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七章 北巡

不让江山 知白 804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冀州一路往北走到燕山,这般车马行进要走一个月,沿途经过许多州县。

再从燕山到幽州,夏侯坐镇之地,差不多还要走上一个月左右。

到了幽州之后住上一阵子就要折返,不然的话就赶不回冀州过年。

所以这一趟行程,李叱的目标就是冀北这一片区域,其中两件事最为要紧,一是查看地方官员,二是查看给边军的补给。

如今冀州这场面有些复杂,也有些耐人寻味。

除了夏侯在幽州这边,还有他在北山关的旧部,基本上愿意接受宁王之外。

其他边关各处,都不接受宁王,他们依然坚持自己是楚军。

因为他们是边军,边军捍卫的不只是国土还有大楚尊严。

如果边军都不认大楚了,那他们的自尊和骄傲都没了。

冀州东西很长,横跨数千里,而接受了李叱,且李叱还有能力供给物资的,其实不足四分之一。

最为要紧的边关,李叱能干预到的,也不过四分之一左右。

“冀北这上百个州县的官员,其中有半数是咱们后来任用,半数是当初的旧官沿用。”

李叱坐在马车上,伸手把车窗打开透透气。

视线很快就回到地图上,图上用炭笔标出来他这次要走的路线。

而这路线是李叱临时定的,除了他之外只有高希宁一人知道。

“我最担心的是这些沿用的旧官。”

李叱接过来高希宁递给他的水壶,喝了一口后问:“怎么水有点甜?”

高希宁指了指自己的小嘴巴:“因为我刚喝过。”

李叱嘿嘿笑了笑,然后在水壶上亲一口,还用一种很挑逗的眼神看了看高希宁。

于是高希宁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李叱问:“怎么样?有没有被撩到?”

高希宁抬起手在李叱脑袋上一顿乱揉:“我就在这呢,就在你面前呢,你亲个水壶?!”

李叱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高希宁撇嘴,撇嘴的时候下嘴唇就肯定会微微突出一些,样子可爱的一塌糊涂。

李叱这次是没忍住,扑过去堵住了她的嘴。

这气氛,是不是有点旖旎?

然后李叱咬住高希宁的下嘴唇,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你还敢撇嘴?”

高希宁脑海里啊,觉得自己看上的真的是个傻子啊......

片刻后,李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乖乖巧巧的坐在那,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动也不敢动。

他不动,是因为高希宁的手在他耳朵上。

高希宁看着李叱的眼睛:“你刚才想干什么?”

李叱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回答:“不......不就是咬了你吗......是我的错,我认,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

高希宁抬起手李叱脑门上敲了一下:“一人做事一人当?是你想亲我的事吗?”

李叱道:“这......”

高希宁问:“还学会声东击西了,说,从哪儿学来的?!”

李叱:“这......”

高希宁说着说着脸微微一红,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腰带都被解开了。

“你咬我,我忍了,但是假装咬我,假装是个傻子,却偷偷解我衣服......”

高希宁抬起手又在李叱的脑壳上敲了一下:“这怎么学来的?!”

李叱:“没学没学,真的没学,要怪就都要怪兵书上教的知识多,哪想到兵书这么不正经,居然还教人做坏事,如此龌龊,回去我就都烧了。”

高希宁哼了一声:“你以为一句兵书上学来的, 我就能信了?你非但声东击西,而且手法老到......兵书上教你怎么解人家衣服了?”

李叱:“我......认罚。”

高希宁:“那你说应该如何罚你?”

李叱:“你也解我的吧。”

高希宁:“噫!”

李叱连忙又缩了缩脖子:“真的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反应,也不知道那只手是怎么了,居然就......”

李叱把那只手伸出去:“要不然你废了它吧。”

高希宁道:“那就废了它。”

然后一口咬在李叱的手掌边缘,李叱都准备喊救命了,却发现高希宁并没有用力。

牙齿轻轻咬着掌缘,似乎有什么灵巧而又柔软的小东西,还在掌缘上轻轻的一扫而过。

那种感觉,让李叱瞬间被人点了麻穴一样,小奶袋瓜子嗡的一声就醉了。

高希宁松开嘴,红唇离开掌缘的那一刻,有一根细细的线还在牵连着。

她眯着眼睛看李叱,慢慢靠近。

李叱还在晕眩之中,好像被人下毒了一样的那种晕眩。

高希宁凑到李叱面前,近在咫尺,看着李叱的眼睛问:“下次还敢再这样鬼鬼祟祟解我衣服吗?”

李叱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好一会儿,李叱才回答道:“我.....不敢了。”

高希宁又往前凑了凑,肉嘟嘟的嘴唇贴着李叱的耳垂声音很轻很轻的说道:“就是,下次不用偷偷的。”

李叱的眼睛骤然睁大,眼睛里瞬间就出现了那么一些不争气的血丝。

鼻子里有些干,有些疼,似乎要流血。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在喉结动的那一刻,四肢镚儿的一下子又伸直了。

片刻之后,一缕更为不争气的鼻血,以稍显壮烈的姿态缓缓流了下来。

高希宁坐在对面,轮到她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乖乖巧巧的坐在那,手掌放在膝盖上,一脸的讨好。

她低着头,忍着笑:“我错了,是我错了.....”

