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一十四章 能改生死簿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5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片湖被当地百姓称之为小兴湖,名字因何而来已经无证可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很大,围着湖一圈有不少村落,很多百姓们都没有逃离,因为他们不知道离开这能去哪儿,又该怎么活下去。

明知道山海军的贼兵就在三十里外攻打龙头关,可还是侥幸的想着贼兵不会到村子里来。

所以,当贼兵真的来的时候,这些与世无争的村民们被吓得不轻,他们没有任何自保的办法。

梅岩让人寻来这附近几个村子中最大的一艘渔船,虽然破旧,但也有五六丈长,上去几十个人不成问题。

可是这样一艘船,要靠人力游水拉动有多难?

那些渔夫被逼着跳下水,身上套了绳索往前游,而梅岩就拿着一把连弩站在船头比划着,看着那些人被他吓坏了的样子,他得意的哈哈大笑。

看到谁的绳子飘起来,他就用连弩去射谁,很快水中就出现了血液留下的痕迹。

梅岩真的在等着,有嗜血的大鱼游过来啃食受伤的村民,但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所以变得兴趣索然起来,甚至有些恼火。

可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对面有一艘小舟过来,那船很小,只有一丈左右,且那艘小船上只有两个人。

一个撑船的渔夫,一个盘膝坐在船头的男人。

于是,梅岩忽然有了别的兴趣。

“撞过去!”

梅岩朝着水里的渔夫们喊道:“朝着那艘小船游过去,撞沉了那艘小船我就不杀你们,撞不沉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渔夫们害怕,只好硬着头皮朝着那艘小船游过去。

对面小船上,那撑船的老渔夫看到有船过来,明显是朝着他撞过来的,立刻就吓坏了。

盘膝坐在船头的那个中年男人也看到了,所以微微皱眉。

“不许避开!”

梅岩所在的船上,他手下人朝着小船大声喊着。

“海啸王说了,对面的船若是敢避开的话,把你们剁碎了喂鱼!”

“听见了没有,停船在那不要再划了,让我们撞过去!”

“老老实实的不许乱动,不然把你们剁碎了!”

一群人乱七八糟的喊着,撑船的老渔夫更加害怕起来,他下意识的看向坐在船头的人,那人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渔夫怎么可能不避开,努力的把船转向想要逃离,可是他一人撑船,显然没有对面的来船速度快。

“居然敢躲!”

梅岩喊道:“给我射死他们!”

他这一声喊之后,手下那些亲信立刻把连弩取出来,朝着小船上就是一阵乱射。

“坐在我身后。”

小船船头上的中年男人轻轻说了一句,语气平静,可是却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力量。

老渔夫下意识的在那中年男人身后蹲下来,哪里还来得及去想别的,只想着自己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弩箭朝着小船这边过来,中年男人依然盘膝坐在那,只见他抬起左手,一支一支的把迎面打过来的弩箭抓了,然后放在右手中攥了。

这种场面,能说不吓人吗?

这些贼兵的射术其实一般,并不是每支弩箭都能打的那么精准。

可是不管多少,朝着人飞过去的箭,没有一支落空,都被那中年男人抓在手里。

然后他一抖手,一把弩箭就朝着大船上飞回去,不少人避闪不及,被弩箭刺中。

箭从那人手中飞出,犹如天女散花。

至 少五六人被弩箭击中,哀嚎着倒下去。

一看到这般场面,把梅岩也吓坏了,可是他身边带着的护卫多,所以立刻喊了起来:“射死他,快给我射死他!”

那些护卫们开始乱七八糟的发箭,可惜了他们手里的这大楚府兵的制式连弩。

中年男人还是那般样子,盘膝坐在船头,随手去抓,很快就又抓了一把。

然后又是一甩手,弩箭飞回去,又是将几个贼兵击中翻倒。

此时两艘船距离大概有一丈半左右,那中年男人见贼兵弩匣都已经射空,正在装填,于是他长身而起。

“不要离开,我还要回你小船上来,你只在这里等我即可。”

他对那老渔夫说了一句,然后脚下一发力,人腾空而起。

老渔夫只觉得船头猛的往下一沉,船尾都高高翘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常年在水面上生活经验丰富,都可能一瞬间被掀翻到水下去。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之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男人,一跃就到了一丈多远的那艘大船上。

砰!

中年男人的双脚稳稳的落在大船船头,仿佛人有千斤之重,人一落下,连这艘大船的船头都立刻沉了下去,船尾也高高的翘了起来。

这一下,大船上的人全都翻倒,往船头这边滚过来。

本就在船头位置的梅岩直接往前扑倒,直接趴在那中年男人的脚前。

中年男人低头看着梅岩,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好像他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石头,并无七情六欲,也无喜怒哀乐。

“你是梅岩?”

