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七章 谁都不想放弃

不让江山 知白 791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柴房里,这里就是廷尉军设置的临时刑房,而霸刀,有幸成为了这刑房审问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

庄无敌进门看了看,然后表情就微微有了些变化。

主要是这霸刀看起来稍微有些惨,在这之前庄无敌还想着,一个老头打人,还能打成什么样呢?还能有多惨呢?

可看起来面前这家伙两条腿都已经断了,想来打断他腿的人力气应该很大,因为这两条腿都断的好像面条一样那么软,耷拉着。

但是动手的人应该也很给面子,因为不管怎么说,没把霸刀的脸打坏。

打人不打脸,只是未到气急时,真到了气急的时候,不打脸?

还不是什么都朝着脸上招呼。

庄无敌坐下来看着霸刀,霸刀也在看着庄无敌,哪怕已经凄惨成了这样,霸刀也不想输了气势。

他本以为庄无敌会问他一些什么,可是庄无敌进来之后就是坐下来看着他,似乎一个字都不想问。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庄无敌没问他什么,而是问早云间:“怎么没打脸?”

早云间道:“不是我打的,是老真人动的手。”

庄无敌问:“老真人呢?”

早云间道:“老人家说昨天夜里熬了半夜,困,所以先回去睡觉了。”

庄无敌又问:“老真人有没有说过,不打脸是因为什么?是龙虎山有打人不打脸的规矩吗?”

早云间道:“老人家说,抬起手打人有点累......”

庄无敌微微一怔。

想了想老人家那身高,要打这个五大三粗的霸刀的脸,确实得垫着脚扬起手来打。

庄无敌道:“不是触犯了规矩就好。”

霸刀哼了一声:“你以为吓唬我有用?那你就是真的小瞧了我,你尽管打就是了,你且看看,打到最后,是你自己的手疼受不住,还是我的脸疼受不住。”

庄无敌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霸刀,总算是问了一句:“你这样的人能是云雾图中的高手?”

霸刀哼了一声,似乎是懒得理会庄无敌。

庄无敌回头看向早云间,早云间叹道:“反正这样的,廷尉军肯定不要。”

于是,庄无敌从袖口里抽出来一块竹板,大概一尺多长,三指那么宽,朝着霸刀的脸上就开始抽打。

啪啪啪啪啪......

连续的猛抽,把霸刀抽的都懵了,脸上很快就肿了起来,然后就是皮开肉绽。

又是啪的一声,竹板居然被打劈了。

庄无敌看了看手里的竹板,又看了看霸刀那张血糊糊的脸,然后点了点头道:“果然有两下子,这样你都不求饶,但你为什么以为我会用手打你的脸?”

霸刀的眼神里都是悲愤和怒意,如果他现在可以动,他能用牙把庄无敌咬死。

庄无敌起身,对早云间说道:“打着玩吧,没什么可问的,无非是慕风流派来杀我的人。”

早云间嗯了一声:“明白。”

霸刀一声怒骂,歇斯底里。

庄无敌都已经出了屋子,听到霸刀还能骂的这么狠,回头看着霸刀说道:“我是不是忘记打你嘴了?”

早云间噗嗤一声就笑了:“我来吧。”

一个时辰之后,城墙上。

看着山海军的队伍再一次上来,庄无敌伸手抓过来弓箭,大声对手下人喊道:“我已经和你们说过一次,宁王殿下为了保全大家,说可以不与贼兵死战,将士们保护着乡亲们可以退往冀州,可是我没打算这么做。”

他指向北方:“宁王争带着兄弟们在拼死抵抗黑武人入侵,而我们挡住的这些畜生,就是要去抄宁王后路的,想和黑武人两面夹击,他们是卖国之贼,他们是要把 冀州这数千里沃野,乃至于整个中原都献给黑武人。”

他缓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所有人都要清楚,我不会强留你们在此地死守,若你们不愿意打仗了,可以先离开,但我不会离开,就算是死,我的尸体也要站在龙头关的城墙上。”

“为冀州百姓而战!”

“宁中原天下而战!”

“为宁王而战!”

士兵们高呼着,每个人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意。

冀州,北山关。

李叱看着面前这件大概有半人高的抛石车原型,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这东西看起来很小,但是却能将分量不轻的东西甩出去挺远,他已经试验过几次,确定有用。

但是因为制作确实显得仓促了些,就算是放大尺寸,做到可以将巨大石块抛射出去的地步,但是抛石车的寿命也不会很长。

可是这种东西如果能造出来,对于黑武人在杀伤打击上的程度,绝对不如打击对方心理的程度高。

“黑武人退不退,现在就差一个契机。”

夏侯琢看着这个小型的抛石车,笑了笑道:“这个东西,就可能是让黑武人退走的那个契机。”

李叱道:“来不及的,造出来一架,作用不大,造出来几十架才能形成对数十万大军的震慑,也仅仅是震慑,可是要造出来几十架,选材,打造,各方面的事都加起来,不是两三个月内能完成的......”

李叱看向夏侯琢道:“不过,这东西以后会用到,在我看来,这个东西在攻城上的作用,比在防守的时候作用大的多。”

夏侯琢问:“取名字了没有?”

