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于爱情

不让江山 知白 695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许生看向许青麟认真的说道:“麟儿,你应该知道,你将来前途无量,而且你的前程和大楚的国运并无关系,大楚国运可以衰败,但你的前程必然锦绣,也必须锦绣。”

许青麟张了张嘴,可是话却没能说出口。

许生继续说道:“我不让你去都城了,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羽亲王那边必有大动作,许家扎根冀州,和别人家里不一样,别人家在冀州城多是分支,而我许家祖祖辈辈皆在此处。”

“所以,许家的选择,又比别人家里多了几分决绝,老太爷决定让你去羽亲王府,就是把许家未来的希望都交付在你手上,你怎么能有妇人之仁。”

他停顿了一下,有些恼火的说道:“唐匹敌也好,李叱也好,都不过是根本不重要的人,小角色而已,你因为这样的人要责怪你父亲吗?”

许青麟连忙俯身道:“孩儿不敢。”

许生缓和了一下语气后继续说道:“你要记住,任何人,任何事,在家族利益面前,都不重要......老太爷对你寄予厚望,父亲母亲也对你寄予厚望,就因为这厚望,你可知道家族里多少人嫉妒你?”

他拍了拍许青麟的肩膀:“你还要知道的是,不管父亲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唐匹敌的生死不过如蝼蚁之生死,李叱的生死亦然。”

许青麟又点了点道:“孩儿谨记。”

许生道:“再者说......唐匹敌和他父亲如果真的干干净净,朝廷法度也没办法治了他们,不是吗?李叱如果真的干干净净,为父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是吗?”

他用一种很正义也很严肃的语气说道:“既然他们都确实触犯了国法,为什么你会觉得父亲做错了?父亲这不仅仅是在维护你,也是在维护大楚法度。”

他忽然笑了笑道:“据我所知,虽然那个李叱和夏侯琢关系密切,而且羽亲王府似乎也对这个人感兴趣,但他确实不干净......”

许青麟一时之间没有忍住,试探着问了一句:“父亲,你想现在把李叱赶出冀州,是不是也因为羽亲王府也想把他招纳过去?父亲是担心,他将来在羽亲王府里的位置比孩儿重要?”

许生看了许青麟一眼,没回答。

可是他那眼神,已经做出了回答。

许生确实是有这样的担心,李叱和夏侯琢关系那么亲近,将来进了羽亲王府的话必被重用。

冀州城里到了层面的人其实都看得出来,虽然夏侯琢名义上没有世子身份,也不回王府,和他母亲在外生活,但是羽亲王对夏侯琢的在意,远远超过了对正经世子杨卓的在意。

很多人都在猜测,将来羽亲王是要把家业传给夏侯琢。

现在的环境又发生了巨变,羽亲王所谋者大,他是要化家为国......那么夏侯琢将来就不只是世子那么简单了,纵然不是太子,那也是皇子。

所以在李叱还是隐患的时候除掉他,比他在羽亲王府站稳脚跟后再想除掉,要容易的多。

许家把未来的家运一大部分都押注在了羽亲王身上,许青麟就是许家未来能否再上一步的关键,因为他的年纪最合适,才能也不错。

几年后,许青麟从书院结业,刚刚十七八岁,这个年纪却已经是从龙之臣,难道还预想不出来他三十岁时候是何等风光?

大家族谋事,谋的可不仅仅是眼前。

“麟儿。”

许生的夫人看向许青麟说道:“你父亲远比你思虑的要深远,凡事多听听你父亲的教导,他是不会害你的。”

许青麟俯身道:“孩儿明白的,父亲都是为了我好。”

夫人点了点头道:“你明白就好,你如果要选一个对手,就要把眼界放高一些,那个叫李叱的野孩子不过是你脚下踩着的尘埃,你把他当做对手,岂不是把你自己身份拉低了吗?”

许青麟想了想,似乎确实有些道理。

夫人继续说道:“你的对手应该是比你强的人,而不是远不如你的人,他也没有资格挡在你面前,你还小,很多事不能自己处理,所以你父亲会帮你处理。”

“孩儿......知道了。”

许青麟低着头说道:“全凭父亲安排。”

许生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才是我的好儿子,这才是未来许家栋梁支柱的气度。”

他看向夫人说道:“你陪麟儿吃午饭,我约了武备府的将军,最近有件事,刚好可以利用一下。”

他伸手,夫人连忙过去把外衣给他从衣架上取下来穿好,又仔仔细细的给他整理了一遍。

“老爷出门小心些,风寒莫要着凉。”

“父亲一路小心。”

许生笑着点头,然后出门去了。

冀州城内有武备将军府,隶属于节度使大人治下,武备将军府的职权就是守卫冀州城,城中日常巡逻和治安,也有一大部分都在武备将军府里管着。

宵禁之后,冀州府府治衙门的巡逻官差,也只是配合武备将军府行事而已。

换句话说,白天大街上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归冀州府治衙门管辖,但是到了晚上宵禁之后,大街上的事,都归武备将军府管。

