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零二章 不是一直那样做事吗

不让江山 知白 67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如果可以从空中往下俯瞰的话,此时此刻缉事司内外的场景应该有几分壮观。

大院外边,密密麻麻的精甲府兵还在不停的把羽箭送进院内,而在大院里边,浓烟滚滚,哀嚎声连成一片。

最让这些缉事司的人感到绝望的是,他们连一命换一命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只能被屠戮。

府兵根本就没打算冲进去,他们用了一夜的时间准备充分。

非但调集了至少数倍于缉事司兵力的军队过来,而且还在缉事司大院周围布置了水车,以防大火连成一片。

事实上,也很难连成一片。

归根结底还是要怪缉事司太跋扈,太狠毒,当初修建冀州府缉事司分衙,拆的是民居,上百户人被要求迁走却并没有安置。

没多久,这百户民居就被夷为平地,等到缉事司大院建成之后,刚刚从都城调过来做旅授的那个叫刘腊的人憋着一肚子气。

他被调到冀州这边做旅授,心里不舒服,虽然在这一人专权,可他舍不得都城繁华,况且被分到地方上,在缉事司也就没办法再上一步。

他有怨气,就把怨气发泄在周围百姓们身上,看到四周的民居距离缉事司大院还是不够远,这位旅授大发雷霆,下令驱散四周百姓,有人不肯搬走,被他们夜里放火活活烧死。

就这样,缉事司大院四周都是空地,至少有三十几丈范围内连一座建筑都没有。

很多很多年后,缉事司的大院也被一把火烧了。

可是很多很多年前,被烧死的那些无辜百姓,他们不可能知道缉事司会有这样的下场。

一定会有人说这是报应,一定会有人说这是迟来的正义。

说的人也许还激动的很呢。

此时此刻缉事司里的人只有两条路,往外冲,被乱箭射死,不冲,被大火烧死。

这次府兵调集没有给缉事司一点反应时间,清晨的时候队伍集结起来迅速朝着缉事司这边开拔,到了地方之后立刻合围。

柳戈坐在马背上看着那熊熊大火,想着那么好的房子确实有些可惜了。

还有人惧怕死于火中不断的往外冲,他们前赴后继的死在门口或是院墙内外。

缉事司的装备精良,而且个人武艺也都不算很差,可是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机会反抗。

“外边是谁!”

院子里传来一声暴喝。

“我是缉事司旅授许苼俞,我现在要出来!”

灰头土脸的许苼俞出现在大门口,他想看看,到底是谁来灭他缉事司的门。

柳戈抬起手示意了一下,对着大门口的士兵随即放下羽箭。

许苼俞迈步到了门口看向柳戈,眼睛里的杀意立刻就涌了出来。

“柳戈,你好大的胆子!”

许苼俞抬起手指向柳戈。

柳戈坐在马背上看着咆哮的许苼俞,听他喊完了这句话后就抬起手,他手里有一把连弩。

手指扣动,弩箭激射而出。

许苼俞还在抬着手指向柳戈怒骂,弩箭就已经到了,噗噗噗的几声闷响,许苼俞被打的连续后退两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箭,眼睛里都是不相信。

他缓缓抬起头看向柳戈:“你.....怎么敢......”

噗噗噗.

.....

柳戈换了一把连弩又打空了弩匣。

他从马背上跳下来,缓步走到门口,许苼俞已经倒在地上,躺在那看着柳戈,柳戈溜达到许苼俞身边,连弩对着许苼俞的脸开始点射。

许苼俞的脑袋被打的来回摇晃,片刻后脸上就钉满了弩箭。

柳戈看着已经没了呼吸的许苼俞叹道:“我以为你出来是想求我,结果你骂我......”

他又点了两下连弩,连弩已经没有箭了,发出咔咔的几声空响。

他转身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把许苼俞的尸体拖到一边,没准许家的人还要呢,给他收拾一下,太难看了不好,当然也没准许家的人连自己都保不住了。”

手下人听到这句话都有些懵,这地上躺着的人,那张脸钉满了弩箭,这怎么才能收拾出来让他好看点?

