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九十章 他去远行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39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他们到了距离临兵县七八里的地方就停下来,再往前走就是一马平川,毫无遮拦。

若是临兵县的城墙上有瞭望手的话,就能看到顺着官道而来的他们。

而且距离县城三四里外还有一个村子,规模不大,但官道正好穿村而过。

按刘铁胆所说,现在村子里剩下的人都已是东陵道的信徒,那么他们一进村子就可能被围堵。

以李叱他们这支队伍的实力,虽然加起来也不过四十几人,也绝不可能被村民围堵住。

然而,那样的话,必会动手杀人。

“我去吧。”

余九龄道:“我一个人去,绕过村子,若能进城的话,我进去打探一下,人多了目标太大。”

李叱刚要说话,彭十七道:“我和余九龄一起去,道门的事我比较了解,万一被发现了还没准能蒙混过关。”

于是这两个人就离开队伍,绕过前边的村子靠近县城,李叱他们找了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停下来等待。

附近有一座高坡,李叱蹲在高坡上用千里眼看着,他还是很担心余九龄他们。

这地方的百姓如果真的都已经入魔一样,看到了外人来,他们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临兵县,县城,县衙。

一群身穿灰色道袍的人进进出出,他们的道袍和正统道宗的道袍也不相同,看着就有几分妖异。

这些人,就是东陵道的所谓护教神兵,有一种很诡异的气质,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说谎话说的太久了,又可能是因为气氛到了,所以连这些人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真的有神通在身一样。

他们走路姿势都很趾高气昂,看百姓的眼神也是俯瞰众生的感觉。

似乎一旦冠上了以神之名,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已经远远超脱出了芸芸众生。

在县衙里,有个身穿红色道袍的人坐在那喝酒,颇为懒散,进进出出的所谓神兵看到她,都一脸畏惧。

如今这东陵道也算是等级森严,而从他们的衣着,就能判断出等级如何。

那个东陵道掌教颁布法令,划定等级。

护教神兵身穿灰袍,小神官身穿蓝袍,小神官可以自己随意发展教众,也可征收神兵,发展多少人,看自己本事。

身穿红袍的,被称为大神官,一共只有五个人,每一个县之内,都有一名所谓的红袍大神官坐镇。

再往上是紫袍神使,整个东陵道只有两名神使,神使的地位,在东陵道中与掌教平等,被称为左右神使。

掌教身穿黑袍,和神使一样,一开始还抛头露面,后来为了保持神秘感,出行就会带上帽子,遮挡面纱。

这临兵县的红袍大神官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从李叱他们面前逃走的雀南。

掌教是西篱子,其中一名紫袍神使,就是雀南的师父方玉舟,而这个东陵道就是方玉舟想出来的东西。

方玉舟在塞北就以此谋生,他知道乱世最好愚民,越乱,百姓们对神仙鬼怪之事就越是笃信。

一开始,西篱子的意思是就像是其他马贼队伍那样发展,靠劫掠维持。

但方玉舟却觉得不行,那样的话,发展的再好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迅速的拥有很多兵马,只不过还是一伙草寇而已。

他想出来这个法子之后,西篱子决定尝试一下,谁想到东陵道扩充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只半年多的时间,五县范围之内,现在已经都是东陵道信徒,这一下连西篱子他们都变得膨胀起来。

燕山营发展那么多年,最辉煌的时候,拥兵二十万,可是他只用半年的时间,就发展信徒数十万。

这法子,确实比当马贼草寇要管用的多。

而且在感觉上也是不一样的,你做一个大马贼,百姓们自然害怕,但心里抵触。

你做一个掌教,百姓们见到你,甚至会匍匐在地顶礼膜拜,这感觉让西篱子都变得痴迷起来。

他现在出行,已经以掌教身份自居,坐在十六个人抬着的宝座上,接受参拜,而且他也越发觉得,自己就是神选之人。

方玉舟和雀南等人遇到西篱子的败兵队伍也实属巧合,然而就是这样遇到,便很快混在一起。

方玉舟对西篱子放言,以此方法,不出两年,西北这数十县之内,他们就能发展百万信徒。

这种事,想想就很美。

人的地位陡然变了,性格也会随之改变,他们本就是狠厉之人,为了维持地位,也就更为狠厉。

雀南自从逃离之后,性格越发暴戾,在临兵县做大神官,看谁不顺眼便下令剥皮抽筋。

这地方,她就是土皇帝一样。

“神官大人。”

一名蓝袍小神官从外边快步进来,俯身一拜,双手递给雀南一封信:“刚刚掌教派人来送信。”

醉眼迷离的雀南将书信接过来,打开看过后随即眉角一扬:“西篱子算什么东西?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若非是我师父帮他,他现在还是一伙流寇呢。”

她骂完了之后,随手将书信扔进旁边的火盆里。

西篱子派人送信过来,让她三天后务必赶到东陵山,若有延误,按教规惩处。

“他怕是疯了吧。”

雀南依然在那自言自语的说道:“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掌教了......骗人骗多了,连他妈的自己也骗了。”

雀南啐了一口,吩咐手下人道:“那送信的人走了吗?没走就告诉他,让他回去对西篱子说,我没空,就这三个字,如实说!”

