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二十九章 这可是酷刑

不让江山 知白 81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彻地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迷迷糊糊的看到在他对面有个人坐在那看着他。

他下意识的想揉揉眼睛,胳膊被绑的结结实实,根本就不可能挣脱的出来,但他还是努力了几次来证明,确实是挣脱不出来。

“你是谁!”

彻地怒吼了一声。

坐在椅子上的是胖乎乎的小道人张玉须,他看着这个丑八怪咆哮,就想到和他认识的那个女人骂街的事,想起来他就还一肚子气。

“你婆娘呢?”

张玉须问。

彻地哪里会理会他的问题,依然咆哮着:“你是谁!”

张玉须回头看了看李叱,李叱一脸鲜花和牛粪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的表情,任君采撷。

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玉须不熟悉李叱呢,可他就是感觉的出来李叱那表情之中,就说的是这个,鲜花与牛粪同在,皮鞭与滴蜡任你。

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看得懂。

那张脸上的表情,就跟有旁白似的。

于是张玉须转过头来看向彻地,用一种无需质疑的语气说道:“别再大声嚷嚷了,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的现在什么处境?”

彻地眼睛里凶光毕露,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他想暴起杀人。

“为什么你身上有我们龙虎山的东西?”

张玉须把手里的东西举起来,那是从彻地身上搜查出来的,是一份做工精致几可乱真的度牒。

最主要的是,这度牒的款式模样和龙虎山道观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极为熟悉龙虎山的人,做不出如此逼真的东西。

可是显然这个塞北人没有到过龙虎山,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

“你是龙虎山的道人?”

彻地忽然间好像冷静下来似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张真人,小张真人的江湖阅历毕竟还很浅薄,被他这种眼神吓了一跳。

“我来吧。”

彭十七走到张玉须身边说道:“你这么文绉绉的问他,他会怕你?这个家伙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你得凶一些才行,凶一些会不会?”

张玉须道:“你会,你来!”

彭十七咳嗽了几声,走到彻地面前,用他能做出来的最凶狠的表情来恐吓彻地。

可是在彻地眼里看来,彭十七这做作的凶狠啊,就和小奶狗差不多吧。

大狗凶狠起来大概是......咬你!

奶狗凶狠起来大概是......喂我!

“打你信不信?”

彭十七挽起袖口,抬起拳头挥舞了一下。

“我打人可狠了,能把你打哭。”

彻地看着彭十七,然后啐了他一口。

彭十七后退两步,看向张玉须道:“他啐我!”

看到这一幕,连余九龄都觉得丢人,可是转念一想,道人们又怎么可能会这些。

他往旁边看了一眼,于是笑起来,跑到流云阵图那边搬过来一个木人,摆在彻地面前。

彻地看了看那木人,又看了看余九龄,忍不住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刚刚一个连血都没见过的小道人跑过来想吓唬我,你又想搬个木头人来吓唬我,你们中原人吓唬人的手段,就只这些?木头人好可怕啊!”

余九龄都懒得理他,调整了一下木人的位置,然后把木人身上控制机关的绳索拉起来。

他一拉,那木人就转动起来,上半身跟陀螺似的那么转,两个木手掌就好像风车一样在彻地脸上循环扇。

啪啪啪啪啪......

扇了一会儿之后,彻地已经脸都被打肿了,嘴角上也出现了血迹。

可他依然凶狠的瞪着余九龄:“就这?”

于是余九龄拉了拉第二根绳子,那木人的一条腿立刻就抬了起来,屈膝撞在彻地的某个重要部位。

余九龄一拉,一拉,一拉,一拉......木人的膝盖就一撞,一撞,一撞,一撞......

如此十数次,第一次的时候彻地嗷呜了一声,之后是啊啊啊,再后来是咬着牙的忍。

倒不是因为他硬气,主要是到后边已经喊不出来了。

张玉须看着那木人,又回头看了看流云阵图那边,心里一惊......这永宁通远车马行里的刑罚手段,怎么会如此多又如此残忍......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余九龄停下来之后看向彻地,也不问他什么,就是那么看着,彻地的脸已经完全扭曲了,眼睛里血红血红的,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头要发作的野兽。

“还很狂妄啊。”

余九龄再次拉起绳子,一下一下一下......

又几下之后,彻地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什么狰狞了,只有痛苦,痛苦的跟戴了一张痛苦面具似的。

“别......别打了。”

彻地艰难的哀求了几声。

余九龄道:“现在你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了。”

他看向张玉须,却发现这个小道人脸色发白,显然是被吓着了,从他嘴角一下一下轻微的抽动就可以看出来,他刚刚可能把自己代入进去了,正在疼呢。

“嘿!”

余九龄喊了张玉须一声,张玉须这才回过神来。

余九龄道:“你可以问了。”

张玉须咽了口吐沫,此时此刻在他看来,这余九龄应该就是车马行里最凶最狠的那个了,能辣手摧花的那种,他想着自己以后得离这个人远一些才对。

他看向彻地:“你为什么会有龙虎山道门的度牒?”

