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七十七章 真巧真巧

不让江山 知白 730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为什么是我来?”

罗境回头看了看那满地尸骸,再看向张汤,语气平淡的说道:“因为论杀人,你大概不如我。”

这一战,一万两千宁军,在这明阳河边,杀叛军三万余,尽皆斩首。

贼首王荡之,被罗境一枪刺死,此时人头就挂在罗境的战马一侧。

另一贼首谢井然,带着残兵逃往登州方向,一路溃散,最终身边跟随者不过三五千人。

此时此刻,每一名宁军士兵的腰带上都挂着至少两三颗人头,这场面,若是被别的敌人见到,怕是会未战先怯。

庄无敌带着那封信赶去豫州南线见唐匹敌,李叱的信中只有两句话。

一句是:庄无敌留在你那,换罗境回豫州。

另一句是:哪支队伍杀气最重,就让罗境带哪支队伍回。

有这两句话在,唐匹敌自然明白了李叱的意思。

庄无敌带着的也是宁边军,可是自从与山海军一战之后,东边的边军已经休整很长一段时间,杀气是会散掉的。

而在豫州南线,宁军一直都在和天命军交战,尤其是就在不久之前,唐匹敌一战血屠天命军七万人。

论杀气,没有任何一支队伍此时能和唐匹敌的队伍比。

张汤自然很清楚宁军的作战习惯,而他本身就是一个阴寒且杀气很重的人。

可是在看到那些宁军战兵将尸体上的人头割下来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是狂跳不止。

那不是和他一样的杀戮之法。

从尸体上割人头已经很血腥恐怖,在俘虏身上割人头呢?

罗境把手里的长枪扔给亲兵,亲兵把枪头放在自己胳膊上,手臂弯曲,用皮甲把枪头上的血迹擦掉。

“你们找地方休整。”

罗境吩咐手下人道:“把带着的干粮分给廷尉军兄弟,我们去追逃走的叛军。”

张汤连忙说道:“罗将军,叛军大概要往登州方向退去,登州城墙高大坚固,将军还需小心。”

罗境淡淡应了一声:“晓得。”

然后拨马就走。

一万两千宁军杀三万余人后,居然没有什么损失,这种恐怖的战力,这种恐怖的杀气,如何能不让人震撼。

他们一路上统计军功,统计之后人头随即丢弃,张汤带着廷尉军黑骑队伍在后边走,一路上看到的场面有多吓人?

唐匹敌把宁军练成了一群虎狼,只要到了战场上就无比嗜血的虎狼。

这样的军队,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绝对不会输了气势。

这样的军队,在一战一战的厮杀之中,已经建立起来无比强大的自信。

天下之军,你强任你强,反正都不行。

这种自信一旦建立起来,就会产生一种极为可怕的后果......陆上之战,宁军无敌。

马车里,张汤不停的深呼吸来缓解心情上的起伏,他知道宁王必会有所安排,可没有想到会把那真正的人屠从前线调回来。

由此可见,这次宁王的杀心会有多重。

把如今在前线上的将军一个一个拿出来对比,谁能比罗境更狠更强?

庄无敌已经是个心肠冷硬的人,可是和罗境比起来,确实还差了些。

从宁王的选人上就能推测出来,这次,宁王没打算在豫州小打小闹。

两天后,登州。

宁军到了登州城外,城门紧闭,可以看到城墙上有叛军士兵在戒备。

罗境抬起手轻轻摆了摆,身后的队伍随即停了下来。

他独自催马向前,慢悠悠的到了城墙外不远处,城墙上的叛军全都瞄准着他,可却没有一人敢先放出一箭。

“机会我只给一次。”

罗境朝着城墙上说道:“叛军贼首必须死,今日之内,城中之人,不管是士兵还是寻常百姓,若放下兵器打开城门,我可不杀,若生擒贼首交给我,我可免罪过往不究,从现在开始算起......”

罗境停顿了一下后声音骤然一寒。

“十二个时辰内,城门不开,无论是谁,皆视为叛军,我破城之时,此地不留活人。”