李叱用手帕擦了擦鼻子,叹了口气道:“以后不要乱用这样的大杀招,记住了没有!”

高希宁连连点头:“是是是......不敢用了。”

李叱道:“用,还是要用的,只是不能,咳咳......不能在这里用。”

高希宁道:“知错了......”

李叱道:“说吧,怎么罚你?”

高希宁道:“要不然我再给大王舞一曲吧,此刻我就是可令君王不早朝的妖精。”

她手抬起来举高,甩手左扭胯,甩手右扭胯。

李叱叹道:“大哥你这舞一曲,让我感觉刚刚的血都白流了。”

高希宁哼了一声:“赶紧做你的正事,不然小心我又咬你。”

李叱连连点头:“是是是,正事.....”

他低头看了看刚刚在手里捧着的地图,地图上还有他一滴鼻血,是他刚刚不争气的证据。

“刚才说到那些旧官。”

李叱道:“大楚的官员,不管是朝廷的还是地方的,皆深谙窃利之道,我小时候跟着师父走江湖,师父就跟我讲过很多这些官员谋私的手段,五花八门。”

他看向高希宁道:“越是地方上的官员,就可能手段越是凶狠......现在冀州无战事,刚好把地方上的事整顿一下。”

他缓了缓后对高希宁说道:“如果会遇到一些这样的人,你就不要在场了。”

高希宁自然知道李叱的用意,怕血腥场面会吓着她。

她也一样明白,创业之初,若手段不重,就极有可能根基崩坏。

很多叛军 皆是如此败灭,而非败在战阵之上。

叛军最多的时候,在冀州治内就有不止百支,而这些叛军的首领其中,不乏有头脑之人。

其中佼佼者,自然就是当初的燕山营大当家虞朝宗。

虞朝宗保民安民的做法,深得燕山营四周百姓拥护。

而其他叛军不乏有效仿虞朝宗者,占据一地之后,下令要善待百姓,谋求长远发展。

心思是好的,可是却忽略了一件事。

这些叛军首领用的人,只有两种。

其一是沿用旧官,或是当地有威望的富户乡绅,觉得可以起到迅速稳定地方的作用。

其二用的是自己手下的追随者,多是寒苦出身,没读过什么书,也没有那么远的思谋。

李叱道:“咱们用的第一种也是旧官,弊端是他们最精通欺上瞒下之道,只想中饱私囊。”

“当初那些叛军首领用的第二种,影响更大,他们是被欺压已久的普通百姓,忽然做了官,就立刻变成了当初欺压他们的那种人。”

李叱叹道:“我还记得,当初在冀北有一支队伍,最初时候几乎与虞大哥齐名。”

“那人名为梅无酒,最多时候,手下数万人马,占据十余州县。”

“可是他任用的人,在地方上做官后,欺压百姓横行霸道,尤其是对付商人富人,动辄灭族。”

“等到梅无酒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其实根基已烂,他把那些手下抓回来,那些手下跪在他面前痛哭,但却不服。”

“其中有人哭嚎着说,大哥,我们被那些人欺压,凭什么现在我们做了官,有了权,不能欺压别人了?”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些事,是当初虞大哥讲给我的。”

李叱继续说道:“虞大哥说,梅无酒自己只顾着练兵,只顾着谋求继续攻城略地,忽略了民治。”

“等到梅无酒和虞大哥的队伍有了冲突,就要决战之际,梅无酒治下的百姓们纷纷逃亡,跑到了虞大哥那边。”

“梅无酒这才知道,他早就已经失去了民心,那时候也才醒悟,多大的地盘都算不上根基之地,民心才是根基。”

高希宁点了点头:“所以后来他败了。”

李叱嗯了一声道:“败了,虞大哥将梅无酒击败,本想留下梅无酒,不顾手下人反对,想让梅无酒做燕山营的一个当家。”

高希宁问道:“后来呢?”

“后来梅无酒走了,已经有许多年没有他的消息。”

李叱道:“他对虞大哥说,我虽然败给了你,但我也不容的自己在对手之下做随从,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败了只有两条路,一是你杀了我,二是我自此远走,再不与你争比。”

高希宁道:“虞大哥也真是好气度,就这样把他放了?”

“嗯。”

李叱道:“就这样把他放了,算起来,此人销声匿迹已有七八年,也不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隐居。”

李叱笑了笑:“话题说远了......说地方上的吏治,我打算这一路彻底看一看,本意是所有旧官全都剃掉,且看吧,也许真的会有人不一样。”

就在这时候,前边的队伍派回来一个人,到了马车旁边抱拳道:“殿下,再往前走就是金州,已经不足十里,要不要知会金州官员。”

李叱看向车窗外,摇头道:“不必,直接进金州。”

“是!”

车外的人应了一声,拨马向前冲了出去。

“金州。”

李叱道:“我记得金州府治叫周启喜,在此之前,是金州主簿,府治和府丞逃走,他留下来迎接我大军入城,所以被留用为金州府治。”

李叱看向窗外:“希望这第一个遇到的旧官,不要让我失望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