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五十五章 猜后手

不让江山 知白 723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安阳城这个地方,对于宇文尚云来说,是他既定目标中的第一步。

这里将是他进军冀州的跳板,得安阳,就相当于有了不小的保障,不管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

曾经在他的计划之中,安阳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而在轻易拿下安阳之后,在那一段时间,不管是宇文尚云还是他的部下,都开心的不得了。

他们这次北上冀州之前,其实从上到下,每个人心里都有些憋闷,因为他们是被排挤走的。

在扬州对抗大寇李兄虎的时候,他们虽然面临强敌,可是也经营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地盘。

这个地盘位置还很特殊,往东南是扬州,往西北是徐州,往北则是京州重地。

这样一个地方,只要经营得当,大有可为。

然而武亲王杨迹句一到,就把他们赶到了北边来守豫州,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人生地不熟,还不见得能有地方上的支持。

这种憋闷,是在宇文尚云决定不再为朝廷不再为皇帝卖命之后,全军上下才有了些缓解。

他的兵马大多数都是从江南招募而来,其中半数是扬州人,背井离乡到了这个地方,若还不能是为自己的前程拼命,谁心里能舒服。

宇文尚云在南平江南岸的时候,通告全军,他们将进军冀州。

在那一刻,士气恢复,甚至更为高涨。

然而在此时此刻,宇文尚云却知道自己可能将面临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而且怎么选都不对。

若死守安阳,无需两月,宁军就能把他们耗死。

若放弃安阳,如宇文典说的那样往东进军再做图谋,不但丢了安阳也会丢了豫州。

如今豫州兵力空虚,他的队伍在安阳城内被困,豫州之内无兵可守,以唐匹敌的领军之力,拿下豫州全境都不算有多难。

“大将军。”

宇文典看向宇文尚云,压低声音说道:“还请大将军早做决断,已经无粮的消息必然压不住多久,到时候军心必乱。”

宇文尚云点了点头,何须宇文典提醒,他自己难道就不知道吗。

所以宇文典的这提醒,只是让他更加的心烦意乱。

良久之后,宇文尚云的脑子里总算是清醒了些,他开始思考第三个选择。

不逃也不守,因为这两个选择都是认命。

他曾在全军面前说过,他宇文尚云在做的就是逆天争命之事。

“若......”

宇文尚云看向宇文典道:“我让你带兵去投靠李叱,你可愿意?”

宇文典一怔,脸色瞬间就变了:“大将军这是何意?!”

宇文尚云道:“我们此时面临困境,不管是往东往北还是往南,都一样必会损失惨重,甚至全军覆没,其实唯一能活下来的机会,反而是去拼一把。”

他对宇文典说道:“若你率领一军前去投靠,唐匹敌必不会信任,但只要他接受,就又必须要分派一部分兵力看管。”

宇文典道:“可若是他们不受降呢?”

“不会。”

宇文尚云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李叱手下并无多少兵力,他有争雄天下之心,就不可能不谋求发展。”

“他要得豫州,是因为豫州乃天下粮仓,得豫州边不愁粮草,有了粮草却无雄兵,他就是只有争雄之心而无争雄之力。”

“若你去,唐匹敌可能会将你拒之门外,但李叱不会,因为唐匹敌是要做天下无敌的大将军,而李叱要做的则是 君主。”

宇文尚云一边走动一边说道:“只要你率军去投,李叱心疼这一军善战府兵,必会将你留下,如此一来,唐匹敌分兵看管,宁军在城北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你先去投降,我安排宇文静率军追杀,然后宇文静也假意投降......如此一来,在宁军中就有我们两军兵马。”

宇文典的眼神一亮。

他问宇文尚云道:“大将军的意思是,接连安排人去投降,李叱想得善战之兵就会收留,我们的粮草问题也就解决了,去吃李叱的粮草!”

宇文尚云点了点头,因为想到了这个诡异而有神妙的办法,心里多多少少松了口气。

根据斥候回报的消息,宁军在城北的队伍不超过五万人,但根据宇文尚云的推测,宁军甚至连四万人都没有。

先后两支楚军过去投降,三万多宁军就要负责看守两万多近三万人的降兵,如此一来,宁军又要分粮养活楚军,又要分力监管楚军,还想打仗?

拿什么打仗?

宇文典道:“大将军此计匪夷所思......不过恰恰是因为这匪夷所思,那李叱和唐匹敌应该也不会识破。”

宇文尚云道:“就算识破又有何妨,他不接受你们投降,你们便回来,不过是去城外走了一圈。”

宇文典道:“可若是唐匹敌心狠手辣,接受投降,卸掉我们的兵器甲胄,然后痛下杀手......”

