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二十章 登岛

不让江山 知白 677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楚初年的时候,曾经试图建造水师以远征海外,那是因为大楚开国皇帝有着超乎寻常的眼界和志向。

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水师的创建被一拖再拖,始终没有执行,在崇文院中,如今还积存了大量的设计图纸。

之后大楚的历代皇帝,都逐渐失去了锐意,数百年来,没有几个皇帝想着开疆拓土。

开国皇帝的雄风,并无延续。

可笑的是,当今皇帝的杨竞父亲是懒惰皇帝的代表,一辈子几乎都没有上过朝,而他的爷爷,则是一个无能却想着大有作为名留青史的人。

杨竞的爷爷杨永业有一种难以置信的自负,那么普通,又那么的骄傲。

北征黑武,丧失数十万大楚府兵精锐,让大楚一蹶不振。

这还不算完,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说是周夫子的十八位入室弟子之一,名为阳笙的那人,后来参透长生不死的秘密。

还说阳笙已经活了几百岁,就隐居在某处岛屿之上,杨永业立刻就动了心思。

长生不老这种事,对于帝王来说,诱惑之大,再无一种其他诱惑可以相提并论。

只是一句岛屿之上,就让杨永业变得癫狂起来。

他立刻就下令兵部和工部,打造战船两百余艘,其中大多数就是李叱他们现在乘坐的这种,大概二十丈左右的武威。

最大的,大概为二十八九丈的虎斗战舰,一共建造了三艘。

杨永业下旨,亲自挑选组建了一支八千多人的水师队伍,就负责在大楚国内各地寻找阳笙的下落。

听起来这似乎不是多大的一件事,可是到几年后,户部上书请求皇帝停止这项军费开支,杨永业问了问才得知,这几年来,这支被他亲自定名为虎威军的队伍,军费开支比他之前北征黑武还要高。

银钱消耗的速度之快,前后所需银两之巨,那数字看了让他都头皮发麻。

杨永业觉得是那虎威军的领兵将军狄赤贪墨,一怒之下,下旨将狄赤调回大兴城,在狄赤回来之前,他就让刑部将狄赤满门抓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狄赤得到了消息,他没有返回大兴城而是逃之夭夭,自此之后消失无踪。

皇帝一道旨意,把狄赤全家砍了脑袋,又过了几天,皇帝觉得气没有撒出去,又一道旨意,株连三族。

自此之后,虎威军就被解散,二百余艘大大小小的战船,被分派到了各地用于河道水路巡防。

可是这么大的战船,对于地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处,没有熟悉操控战船的水手,没有经受过水师训练的士兵,大部分都被遗弃不用,几十年后,七八成都已经破损不能使用。

维安县这边,水匪猖獗,所有的商户聚集起来商量了一下,由他们出资组建了一支队伍,隶属于维安县衙。

可是商人们显然低估了维安县县令等人的贪念,他们凑出来用于维护县衙水军的银子,像是被丢进了无底洞一样。

那县衙的人,今日要这个钱明日要那个钱,没多久商人们就明白过来,县衙的人比水匪要黑的多。

水匪抢劫船只,最多损失一艘船的货物,可是再养着这县衙水军的话,他们的家业都会被县令等人吞进去。

和大楚官府的人相比,那水匪又算的什么。

后来无奈之下,这些商人们就只好放弃,改为聘用更多的武师随行护卫。

这 艘武威战船算是虎威军解散之后,保存下来的最为完好的一艘。

李叱站在船头,听着船夫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这艘船的来历说清楚,心中便觉得自己对这大楚砸的还不够透彻,不够粉碎。

此时船上的人也已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就是宁王,所以大家也都很好奇,为何以宁王之尊,竟然想去那神秘的湖心岛上冒险。

万一出什么意外,那可真是亏的大了。

李叱又询问了一下关于那岛的事,这些船夫谁都没有去过,听闻之事,和昨日那老伯对李叱说的一般无二,也问不出什么新鲜的。

都说那是阎罗殿,大楚各地其实都有,藏于人不能所见之处,负责本地的接魂引渡之事。

有人敢把这样的故事开个头,就有人能把这故事变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

这湖心岛的事传出来后,立刻就有人说,自己在某地也曾见过一样的大殿,也是在湖泊之上。

还说什么要不是某日狂风大作吹散云雾,那招魂殿也不会露出真容。

还有人说,那凶物就是招魂殿的守卫,也是接引使者。

越往前走,雾气越重,已经不能看到船头前边几丈外,也看不到四周船只。

李叱之前就已经做过安排,下令船只以角声为号,告诉身边船只自己的位置。

宁军训练有素,虽然也是人人心中颇为忐忑,但也说不上有多害怕。

一开始进入雾气之中只是有淡淡的刺鼻味道,越往里边走,这种味道就越重。

李叱他们用围巾将口鼻蒙住,只担心这雾气不是水汽,而是瘴气,好在是走了许久,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

就在李叱和澹台压境说话的时候,船身忽然间震动了一下,似乎是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船上的人全都被震的歪斜,幸而没有人摔倒。

可是前边并没有什么东西,也不是自己人的船剐蹭。

李叱他们扶着船舷往水中看,雾气弥漫中,水中也不见有什么东西。

“前边!”

