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八十六章 走不了了

不让江山 知白 68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岁月可以带走很多东西,甚至包括人类自以为是的头脑,这其中又会细化成记忆和思维,人足够老了之后,回忆和思维都是不完全的。

但有些刻骨铭心,拼了命的想忘掉都没有那么容易。

刚财有些发颤的走到尧不圣身边蹲下来,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张脸,然后回头看向同样一脸惊讶的陈有为问道:“是......是他吗?”

陈有为不敢确定的回答道:“是他吧?”

刚罡和陈大为两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俩对视了一眼,然后几乎同时的问出来。

“他是谁啊。”

作为如今千门的门主,陈有为曾经把师门为何没落的事和徒弟陈大为说过,不管是陈大为还是刚罡,他们两个都不觉得师父们做错了。

有些罪恶和耻辱,不能容忍。

可是对错本来就是相对的,而这个相对又不是单方面相对,是多方面的,对于良心来说,对于被害者来说,当初刚财和陈有为两个人的选择是对的,可是对于他们各自的师门来说,又是错的。

总是有人会说,这个世界上分对错有那么难吗?对错是最一目了然的事。

阅历深一些的人,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们都知道对错没有那么肤浅。

“他是当年那个孩子......”

陈有为叹道。

他徒弟陈大为没明白过来,问道:“哪个孩子?”

“井里那个。”

陈有为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就是那口本应该淹死一家三口的井。”

“十几年多没有见过他了。”

刚财蹲在语气很复杂的说道:“我以为他会回去和他母亲相依为命,他经历过那么大的苦难,抵抗过那么大的罪恶,我觉得他不该会变成一个......”

他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不想承认。

“我们救了什么?”

陈有为看向刚财,眼神里都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我们救了个什么?”

刚财也自言自语了一句。

就在这时候尧不圣哆嗦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在光线回到眼睛里的瞬间他忽然间动了,两只手疯狂的挥舞,似乎是想把什么逼退。

“尧公子。”

陈有为叫了一声,还在不停胡乱挥舞双手的尧不圣忽然停了下来,他茫然的往四周看了看,他停下来,只是因为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叫出过尧公子这个称呼。

“谁?!”

尧不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喊:“是谁!”

“我。”

陈有为看着尧不圣那狼狈且茫然的样子,缓缓吐出一口气:“我,我们。”

刚财上前一步,站在陈有为身边。

尧不圣的视线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他眨了眨眼睛,再看过去,然后脸色大变。

“你们......你们为什么在这?这又是哪儿?”

尧不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两位恩公。”

这一幕,把刚罡和陈大为两个人都看懵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三十年前,冀州城里的雀门和千门联手,把一个大户人家骗的家破人亡。

那家的男主人最终羞愤之下投井自杀,他的妻儿也随他而去,可是在女 主人抱着独子跳下那口井之后不久,刚财和陈有为就偷偷把两个人救了上来。

母子二人第二天离开了冀州,一别就是十六年,十六年后,那个长大成人的孩子归来报仇。

“居然......是他。”

刚罡的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这个世界是太小了吗?

陈大为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么巧合就遇到了当年的那个孩子,他不是已经远走高飞了才对吗,怎么会回到冀州,又成为公叔滢滢那些人的一伙?

“你起来吧。”

陈有为上前把尧不圣扶起来,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尧圣,尧公子,我们十几年没有见过了,我也以为此生都应该不会再见到,想不到你居然在冀州城里。”

“我......我已经不叫尧圣了,我给自己的名字里加了一个不字,我现在叫尧不圣。”

尧不圣有些愧疚的看向陈有为说道:“恩公,我也不是一直都在冀州,是最近才回来的,有人高价请我来做一些事,事情没有成......”

他忽然反应过来,问陈有为道:“是请我做事的那些人,又请了恩公来救我们两个?不......”

他的脸色变幻了一下,警惕的说道:“那些人做事怎么可能这么仁义,他们是请了两位恩公来杀人灭口的吧。”

他往后退了一步,手下意识的往腰间去摸,他想摸他的兵器,可是他的兵器早就已经不见了,如今大概在车马行里。

“你走吧。”

刚财摇了摇头后说道:“就当我们没有见过,也就当十几年前我们没有帮过你,你离开冀州的时候和我们说过,回去之后就好好陪着你的母亲,陪她安度余生,你说,你想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再也不想杀人了,我没有想到十六年后的今天,会在这样一个场合见面,这样的见面对你我来说,都有些难堪。”

“算了吧。”

尧不圣一摆手说道:“话说的好听,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和我娘找了一个小县城隐居下来,我出去做苦工赚钱,回家之后看到的却是家里被贼人洗劫过的惨像,我母亲被贼人几刀捅死,家中仅有的一点米都被抢走,你来告诉我,我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世上容得我普普通通的活着吗?”