手下人吓得脸色发白,雀南对掌教没有什么敬意,那是她的事,可是手下人不敢啊。

西篱子杀人多狠?

而且现在西篱子手下人越多,他越是害怕别人抢他地位,尤其是经过燕山营的事之后,他对这种事格外的害怕。

越害怕,越担心,就越是要显示出自己地位,所以对下边的人态度,也就越发强势。

他现在除了不敢对左右神使两个人真的怎么样之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当然,这不敢对那两个人怎么样,也只是表面上而已。

西篱子最想做的就是除掉方玉舟......他觉得,唯一能威胁自己地位的,也只是方玉舟。

这个东陵道是方玉舟想出来的,发展门徒的时候,也是方玉舟出力最大。

装神弄鬼的事,都是方玉舟做的,在百姓们心中,神使的地位很高很高。

而他这个掌教,因为要时刻保持着神秘,反而百姓们并不熟悉。

如果方玉舟把他杀了,东陵道还会一样的发展,百姓们也不知道掌教已死。

正因为害怕这个,他又觉得自己已经学会了东陵道这种发展的办法,所以就想除掉方玉舟。

这次派人来让雀南返回东陵山,就是想找机会把方玉舟等人一网打尽。

然而他不把雀南放在眼里,雀南对他的轻视更重,在雀南看来,没有她师父,西篱子连个屁都不是。

与此同时,东陵山。

西篱子和方玉舟他们募集人手,在东陵山大兴土木,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就建造起来一座大殿,在大殿前边,还修建了一座高高的祭坛。

样子做的很足,因为他们都知道,样子做的越足,百姓们越是深信不疑。

西篱子坐在大殿上,手指轻轻抚摸着座椅的扶手,坐在这,让他体会到了皇帝一般的感觉。

他甚至想着,皇帝坐在金銮殿上,大概也是如此模样吧。

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怪不得谁都想做皇帝,这种感觉真的太奇妙了,好像一抬手,便能掌控无数人生死。

他眯着眼睛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手下人回答:“回掌教,都安排好了,两廊之内埋伏了弓箭手,只要两位神使进来,便乱箭射死。”

西篱子缓缓吐出一口气,心想着如今这样的成就,这样的地位,总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如果他当初一回到燕山营,就直接杀了黄金甲和庄无敌,他现在已是燕山营的大当家。

他觉得自己吃亏就吃亏在不够果断,这一次,他不能再不果断。

那些信徒对神使的敬畏,其实要超过对他这个掌教的敬畏,长此以往,他担心自己就是一个傀儡。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人喊道:“神使大人进殿!”

两位身穿紫袍的神使大步进来,看到那两人,西篱子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他假意起身,笑呵呵的说道:“两位远行归来,辛苦了。”

左神使方玉舟将面罩摘下来,笑了笑道:“为掌教大人效力,是我等的本分,不辛苦。”

西篱子往左右看了看,然后大声说道:“来人,给两位神使上茶赐座!”

这是约定好的暗号,只要他一喊这句话,两侧埋伏的弓箭手就会弩箭齐发。

可是并没有。

西篱子脸色一变,刚要喊,后腰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在他身后,刚刚还和他说话的那个亲信,一刀捅进他的后腰里,手还在来来回回的拧着。

那手下,是他在燕山营时候的老部下,是亲信之人,所以西篱子说什么也不相信居然会是这样。

“你......怎敢如此!”

西篱子努力的扭头,声音凄厉的问了一句。

方玉舟走上高台,面对着西篱子笑着说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人是利益不能左右的,如果有,那就是利益不够。”

他看着西篱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把他们当狗一样看,时时刻刻防备着别人害你,还想着他们对你忠心耿耿?我答应了他,杀了你,他就是神使,你说他会帮谁?”

他伸手把西篱子头上的掌教金冠摘下来,回身递给后边上来的右神使。

右神使把金冠接过来,从金冠长拔下来一根金属片,手指捏着一片一扫,切断了西篱子的咽喉。

尸体从高台上顺着台阶滚落下去,所过之处,都是血痕。

方玉舟做了个请的手势:“现在你是掌教了。”

右神使把自己的面罩摘下来,戴上掌教金冠,把面纱挂好,缓缓的在宝座上坐下来。

他看向西篱子的那个亲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那亲信连忙回答:“回掌教大人,小的叫王七海。”

这个新的掌教指了指西篱子的尸体说道:“他才是王七海,被掌教大人派出去远行了,很久很久都不会回来。”

说完后他把右神使的面罩递给王七海:“你现在是右神使了。”

王七海大喜,俯身一拜。

方玉舟笑着说道:“总有人以为自己很聪明,乖乖的做个傀儡不好吗?”

坐在宝座上的那位新的掌教抬起头看了方玉舟一眼,方玉舟连忙俯身道:“掌教大人,我说的是西篱子那样的家伙,我对你,忠心耿耿,誓死追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