中年男人问。

梅岩挣扎着抬起头问:“你他妈的是谁!”

中年男人居然回答了这个问题:“聂摄。”

梅岩怒道:“我他妈管你是谁,你给我死!”

他身上还压着好几个手下亲兵,一时之间人都滚成了一团,大船摇晃着,也转着,人人挣扎,可是那中年男人却如同镶在船头似的,纹丝不动。

“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山海军海啸王梅岩?”

中年男人依然那么毫无感情的问了一句。

梅岩怒道:“我就是海啸王,既然知道我是谁,你居然还敢惹我?!”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是就好。”

他微微俯身,一掌拍在梅岩的头顶,啪的一声,梅岩的身子立刻就僵硬了一下,四肢都绷直了。

下一息,梅岩的双眼往上翻,黑眼球都看不到了,两只眼睛好像都变成了纯白色的一样。

再下一息,梅岩的七窍开始流血,人依然绷直了似的,好像被拍了一下后就直接硬了。

此时,那些护卫中,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吓得嗓音发颤的喊了一声:“聂摄......刀皇聂摄!”

中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因为他看到那个撑小舟带他过来的老渔夫,正在拼了命的想稳住渔船调头逃跑。

他如果喊一声的话,那老渔夫应该会吓得不敢逃走才对。

可是他没喊,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可惜,不是慕风流。”

在他看来,杀一个海啸王梅岩,只是杀慕风流的一个陪衬罢了,买一送一的那种,甚至连买一送一都算不上。

聂摄俯身,从人群中,不知道谁身上抽出来一把刀,然后一刀扫出去......笔直的一条线,刀锋所过之处,人都断为两截。

但他出刀并不是蛮力,看似平静,毫不在意,但那些堆积在船头的人如何能用最少的出刀全都 杀了,早已经在他脑海里算计好。

他只出了五刀,杀了十七个人。

然后他转身一跃,那艘船再一次被他踩的船头下沉,船尾高高翘起。

下一息,他已经落在那艘小船上,而老汉还没有来得及把船调转过去。

在这之前,聂摄看到了老渔夫想要逃走,他如果喊一声的话,那老渔夫应该会吓得不敢逃走才对,他没喊,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因为老渔夫把船调转过来的速度,一定没有他杀人的速度快。

“你答应过我,把我送到湖对岸。”

聂摄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

老渔夫却已经吓得发抖,手上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去撑船。

聂摄又在船头盘膝坐下来,依然那般平淡的说道:“我看到了,你腰上挂着一个酒葫芦,喝几口酒缓一缓,然后把我送到湖对岸。”

他取出来钱袋,也没有数钱,把钱袋子放在船上:“吓着你了,这些算是赔给你的。”

被吓坏了的何止是这撑船的老渔夫,还有在湖水里的那些村民。

吓坏了,可是又在庆幸,他们也不知道这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说是运气好,因为那家伙杀了海啸王梅岩,他们就不会被梅岩杀死。

说运气不好,是因为梅岩死在他们眼前,山海军的人一定会报复他们。

“搬走吧,等战争结束了再回来......应该不会很久。”

聂摄看向水里的人说了一句,然后闭上眼睛休息。

小船划开了湖面,朝着对岸过去。

水里的人互相看着,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白的吓人。

在湖边的山上,半山腰。

曹猎举着千里眼看着湖面上,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手下人之前告知,云雾图排行榜第一的人,刀皇聂摄已经快到了,就从湖对面乘船过来。

所以曹猎一早就站在这里等着,他第一次这么有耐心的等一个人。

因为曹猎很清楚,当聂摄答应要杀一个人的时候,那么这个人就已经在阎王爷的生死簿上打了个勾。

如果阎王爷看到生死簿上的人名被勾了死,想改,也一定改不掉。

因为刀皇要杀的人,阎王爷都救不了。

龙头关。

山海军又已经猛攻了半日,可是他们依然没能对龙头关构成什么真正的威胁。

山海军无非是仗着人多势众而已,他们的进攻手段一点儿也不高明。

而守城的这一支宁军,还是当初唐匹敌亲自训练出来的,后来才分调给庄无敌到冀州东北这边来戍守。

人群中。

老张真人压低声音对早云间说道:“得找个机会下手了,那个家伙太轴了些,说不动。”

早云间嗯了一声,他看向庄无敌的所在,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庄无敌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老张真人之前就说过,如果再不把他带走的话,敌人杀不了他,他会把自己累死。

“我一会儿想个办法。”

早云间道:“老真人你先走,这样庄将军就不会有所戒备了。”

老祖宗一怔,然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倒是忘了,你也是宁王的臣下。”

老张真人看向早云间道:“其实,你也想留下来死守在此,为宁王争取时间吧?”

早云间表情微微变了变,然后无奈的笑了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