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套话的艺术

不让江山 知白 69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客栈外边,长眉道人把一个病恹恹的中年男人表现的淋漓尽致,这种演技别说普通人会被他骗了,同行都可能被他骗了。

李丢丢穿着一条棉衣长裙,走路的姿势尽力扭捏一些,可他现在这身高体型,再装小姑娘其实已经有些难度。

俩人走到客栈门口,正好客栈里出来一个伙计,第一眼就被李丢丢吸引,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姑娘骨架真大......”

李丢丢心说我把袖子撸起来给你看看肌肉你信不信?

“两位,是要住店吗?”

那小伙计客气的说道:“可是本店已经客满,实在是抱歉,再往前走不了多远还有客栈,可以去那边问问。”

李丢丢没敢开口说话,还是小孩儿的时候,捏着嗓子学女声毫无破绽,可是现在他说话这声音,能给若凌配音。

长眉道人连忙说道:“不住店,请问可否能在你家店外摆个摊?我们父女俩身上盘缠已经不多了,我见贵店里有大客,所以就冒昧过来,想碰碰运气。”

那小伙计回头问了问屋子里的掌柜,掌柜的不耐烦起来,伸手指了指外边说道:“别在门口,去对面路边。”

长眉道人连忙点了点头:“多谢多谢。”

李丢丢扶着他到了对面路边,把带着的马扎打开,在路边坐下来后,李丢丢压低声音对师父说道:“我现在没法唱啊,这一唱就暴露了。”

长眉道:“你弹琴,我唱。”

李丢丢问:“弹哪个曲子?”

长眉道:“弹个靡靡之音。”

李丢丢道:“靡靡之音你来唱,还有用?”

长眉道人瞪了他一眼:“那你来?”

李丢丢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板,摇头道:“我来能把靡靡之音唱出阳刚之气。”

长眉道人道:“那你费什么话......弹吧!”

李丢丢把手伸到后边,在长眉道人后脑勺上弹了一下,嘣儿的一声,还挺响。

“弹了。”

他嘿嘿笑了笑,长眉瞪着他说道:“你是女孩子,笑不露齿,你这都要把槽牙露出来了。”

李丢丢连忙点头,想了想,还是应该遮掩一下,于是用纱巾遮住下半边脸。

长眉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你把脸遮上,我这心脏都好受多了。”

李丢丢叹道:“这男扮女装应该是最后一回了,以后再也不能这样装扮。”

长眉道:“你这语气之中还挺遗憾的?”

李丢丢:“能不能老老实实唱你的......”

曲子弹起来,长眉道人用他那沙哑沙哑的嗓音唱一曲西北小调儿,这本是女人唱的曲儿,可是他这嗓子唱出来后,竟然别有一番滋味。

长眉道人一边唱一边把卦幡也立起来,然后把家伙式一样一样从包裹里取出来。

还别说,不多时就有人被这曲子吸引出来,几个燕山营的汉子出来看了看,靠着门口听曲儿,然后越看越好奇,因为长眉道人取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老人家。”

其中一个汉子走过来,看了看长眉道人,又看了看李丢丢,立刻就失去了兴趣,那身板一点儿都不诱人,李丢丢要是以这身装束走夜路的话,估计着都没啥危险,身板小一些的男人看到他,大概会觉得自己打不过。

那汉子问:“你这摆摊,到底是唱曲儿呢,还是算卦?”

长眉连忙回答道:“唱曲儿,也算卦。”

他拍了拍旁边的转轮磨刀石说道:“也可以磨剪子戗菜刀,还能采耳刮胡子足底按摩。”

那汉子都懵了。

就在这时候,燕山营的五当家田占元溜溜达达的出来,刚刚他妻子听到那曲儿之后表情微微变了变,显然是触及心事,他本要吩咐手下把长眉他们赶走,可是妻子说不要赶他们走,想听曲儿。

田占元就出来看看,问问这一老一少都会什么曲儿。

他一出来就听到长眉在介绍自己的业务,把他都听的一愣一愣的,心说现在世道不好,连卖艺的条件都要求的这么高了吗?

“老头儿。”

田占元走到长眉面前,顺便看了看李丢丢,然后打了个寒颤,心说自己看一眼干嘛......

其实李丢丢扮相不算丑,只是他骨架已经很大,一身棉衣又显得臃肿,所以就魁梧了些。

他问长眉道人:“你还会算卦?”

长眉道人连忙说道:“以前曾得一位道长指点,粗通皮毛。”

田占元一摆手,立刻有人搬了个凳子出来,他在长眉面前坐下来后说道:“那你给我看看,我这面相如何。”

长眉应了一声,装模作样看了,然后就吓了一跳似的往后缩了缩。

“这面相......是尊贵之相,这位先生......”

