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二章 预想之外的分别

不让江山 知白 635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连功名的倒台对于冀州城里的百姓们来说是一场轩然大波,可是很快节度使大人就派人安抚百姓,并且在城内四处张贴公告宣布了连功名几十项重罪,告诉百姓们从今日起节度使衙门将接管冀州府衙门所有公务。

并且,从即日起任何人都可到衙门检举冀州府上下所有官员的不法之事,只要检举者所言属实皆有奖励。

李丢丢一如既往的第一个到了教室门口,那些大事似乎和书院里的学子们没有什么关系,日子照常过,书照常读。

可是李丢丢却发现刘胜英没来,那个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腼腆的家伙每天都是第二个到,跟李丢丢走的亲近之后也变得傻里傻气的,每天到了都会傻笑着和李丢丢站在一起等先生来。

他总是喜欢站在李丢丢身边,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傻站着。

可是今天这课堂上除了刘胜英之外全都到了,连习惯了压着时间到的燕青之也到了,李丢丢的心里就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李叱,你出来一下。”

走到门口的燕青之叫了李丢丢一声,李丢丢连忙跑出来问:“什么事先生?”

燕青之像是欲言又止,纠结了一会儿后才说道:“刘胜英家里牵扯到了连功名的案子,好在是家里人把所有家产都献了出去,所以保了一家平安,但节度使大人不准他们家留在冀州,他们一家打算搬到西北信州那边去,现在刘胜英在书院门口等你,你去不去,自己拿主意......”

燕青之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丢丢人已经奔了出去,犹如一阵风一般冲向书院大门那边。

李丢丢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外边,距离大门大概十几丈外的路边停着一辆马车,李丢丢一眼就看到刘胜英站在马车边在朝着他招手。

李丢丢冲过去,紧张的问了一句:“你有没有事?”

刘胜英摇头:“我没事,不过要走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马车里,车窗帘子拉开,刘胜英的父亲先是朝着李丢丢笑了笑,然后对刘胜英说道:“要快些,咱们赶时间的。”

刘胜英点了点头,努力笑了笑后从袖口里取出来一个东西递给李丢丢。

他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香囊,我在里边放了个平安符,你带着,兴许有用呢。”

李丢丢鼻子一酸,他问道:“你家里出了事,是不是没有多少钱财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你都带上。”

他从怀里抓出来两张银票塞给刘胜英,这些银子都是李丢丢攒够了整数到票号那边存了换成银票的,有一百五十两,不算多,可是对于落难之人来说,一百五十两有很大很大的用处。

“不用不用。”

刘胜英还在努力的笑着,他是那么那么爱哭的一个人,今天却一直都在笑。

刘胜英道:“我家里有钱的,况且我们是去信州那边投奔亲戚,亲戚也是大家大业,不碍事,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李丢丢哪里会听她说这些,一把将银票塞进刘胜英胸口衣服里,刘胜英吓得惊叫一声立刻后撤,惊的像一只遇到了危险的小鹿。

李丢丢被他这一嗓子都吓了一跳,那声音尖锐的好像能刺破耳膜似的。

“我......”

刘胜英脸红的厉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马车里,刘胜英的父亲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告诉他吧,以后应是再无见面的机会,所以现在不说,以后也没机会说了。”

刘胜英脸红红的,抬起手把头上的发布解开,低着头说道:“其实我是女......女孩子,我本名叫刘英媛,是我任性想来书院读书,没办法只好女扮男装,父母疼爱,由着我任性,其实那天我想邀请你来我家里玩,本是要告诉你这些,可是你不肯来......”

她说完这些后抬起头,眼睛里亮晶晶的,也许是泪水,也许是别的什么。

“以后大概不会再见面了,你别那么快忘了我,要是一定会忘了我的话,就......一个月?如果你觉得一个月多的话,那就二十天?总不能几天就把我忘了。”

她像是不敢再说下去,所以转身要走,然后又回头,再次很努力很努力的笑着说道:“要一直厉害啊,要一直都是甲字堂学的第一,你肯定行的。”

李丢丢整个人都是懵的。

刘胜英的父亲说道:“是我和她娘亲太娇惯她,她一心想到四页书院读书,还说女孩子凭什么就不能和男孩子一样可以正经求学,我拗不过她就应允了......”

