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九十八章 坚不可摧

不让江山 知白 731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黑夜到白天,整整厮杀一夜之后,北山关的城墙好像都变了颜色。

城墙外边这一片,地上的尸体多到已经完全覆盖了大地,看不到任何土地的颜色。

那五座靠近城墙的攻城坡道上还在燃烧着火焰,宁军士兵知道,如果不把这五座坡道烧毁的话,黑武人凭借着兵力优势一定会攻占城墙。

这北山关的城墙不是中原百姓的城墙,边军士兵们才是百姓的城墙,这城墙只是边军的城墙。

没有了城墙的边军,又怎么可能挡得住数十万黑武人的猛攻。

黑武将军契克已经带着他的人连续三次攻上坡道,可是却无法攻破宁军镇守的城关。

他们三次都靠近了城墙,甚至其中有一次已经踏上了城关,然而还是被压了回去。

“换队伍上去。”

知莫然大声吩咐了一句。

“等一下!”

契克回头看向知莫然,他脸上黑乎乎的,那是被火烟熏出来的颜色,所以倒是显得一双眼睛很白。

他单膝跪倒在知莫然面前说道:“神座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带着人杀上北山关!”

知莫然道:“我看到了你的勇敢,也看到你手下人的勇敢,所以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而是你的人累了,需要轮换休息,我们有足够多的军队,不需要一直都是你带着人进攻。”

“我还能再打一阵!”

契克大声说道:“请求神座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

知莫然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再去攻一次。”

契克大声道谢,然后回头朝着他的人招呼了一声,第四次朝着坡道上冲了过去。

对于黑武人来说,运气似乎确实不在他们这边。

他们等了足足三个月才等到一个阴天的晚上,才能在宁军无法提前察觉的情况下把攻城坡道运送上去。

然而在天亮的这一刻天色却逐渐放晴,乌云消散。

如果此时有一场大雨下来的话,那么宁军在焚烧坡道的火焰就会被浇灭,那样的话,知莫然的计划已经很成功,奈何天公不站在他们那边。

雨若是下来了,此时此刻的黑武人应该已经站在北山关的城墙上欢呼了吧。

没有火攻,宁军挡不住完全不惜命的黑武人,他们的兵力是绝对的优势,在一场雨中,他们就能把这绝对优势转化成绝对的胜势。

李叱他们已经厮杀了一夜,每个人都很疲乏,预备队都已经上来了好几批,战死在城墙上的汉子们此时已经无法计数。

趁着稍稍的喘息之机,李叱和兄弟们一起把战死者的尸体抬了下去。

总不能任由兄弟们的尸首被践踏。

在搬运尸体的时候,李叱抬起头看向站在最高处的那个少女,然后伸出手,跳起大拇指朝着她摇了摇。

他看向她的方向,恰好是阳光的方向。

那个沐浴着阳光的战争女神也在看着他,朝着他伸出大拇指晃了晃。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男女,都不可能再有李叱和高希宁这样的经历。

他们在书院中相识,他们不得不一起逃亡,他们又在地宫中生活了许久,他们还万里同行去了大兴城,此时此刻,他们又都站在这抵御外敌的战场上。

李叱朝着高希宁喊了一声:“你真好看!”

高希宁听到后就笑起来,然后大声喊着回答:“我知道!”

两个人都笑起来,他们是彼此心中的支撑。

“黑武人又上来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喊起来,李叱回头看向城外,黑武人的队伍又一次黑压压的冲了上来。

趁着之前片刻的喘息时间,李叱吩咐人用挠钩把那攻城坡道推开,可是太过沉重,根本就推不开。

他们没办法像黑武人那样,围成一圈推动这庞然大物。

于是李叱又下令,士兵们尽快把城墙上的尸体清理掉,这样一来,黑武人的盾阵再上来的话,宁军的滚木和其他武器就能发挥作用。

“去找一下推车过来,多多益善。”

李叱回头喊了一声,然后抓起了一张硬弓。

余九龄立刻应了一声,他不擅长厮杀,但是他知道自己能把什么做的最好。

他带着人冲到城墙里边,一口气跑到辎重营那边找来车辆,大车想运到城墙上来很难,但是好在还有不少双轮的小推车。

等到余九龄带着东西回来的时候,黑武人的攻势已经开始了。

大队大队的黑武士兵,顶着盾牌,冒着箭矢,再一次登上了攻城坡道。

“把车上装满石头。”

李叱一边放箭一边喊着。

余九龄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把推车上装满,然后推着车到了坡道上边,黑武人的盾阵此时已经到了坡道中段,他们的盾阵依然完整。

箭矢对于这样的厚重防御盾牌并没有什么威力,而座弩又没有这么大的转角,无法攻击坡道上的黑武人。

所以此时,那一辆一辆的推车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装满了石头的推车被一把推出去,顺着坡道,推车直接撞在盾阵上,那最前边两排持盾的黑武人都闯出来个缺口。

盾阵一开,宁军的弓箭手就开始瞄着射,那种箭簇钻进人肉里,又和骨头摩擦的声音似乎都显得清晰起来。

推车把盾阵撞的零落,不少人被挤得往两侧掉下去。

“再次去找,没有就做!”

