合见他,其中一定有原因。

这个原因又一定不是宁王有什么顾虑,这是豫州城,是宁王治下,宁王见一个外来的人,能有什么顾虑?

如果不是宁王的顾虑,那就只能是宁王在为他考虑,那......又是在替他考虑什么?

虽然他思考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这短短片刻脑 海里却千回百转。

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宁王是那么那么睿智的一个人,他不是代表整个谢家而来的事,宁王或许已经想明白了。

所以,如果是在一个有很多人在的正式场合,宁王点破他的话,那是很下不来台的一件事。

况且,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宁王勉强把他留在身边,宁王手下的其他人也会看不起他,甚至是抵触他。

所仅仅是这一个选择做错了话,他打算投靠宁王而救谢家的的事,也就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李叱坐下来,谢怀南却没敢坐。

李叱指了指椅子:“坐下说话吧,你的胆魄不该如此。”

谢怀南俯身致谢,然后才坐下来。

李叱喝了口茶,却没有再说话,谢怀南觉得宁王是在等着他主动说些什么。

于是,谢怀南就把谢家如今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拦隐瞒。

他很清楚,此时的任何隐瞒,都可能是他为自己挖的坑,埋进去的只能是他自己,还有谢家。

李叱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当谢怀南把他推测的那些事都说了一遍之后,李叱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平静,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

谢怀南的推测,与李叱的安排没有任何误差。

李叱确实已经调遣夏侯琢的队伍迂回穿插,如不出意外的话,天命军大将军安暖那十万兵,不久之后就是锅里的肉。

谢怀南说完,再次道歉。

李叱道:“以你的身份来考虑这件事怎么办,你没有做错,连细微处都没有做错,所以你用不着道歉......”

李叱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很温和,但让人听了绝对明白这是很郑重的语气问了一个问题。

李叱问:“能暂时忘了你是谢家的人吗?”

谢怀南表情明显变了变,他用了大概两息的时间思考宁王这句话的意思。

两息之后,他回答:“能。”

李叱起身,大笑着走了。

谢怀南连忙跟上去,一路把李叱送到大门口,李叱没回头抬起手摆了摆:“回吧,不用继续送了。”

然后就这样看起来那么随意的走了,从进门到离开,前后也没说几句话。

裘青连忙问了谢怀南一句:“怎么样?”

谢怀南却没有立刻回答,一直看着李叱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良久之后,谢怀南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连一个字的假话都不能说,宁王刚才只来了那片刻,却带着我去了一个地方。”

裘青好奇,那俩人明明就一直都坐在客厅里,哪有去过什么别的地方。

谢怀南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好像是被宁王带到了一个分岔路口,一条路往左一条路往右。”

裘青问:“然后呢?”

谢怀南道:“如果我一念之差选错了......走错的那条路上,可能都是谢家人的尸体。”

裘青皱眉:“宁王说的?”

谢怀南摇头:“宁王不可能说这些,也不可能会去直接灭了我谢家,宁王只是用两个问题,就让我看到了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我若选错了,宁王弃我不用,然后给宁军下令撤回大营,那谢家就真的完了。”

裘青问道:“可是谢秀手里,还有十五万大军呢。”

谢怀南道:“宁军一退,谢秀被前后夹击,他打不赢,而且他不可能再向杨玄机投降一次,所以必是死战之局,他越死战,谢家被报复的越狠,最终也是谢秀战败谢家也败......”

裘青也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觉得聪明人活的真是太累了。

如果是宁王问他两个问题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么多转转弯弯的东西 。

两个人才回到院子里不久,外边就又来了人,这次来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营三百六十名宁军战兵。

看到这些士兵出现的那一刻,谢家的人全都紧张起来。

为首的宁军校尉从战马上下来,走到谢家大门口,朝着迎接出来的人抱拳道:“我是校尉马昭,奉宁王令,今日起归谢大人调遣。”

谢怀南这次是真的怔住了。

在刚刚得知宁军到了之后,他有那么一个瞬间以为,宁王还是要弃他不用了。

校尉马昭道:“哪位是谢先生?”

谢怀南上前:“我是谢怀南。”

马昭道:“宁王让我转告谢先生一句话......做个票号的大掌柜委屈了,那种小事你愿意安排谁去做就安排谁去做,但你不能去,明日就到节度使府去见燕先生吧。”

谢怀南一揖到地:“臣,谢主公!”

第二天一早谢怀南就到了节度使衙门外边等候,他没有进门,到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呢。

结果才到,节度使衙门里就出来个小厮,说节度使大人请谢大人进去。

谢怀南这次,确实是没有想到。

进去之后,直接被引领到了后边书房里,燕青之看到他来了,哈哈大笑:“来吧,跟我一块吃早饭,然后随我去办件事。”

这天还黑着,节度使大人却已经要出门去办事了。

似乎是预料到了谢怀南会早到,所以桌子上明显是两个人的饭菜,两碗粥,几样腌菜咸菜,一碟腐乳,一盘热乎乎的白馒头,还有几个咸鸭蛋。

这就是一位封疆大吏的早饭?

谢怀南心里不免震撼。

“大人,咱们一会儿去办什么事?”

谢怀南也没有浪费时间去客气什么,也不矫情,坐下来拿了个馒头就吃。

他这般聪明难道还看不出来,节度使大人是一位雷厉风行的人,对时间极在乎。

他虚头巴脑的客气一会儿,那是在耽误节度使大人的时间,会令人不喜。

“武先生今日要离开豫州,赴青州任节度使,我们去送送他,噢,忘了告诉你,武先生之前是豫州节度使,我是暂代。”

燕先生一边吃一边说道:“送了武先生后,你随我去熟悉一下,武先生离开之后会有许多事要操办,我一个人分身乏术,你得帮我。”

“是!”

谢怀南立刻应了一声,然后低头快速吃饭。

没多久,燕先生和谢怀南已经上了马车,然后谢怀南又震撼了一下......这马车里,放着许多卷宗。

他才坐下来,燕先生就指了指其中一摞卷宗:“你看那些,我看这些,路上时间有限,能看多少看多少。”

谢怀南打开这些卷宗看,此时才真正的震撼起来,是那种让他颠覆了人生观念的震撼。

他所看的卷宗是各地送上来,十卷之中有至少八卷,一笔一划,皆是民生。

他偷偷看了燕青之一眼,燕先生看的很快,看完一份就放在旁边,却没有放在一起,而是分成了三摞。

谢怀南懂了,于是也开始看这些卷宗,也是看完一份放在一边,也是分成三摞。

燕先生看了看他,然后就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到了地方,燕先生把其中一摞拿起来,下车后递给身边官员:“现在去办这些,我已经批示过。”

他朝着谢怀南伸手:“把你的给我。”

谢怀南没有丝毫犹豫,把其中一摞递给燕先生。

轻,重,急。

谢怀南深呼吸,抬起头看了看,太阳刚刚从东边升起来,红彤彤的。

可真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