宇文尚云皱眉,他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可能。

但他觉得不管是李叱还是唐匹敌,都做不出这样的事。

若不问青红皂白的直接杀了数万降兵,李叱和唐匹敌的名声立刻就会臭遍中原。

李叱是有大图谋的人,他又爱惜自己名声,断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且去试试。”

宇文尚云道:“你先派人,假装在暗中与李叱联系,就说我吐血三次,又勃然大怒,胡乱杀了人,看看唐匹敌如何回复......如果李叱此时不在宁军中,唐匹敌不敢私自做主,还要派人往冀州去请示,如此一来一回,也能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宇文典点头道:“那我就按照大将军的吩咐去办,先给唐匹敌写一封信,派人明天秘密送过去。”

“不要白天送,要夜里送,对唐匹敌说,是趁着你率军当值守城的时候,让你的人出城送信......如此一来,唐匹敌知你有守城之权,也会动一动心思。”

宇文典这才明白过来,大将军的这计策,并非只是一个目标,而是一招多变。

若唐匹敌答应了,他就率军去吃宁军的粮食,这自然是好事。

若唐匹敌觉得可以利用宇文典有权守城当值,而让宇文典开城门放宁军入城,那楚军就可趁机在城中设伏,或许真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去吧。”

宇文尚云道:“城中粮草已经统计过,还够坚持十余日,若是坚持不住,便只能朝那些富户,那些大家伸手要......”

宇文典一惊:“可是大将军,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要失了民心也失去拥戴?”

宇文尚云苦笑道:“活不下去的时候,还在乎这许多做什么。”

宇文典想了想也对,若大军都无生路,还在乎城中那些大家富户做什么。

他俯身一拜后离开宇文尚云的书房,一边走一边想着,这给唐匹敌的书信该怎么写。

这一招确实是能出乎预料,但这一招也确实是险之又险。

当夜,一封信就离开了安阳城,往宁军大营这边送来。

书信到了之后的半个时辰,宁军中的主要将领们就都已经到了李叱的大帐中。

李叱把书信递给唐匹敌,唐匹敌看完之后微微一笑,并无置评。

武先生看过后也笑了笑,他对李叱说道:“殿下,宇文尚云这已经是走投无路,想用此计策来分散我军兵力,他好寻机决战。”

李叱点了点头道:“武先生说的没错,他唯一的胜算,是在粮草耗尽之前与我决战,若能一战赢了我们,他们就不必在意澹台在江南岸的兵马。”

武先生道:“既然宇文尚云以为此计可行,那就让他来吧。”

让看向唐匹敌,而不是看向李叱。

在他看向唐匹敌那一眼的时候,李叱就知道了武先生心中的想法。

杀。

来多少杀多少。

而他看向唐匹敌不是看向李叱,是因为这个恶名,不该由宁王来背负。

“我来吧。”

唐匹敌点了点头,只说了这三个字。

“不必。”

李叱摇头道:“宇文尚云不敢轻易决战,若他大军尽起攻我,背后就会被澹台杀穿,所以应对这降兵之计,也不一定非要谁来背负滥杀的恶名。”

唐匹敌道:“这也不算背负,我便是如此想的,来多少,杀多少。”

在座的众人都知道,在军事上,唐匹敌向来冷硬无情。

李叱笑道:“可给此人回信,告诉他只来他这一军兵马,实在影响不大,问问他可否有本事,劝更多人来向我投降。”

唐匹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李叱继续说道:“安阳城中楚军兵力不下十万,宇文尚云又自负,这法子如此浅显就被看出来,必然还有后手。”

唐匹敌看向李叱,李叱却摇了摇头:“这后手是什么我还猜不到,就且先如此给宇文典回信。”

说完之后他起身,看向武先生说道:“战争,以杀敌为上,这样的道理我知道,若打的是黑武人,西域人,就按照先生的想法办了,但这是内斗......能少杀一些,就少杀一些。”

武先生抱拳道:“殿下......”

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李叱已经摇头:“今日且先不议此事,明日再谈。”

李叱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往外走:“都先去休息吧。”

一刻之后,宁军大营中。

唐匹敌走到李叱身边,两个人并肩而立。

李叱先开口对唐匹敌说道:“我知道你是对的。”

唐匹敌刚刚张开的嘴,连一个音节都没能发出来。

他看向李叱,笑了笑道:“你以为我是来劝你的?”

李叱点头。

唐匹敌道:“战争以杀敌为上,这话永远都不会有错,只是看愿不愿意宣扬......周之前诸国混战的年代,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大肆杀戮敌军,杀降兵二十万的事都有。”

“毫无疑问,这样做看似残忍,实则最为有效......但。”

唐匹敌看向李叱,笑了笑:“我知道你是对的。”

李叱哈哈大笑起来。

唐匹敌问他:“可想到宇文尚云的后招是什么了吗?”

李叱摇头:“差一壶酒,三斤肉,不然想不出来。”

唐匹敌回头喊了一声:“来!”

余九龄拎着酒肉,小跑着过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