李叱大声喊着,一箭将一名露头的黑武士兵眼窝射穿。

余九龄答应了一声,带着人又跑了回去。

小推车用完了,那就想办法把大车抬上去,没办法平着往上运,那就横着立起来靠人力往上抬。

余九龄肩抗着最沉重的部位,肩膀上都被木头茬摩擦的都是血。

可是他知道,自己这点血,这点疼,和士兵们在城墙上和黑武人厮杀比起来,什么都不算。

咬着牙将大车抬上去,然后把车上装了石头,木柴,还有稻草,然后洒上火油,点燃了之后往下一推。

这大车往下一冲的时候,盾阵立刻就乱了。

那些躲在盾牌后边的黑武人透过盾牌与盾牌之间的缝隙,看到了燃烧着熊熊大火的车冲过来,不等车撞到近前,最前边的人已经吓得调头想回去。

然而后边是拥挤的人群,盾阵的要求就是密集,人挤着人,哪里有退路。

砰地一声,带着火焰而来的大车撞进盾阵里,一下子就把黑武人撞的七零八落。

车撞在人身上,车上装载着的石头和木头往下翻滚,在火油的作用下,木头也已经燃烧起来,黑武人太密集,为了躲避火焰,更多的人被躲避的人挤落。

看起来那坚固的盾阵,立刻就被撞破了。

“九妹!”

李叱朝着余九龄喊了一声:“干得不错!”

余九龄立刻就笑起来,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他终于可以承认自己是一个战士了。

第一辆大车把黑武人撞了下去,可是很快,黑武人就再次组织起来。

他们的盾阵又一次成型,顺着坡道速度很快的往上移动。

余九龄回头喊了一声:“再抬一辆!”

众人合力,把第二辆马车搬上了坡道,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往车上装东西。

石头,木头,这些能加重分量的东西没多久就堆了一车,泼上火油,一根火把扔在车上,火苗腾的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推下去!”

余九龄嘶吼着,与众人合力将大车推了下去。

就在这一刻,盾阵忽然开了,从盾阵里冲出来一个黑武将军,看起来壮硕的如同一头站起来的人熊。

这个家伙双手抱着一根木桩,等大车滑下来的时候,把木桩往坡道上一戳,肩膀上扛着另外一头......

砰地一声!

大车狠狠的撞在那黑武人的木桩上,他的脚步往下滑了一些,可居然硬生生的把车停了下来。

宁军的羽箭铺天盖地而来,那人双臂发力,竟然将那足有千斤以上沉重的大车掀翻了。

燃烧着的车从一侧坠落下去,而倒霉的是坡道旁边的黑武士兵,不知道多少人被砸死。

盾阵向前,将那黑武将军接回盾阵之内,此人如此强悍的力量,无论如何也让人震撼。

“枪兵!”

李叱喊了一声:“跟着我!”

他把玄刀递给亲兵,伸手抓起一杆长枪冲到了最前边,士兵们在坡道的尽头列阵等待。

当盾阵靠近城墙的那一刻,数不清的长枪捅了出去。

盾阵又不是一个整体,长枪是破开盾阵的最好武器。

枪头从盾牌与盾牌之间的缝隙里狠狠刺进去,就必然会有人中枪。

每一次戳进去再拔出来,那枪头下边的红缨上,都有血往下滴落。

李叱一枪戳进盾阵里,能听到有人哀嚎了一声,李叱往回一收枪的时候,居然感觉很沉重。

他硬生生的拉着一个受伤的黑武人士兵出来,那人肚子被戳了个洞,枪头还在肚子里,黑武人双手死死的抓着枪杆不撒手,所以被李叱硬是给拖拽了出来。

契克从这个黑武人身后冲出来,先是一脚踩断了枪杆,然后一刀朝着李叱的脖子剁下。

李叱看出来,此人就是刚刚靠一己之力将拖车掀翻下去的人,所以没有大意,立刻后撤一步让开,那刀躲在城垛上,当的一声,把城垛给劈开了一角。

契克见李叱避让,那里就有了个上城的缺口,于是一步跨了上去。

一脚落在城墙上,另外一只脚还在坡道上,李叱手里的半截枪杆就戳在他的大腿上,木头枪杆将腿刺了个前后通透,契克立刻疼的哀嚎一声。

他在剧痛之中,一刀朝着李叱的脖子砍落。

“你给我死!”

那一刀,带着开山之威。

李叱蹲下去,这一刀就从他头顶扫过。

一息之后,李叱已经拉着契克那条伤腿往后退了一大步,契克就被拉了一个大劈叉。

紧跟着,李叱的膝盖撞在契克的太阳穴上,契克立刻闷哼一声。

下一息,李叱把半截木棍从契克大腿里拔出来,在契克的脸上连续猛戳。

两息之内,连戳了十九下。

那张脸,被直接戳成了肉泥。

然后李叱一只手抓着契克的脚踝,把人拖起来轮一圈,从城墙上扔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