他在车里抱了抱拳:“多谢你这些日子对她的照顾,希望......算了,我们这就走了,再耽误怕还有事端。”

他朝着刘英媛招了招手,刘英媛低着头回到车里,马车缓缓启动,李丢丢站在那看着马车走远,脑袋里空空荡荡。

他也不知道是震撼于刘胜英居然是个女孩子,还是震撼于这件事牵扯到了刘胜英家里,她家里本该是有很好的日子,可是离开冀州之后去信州那边,寄人篱下,怎么可能日子会过的舒服。

李丢丢长长吐出一口气,转身往回走,感觉自己的脚步有些沉重,好像刚刚才跑了几十里路似的,沉重而无力。

回到教室里,李丢丢坐在那一直愣神,若是以往有弟子这样愣神的话燕青之早就已经发了脾气,可是今天他却始终都没有说什么。

等到了中午停学,李丢丢茫然的往食堂那边走,其实也什么都没想,就是脑子里混乱的很,至于为什么是往食堂那边走,可能是身体里已经生成了导航。

“有些难过?”

燕青之跟上来问了一句。

李丢丢点了点头:“是,有一些。”

燕青之道:“其实......以他家里和连功名的关系,这次是要出大事的,是高院长连夜去求见了节度使大人,高院长担保,而且还把你送给他的那幅登雀台贴送给了节度使大人,这才保了她们一家不被追究,家业没了,是在所难免......”

李丢丢嗯了一声,他不在乎什么登雀台贴,可是却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还有一个嵩明先生的印章呢,那东西不是价值万金吗?

他立刻转身想跑出去,被燕青之一把拉住。

燕青之正色道:“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那东西你不能给她,你给了她就是害了她......你应该知道,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家有重宝,会有多少人眼红,那件东西她能拿出来用吗?不能拿出来换钱,你给她有用什么意义?”

李丢丢愣在那,只是觉得心里很堵得慌。

“还有一件事。”

燕青之拍了拍李丢丢肩膀:“在乙字堂学的张肖麟也走了,没来书院,没打招呼,不过我知道肯定已经 走了,他家里也牵扯进去,好在不是那么深。”

燕青之看了李丢丢一眼,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当初和你一起进书院是四个人,现在就剩你一个了......刚刚那会儿我还想着,人生真是很奇怪,他们三个都比你家世好也比你更有前途,可是却突然间就都跌入谷底......”

李丢丢嗯了一声,心里想着张肖麟那个家伙居然也走了......

“走吧。”

燕青之举步向前,一边走一边说道:“所有过往,都不应扰心。”

李丢丢深呼吸,然后加快脚步跟上燕青之,一边走一边说道:“先生,下午停学后我出去买些肉什么的回来,秋高气爽,在院子里烤肉吃如何?”

燕青之笑起来,声音有些柔和的说道:“可以,别只买肉,也要买些菜回来。”

李丢丢顺口道:“菜还用买?在先生你院子里拔不就是了,要吃也是在先生院子里吃啊,就在菜田旁边吃,想吃什么拔什么,新鲜又得劲儿。”

燕青之居然没有反驳,而是点了点头:“确实,我给忘了。”

李丢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问道:“那些菜,先生不是不准动的吗?”

燕青之理所当然的说道:“菜种了,不就是为了吃吗?”

李丢丢又问:“先生,你不是假扮的吧?你那么抠.....”

燕青之一侧头,李丢丢加快脚步:“我先去跟吴婶要几份饺子,先生要不要来大食堂尝尝,算了先生你也吃不惯这边的东西......”

“好啊。”

燕青之迈步向前。

“那就去尝尝。”

城门外,官道上,马车走的有些急。

刘英媛的父亲看了看自己红了眼睛的女儿,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他仔细的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也没事,咱们家当初也是在信州那边的生意投了银子的,这么多年都没有去要过红利,这次去了,往年的红利都足够未来生活。”

刘英媛嗯了一声:“知道了父亲。”

马车里陷入了沉默,一家人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在她家马车前边有三五里处有四五辆车的一个车队,张肖麟没有坐车而是骑着一匹马,他家里其实没有被牵连多少,只是实在害怕。

他不时回头看一眼冀州城的方向,那大城的轮廓逐渐在视线中变得模糊起来。

“父亲。”

张肖麟看向与他并肩而行的父亲问了一句。

“我们还会再回来吗?”

“不会了。”

父亲说道:“我们去代州,祖根在代州,回去之后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冀州这边不必再回来,天知道以后还会出多大的乱子。”

父亲也回头看了一眼冀州城的方向,眼神里也有不舍,只是他不愿意表现出来。

“天下十三州......”

张肖麟的父亲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看着吧,最先出大事的就必然是冀州,咱们大楚若灭亡,必从冀州开始。”

他抬起手甩了一下马鞭,很响亮,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而刚刚说的话,比这一声马鞭响更是发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