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四章 我随便的

不让江山 知白 822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慕风流或许是被狗子的眼神吓到了,虽然他不太愿意承认自己会被一只鸟吓到。

但他判断下一息,这个可恶的家伙就没准一嘴啄在他的眼睛上。

“不要!”

慕风流立刻喊了一声。

余九龄把手臂往回一撤,危险似乎也在这一刻稍稍离得远了些。

在慕风流不得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居然看到那只隼用一种貌似很轻蔑的眼神在看他。

余九龄却不以为意,因为狗子看谁大概都是这样。

在狗子眼中,尔等都是奴仆。

而且还没有它的神雕地位高,神雕可是它第一奴仆。

神雕也是这么认为的。

还时常因为这样而沾沾自喜,洋洋自得。

“慕先生不是说,能撑过所有刑具吗?”

张汤忍不住笑了笑。

慕风流哼了一声,没有回话,可是明显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一些。

然而这在狗子眼里也没什么,迄今为止,在气势上没有输给它的凡人啊,又有谁呢。

“所以慕先生准备说一些什么了吗?”

张汤道:“如果缓一口气后,还想继续试试的话,大概会看到自己的一只眼睛被它吞下去。

说到这的时候,张汤本来下意识的想去摸摸那只隼。

可是要抬起手的瞬间,他看到了那只隼的眼睛,于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好在是手没有抬起来,若是伸出去后再停下来,那就显得尴尬了些。

“我饿了。”

慕风流看向张汤。

张汤点了点头:“倒是不急于这一时,在你饿了的时候非要逼迫你先说些什么再给你饭吃,似乎是很不人道的一件事。”

但他却没打算给慕风流吃的。

他说:“可是慕先生认为这里,廷尉军衙门,是人道的地方吗?”

张汤在慕风流对面坐下来,很和善的说道:“慕先生从到廷尉军衙门至此,好像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听闻,一个人如果不吃饭的话,可以坚持六七天都不会死。”

慕风流瞪向张汤。

张汤道:“如果你心疼自己一些,先把冀州城内山河印的人都在什么地方招出来,我的人去拿人,大概今天一夜就成了,最快的话,明天天亮之前,慕先生就能吃到一顿应该还不错的早饭。”

慕风流就这样怒视着张汤,张汤倒是没有闪躲,眼神平静的和他对视。

余九龄坐在那,好像还很贴心的用袖子给狗子擦了擦嘴。

狗子站在他的手臂上,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这个低等生物似乎也很会拍马屁的含义。

如果有人能读懂狗子此时在想什么的话,大概会觉得,此时狗子应该在想给余九龄封个第二奴仆怎么样。

“还想吃?”

余九龄假装问了狗子一声,然后叹道:“狗子大人没吃饱。”

他抬起手,手里的小刀朝着慕风流胳膊上还在流血的地方伸过去。

张汤道:“为什么余将军要在那一个地方割?”

余九龄道:“这里有血,狗子可能会比较喜欢吃稀的。”

张汤:“......”

慕风流:“?????!!!!!”

呼......

慕风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向张汤,停顿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明天一早,我要吃肉。”

张汤笑起来:“会如你所愿的。”

两刻之后,张汤从刑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他快步而行,似乎都忘了他身上还有伤。

他快 步跑到都廷尉的书房门外,俯身道:“大人,慕风流招了一些。”

门吱呀一声开了,高希宁看向张汤:“招了多少?”

张汤把手里的纸扬起来:“不少。”

高希宁把纸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吩咐道:“照抄十份,分散出去抓人,今天夜里必须把名单上的全都拿了。”

“是!”

张汤立刻应了一声。

子时刚到,冀州的大街上已经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影,所以风声都显得有些大。

可是风并不大,白天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到了晚上,微风送凉。

似乎是想让人间的这些为活着而辛苦的人们啊,能睡的稍稍舒服些。

稍稍有些寒意的晚上,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美美的睡上一觉,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属于一个人最自由和独立的时间。

冀州城西城,有一群黑影穿过夜色而来。

他们身上的黑衣像极了夜色,可是夜色不会动,他们也就没办法真的变成夜色。

他们在一间铺子的门外停下来,四周还有他们的人在戒备着。

为首的人稍稍有些发胖,但动作还依然迅速轻盈,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在这间铺子的门外轻轻敲打了几下,敲打的很有节奏。

不多时,铺子的门打开,然后有人把封板摘下来,这些黑衣人随即闪身进入铺子中。

他们留下了七八个人在铺子外边的暗处戒备,大部分人全都进了铺子。

没敢把灯火全都点亮,铺子里的伙计手里拿着一盏油灯在前边带路。

“你们掌柜的呢?”

