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五十二章 这真是完全没想到的事

不让江山 知白 77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希宁背着手站在那,看向远处,像是一位即将把这江山美色挥毫泼墨而出的妙手大家,又像是一位要吟唱这山河壮丽的云游诗人。

她说:“你流氓又有什么用呢?”

李叱站在那,像是一个被雷劈了的人,外焦里也不嫩。

她又说:“如果一个人,连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耍流氓的心,都要被什么束缚住,他无疑是可悲的。”

李叱被劈了第二次。

她还说:“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就已经激动的不行了呢,可是一点行动都不敢,真的是很失败了。”

李叱问:“可以停止了吗?”

高希宁叹道:“偏偏是这样一个人,还要嫌弃他心爱的女人身材不够好,不是超级大......”

李叱:“我没有!”

高希宁又叹道:“被人戳破了心事,他还大吼大叫,一点风度都没有。”

李叱抬起头看向天穹,此时真希望有一道天雷下来把自己劈了吧。

高希宁回头看向李叱,用真诚且热烈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问:“难道你就真没有挑战一下打破陈规的勇气吗?难道你就真的愿意看到女人幽怨的眼神吗?难道你就不能大喊一声我敢吗?!”

李叱:“我敢!”

高希宁点了点头:“好的,知道了。”

说完之后背着手,甩着马尾辫走了。

一边走一边说道:“可我不敢,我不敢我就不想,我不想我就不难受,我不难受,你难受。”

李叱:“......”

他默默的跟了上去,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大人面前抬不起头。

而高希宁,则像是一个刚刚教训完自己傻儿子的优秀母亲,有着老母鸡一般昂首挺胸的姿态。

“我一会儿就去问问老张真人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

李叱哼了一声:“你等着!”

高希宁回头看他,再一次叹气道:“我一直都在等着啊,不然的话,你以为我在干嘛?你以为我是在色诱你吗?”

李叱:“......”

高希宁道:“是的,是在色诱你,但是你不敢。”

李叱:“啊!”

高希宁:“看开点。”

李叱气鼓鼓的大步往前走,超过了高希宁,朝着老张真人和小张真人所在的地方就过去了。

高希宁看着那个傻家伙昂首挺胸的样子,嘴角挂起一抹笑意。

然后又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她就忍不住哼了一声:“还敢嫌弃我小。”

队伍在吃过午饭后又稍稍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就再次出发,他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从这里走回冀州城,数千里远。

李叱故意上了小张真人和老张真人所在的那辆马车,坐下来后就一脸谄媚的笑。

老张真人看了看他,然后看向小张真人说道:“你看到了吗,宁王脸色发红,欲言又止,有几分难为情又有几分期许,这是什么?”

小张真人道:“不敢说。”

老张真人道:“说吧。”

小张真人看向李叱,李叱也点了点头:“说吧。”

小张真人叹道:“发骚。”

李叱:“......”

老张真人笑着说道:“有些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宁王是来问男女之事的,大概从心即可。”

李叱脸色一喜的问道:“从心吗?”

小张真人:“从心是怂。”

李叱:“噫!”

老张真人道:“我身为一个长 者,自然不能说什么......这事回去之后,你还是和长眉师兄商量着来吧,虽然他也是一位长者,但他不正经。”

李叱眯着眼睛问道:“老张真人为什么会知道我要来问为什么?”

老张真人道:“天道可窥不可说,不可说啊。”

小张真人道:“他偷听到了。”

老张真人抬起手在小张真人的脑壳上敲了一下:“就你多嘴!”

老张真人看向李叱讪讪的笑了笑:“着实不是故意听到的,只是恰好路过的时候,听了那么一二句。”

小张真人:“师父你说过,道家的人说谎会有天谴的。”

老张真人:“就听了那么一二十句......”

李叱叹道:“想我这般大好年华,却因为......唉!”

小张真人道:“忽然想起来有一个四个字的成语,好像倒是很贴切,但是我不能说,说了就显得我太猥琐,不......是超级猥琐。”

李叱道:“那你就不要说了。”

他当然猜到了小张真人要说的那四个字的成语是什么,事实上,这四个字的成语,在大概一年多以前,夏侯琢就已经对他说过了。

当时李叱就表示了抗议,但夏侯琢用眼神告诉他你的抗议无效。

路程实在是有些远,这一路好在没有什么心事压着,所以每个人看起来都很轻松惬意。

正是最美的季节,走过的这一路上,便见过了最美的风光。

到了南平江之后改走水路,如此一来就显得快了许多,在水路上漂了足足一个月之后,又在南平江北岸登陆,朝着冀州方向继续前行。

与此同时,云隐山。

净崖先生李善功坐在高坡上,看着曹猎手脚麻利的喂猪,他满脸的艳羡。

他,居然因为别人能顺利的喂猪,而满脸的艳羡!