李叱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来得及去想这个,现在大伙都在,倒是可以一起想想叫个什么。”

夏侯琢道:“这东西,取名字其实也不是多难的事,什么东西做什么的,只需要把这个意思带出来就很好。”

余九龄听到夏侯琢这句话,似乎多有所思。

他喃喃自语的说道:“名字包含着这东西的作用,用言简意赅的方式表示出来,就足够了......那这还不简单。”

他看向李叱认真的说道:“这个东西,就叫抛出去。”

夏侯琢:“请你出去,还抛出去......”

余九龄道:“难道不准确吗?”

夏侯琢道:“抛出去是准确,但是抛出去什么?”

余九龄道:“那要是再把抛出去什么说清楚,太复杂了,比如它能抛出去石头,就叫抛出去个石,抛出去鸡蛋,那就叫抛出去个蛋,是不是局限了?什么都能抛出去,所以就叫抛出去。”

夏侯琢:“那把你抛出去叫什么?”

余九龄:“叫抛出去个爹。”

夏侯琢飞起一脚。

余九龄道:“别啊,我说的是黑武人的爹......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夏侯琢道:“要我说,九妹还是没有抓住精髓,这玩意出现的目的,既然是震慑敌人,吓唬敌人,那不管抛出去个什么.....都要能大量的杀伤敌人才行。”

他眼神明亮的看着李叱,仿佛脑袋里的灵光已经快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了一样。

李叱他们看到夏侯琢这样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又威武又霸气还悦耳的名字。

夏侯琢大声宣布:“那,这个东西,就叫砸死一大片!”

余九龄撇嘴道:“那还不如叫吓他一大跳......”

夏侯琢飞起一脚。

余九龄又躲开了。

李叱道:“九妹刚才说过了,言简意赅就可以......”

余九龄道:“多谢当家的夸赞,还是我想的比较对.

.....”

他挑衅似的看着夏侯琢:“当家的没夸你。”

夏侯琢叹道:“你能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茁壮成长到这样,足以说明人性的善良和包容。”

余九龄道:“分明是因为我命大。”

夏侯琢笑着瞥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既然言简意赅,那就叫砸它。”

余九龄:“......”

李叱问站在一边的高希宁道:“你怎么不说?”

高希宁叹道:“不敢说,我怕暴露。”

余九龄道:“大哥你就大胆的说,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还能暴露什么,你再没学问,还能有我没学问?”

听起来还挺骄傲的。

高希宁轻叹一声后说道:“我不是怕暴露我没学问,我是怕暴露出来,因为我不是傻货,而被你们排斥。”

余九龄看向李叱道:“当家的,管管你贱内。”

高希宁:“噫!”

夏侯琢叹道:“他是真的飘了。”

再看时,余九龄已经在十丈之外了,掐着腰站在那,一脸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的贱气。

李叱正在四周踅摸东西呢,高希宁已经变戏法似的手里多了一块土坷垃。

余九龄都懵了,心说大哥你要是会妖术,就学到了变出来个土坷垃这种层次吗?

他转身就跑,奈何没有谁能躲开高希宁的土坷垃,就像是没有谁能躲开阳光的照射。

啪的一声,土坷垃在余九龄屁股上开花。

“我知道了!”

看到这一幕,夏侯琢的灵感又来了,他大声喊道:“就叫砸的准!”

余九龄在远处喊:“你是长得傻。”

夏侯琢:“我凑!”

他迈步就追,余九龄撒开四蹄......呸,撒开丫子就跑,一转眼就不见踪迹了。

与此同时,黑武人大营。

阔可敌连城站在大营门口,遥遥的看着北山关的方向,他已经站在这发呆一样站了许久。

知莫然小心翼翼的走到阔可敌连城的身后,俯身道:“殿下,臣下有几句话想禀告殿下。”

阔可敌连城点了点头:“说。”

知莫然道:“臣有罪,没能率军攻破北山关,回去之后,愿意领陛下责罚,但臣还是要说,此战若再打下去,其实也已无利可图......”

阔可敌连城听到这句话后叹了口气,他当然也知道。

但若就此回去的话,这个无能的罪名何止是知莫然头上扣死了,因为他来了,所以这无能的罪名也会在他头上扣死。

陛下不可能没有任何责罚......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他觉得自己还不如不来,可既然已经来了,在彻底放弃之前,总是还要再努力想想办法。

“我再考虑一下。”

阔可敌连城把视线从北山关那边收回来,他看向知莫然问道:“这是陛下第一次动兵,你我都知道此时退兵才是上策,但......陛下不会允许。”

他回头问:“坡道造的怎么样了?”

知莫然道:“进展很快,不过士兵们的士气已经大不如前,就算造好坡道,也不会如上次那样毫无畏惧的往前冲了。”

阔可敌连城沉思片刻后说道:“传令下去,攻破北山关之后,冀州一切所得,都归士兵们所有,不管他们抢到的是金银财宝还是女人,他们什么都可以抢,没有军法约束。”

他看向知莫然道:“我自会向陛下说明......希望这能有用。”

.....

.....

【给大家拜年啦,祝大家什么都好,过年好,来年好,年年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