说完之后唐匹敌拨马回去,再无一言。

回到宁军队伍中,有人迅速为罗境搭建起来一座帐篷,亲兵动作迅速的寻来干柴,就在帐篷外边为罗境架起铁锅生火做饭。

在城墙上叛军的注视下,这位杀人无算的宁军将军,坐在那,端着碗吃了一顿火锅。

不到一个时辰,登州城里就乱了起来。

不少百姓在得知罗境说的话之后,涌出家门,此时他们哪里还顾得上对叛军的怕,他们更怕那个被人称为不留活口罗蛮子的罗境,也真的在登州城内不留活口。

百姓们冲击叛军的营地,焚烧了叛军的物资。

城中巡视的叛军队伍,被百姓们围起来打,本来谢井然他们就带着三五千叛军逃回登州城内,哪里还有那么多兵力分拨出来镇-压-百姓。

大街上,只要看到叛军,很快就会被百姓们暴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样活生生打死。

没多久,百姓们又冲上城墙,开始和叛军争夺。

不少叛军士兵吓得脱掉皮甲,扔掉兵器,唯恐被人看出来他们的叛军士兵。

罗境给出来的是十二个时辰,可是才两个时辰过去,城内就已经乱作一团。

守城的叛军士兵四散逃走,到处躲藏。

谢井然知道兵败已经无法挽回,在一众高手的保护下,从另外一座城门逃了出去。

罗境自然知道他会逃,可是罗境没打算堵,因为罗境就是要追着他杀。

那叛军首领逃走的地方,必然都会和他有所关联,如果此时就堵住城门不放他走,那也就是杀这几个人而已,可是放走了他们,不管他们逃到哪儿,宁军就会追杀到哪儿。

不久之后,登州城门被百姓们打开,罗境带宁军入城。

百姓们站在大街两侧夹道迎接,其实每个人心里也都有些忐忑,他们害怕真的被定罪成叛贼。

罗境勒住战马,看了看两侧的百姓后说道:“我希望这次之后你们能记住,有人做恶,就要敢于反抗,你们对待恶人的时候怂了,恶人就会更加凶恶,而你们若全都敢于反抗......”

他伸手指了指那些叛军的尸体:“那这就是恶人的下场。”

说完之后以催马:“继续追。”

宁军穿城而过,继续追杀谢井然等人。

此时此刻,谢井然身边已经只剩下三五百人还跟着,这些都是他的亲信。

“咱们去哪儿?”

王宵宵脸色惨白的问。

她这样对自己武艺极为自负的人,在见识过战场上的杀戮之后,那种自信荡然无存,只剩下恐惧。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哥哥王荡之,在那个魔鬼一样的罗境面前连一招都接不住。

王荡之的武艺也不错,然而却被那一枪直接贯穿了额头,枪在脑袋上戳出来一个血洞。

谢井然听到这句话 后沉默了许久,能去哪儿?

封州肯定是回不去了,尹家的叛军对他们的态度,和罗境对他们的态度应该并无区别。

“咱们去潦炀城。”

许久之后,谢井然才想起来有一个地方可去。

在潦炀城内,山河印有一处暗道钱庄,在那边可以暂时躲藏起来。

谢家的人,在山河印中也曾有不低的地位,他们能如此迅速组织起来,和山河印本就存在的关联有莫大的关系。

曹家虽然倒下了,可是山河印在豫州内的实力,其实还不容小觑。

谢井然想到潦炀城之后,带着队伍狼狈逃离。

潦炀城位于封州往北大概二百里,距离南平江也有二百多里,算是豫州北境比较大的县城。

他们从此地赶去潦炀城的话,大概要走上半个月左右,这一路上还要穿过好几个县,也不知道能不能甩开宁军。

登州外边。

张汤拦住罗境道:“叛贼谢井然的队伍,逃走的不过区区三五百人,接下来的事,交给廷尉军吧,还有一支叛军,贼首为尹客,聚众数万,已经夺取封州。”

他看着罗境认真说道:“追查叛贼残党余孽,并非将军所长,还请将军把谢井然交给我。”

罗境沉思片刻,以一万两千宁军追击三五百叛贼,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

他点了点头:“也好,我现在率军去封州,谢贼就交给张大人了。”

就在登州城内,一家酒楼的后院,有三个人坐在那互相看着,脸色都有些不大好。

曹猎叹了口气:“才回到豫州就碰见这种事......”

净崖先生和他的小书童坐在曹猎对面,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如果不是有你的话,可能我们两个也要死于乱军之中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两个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酒楼,原本也是山河印的产业之一,只是这种小产业对于曹猎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好在他还记得......

其实在张汤带着廷尉军从登州离开之后不久,曹猎和李善功他们就到了。

然而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叛军,他们刚要走的时候,谢井然带着叛军逃回登州,这一下把他们也给堵在城里了。

曹猎看向净崖先生说道:“我得暂时和你们分开一下了,那故事还没有给你讲完,以后若有机会再讲给你听。”

净崖先生连忙问道:“你要去哪儿?”

曹猎道:“谢井然的叛军队伍往北边逃走,大概是要去潦炀城,我必须得去。”

净崖先生有些惊讶的问:“莫非这贼首谢井然,也曾是你们曹家的手下?”

曹猎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我说,整个豫州之内,现在敢造宁王反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我曹家的手下,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吹牛?”

净崖先生想了想,然后也叹了口气:“那你可真倒霉。”

曹猎苦笑:“所以我才必须去潦炀城......不然的话,我确实真的很倒霉。”

他才到豫州,就赶上山河印的人谋反,若是被人知道他在豫州的话,那这个谋反的罪名,十之七八会按在他头上。

谁叫他是曹猎......

这种事,别人才不会相信都是巧合。

曹猎也才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在乎的只是李叱信不信,关键在于,如果真的是他谋划的叛乱也就罢了,可不是他所为,若被李叱误会了是他所为,那真的是......太他妈的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