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零八章 有多苦都写在册子上了

不让江山 知白 488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酒仙楼是古井县最好的酒楼,这酒楼最拿得出手的不是什么菜品,而是酒。

古井县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县城中有一口古井,已经不知年月。

这古井之水甘甜清冽,传闻常喝这井中之水,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而这口古井,就在方玉舟他们现在居住的道观中。

连古井县的百姓们如今都已经说不清楚,当初是因为这道观的名气太大而让人知道了井,还是因为古井名气太大才让人知道了这座道观。

道观名为正清观,古井名为仙露井。

传闻大概在一百多年前,第一代澹台将军刚刚到凉州城的时候,西域诸国的联军正在此地肆虐,杀生无数,残尸遍野。

澹台将军靠着几千悍卒,硬生生把数十倍敌人击败,而在此战最惨烈的时候,西凉之地,江湖豪杰,寻常百姓,纷纷赶赴疆场支援。

正清观的七十二位道人,带剑西行。

观主那时候已经有七十一岁高龄,弟子们皆劝他不要去,可是老观主却说......你们都去,我不去,你们不回,我熬不住疼。

老观主说,我是你们的师父,你们也有弟子,我当为你们的表率,你们当为弟子的表率。

老道人说,道门之人,盛世清修,逢乱入世,这是祖师爷留下的规矩。

天下门派万千,只有我道门门规之中写有:凡我道门弟子皆以保家卫国为己任,不可通敌叛国这样的明规。

祖师爷写上去了,我们就得遵守这规矩,祖师爷敢写,是因为他坚信自他之后不管千秋万世,道门弟子都会这样做。

老观主还说,祖师爷敢写,是对我们这些后辈的信任,他敢写我们就要敢为。

我是你们的师父,我给你们做表率,你们也有弟子,你们给弟子做表率。

我战死,你们上,你们战死,弟子再上。

大战之后,澹台将军亲自护送七十二具棺木归来,那斩敌无数铁一般冷硬的将军,在这正清观里亲自动手挖土做坟的时候,几次痛哭失声。

数千凉州军,那一战后只剩几百人,江湖中人战死亦有数千,老观主被推举为江湖队伍的领袖,七十一岁,仗剑杀敌。

他说,大家让我做领头的,我接了,所以我不能站在别人背后看着,那不是领头的,领头的就当在最前。

老人杀敌二十余,身中六箭。

观主临死之前还笑了笑,对身边说,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一直都不信天理昭彰,我只信道法自然。

何为道法自然?

他颤抖着抬起手,用血糊糊的手指向那满地的江湖客尸体说:“这就是,发乎本心,道法自然。”

天下苍生皆为道。

大战之后,百姓们自发到正清观里祈愿,祈求上苍保佑这些道长能平安归来。

他们离开的时候,背剑而行,谈笑风生,无生死之惧。

棺木归来,无数百姓跪倒在正清观外,嚎啕大哭,有人撕心裂肺的喊着......他们没回来。

澹台将军跪在灵前,以将军之尊叩首行礼,将军说......他们回来了。

如今这正清观还在,后院那七十二座坟也还在。

看着这些坟,方玉舟面带鄙夷。

“求虚名之辈罢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他弟子具荷道:“用死求名,也是执念。”

方玉舟道:“这些土包里的家伙,早就已经化作了枯骨,此时都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名号,图名有什么用?

衙哪有什么收入,下官等人,已经有多年未曾领过俸禄了。”

李叱道:“想不到你们如此艰难,却还把本地治安维持的这么好,待我回去后,一定会在节度使大人面前提及,尽快给你们分拨钱粮物资。”

他看了刘胜春一眼后说道:“不过......”

刘胜春心说他妈的又来?

不过这次李叱倒是没有卖关子。

李叱有些为难的说道:“不过......不只是刘大人你们这里难,各地各处都难,我这一路巡查走过,各州县都过的很苦,之前过临兵县的时候,一场意外,县衙里几位大人遇难,却连发丧的钱都没有,还是我自掏腰包安置了他们。”

听到这句话,余九龄嘴角都抽了抽。

临兵县的县令等官员,有几个是被西篱子的人杀了,剩下的投降。

然后是雀南到了到了临兵县,她为大神官,那些投降的官员做了小神官,在她面前点头哈腰。

临兵县一战,唐匹敌杀了那么多人,那几位县衙官员也没能逃过一死。

要说是遇到意外死了,也是那么回事,要说是李叱把他们掩埋的,也是那么回事。

刘胜春一听李叱这话里的意思,立刻就明白过来,各地各州县都难,你这古井县也难,凭什么就先安排给你分拨钱粮物资?

李叱道:“节度使大人是有心整顿,也有些帮扶,所以才让我巡查各地,好好看看,仔细看看。”

李叱看了刘胜春一眼后,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之前陛下到过冀州的事,你可知道?”

刘胜春是有所耳闻,连忙道:“下官听说了。”

李叱正色道:“节度使大人要做的事,那可是陛下亲自交代下来的事,所以节度使大人也不敢怠慢,大人清查了一下冀州城的存粮存银,又做了统筹和推算。”

说到这,李叱声音更低了些。

他往刘胜春身边靠了靠后说道:“节度使大人说,困难一些的州县,就拨款白银二十万两,粮食和种子,也要优先发送,过得去的州县,就拨款五万,粮食也要少一些,慢一些。”

“二十万两?!”

刘胜春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

李叱叹道:“是啊,就是因为这事落在我肩膀上,所以着实为难。”

他端起酒杯,刘胜春连忙跟着举杯。

李叱喝了口酒后说道:“你说我这个巡察使有多为难?各地都那么苦,我是优先给谁合适呢?”

刘胜春连忙说道:“大人啊,我们古井县是太苦了,苦啊,苦的......难以为继。”

说到这刘胜春看向县丞高有心,高有心连忙说道:“本县确实是太苦了,百姓们早就已经没有余粮,可能明年就会有无数人饿死啊。”

他起身走到门口,朝着外边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人抬着两口大箱子进来。

高有心让人把箱子放下,然后俯身道:“这是这几年来古井县的卷册,收成和支出,都详细记录,下官想着,大人虽然一路走来看到了各州县的苦处,但都不如我古井县记录的如此清晰明了。”

他把其中一口箱子打开,里边满满当当的都是银子。

李叱道:“你们确实有心了,各地都苦,就没有一个如你们这样,把怎么苦都写的清清楚楚的。”

他一摆手道:“送回官驿,我回去之后仔细看。”

“是是是......”

高有心连忙吩咐人,把这两口大箱子送去官驿。

李叱道:“那这样,明天去正清观看看?我就见见这个来自龙虎山的道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