为首的黑衣人问。

伙计回答:“白天的时候,接到消息让准备出银子来,掌柜的就一直在地下室里清点,你们要的数目太大,时间又急,还没有清点出来。”

黑衣人首领应了一声,觉得憋闷,把脸上的黑巾往下拉了拉。

此人,正是东原镖局的当家卫东青。

跟着伙计穿过前堂,进了后院,小伙计道:“我得去前边守着,路你们认识,自己去。”

说完转身走了。

卫东青伸手指了指后面那排房子:“地下暗室的入口在那间屋子的书架后边,动作要快,每人背一包,今天带不走那么多,明天夜里再来。”

“是。”

手下人声音很低的应了一声,快步冲进后边的屋子里。

门一打开,他们一时之间还适应不了光线,所以稍稍停顿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屋子里突然亮起来灯火。

一个身穿锦衣的年轻人把灯点亮,回头看向门口那些人:“我应该怎么打个招呼,才能显得不那么冒昧?”

卫东青脸色大变:“你是谁?!”

锦衣年轻人道:“我......可能是个贼。”

卫东青一怒,刚要发火下令动手,忽然间反应了过来,立刻转身:“走!”

他带来的人迅速的转身后撤,而那个举着灯的锦衣年轻人,却好像一点儿追他们的意思都没有。

站在屋子里,举着灯,朝着他们挥手。

卫东青带着人冲过后院,又冲到前堂,不见那个伙计,好在是前边也没有人阻挡。

他们撞开门往外冲的那一刻,仿佛一下子穿越了一个世界。

外边是如此的明亮,火把的光芒将黑夜驱散。

在地上有七八个黑衣人躺在那,身上绑着的绳索勒的很紧,把人勒成了虫子的样子。

火把光芒释放之处,是廷尉军黑甲。

密密麻麻的箭瞄准着门口,只等一声令下。

另外一边,东原镖局的人也没有睡,诸葛无屠吩咐他们准备在夜里接应去取银子的人。

整个后院,至少有上百人等在这,他们似乎也有些紧张。

东原镖局当家的卫东青带着人出去,诸葛无屠在上午就离开了,说是要去办事,至此未回。

就在他们紧张等待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院子外边有一阵阵的声音。

片刻后,院墙忽然间就崩塌了。

不只是一边的院墙,四周的院墙几乎是在同时崩塌的。

好像从四面八方都有未知的凶兽突然来袭,靠蛮力就想院墙撞倒。

是的,那是蛮兽。

那是宁军的破城锤。

东原镖局的这些人,应该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为了对付他们,居然来了一支军队。

还带着攻城用的器械,真的是太把他们当回事了。

你能说不在乎吗?

四周都是黑压压的宁军士兵,他们站在院子外边,倒塌的院墙像是一道分界线。

黑衣黑甲,每个人背后的箭壶上露出一层白羽。

在这一刻,被在乎真的不是什么太美好的事。

然后东原镖局的人就又听到了一阵阵声音,他们看到宁军箭阵分开,一架一架弩车从箭阵后边推上来。

原来,还能更在乎。

天亮之前。

廷尉军衙门。

李叱煮了两碗馄饨,端着进门,因为烫所以是小跑着进来的。

作为廷尉军的都廷尉,今夜有这么大的动作,高希宁一夜没睡。

她的手下当然也都一夜没睡,都廷尉大人都不休息,他们又怎么能休息。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都廷尉大人的家属也陪了一夜。

李叱端着两万热气腾腾的馄饨进来,放在桌子上手,烫的甩手。

坐在桌子后边的高希宁正在看着刚刚递交上来的人名单,看到李叱这样子,她笑了笑道:“捏耳朵啊。”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手指头烫就想去捏耳朵。

李叱问:“捏耳朵管用?”

高希宁道:“反正我要是烫了手指,我就捏耳朵,管用不管用......唔......”

李叱已经捏住了她的两个耳垂。

捏住,还捏了捏。

高希宁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李叱道:“别眯眼,眯眼像是妖精。”

高希宁侧头一口咬在李叱手腕上,眼睛抬着,那眼神让李叱感觉自己中毒了。

毒性发作的很快,而且很烈,身上燥热感传来,要想解毒第一步就得把衣服脱了。

然后高希宁就立刻松开嘴:“饿了!”

李叱:“噫!”

这两碗元宝馄饨个头很大,每一个都有半个鸡蛋大小,每人满满的一碗。

高希宁一边吃一边看名单,吃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碗里还有。

她侧头看向那个傻小子,却发现那个傻小子在傻笑着。

她在吃,但是专心看着名单,那是已经抓到的人,所以没有注意到,李叱把吹凉一些的馄饨,一颗一颗放进她勺子里。

她伸进自己碗里,其实吃到的都是李叱放在她勺子里的。

高希宁看着这个傻子:“你都给我吃了,你怎么办?”

李叱道:“我没事,我随便。”

他从怀里摸出来个布包,打开之后里边还是个油纸包,再把油纸包打开,里边是一只烧鸡。

李叱道:“我随便垫补一口就行,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高希宁:“嗷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