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五章 玩就要随心所欲

不让江山 知白 811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茶楼。

小侯爷曹猎才不喜欢吃什么吊炉烧饼喝什么豆腐汤,在他看来那是很粗贱的东西。

他更习惯在茶楼这样的地方,让人在一边煮茶,而他坐在琳琅满目的各式早点前发愁,到底该吃些什么。

他觉得北方的早点不好吃且粗糙,不是单指什么粗糙,而是都粗糙。

相对来说,他更喜欢南方那边的早点。

在他家里,有至少十二三位是从南方请来的面点师傅,做出来的早饭精致且美味,最主要的是种类繁多。

曹家的家业太大,每个院都有自己的厨师,而在他父亲的正房院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厨师一共有六十个。

其中面点师傅一共二十六个,每个人的分工都不同。

他父亲的生活精致到让寻常人完全无法想象的出来,就算你认真给他们讲述这个过程,他们也觉得你是在编故事,又或者他们的脑海里没有画面。

在大楚盛世的时候,百姓们心中的期盼是顿顿有肉即可,并不是说顿顿大鱼大肉,而是菜里能放上一些肉。

在大楚乱世的时候,百姓们心中的期盼是能吃饱即可,并不是说顿顿吃饱,哪怕一天有一顿能吃饱也行。

这茶楼里的面点师傅显然不和曹猎的口味,所以他也只是勉强吃了一些。

剩下的东西占了就九成九,也就都撤了下去。

坐在一侧烹茶的,是这茶楼里最漂亮的茶师,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模样很美,身材也很美。

但曹猎连一眼都没有多看,因为他觉得这茶师模样一般,穿着很土。

别人眼里天仙一般的姑娘,在他眼里就是......很土。

曹家的兴盛德一共有十二家分号,都在豫州境内,但并不代表曹家只有这些产业。

药行生意,只是曹家生意中并不怎么重要的一部分。

曹家的最大生意是丝织和漕运,几乎垄断了南平江一线的货运生意。

这南平江上的货船,谁又敢和曹家去争?

除了织造和漕运之外,在豫州的陆运生意,茶叶生意,药行生意都有很大占成。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别人根本不肯做,也绝对不敢碰一碰的武工坊。

武工坊都是朝廷的,归于兵部直接管辖,可是大楚乱了之后,各地的武工坊,大部分都被各地节度使直接霸占。

豫州这边,武亲王接管之后,这武工坊的事也落在曹家手里。

武亲王大军所装备的兵器甲械,都出于这里。

所以,曹家在豫州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大势力。

也就可想而知,曹猎这样的人,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小侯爷,这李怼怼和别人不一样。”

看到了曹猎的反应,丁胜甲笑着说了一句。

“有意思是有意思,但和我要整治他无关。”

曹猎笑道:“他有意思是一件事,他欺负了我们兴盛德药行的人是另外一回事。”

他把脚放在桌子上,懒懒散散的坐在椅子上,还要把椅子顶起来晃着。

“路上我就不难为他了。”

曹猎道:“只是因为他很有趣,所以本打算在这教训教训他的事,就不办了。”

“不过......”

他话锋一转。

“孟将军的面子我要给,你的面子我也要给,等他到了安阳城之后,让孟将军先见他就是了,你们谈完了正事之后,我总是要让他难受一回,这才算扯平。”

他看了一眼楼外大街上那些哀嚎着的人,笑了笑道:“这次不算,算我送给他玩的。”

他晃着椅子说道:“到了安阳城之后我再看看, 若他还能更有趣,那就想办法把他留在豫州得了。”

曹猎用一种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语气说道:“你知道的,我每天生活的都很无趣。”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像是一个已经经历了几十年人生的老人。

还是那种,世上所有感觉,都已经不稀奇也寡淡无味的老人。

而他才十几岁,却也早已有了这种世上所有感觉,都已不稀奇的无趣。

他一出生,就注定了会是如此。

别的孩子一生都不会见到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是废品。

别的孩子一生都吃不上一次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是垃圾。

而此时,李叱拎着一兜吊炉烧饼溜溜达达的走了,坐在二楼的曹猎看到李叱这个模样,忍不住又笑了笑。

“他也是很有钱的人,却要用抢来的银子去结账。”

曹猎问丁胜甲:“丁将军猜是为什么?”

丁胜甲摇头:“大概只是不想用自己的钱。”

曹猎叹道:“丁将军啊......因为他早就看出来,这些人都是你找的,所以他当然不会用自己的银子。”

他看向丁胜甲:“可是你说的,要请他吃早饭,而你没有结账就走了。”

丁胜甲一怔。

他确实忘了结账,而那卖烧饼的夫妻二人,又怎么敢向他要钱。

曹猎叹了口气道:“我也忘了。”

官驿,李叱回来之后就问有没有从冀州来的两个药商来卖药材,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于是李叱笑了笑,心说丁胜甲啊丁胜甲,你的武艺很强,饭量也很强,但你的这点伎俩真的算不上强。

回到屋子里,李叱把烧饼放下,余九龄凑过来看了看,然后撇嘴:“堂堂安阳城的一位将军,就请你吃这个?”