许生要去见的就是武备将军府的将军姜皋林,这个人是节度使曾凌的亲信,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曾凌手下谋得如此重要的位置。

不到半个时辰后,在冀州城中有名的杏花楼,许生先到了一步,已经定下了最大的雅间在这等着。

不多时,姜皋林一身便衣带着几个随从上楼来,许生知道后连忙迎接出去。

他们在杏花楼里喝酒喝了足足一个时辰,说了些什么,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四页书院。

李丢丢又来喂过了神雕和狗子,高希宁坐在旁边的小竹椅上看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傻子,她就是眉眼带笑。

“对了。”

李丢丢喂过了神雕和狗子后,转身看向高希宁说道:“我忽然想起来,原来书林楼的李先生教我一些好玩的事,我教你啊。”

高希宁笑着点头:“好啊。”

李丢丢挪到了高希宁身边,折了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

“这是注音,方便小孩子认字用的。”

他写下高希宁的名字,然后注上拼音。

“可是这有什么用?”

高希宁好奇道:“直接认字不就好了吗?”

李丢丢揉了揉脑袋道:“我也还没有想明白,但是觉得最起码有一样用处......我们可以用这些花里胡哨的注音文字,来替代真正的文字,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算是有了密语。”

高希宁精致的小脸微微一红,她看着李丢丢问道:“为什么要有密语?”

李丢丢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就当是好玩。”

高希宁点头道:“行,这么想的话,确实有意思,你来教我吧。”

李丢丢蹲在那写写画画的教,高希宁在武艺上的天 赋确实稀松平常,可是在学这些东西的天赋上高的令人震撼,李丢丢只是粗粗讲解一遍,她居然就已经差不多掌握,连音节变化都能自己推测出来不少。

只是还稍稍有些不熟练,毕竟李丢丢也才教了半个多时辰而已。

高希宁在地上写下李丢丢的名字,然后注音。

“得一优,丢,对吧?”

李丢丢看了看,跟着拼了拼:“得为怼.....李怼怼?”

高希宁笑起来,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可笑的,反正就笑的前仰后合。

“好玩,真好玩。”

李丢丢:“哪里好玩了......”

高希宁:“李怼怼,哈哈哈哈......李怼怼!”

李丢丢:“幼稚!”

高希宁道:“以后我叫你怼怼吧。”

李丢丢想到自己之前骗人的时候,说自己有个兄长叫李怼,他叫李丢,感觉真的有些巧合了。

他认真的说道:“我叫李怼怼不是不行,但是你也得有个我才能叫的名字,这就算是密语之中的密语,我们还得用注音来联络的时候用。”

高希宁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说道:“那你就叫我高美人好了。”

李丢丢道:“凭什么我叫怼怼,你叫美人?”

高希宁道:“凭我美貌。”

李丢丢道:“我也还是美貌呢。”

高希宁:“你丑,对......丑怎么注音来着,吃藕?哈哈哈,你不要叫李怼怼了,以后咱们用密语联络的时候,你就叫李吃藕,我叫高美人。”

李丢丢:“你那个显得赞美力度还不够,我叫李吃藕,你叫高大美吧。”

高希宁:“好土.......”

李丢丢忽然叹了口气后说道:“大美,正经和你说件事......以后你不要总想着给我说媳妇了好不好?”

高希宁想了想,点头:“好。”

李丢丢一怔:“这就答应了?”

高希宁哼了一声:“你真的是......好傻啊。”

李丢丢道:“为什么在你看来我又丑又傻?”

高希宁觉得他真的是个傻子,巨傻的那种。

她比李丢丢大一些,女孩子又成熟的比男孩子稍微早一些,所以她心里其实已经知道自己在喜欢这个傻子,只是女孩子的矜持让她不能直接说出来。

那多丢人啊,她又不叫高丢丢。

可是这个傻子真的是好傻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答应他不再给他说媳妇是为什么。

然后高希宁忽然醒悟过来,这个傻子说不要再给他说媳妇了,难不成也是因为他是喜欢自己?所以不愿意让她再做那傻乎乎的事。

想到这高希宁的小脸又红了一下。

她用肩膀撞了撞李丢丢的肩膀问道:“为什么?”

李丢丢道:“什么为什么?”

高希宁道:“你为什么不想让我给你说媳妇了?”

李丢丢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我觉得男人应该要先立业,再成家,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思考的事,而不是年纪轻轻就想着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太肤浅!不符合我李吃藕的气质,你说是吧?”

高希宁:“是你个大脑袋!”

她在李丢丢脑袋上敲了一下,那一双明媚漂亮的大眼睛里,多了丝丝幽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