长眉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你这面相实在是不得了,赎草民不敢贸然行礼,请问,是王爷吗?”

这话把田占元说的都懵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老头儿说的是自己有王爷命,他立刻就开心起来,哈哈大笑道:“我不是。”

“不对啊。”

长眉道人一脸疑惑的说道:“看先生面相,真的是大富大贵之相,而且命中有显爵之相,最不济是王爷。”

“哈哈哈哈......”

田占元笑道:“你们这些江湖骗子,就会捡着漂亮话说,我只不过是个行脚商人,你算是看错了。”

他虽然不信,可是心里美滋滋,吩咐手下人给长眉几个赏钱。

这些刀头上卖命的人,十之七八都信鬼神,他们若是遇到算命的,多半都会给赏钱算是求几句吉利话。

长眉道人得了赏钱,吉利话自然喷薄而出。

他笑着说道:“先生,你这面相不但富贵,而且长寿,看先生面相,今年有三十?”

田占元笑道:“你又看错了,我已经四十二岁。”

长眉道人连连摆手道:“可不能说谎,先生这面相,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

田占元笑的嘴唇都开花了,这老头儿真会说话。

“我确实已经四十二了,你说我有长寿之相,那你看看,我能有多长寿命?”

长眉道人连忙说道:“不敢明言,但会过百岁。”

李丢丢心想着师父这种口才,这么多年都没有撩到个女人,也真是愧对他这一张口若悬河的嘴。

田占元笑的前仰后合,又吩咐人打赏,一大把铜钱放进长眉道人面前的木盆里,长眉也笑的眉眼都开了,看起来那病态都弱了三分。

“你再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做王爷?”

田占元往前压着身子,声音很低很低的问了一句。

长眉道人也往前压着身子,两个人几乎面对面了,他用更低的声音说道:“这话说出去我可是要被砍头的啊......”

田占元从自己钱袋里取出来一块大概三四两的银块,他放在长眉道人手里笑道:“你只跟我说,我不跟别人说,谁砍你的头?”

长眉道人连忙道谢,把银子收起来,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从先生面相上看,应该此时已经是王爷了才对,但先生说不是,那就是命里有一道坎儿拦着,这坎儿原本是先生的贵人,但因为他太富贵,先生迈不过去,那么这王爷的命数就暂时来不了。”

田占元脸色一变。

他问:“你说清楚些。”

长眉道人说道:“从面相手相上看,只能看出这么多,还请先生把生辰八字给我。”

田占元说了一遍,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长眉掐指算了好一会儿,然后脸色大变,他像是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坐都坐不稳了。

田占元看他这样,也跟着变了脸色,心情都焦急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长眉道人又掐指算了一会儿,然后声音微微发颤的说道:“先生,我不敢说......”

田占元一怒,恶狠狠的说道:“你若是不说,非但我把银子拿回来,还拿了你的命。”

长眉又哆嗦了一下,声音越发颤抖起来的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从命数上来看,先生命里有两位贵人,一位最大,一位其次,但是这最大的那一位,似乎就是拦住先生命数的人。”

田占元一下子想到了虞朝宗,如果当年不是投靠了虞朝宗的话,他的队伍已经被官府剿灭了。

他立刻问了一句:“那人会杀我?”

长眉道人摇头道:“那人命数极贵,应有......应有九五之数啊,可是奇怪的是,先生命数里还有一位有差不多命数的贵人,这位贵人和那位贵人,命数相冲,两位九五之数的贵人在先生你命中出现,是好事也有凶险啊,这命数,我之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田占元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难道是二哥?

他一时失神,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李丢丢心里了然,原来燕山营里那个大反派是二哥,也就是燕山营的二当家,只是还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是燕山营里的几当家。

田占元恍惚了一下后又急切的问道:“那你说,与那两位贵人,我该如何相处?”

长眉道人压低声音说道:“不在先生你,而在那两位贵人最终结局如何,他们虽然现在同处一室,也曾亲如兄弟,但早晚必有一斗,到时候且看是谁斗赢了谁,若是那位最大的贵人赢了......”

他看向田占元说道:“先生这王爷之命数,怕是要断了。”

田占元的脸色骤然一变,眼神里闪过一抹凶厉。

长眉是何等人物,基于已知的消息做判断,然后试探出虚实,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见田占元脸色变的那么难看,长眉道人立刻说道:“可是先生现在面相上已有尊贵之色,所以应该没什么大碍,我应该是不会看错的。”

田占元马上就问了一句:“小的那个,会赢了大的那个?”

长眉一脸神秘莫测的点了点头:“大抵如此,不过,也不是没有变数。”

田占元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又问了一句:“如果,我杀了大的那个呢?”

长眉装作吓了一跳,然后连连摇头:“生杀之事,不敢说不敢说。”

田占元哼了一声道:“看来你是真有些本事,你多少钱能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