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零七章 离开前要干一票大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13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七天后。

还是那个被杨玄机派来的人祸害过的灯岚县,诸葛井瞻就在这个县里,不得不说,他的胆子确实很大。

哪怕那次险些被武先生一击毙命,他当时吓的掉头就跑,可他依然敢第三次出现在灯岚县,且就借住在村子里的农户家中。

这里是灯岚县最偏僻的一个村子,村子在山坡上,村民们很少会见到外来的人。

村子里的人本就朴实,尤其是这样相对闭塞的村庄,选择在这里藏身其实是很聪明的做法。

而且诸葛井瞻更聪明的做法在于,他是来收货的。

蚕茧,蚕丝,布匹的成品半成品都要,除此之外,谁家有老物件他也会收,比如传家多少代的坛子和碗。

这村子里养蚕纺线的人并不少,他开的价格又很实惠,所以很受百姓们欢迎。

他就住在村子中一位孤寡老人家里,他的人,每天还会去帮这位老人劈柴担水。

村子里的都说,这次来的生意人有良心,以至于他在村子里才住了十来天,就已经颇有些威望。

之前率领一队人假扮成廷尉军的程非凡从外边回来,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和那位老人闲聊的诸葛先生,心说每天都假惺惺的和那样一个毫无见识谈吐粗鄙的山野老村夫聊天,也不知道有个什么意思。

诸葛井瞻回头看了一眼,见程非凡进门后他就起身,和那老人说自己要去处理生意上的事,老人连忙起身一个劲儿的点头。

到了院门口,诸葛井瞻问:“可有消息?”

程非凡道:“事情很不好,天下第四死了,傅白雨也死了。”

诸葛井瞻的脸色猛的一变。

他不是很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谁能杀的了天下第四。

“怎么死的?”

诸葛井瞻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程非凡回答道:“据说是宁王李叱调集了近万宁军战兵封城,还调集了数百架弩车,直接把天下第四轰成了一滩肉泥。”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之中还有一种已经加以掩饰可却没能完全掩饰住的幸灾乐祸。

天下第四死了,对杨玄机的门下的每一个门客来说,都算不上是坏事。

天下第四这个人太过阴狠跋扈,在杨玄机府中,谁见到他敢不恭恭敬敬的俯身行礼?

若是慢了,他就会对你温厚纯良的笑,笑的你头皮发麻。

所以程非凡对于天下第四的死,连一丝伤感都没有,如果非要说有一些什么感觉的话,那就是有些害怕。

前期他们在豫州内许多州县下手都过于顺利,以至于每个人都觉得,他们甚至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

但是这一次,连天下第四和傅白雨都死了,豫州城里杨玄机的内应也被挖出来不少,如果他们再不走的话,可能会出大事。

诸葛井瞻听程非凡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脸色也变得犹豫起来。

他也知道到了该走的时候,可这样走确实不甘心。

他来之前在杨玄机面前夸下海口,说他可以做到让唐匹敌不得不分兵回头,即便做不到这一点,也可以让唐匹敌在夏天之后缺少军粮补给。

现在,这两件事他都没有做到。

虽然说之前确实烧毁了几座粮仓,可那只是县城里的粮食储备,本来就不多。

军粮的供应,也用不到地方上各县储备的那一点。

如果真的到了需要 从各县征调粮草的那一步,那还需要他带着人来冒险干嘛?

那就足以说明唐匹敌已经没有多少军粮可用,继续耗着就是了。

“诸葛先生。”

程非凡劝道:“确实是该回去了,现在我们无法确定豫州城里有多少人被生擒,无法确定这些人知道些什么,又有多少人会撑不住严刑逼供,再不走的话,廷尉军的人很可能发现我们。”

诸葛井瞻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先去休息,容我把事情再想一下,看看咱们回去之前还能再做些什么。”

程非凡俯身道:“遵命。”

诸葛井瞻一个人走出院门,站在那看着远处田间,那些村民们正在忙着农活,这一派田园风光确实让人心里能变得淡薄宁静。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有壮志有抱负,能在这样的一个小山村里隐居下来倒也不错。

诸葛井瞻深吸一口气,走到田埂那边坐下来。

鼻子里闻到的是田野的那种独特的气味,有些潮湿还有些土味,其中还夹杂着草香。

天下第四死了......

诸葛井瞻想着,若是没能做一件大事出来就这样回去,因为天下第四的死,杨玄机必然会大发雷霆。

天下第四这个人不讨喜,说实话,杨玄机也一定不喜欢他,可是他有用。

那是一个在关键时候可以改变局面的人,就这样死了,过于可惜。

可是要做一件什么样的大事,才能让杨玄机满意,才能不虚此行?