围攻持续了数个时辰,从清晨到快日落,其实很早之前就没有人再往外冲,可是府兵也不会烧着大火进去检查,等到火差不多烧的小了起来,这才开始泼水灭火。

进去之后,惨不忍睹。

羽亲王府。

羽亲王和节度使曾凌正在下棋,他低头思考着下一步如何落子,门外的管事压低声音说道:“王爷,许庚茂在府门外已经跪了两个时辰,王爷刚刚交代说两个时辰提醒王爷一下,现在时辰到了。”

羽亲王嗯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棋子,他看向曾凌道:“赢不了,投子认输。”

曾凌笑道:“王爷赢的不在棋局上。”

羽亲王笑了笑后吩咐道:“去把许家的那位老人家请进来,那么大岁数了已经跪了两个时辰,再不让他进来,我怕一会儿他都没命见我了。”

曾凌哈哈大笑,他俯身道:“也不知道许家的人哪里来的那自信,觉得他们一家能在冀州城里翻云覆雨,死一个许苼俞,现在许庚茂终于知道该有什么态度了,可是已经晚咯。”

羽亲王嗯了一声,出门,看了一眼跪在门外的世子杨卓,脸色就又沉了下来。

“父王,儿臣知错了,儿臣真的知错了。”

杨卓看到他父亲出来,不住的磕头认错。

“跪着吧。”

羽亲王看了他一眼,迈步离开。

杨卓看向节度使曾凌哀求道:“曾大人救我。”

曾凌对他微微摇头,叹息一声,然后加快脚步追上羽亲王的步子,羽亲王一边走一边说道:“他是越来越越没规矩,真的以为做什么事我都不知道?”

曾凌道:“世子也是想为王爷分忧,都是被许家的人蒙蔽利用才会如此。”

羽亲王怒道:“身为世子,却经常被人利用,不是他无能是什么?无能还飞扬跋扈,就更蠢!这次如果再不给他一些教训的话,下次他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曾凌回头又看了世子杨卓一眼,那人刚刚还在哀求,此时看到他父亲已经走远了,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哪里还会继续跪着。

曾凌心里叹了口气,不再看他。

车马行。

李叱他们正等着吃饭,余九龄从外边急匆匆的跑回来,一进门就笑。

“缉事司被夷为平地了,那个叫许苼俞的缉事司旅授也死了,千余口人啊,羽亲王做事是真狠。”

他话说到这才意识到夏侯琢也在,连忙闭嘴。

夏侯琢白了他一眼:“接着说。”

余九龄尴尬的笑了笑后继续说道:“许家的那位老太爷,叫什么许根毛的,在羽亲王外边跪了足足半日的时间,我回来之前才被叫进去,我估摸着这次许家要被放血了。”

夏侯琢叹了口气:“其实我昨天大概就想了他会怎么做,马上就要起兵,打的还是讨逆的旗号,需要有人祭旗,刚巧许苼俞又是缉事司的旅授,不拿他祭旗拿谁?”

余九龄问道:“那你猜着,许家这次会不会倾家荡产?”

夏侯琢摇头道:“哪有那么轻易......”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不想说。

他的话刚说完,外边又有人回来,一名车马行的伙计跑进来说道:“刚刚看到许家的那个老太爷被轰出了王府,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夏侯琢沉默片刻,转头看向李叱:“你想去看看许家被抄家吗?现在去的话,应该能在前排看着。”

李叱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夏侯琢声音很轻的说道:“我留守冀州,许家和你有矛盾,我父亲知道依着我的性子,一定会为你出头,许家的人就可能对我不利,他先烧了缉事司,再灭了许家满门......”

然后他苦笑一声道:“说是为了我铲除隐患,实则也是为了敲打其他各家,许家被灭门的话,其他各家也就明白他们什么分量。”

他看向李叱,缓了一口气后说道:“他做事,向来不是这样吗?只要想做了,就一定不会留后患,要做,就做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羽亲王府门外。

许庚茂跌坐在地上,眼神里都是绝望。

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许家......完了。”

他一开始其实也不明白许家做错了什么,最先给羽亲王献出十万两银子的就是他许家,羽亲王为什么就如此心狠手辣?

然后他明白了,羽亲王需要有这样一个家族被除掉来震慑其他人,当然也因为其他的事把许家推倒了这个被选上的位置。

看似的那些小事,变成了许家灭门的导火线。

再说许家很合适啊,说大不是特别大,说小又不小。

许庚茂来的时候还想着,大不了送出半数家产来挽救许家,可是进了王府之后他才明白,羽亲王让他在外边跪了两个时辰不是敲打他,只是消遣他。

进门之后不久,他才说出来愿意先出家产支持羽王起兵这句话,羽亲王就起身走了,连多一句话都没听。

然后忽然就有人喊了一句,许家老贼,居然敢辱骂王爷,还敢动手!

然后他就被扔出了出来,在扔出门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过来,羽亲王就没等着他献,而是想好了要自己拿。

他看到一队一队的骑兵从羽亲王府里冲出来,没有人理会他,骑兵从他身边冲了过去,也许用不了多久,许家也会面临着和缉事司一样的下场。

“杨迹形......你是真的狠,你是真的狠啊!”

许家。

老太爷已经出去了半日还没有回来,天知道在王府那边会不会谈不好。

整个许家的人,能说得上话的全都聚集在老太爷的这个院子里等着消息。

“不好了!”

有人惊叫呼喊着跑过来:“骑兵!骑兵冲进府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