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三十一章 去敌人老巢转一圈

不让江山 知白 901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锅红汤涮肉,两壶陈年老酒,杜颜酒足饭饱,拍着肚皮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心里没有什么惦记的事了,果然连饭都吃的踏实。

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药瓶,他知道这是廷尉军待他最后的善意。

留全尸。

原本应该会有更多更好的善意,可是他选择错了,而且不是一开始选择错了,而是最后,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玉瓶里的药丸,一颗就能毒死一头牛,何况是人。

他把药丸全都倒出来,一把塞进嘴里。

缓缓起身,走向刑房外边,没有人阻拦他。

他走到门口,正好看到了西边最美的落日。

很好,最后的这一刻,有美酒美食,还有美景,人间不负他,只是他负了人间。

他在台阶上坐下来。

“红汤不错。”

说完这句话后,嘴角溢血。

片刻后,他坐着死在这里。

不远处,高希宁看着那边,只是看着,看了好一会儿,心里有些堵。

千办虞红衣站在她身后,沉默片刻后说道:“大人,不是你的错。”

高希宁点了点头。

在她让虞红衣方洗刀和尚青竹三个人追上去之前,她甚至还在盼着杜颜能够主动找到她,主动说清楚。

如果是这样的话,高希宁甚至都不忍重罚。

哪怕是虞红衣他们追上去,杜颜跟着他们回来,也不至于死。

可是他在最后的时刻,选择了向廷尉军的同袍拔刀,所以他必须死。

“我希望,这是廷尉军中的最后一个。”

说完这句话后,高希宁转身离开。

大将军府后院。

李叱坐在矮墙上,看着余九龄在训斥神雕。

神雕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像是不服,又像是委屈。

它那意思,大概是你们这些人和我们猪能一样吗?

你们用你们的道德标准来批判我,那为什么不给我找件衣服穿上?猪整天都光着屁股,你们怎么也没觉得不合适呢?

当然,这都是余九龄猜的。

余九龄恨其不争的说道:“你就说我说屈了没有?你那不服不忿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个好猪。”

像是听的不耐烦了,神雕起身,扭着大屁股走了。

余九龄看向李叱:“当家的你看它,居然还耍脾气,这样的害群之猪有什么留着它的必要,我们吃了它吧。”

李叱朝着门口努了努嘴,余九龄一回头,就看到高希宁回来了。

于是余九龄立刻说道:“当家的你怎么这样呢?虽然神雕犯了些错误,但那只是一个男猪都会犯的错误,你居然想吃了它?我是第一个不同意,那可是我宁哥哥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镚儿......

余九龄后脑勺中了一下。

他揉了揉脑袋,假装刚看到高希宁,义正言辞的说道:“宁哥,当家的非要吃了神雕,我拦都拦不住啊。”

高希宁道:“来,到宁哥哥这边来,宁哥哥夸夸你。”

余九龄噌的一下子就躲到李叱背后去了,李叱叹道:“你刚刚诬陷我,这会儿又躲到我身后......你这样的人去当反派,都会被自己蠢死。”

余九龄道:“我当反派?我这张脸,在任何一个故事中,都是绝对的主角脸,正义,阳光,俊美......”

正说着呢,神雕走到他不远处,在他旁边滋了一泡尿。

可大一泡。

余九龄:“我凑......”

高希宁走到李叱身边,也在矮墙上坐下来。

她沉默着,李叱问:“心里不好受?”

高希宁点了点头。

李叱问:“吃一顿能解决吗?”

高希宁摇头。

李叱道:“那九妹,咱俩去吃吧,你宁哥哥没有胃口。”

高希宁:“?????”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自己想减阳寿,为何要拉上我......”

李叱笑道:“要不然我们出去转转吧。”

李叱看向高希宁:“到了豫州都没有好好转一转,听闻豫州除了曹园之外,还有一座周园也很漂亮,园中还有河流穿过,可以坐船游览两岸风光。”

高希宁想了想,这似乎有点意思。

余九龄道:“船?什么船?是那种挂着红灯笼,上面有吹拉弹唱的船吗?”

“报!”

就在这时候,有亲兵跑过来,双手递给李叱一封信:“谍卫送来的消息,从都城大兴送来。”

李叱看向余九龄:“出息了,人安排到了大兴城,而且这么快就有消息送回来。”

余九龄自豪道:“再给我一段时间,别说谍卫,我把猪都能养到大兴城去。”

李叱把密报打开看了看,然后眉角就微微一扬。

“这个皇帝杨竞,有点意思。”

他把密报递给高希宁,高希宁看了看,也笑了起来。

高希宁道:“他大概也是无计可施了吧。”

谍卫到大楚都城之后不久,就正好遇到一件大事。

大楚当今皇帝杨竞,要在都城召开一次英雄大会。

不管是哪里人,不管是什么出身,只要有为国报效之心,就可参加。

若是能带五百人来参加英雄大会,你是绿林山匪也好,是马贼路霸也好,是各门各派的江湖客也好,只要带来的人数达到五百人,就封为正六品校尉,赐铁甲,赐横刀,赐战马一匹。

若是能带一千人来,那就封为正五品将军,除了铁甲横刀战马之外,再赐一块象征身份的金牌。

这道旨意说白了,意思就是,皇帝不管来的人是什么身份,只要你愿意为大楚而战,那就给你朝廷的身份。

李叱叹道:“也就一般吧,诱惑不大。”

余九龄多了解李叱啊,他立刻点头道:“就是,都没提钱。”

高希宁大眼睛则微微眯了起来:“不许去。”

李叱嘿嘿笑了笑:“我怎么可能去......我又不是疯了,我会冒险去大楚都城那种地方......是的我想去。”