诸葛井瞻的视线再一次飘到了田野远处,那些农夫们挥汗如雨的样子,让他有些羡慕。

这些人,为了一口饭而努力,对生活期望的很低,所以也就很容易得到满足。

他不一样......

杨玄机必须称帝,而他,必须做到可以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代权臣。

突然间,诸葛井瞻看着那些农夫在挑水而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亮了一下。

他坐在那,仔仔细细的把想到的事重新梳理了一遍,觉得可行,也大有可为。

于是他起身,快步走回院子里,看向程非凡吩咐道:“咱们现在必须分开行事。”

程非凡道:“先生是想到了咱们要做些什么?”

诸葛井瞻笑着说道:“有一件事,一旦做好了,足以影响大局。”

程非凡连忙问道:“是什么?”

诸葛井瞻摇头:“暂时不能告诉你,你也无需跟我去做,你得帮我分散宁王的人注意。”

程非凡在心里骂了一句,但表面上自然不敢暴露出什么不满,他很清楚诸葛井瞻在天命王心里的分量,非他这样一个江湖客可比。

诸葛井瞻交代道:“你带上一批人,再去随意找个地方干点什么。”

程非凡微微皱眉,心里想着诸葛先生怕不是根本没有想到要去做什么,只是想让他去引开宁王的人?

这种情况下,他不吝于以最恶毒的心思去揣摩自己人。

诸葛井瞻却好像没有看出来他情绪上的细微变化,依然笑着说道:“你找个地方吸引廷尉军的注意,然后就直接南下回家里去,不用管我。”

这话倒是把程非凡说的一怔。

“先生,若我再走了的话,你身边已经没有高手保护,不妥当。”

“无妨,我要做的事也不需要什么高手,至于我自身之安危......我有妙计脱身。”

诸葛井瞻道:“现在身边还有多少人?”

程非凡道:“分散各地的人大部分还在,咱们身边还有三百人左右。”

诸葛井瞻道:“只需给我三十个人,剩下的你都带上,我要一路把咱们分散出去的人召集起来,而你只管引开廷尉军的人即可。”

说完后他一转身就朝着屋子那边走去,看起来倒是胸有成竹。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诸葛井瞻收拾好东西,带上三十名护卫离开。

他们身边的三百余人,大部分都在村子外边找地方潜藏,不敢在村民面前暴露出来这么多。

这里的村民只是消息闭塞且淳朴,又不是傻。

一个商队,怎么可能会有数百武装到了牙齿的护卫。

诸葛井瞻交代过,他走之后第二天程非凡再走,估计着也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走的方向。

程非凡在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坐在一边有些愤懑的一脚把面前那只脏兮兮的小猫踢开。

那猫儿惨叫一声,把这家里的那位老人吓了一跳,他看向那个人,觉得那人眼睛里有一种让他害怕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程非凡就让人把东西收拾好准备离开。

他起来后在院子里活动了一会儿,早晨的山里容易起雾,迷迷蒙蒙中能隐约看到早早下田的农夫,耳边还有鸟儿的鸣叫,如若仙境。

程非凡回头喊了一声动作麻利点儿,然后就朝着门口走过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看到远处的团雾好像有些变化,心里没来由的一惊。

片刻后,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模样的小书童,牵着一匹老马缓缓从雾气之中走了出来。

那老马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看装束,看气质,应该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书生。

程非凡最看不起这种人,有点学问就自恃清高,没事就喜欢往什么山野田园里钻,美其名曰寄情于山水之中,抒怀于农牧田园。

“请问。”

那看起来格外清秀漂亮的小书童,走到门口的时候客客气气的问了程非凡一句话。

他问:“这位先生,你们是坏人吗?”

程非凡一怔。

他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这两个奇怪的人,下意识的开始警觉起来。

他看着那小书童问:“你们是在寻找什么坏人吗?”

小书童点了点头:“找了许久。”

程非凡问:“找到了吗?”

小书童道:“如果你们是坏人的话,那就是找到了。”

程非凡眯着眼睛问道:“那如果我们不是呢?”

小书童道:“你们如果不是坏人......那就是你在说谎。”

程非凡哼了一声,一边往后退一边朝着那两个奇怪的人指了指:“动手麻利一些。”

他身后的那些手下人,纷纷将包裹打开,从中取出了兵器。

小书童抬头看了看马背上的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我是不是可以躲起来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看好马,不要惊了它。”

小书童:“先生倒是不怕吓着我......”

中年男人从马上下来,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莫要装了,又不用你动手。”

小书童嘿嘿笑了笑,牵着老马后退出去,很快就又消失在浓浓的团雾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