这样的画面就算说出去,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人会相信,一位如此有大才的学者,居然最伤心的是自己不配养猪。

而李先生则站在高处,如往常一样习惯了的在发呆。

曹猎到了云隐山这段时间以来,发现李先生总是会有很长时间在发呆,而绝大部分时候,他发呆都是站在高处看着远方。

曹猎感觉李先生应该是想把目光穿透什么,可是他面前的空旷,什么都没有,恰好是穿不透的东西。

“先生为什么总是那么忧郁?”

曹猎把李善功招手叫过来后问了一句。

李善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先生总说自己应该不容于世才对,我记得有一次在喝多了酒之后,先生写下了一段话,到现在我也不能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可是我理解了他的孤独。

“是什么?”

曹猎问。

李善功道:“前边的不太记得了,就记得最后一句......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没有。”

曹猎想了想,好像这也不是什么特别高深莫测的话,也没有什么特别深远的意境。

也许是因为前边的被李善功给忘了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当时喝多了酒所以显得有些悲凉的缘故。

“也许先生以前的家距离大海太远了,所以期望着有那样一所房子。”

李善功看向高处的李先生,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有他的过去,他有他的生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都只能成为他的怀念。”

曹猎仔细想了想这些话,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因为太年轻了,所以才不理解。

于是他也抬头看向高处的李先生,越看,忽然间就懂了李善功说的那种孤独。

不容于世的孤独。

李先生站在高处在想什么呢?

想他的过往吗?

高处,李先生站在那在想着,他妈的竟然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以我之所学,是可以把啤酒做出来的啊......这又不是多难的事。

老子到这到底多少年了,居然没有想过喝酒的事?

这种东西做出来之后,大概就又能以一种自己还未曾经历过的身份去生活一阵子了。

啊......总算是有些新鲜事了。

曹猎蹲在猪圈旁边问李善功:“要不然,咱们俩想个什么办法,带李先生出去散散心?”

李善功摇头道:“谁也骗不了先生,而且先生做事,神鬼莫测,你若是骗了他,他可能转身就不见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那就看缘分了。”

曹猎心里一声长叹,这些日子以来,他对李先生的学识简直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

天文地理算学古往今来,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学问,只要你能问出来的问题,李先生都能回答。

现在的他已经理解了,为什么李善功说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近乎于神,那就只能是李先生。

俩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儿,起身再看时,高处已经没有了李先生的影子。

他们俩互相看了看,觉得不大对劲,于是又回到住处去看,却发现住处里也是空的。

桌子上有一封信,没有信封,墨迹还没干,显然是刚写的。

【予你以猪,予我以自由。】

就这九个字。

俩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转身冲了出去,俩人一口气跑上高坡,往远处看,只看到视线极远处有一道尘烟飞起。

李先生骑猪远行去了,一骑绝尘。

“都怪你。”

李善功叹道:“一定是先生感觉到了你要骗他,所以他就先一步走了。”

曹猎:“还能这么神?”

李善功道:“他就是神......也许去另外一个地方创造神话去了。”

远处,李先生骑着猪一边飞驰一边想着,这种钱先不能赚中原人的,万一做出来的不好呢,不如去坑老外吧......

这地方已经不清净了,今天来一个李叱,明天来一个李善功,后天再来一个李什么......

他这种性格,自然是能躲就躲,天知道哪天遇到一个主角呢。

云隐山已经不再适合隐居,换个地方吧......

药谷。

曹猎和李善功两个人背对背坐在那发愁,本是来投靠李先生的,现在李先生跑了,只给他们留下了一群猪。

“要不然交给那些女人吧。”

曹猎道:“我们回中原去。”

李善功想了想,摇头:“你也知道她们对先生有多敬重,若是知道了先生因我们而走,那她们一定会怪罪我们。”

曹猎道:“她们知道我们的名字吗?”

李善功摇头:“先生不准她们随意进药谷来,她们都不知道我们来了,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的名字。”

曹猎道:“那就好办了......”

他起身,在李善功肩膀上拍了拍:“等我回来。”

不多时,曹猎一口气跑到云隐宫外,朝着里边掐着腰大声喊道:“诸位仙子姐姐,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叫李叱,冀州李叱,我把李先生气跑了,所以我也要跑了,猪就交给你们吧,对不起!如果你们要写什么符咒惩罚我的话,什么天雷符,什么天火符,什么尿炕符,什么都好,记得把名字写对啊!”

说完转身就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