“做的假的,方便入关。”

彻地沙哑着回答。

“你们为何入关?”

“谋生。”

彻地回答的很快。

“那为何要用道人身份?”

“方便。”

他回答的不但快,还很简单。

张玉须回头看向李叱,眼神里的意思是接下来呢?

李叱道:“你说你不信。”

张玉须又回过头来看着彻地说道:“我不信。”

彻地怒道:“是你不信还是他不信!”

张玉须再次回头看向李叱,李叱对他说道:“是你不信。”

张玉须再次回过头看着彻地说道:“我不信!”

彻地忍着疼怒吼道:“是你不信你他妈的还问他?!你不信你用得着问他吗!”

张玉须想了想,好像有道理,他还没回头看李叱呢,李叱已经很贴心的提着小凳子坐在张玉须身边了。

李叱道:“别管他说什么,就是你不信。”

张玉须立刻昂起下巴大声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就是不信!”

彻地此时忽然想哭,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惹了一群什么家伙,就好像这里这么多的人,没有一个正常的。

张玉须道:“你们假装我龙虎山的道人,肯定是有阴谋,现在立刻把你们的阴谋全都说出来!”

彻地再次看向张玉须,眼神里有恢复了一些刚刚出现过的阴狠。

“你果然是龙虎山的道人。”

彻地语气恢复了些许平静后说道:“你现在把我放开,我和你打一架,只要你能赢了我的话,我就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

张玉须道:“打架的事我害怕你?我要不是龙虎山中最能打的那个,师父也不会让我下山。”

他起身就要打,李叱拉了他一下劝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和他打的话,你赢了也不代表什么,而且赢了也不是很体面的事,道人还是要讲究体面的。”

张玉须看了看彻地那惨样,觉得李叱说的有道理,于是对彻地说道:“我觉得现在和你打,胜之不武。”

彻地怒道:“那是你觉得吗!”

然后看向李叱咆哮道:“你能不能自己问!”

李叱轻轻叹了口气道:“如果是我问的话,可能不是很友好,你再想想是他问还是我问。”

彻地嗓子都已经破音了,朝着李叱喊:“你问!”

于是李叱起身,从余九龄手里接过来木人的绳子,然后开始一下一下的拉。

大概几十息之后,疼的死去活来的彻地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他妈的倒是问啊。”

李叱很认真的回答道:“我没的问啊。”

彻地在如此疼痛的情况下,还抽空懵了一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来师父经常说的一句话。

中原人远比你们奸诈。

李叱道:“我个人确实没有什么想问你的,但我个人确实很想打你,我现在再给你一个选择,我可以替他问你,也可以替他和你打,你选哪个?”

张玉须好奇的问李叱道:“你不是说不能打吗,不体面。”

李叱道:“我倒是不怎么在乎。”

张玉须:“......”

彻地终究还是崩溃了,他哀求道:“你替他问吧,想问什么你就直接点。”

李叱道:“你们进中原的目标就是去龙虎山对吗?是要去龙虎山上杀人的吧。”

彻地点了点头:“是!”

然后他忽然好奇起来:“你怎么知道。”

李叱心说这个家伙心眼也不怎么灵活,都表现的如此明显了,还要问人家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叱觉得如果自己此时说是猜出来的,那家伙一定会惊讶起来。

于是李叱回答:“我猜的,从你的言谈和举止之中猜出来的。”

彻地的眼睛逐渐睁大,整张脸都在努力表示着他已经惊讶了起来。

李叱心说一点意思都没有。

啥也不是。

他继续说道:“你们和龙虎山有仇。”

李叱说完这句话之后看向张玉须:“而你并不认识他们,完全没有见过。”

张玉须点头道:“龙虎山几乎不开山门,所以来过道门里的人屈指可数,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

李叱道:“所以应该不是你们这一代的事,你师父那一代仇家多不多?大概是你师父的仇人让他们来的。”

听到这句话,彻地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更加惊讶起来。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叱叹了口气后说道:“这位坏人,你能不能矜持些,不要再说话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已经这样了,我是在问他,你再说下去,一会儿我问你的时候,留给你招供的可就不多了。”

彻地疑惑的问李叱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叱说:“你勇敢一点,你先不说。”

彻地一抬头看着李叱道:“我不,我就说!”

李叱看向张玉须很认真的问道:“如果是你师父的仇家,那你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些仇家中是不是有不太聪明的,脑子有问题的那种?”

彻地道:“你骂谁呢!”

张玉须想了想,看向李叱说道:“他好像替我说了,他说我师父确实是有这样的仇家......”

......

.....

【今天又是大部分时间在医院,已经转院回我县,可以陪护了,我尽力晚上再写一章出来,时间不太确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