李叱道:“所以我怕吃亏,打包了一些。”

羽箭捏了个烧饼,咬了一口,味道居然还不错。

他一边吃一边问道:“那个家伙是想给你下马威?”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给了。”

余九龄问:“啥样的下马威?”

李叱叹道:“我在烧饼铺子里装了个......”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沈如盏,没好意思说粗话。

整理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很俗套,大概就是来了一些人要收拾我。”

余九龄道:“这还没到安阳城呢......当家的,我现在辞去这个大掌柜还来得及吗?”

李叱道:“来不及了。”

余九龄道:“那,现在说涨工钱的事还来得及吗?”

李叱道:“我补贴在你的医药费里吧。”

余九龄:“......”

“不过......”

李叱笑了笑道:“这个所谓的小侯爷,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在圣方县里休整了两天之后,队伍继续出发。

这次有了安阳军的护卫,就更不用担心路上会遇到什么麻烦了。

李叱在队伍里没有再看到那个年轻人,虽然他只是在那烧饼铺子门口扫了一眼,但他确定那个就是曹猎。

看起来,他应该已经提前离开圣方县回安阳去了。

李叱觉得这个曹猎有意思,是因为他张扬却不显得跋扈,护短但又没有行凶。

是个纨绔子弟,有些时候人们会把纨绔和混账混为一谈。

队伍走了几天后到达安阳城,等到了之后,李叱才明白什么叫做气势磅礴。

这是李叱第一次见到南平江。

在冀州也有几条大河,李叱也见过河道能有 四五里宽的。

可是那些大河和南平江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条小溪流。

站在南平江边上,看着江面上远近千帆,听着一声一声的号子,心情有些澎湃。

怪不得这里可被称之为天堑。

顺着江边的官道走着,远远的看到有造船的地方,规模不大,正在建造的是货运的商船。

李叱在江面上看到的最大的商船大概有不到二十丈,这么大的船,在北方绝不可能见到。

“此地已有江南景色,却不知江南又是何等锦绣。”

李叱轻轻吐出一口气。

南平江一带的风土人情,和冀州已经相差很远。

百姓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然而靠山吃不富,靠水吃不穷。

从古至今,还没有靠山生活的地区,富裕的超过靠水吃饭的地区。

他们即将进安阳城的时候,在孟可狄的将军府里,小侯爷曹猎正在笑着和孟可狄说着在圣方县的经历。

“哈哈哈哈......”

听曹猎说完,连孟可狄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么看来,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也是个汉子。”

孟可狄很欣赏李怼怼的态度,他自己可以认怂,可以服软,但是你欺负了他的人就不行。

“小侯爷是如何打算的?”

孟可狄很好奇,曹猎既然已经对那个李怼怼有了兴趣,那么接下来小侯爷要怎么玩。

这个混世魔王,满脑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

“若是怎么玩都设计好了,一步一步,按部就班,那岂不是没有乐趣?”

曹猎道:“玩,随心所欲,想到什么是什么,才有乐趣,计划好的那不是玩。”

他往后靠了靠:“等将军先见过他再说。”

孟可狄试探着说道:“小侯爷玩的尽兴即可,不过此人还有大用......到六月初,我将进军冀州,这个人的沈医堂,可为大军提供情报,甚至可以里应外合拿下冀州。”

曹猎嗯了一声,但是没有完全没有在意的意思。

他看向孟可狄道:“可我若是玩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将军你?所以将军也要紧盯着,别指望我。”

曹猎起身,晃了晃脖子后说道:“安阳城里最好的酒楼是哪家?”

孟可狄回答道:“安阳城里有好几家酒楼都差不多,枫林楼,秋园,筝鼓楼,还有兴和楼。”

曹猎点了点头,看向那个一直都站在门口位置的手下:“许问君,都记住了吗?”

那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像是一个一个木头人似的年轻人低头道:“回小侯爷,记住了。”

曹猎看了他一眼,叹道:“你一天到晚都是那个死样子,你就不该跟着我。”

许问君回答:“王爷军令,不敢不从。”

“唉......”

曹猎看向孟可狄道:“看到了吗?不自由啊......不自由。”

他又问:“许问君,若是我让你去杀人你去吗?”

许问君回答:“不去。”

曹猎又叹了口气道:“看吧,何止是没自由。”

他背着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许问君,我要罚你。”

许问君俯身:“请小侯爷责罚。”

曹猎道:“你把这安阳城里大大小小有多少酒楼数清楚,数不清楚就回左武卫吧。”

许问君点头:“属下遵命。”

曹猎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你就从来不会笑?”

许问君看了曹猎一眼,没回答。

曹猎顿觉更加无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