他指了指自己,嗓音沙哑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名字里加上一个不字?名字是我父亲取的,他说希望我像我的名字一样,做一个人人敬仰的圣人,我呸!”

尧不圣怒道:“他如果不是去赌的话,家里也不会遭逢大难,我恨那些害得我家破人亡的人,我也恨我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我和母亲也不至于流浪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住下来,却又被一群偷东西的小贼杀了......”

他抬起手指向刚财说道:“我不想做什么狗扯的圣人,你们也别在我面前装圣人,当年的救命之恩,还有协助我报仇的大恩大德我没有忘,但你们也不要逼我,谁都想活着。”

刚财道:“我说过了,你可以走了,就当我们没有见过,也从不认识。”

尧不圣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说话算话......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两位恩公,就此别过吧。”

他没敢转身往外走,而是倒退着往屋子外边撤,他不敢不防备,他此时此刻已经不想相信任何人。

可就在这时候,原风雷门三当家石苏站了起来,其实他早就已经醒了,只是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就一直还装着没有苏醒,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

此时听清楚了尧不圣那几个人的对 话,他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看起来那些人和尧不圣是旧识。

尧不圣要走,他也不能再留下来,可是他觉得这几个人既然是许元卿派来灭口的,他又不似尧不圣那样认识这几个人,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

所有人都看着要出门的尧不圣,却唯有尧不圣看到了石苏在陈有为身后缓缓站了起来。

尧不圣的眼神一变。

陈有为立刻就反应过来,马上回头,可是却已经晚了。

石苏一把掐住陈有为的脖子,顺手把陈有为腰间挂着的匕首摘了下来,他手一甩把匕首的鞘甩掉,用匕首顶着陈有为的心口。

“你们这是演了一出什么好戏?”

石苏笑了笑道:“看起来好像还不错,关系有点复杂啊......不过,我跟你们不认识,我只想走,你们都后退,千万别让我以为你们要对我动手,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和你们同归于尽,杀一个就够本,多杀一个就赚了。”

他推了陈有为一下。

“往前走,护送我出了这再说。”

陈有为只好往前走,那把匕首已经戳破了他的衣服,也戳破了他的肉皮,血液开始缓缓流出来,逐渐把衣服浸湿了一小片。

天气已经有些热,陈有为身上的衣服并不厚重,所以血液把衣服染红,很快就被陈大为他们看到。

“师父!”

陈大为惊呼了一声。

陈有为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乱动。

尧不圣说道:“石苏,你把他放了,他是我的老朋友,我保证他们不会难为你,你相信我。”

石苏哼了一声:“尧不圣,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现在谁也不能信,东家要灭口,我刚刚听到你们说什么了,老子的命老子自己说了算,谁也不能再想左右我。”

他又推了陈有为一下。

“快点走,我也不想难为你们,等我出了这院子之后,咱们就各走各的,以后江湖再大,也后会无期。”

尧不圣微怒道:“我已经说过了,他们不会难为你,你把他放了!”

石苏道:“尧不圣,你也想杀我灭口吗?”

尧不圣道:“我再说一遍,你把他放了,他们会让你走的。”

刚财看着自己的老伙计心口上已经开始流血,眼睛都有些微微发红,他看着石苏说道:“你只管走你的,我们不是要杀你灭口,我们和请你办事的东家并不认识。”

“放屁!”

石苏怒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推着陈有为到了门口,然后转身面对众人往后退着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老老实实的,我也不会和你们结下梁子,明白了没有?”

他已经退到门外,看了尧不圣一眼:“你不走?”

尧不圣沉默片刻,点头:“我也走。”

噗!

一把长剑从门外刺进来,刺穿了石苏的身体也刺穿了陈有为的身体,长剑穿过两个人的心口位置,剑尖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滴血,从剑尖上滴落下来。

片刻之后,长剑抽了出去,两个人都僵硬的站在那,脸色瞬间变得发白。

门外,公叔滢滢看了看手里的长剑,语气有些失望的说道:“你们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应该也要防备一下外面的才对,这么好杀,一点都对不起你们的名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