高希宁哼了一声。

李叱道:“我就想看看,这位皇帝陛下,到底能聚集多少人马,因为他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

豫州是中原天下重中之重,丢了豫州,宁军直接威胁京州。

本来被杨竞寄予厚望的宇文尚云兵败身死,十万大军烟消云散。

整个豫州之内,都拼凑不出来抵抗宁军的队伍,若是再任由宁军往南挤压,无需多久,就能陈兵京州北界。

到了那时候,宁军对大楚的威胁,就会超过东南的李兄虎,也超过西南的杨玄机。

“你应该知道,此去会有多危险。”

高希宁道:“你现在是宁王,两州之主。”

李叱道:“我知道,我只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唐匹敌带着几个人进来了,其中有高真,有程无节,有澹台压境,还有领兵出去清剿残余抵抗的罗境。

高希宁看到这五个人进来,忍不住轻叹一声:“大事不好。”

唐匹敌一边走一边说道:“消息已经知道了吗?”

李叱点头:“知道了。”

唐匹敌道:“谍卫的消息送了两份,一份送到我这里,一份要送去冀州,他们还不知道殿下已经到了豫州,是我让他们送过来的。”

李叱嗯了一声,笑了笑道:“所以你决定安排人去大兴城看看什么情况?”

唐匹敌道:“怎么,还没有说通高姑娘?”

李叱道:“你是不是藏我肚子里了。”

罗境噗嗤一声就笑了,李叱白了他一眼:“笑个屁。”

罗境道:“若真是藏你肚子里了,那确实是个屁。”

唐匹敌叹道:“你是在寒碜谁?”

罗境想了想,对啊,这话不是说李叱的,倒像是说唐匹敌的。

所以他有些歉然的说道:“确实是失误,不过我也不怎么在乎.....

.”

李叱道:“真要去大兴城的话,没有人比我去更合适,我不是针对谁......”

他扫了一眼,然后说道:“老唐你到我身后来。”

唐匹敌问:“为何?”

李叱道:“你先来。”

唐匹敌随即走到了李叱身后。

李叱道:“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我面前的人,都不如我。”

罗境:“我凑!”

李叱道:“你有待商榷。”

罗境哼了一声。

李叱道:“如果要说武艺,你们都不输于我,最起码咱们也都是五五之数。”

“但是你们会看相吗?你们会骗人吗?你们会写字养活自己吗?”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觉得李叱说的有道理。

李叱道:“况且,皇帝杨竞又怎么会想到,我会去大兴城里溜达一圈。”

唐匹敌道:“就该你去。”

高希宁:“噫!”

她看向唐匹敌:“他是......”

唐匹敌道:“他是老大,这没错,不该冒险,这也没错,但他确实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李叱对高希宁说道:“带你去。”

高希宁想了想,点头:“倒也不是不行。”

她看向李叱道:“前提条件,我会安排廷尉军提前进入大兴城,所有事,你要与我商议。”

李叱点头:“都听你的。”

高希宁随即转身看向身边的随从:“请尚青竹,方洗刀,早云间,虞红衣四位千办过来议事。”

随从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余九龄蹲在李叱身边,用手抓着李叱的衣服在那摇啊摇摇啊摇......

李叱道:“也肯定带你,你是谍卫大统领,如今我们在大兴城里的人,都是谍卫。”

余九龄立刻笑了起来,已经开始崇敬着大兴城里的灯红酒绿。

“我不合适去。”

罗境道:“未必没有人会认出我,毕竟当初朝廷派官员往来幽州,也不是人少,从幽州跑去大兴城的人更多,况且老贼杨迹句数次到过幽州,他手下的人留守大兴城的也不少。”

他看向李叱认真的说道:“最主要的是,我压不住自己这一身气场。”

李叱:“退下吧你。”

程无节举起手说道:“我合适去!”

李叱道:“你也不行,你那两根大锤太显眼了。”

程无节想了想,如果去的话不带大锤,那还有什么意思。

最终决定,李叱让高希宁提前安排大批廷尉军进入大兴城布置,四位年轻的千办全都要去。

然后李叱带上高希宁,余九龄,澹台压境,再加上李叱的一队亲兵。

这个阵容,李叱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唐匹敌觉得,他留下一半人去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

......

【我自己粗粗的回忆了一下,大概已经有五个月了吧,每个月基本上保持在三十万字左右的更新,五个月,没有一天休息过,这其中包括我去上海出差,疫情,岳父住院,各种各样的事,我在高铁上写,银行里写,出租车上写,我去年一年,推掉了几乎所有的社会活动,不管是官方的还是私人的,真要说有哪一天彻底一个字都没有写,纯粹的休息一天,其实大概三五年内都几乎没有过,归根结底不是我天生勤奋,而是我害怕被这个行业淘汰,这个行业的规模比起以前,其实大家也都知道,相差甚远。我也不是那种码字特别快的人,实打实的说,每天一万字我要写很久,想很久,大家看过长宁都知道,我那时候基本上每天两更,是为了更好的保证文字质量,这本书每天努力的去写一万字,我却依然充满了焦虑,你们可能不知道一个焦虑悲观的人,去写快乐的文字是什么感觉,今天状态真的很差,也许是因为隔离的缘故,也许不是,最近的状态其实都差,你们劝我休息几天,更新不急,我不敢,那都是收入,养家糊口的收入......我今天下午开始,那种逆反的心理无比的重,我不想写了,想休息半天,甚至想明天请假,所以我喝酒了,喝了之后迷糊了一会儿,起来码字,写更新,写这些话......胡言乱语,不知所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