这时候有人惊呼一声。

李叱他们连忙抬头看,就见在船头处,透过雾气可以看出来,有什么东西立了起来。

一根柱子似的,在船只前边大概三四丈左右出现,刚才还什么东西都没有,突然冒出来的黑影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箭!”

澹台压境立刻吩咐一声。

那东西,太大了。

隐约看着能有双臂合抱粗细,顶端稍大,往下变得细了一些,越往下越粗。

看起来在水面之上有一丈多高,那水中巨蟒,竟是抬头在看着他们。

“放箭!”

澹台压境一声令下。

武威战船上的宁军士兵立刻把弓箭弩箭全都放了出去,一瞬间无数箭矢飞向那东西。

可是片刻后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隐约还可见到火星四溅,那东西,箭矢不可破。

此时那些船夫,已经吓得腿软跌坐,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东西冒出水面的高度就有丈余,蛇头之下细的地方也有水桶粗细,若是全都露出来能有多大?

有的船夫已经在哀求宁军不要再放箭了,惹怒了那等凶物,直接砸过来的话,船都受不了。

武威战船的船头有发射水矛的装置,李叱亲自调整方向,将胳膊粗的水矛打了出去,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柱子?”

李叱微微皱眉:“靠近!”

随着他一声令下,船只缓缓靠了过去,等到近处在发现,原来真的只是一根柱子。

然而这柱子的雕刻,也确实是一条巨蟒,高处是三角形的头,一双眼睛不像是直接刻出来的,而是在眼窝中塞了两颗浑圆的石球。

虽然黯淡无光,但是那双眼睛,不管是谁看,都觉得是在看着自己。

这巨蟒身上的鳞片雕刻的都极为精细,尤其是腹部的细鳞,越看越给人一种压迫感,还有无边的恐惧。

李叱下令吹响号角,提醒四周的船只小心这柱子。

战船过去之后,有人害怕着却忍不住回头看,雾气之中,好像那石头巨蟒在缓缓回头看向他们。

又往前行进了大概几十丈远,雾气逐渐小了,视线变得好了不少。

这种柱子又遇到了好几根,远处隐约还能看到更多。

“那边。”

澹台压境指向距离比较远的一根柱子:“和刚才看到的不大一样。”

李叱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才发现哪根柱子的造型更为离奇,是两条巨蟒缠绕在一起,柱子的顶端那三角蛇头上边,还雕刻着一个稍微小一点的蛇头,爬伏在大的上边。

这种雕刻风格,有些像是大兴城世元宫大殿里的龙绕柱。

越往前走雾气越薄,再行几十丈,雾气已经几乎消散,各船也都出现在彼此眼前。

李叱吩咐大家小心一些,应该就要靠岸。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根双蟒石柱,然后表情就变了。

那柱子并没有区别,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哪里有什么双蟒,那柱子顶端的蛇头上,也根本没有小一些的蛇头。

李叱叫了澹台压境一声,往那根柱子指了指,澹台压境看过去后揉了揉眼睛,他也没有看到那双蟒双头,再揉揉眼睛看,那第二个蛇头又出现了。

李叱再看时也看到了,两个人对视一眼,只觉得这地方邪门。

不过,也大概是之前穿过那么浓的雾气眼睛已经花了,水汽那么重,迷了眼睛。

再往前没多远就看到了湖心岛的岸边,竟是有一片很大的洁白无瑕的沙滩。

这种沙子与河沙不同,河沙金黄,这些沙子白的好像贝壳磨成了粉末一样。

大船不能靠近岸边,李叱下令把船锚抛下去,然后把挂在战船两侧的小船向下放。

一艘小船可以运载十几名士兵,所以需要多次往返。

李叱他们先上了岸,踩在这沙滩上,脚底的感觉且并不柔软,若是真的沙滩,踩下去会有脚印,可是这地方踩上去,沙子一点都不往下陷。

小船把士兵们运载过来,除了留守大船的士兵之外,登岛的有七百名战兵。

岛上郁郁葱葱,气候稍显温热,没多久皮肤就觉得湿-腻。

李叱抬头看,见岛上高处,半山腰位置,隐隐约约可见一座大殿的屋顶。

离着那么远,也能看到那大殿上盘绕着什么东西,极为巨大。

他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一眼,水中,一艘大船旁边,好像有一根柱子刚刚沉入水底,水中出现了波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