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六十章 久战

不让江山 知白 71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王李叱的人。”

站在木墙上的乔摩喃喃自语了一声,然后肃立,用他们白山军的方式,朝着城外那几人被杀的地方,行了最庄严的军礼。

“敬义士!”

乔摩一声高呼,一百余名亲兵全都肃立行礼。

片刻后,小七看向安爷,满脸都是歉疚:“对不起安爷,最终还是连累你们了。”

安爷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何来什么连累不连累......想想看,曾经,兖州的汉子们,与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好客,仗义,讲理......可是后来啊,那群畜生做主了,人心突然就变了。”

他看向小七:“好在,兖州还有我们这样的人。”

小七使劲儿点了点头:“死,也不做他们那样的人。”

安爷回身,对孟原固的乡亲们说道:“今日这匪乱之事,只是早早晚晚必会来的事,山海军那样的队伍在兖州做大,就算今日不来打我们孟原固,明日也会来,明日不来后日也会来。”

他大声说道:“孟原固的人,不管男女老少,我只希望没有一个愿意向匪类低头的人,如果这就是孟原固的劫难到了,大家拼了这一次,在阴曹地府,咱们再建一个孟原固。”

汉子们高呼:“拼了!”

因为安爷在,这是空前团结的一个村子,空前团结的一群百姓。

木墙外边,徐黑虎看到孟原固的人居然真的一点惧意都没有,反而更怒。

他用刀往木墙上一指:“摧城拔寨屠城灭地的事我们还干的少了吗?不在乎多这这一场,杀光他们,这孟原固里的金银财宝和女人,都是你们的!”

山海军的匪寇立刻就欢呼起来,然后铺天盖地的往前冲。

可是他们没有攻城器械,本就是纵马追击林慧云等人而来的骑兵队伍。

此时攻城,全靠攀爬。

但是这些人伸手都算矫健,嘴里叼着他们的刀,手脚并用往上爬。

孟原固的百姓们没有多少弓箭,就算是有,也都是自制的猎弓,远没有军队的制式弓箭射程远。

所以从一开始,安爷就吩咐了,把敌人放到眼前再打。

一群贼寇开始攀爬木墙,木墙上边的村民则开始用猎弓往下放箭。

这种距离,就算是不如军队的弓箭,也可射穿人身。

女人们也没有只是在木墙后边躲着,她们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把滚木和石头往城墙上搬运。

厮杀,在村民和贼寇之间展开,也许这不算是多壮阔的一场战争,可这是兖州百姓们为了活下来而进行的战争,所以他们无畏。

为争命而战,还怕什么死?

“安爷,让乡亲们烧水!”

乔摩朝着安爷那边喊了一声。

安爷立刻反应过来,吩咐人去村子里把铁锅找来,能找来多少就找多少,然后就在木墙上架起来铁锅烧水,到处都是积雪,不愁没有水。

等到水烧开了之后,一锅一锅的往下泼。

开水泼下去,白气升腾,木墙看起来犹如在云雾之中。

那些贼兵被浇的嗷嗷的惨叫,迎着开水往上爬的人被直接浇了一头,落地的时候双手在头顶不断的扒拉着,想把水擦掉,可是头发被一把一把的拽下来。

有的人眼皮都被烫的卷起来,以至于那双眼睛看着好像要凸出来似的,格外恐怖。

很快,贼兵的这一波攻势就被压了下去 ,地上那些躺在那哀嚎着的人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同伴已经狼狈跑远。

受了伤的,被开水烫了的,挣扎着起身,起不来的则开始艰难的往回爬。

然而他们爬回去又能怎么样呢,会被救治吗?

他们这些已经没有用的人,只会被丢弃在这孟原固外边的荒原中,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被冻死,硬邦邦的尸体,又会被游走的野狼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啃食。

因为木墙坚固,木墙上的遮挡也足够合理,所以孟原固这边反而几乎没有伤亡一样。

骑兵攻城,本来就是笑话,他们只是觉得孟原固的人都是普通百姓,可以欺负罢了。

吃了大亏之后,估计着一时半会儿不敢再上来了。

可是安爷他们也都清楚,贼兵只是退了下去而没有撤走,如果下一次他们还是不能攻破木墙,可能他们就回去找援兵。

再来的队伍就不是这样没有攻城能力的骑兵,而是带着攻城器械的大队人马。

“这样......”

安爷看向小七说道:“贼人以为我们要死守,到了夜里,你们从另外一边开门出去,连夜往冀州方向跑,贼人若不察觉,一夜你们就能冲出去七八十里,等到贼兵反应过来再想追也来不及。”

小七摇了摇头:“若我们走了的话,孟原固的乡亲们必会被报复,这种事,我关七干不出来,我的兄弟们也都一样。”

乔摩看向安爷说道:“安爷,如果大家都要拼命,那么就在一起,我们是不会走的。”

安爷叹了口气,这些家伙啊,和他一样的执拗。

“要不然,派个人突围吧。”

小七忽然想到,刚刚在城外被杀的那几个义士说他们是冀州宁王的人。

“派人夜里出去,往冀州去求援,也许.....也许有用。”

他看向乔摩,乔摩却没有马上回答。

良久之后,乔摩微微摇头:“那几位被杀害的义士虽然是宁王的人,可他们未必是因为我们而来的,而是因为小姑奶奶的缘故。”

他看向小七:“况且此地距离龙头关至少有近千里,就算是昼夜不休的往龙头关赶路,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到不了,到了,别说宁军边军没有军令不会贸然进入兖州,就算是他们不顾军令的来了,大军出行,走上千里,最少二十天。”

这一来一回就要一个多月,而贼兵的援军最多七八天就会赶到......

就算是宁军千里迢迢的赶来,孤军深入,到了这看到的可能只是满地尸骸,而且这支宁军也十之七八会陷入重围,无法生还。

如果乔摩是宁军的边军将领,一定不会倾尽全力来援。

作为边军将领,放弃守关轻易外出,谁能做的出来?

以他对军队的了解,一支边军队伍的规模不会很大,往极限说,也许都来不了一万人。

一万宁军纵然善战,在他们并不熟悉的地方,又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山海军,他们也无计可施。

“总是要试试的,哪怕......”

小七压低声音说道:“宁军只是分派过来一支精锐轻骑,把主母他们接走,咱们就算是战死了,心里也没有担忧了。”

乔摩因为这句话而动容,点了点头:“也好,若能接走主母和少主,我们纵然都死了,也确实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他看向小七:“你去吧。”

小七摇头:“我不去,我留在这杀敌。”

他看向安爷:“安爷,你 安排几个兄弟去吧,你们的人对附近地形熟悉,能冲出去的机会更大。”

安爷叹道:“只怕是我们派人去了,到了龙头关,真的未必会有人来。”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这好像是很没有道理的事,可是又好像别无选择,我们兖州的百姓,被兖州的贼欺负,屠杀,却要千里迢迢跑到冀州去求援,还是求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的宁军......”

这话一说完,众人都有些低落,这确实是很没有道理的事,他们没有道理去,宁军没有道理来。

“试试吧。”

乔摩道:“万一呢。”

安爷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我去挑几个机灵的,夜里出去。”

山海军这边,徐黑虎派人清点了一下伤亡,这一个村子居然挡住了他们多次进攻,清点之后才发现,居然伤亡了能有三百余人。

“这个梁子是结下了。”

徐黑虎道:“派几个人回去禀告山呼王,他的大军就在二三百里之外的地方驻扎,昼夜兼程的赶过去用不了多久,请山呼王带大军前来,将这孟原固夷为平地!”

“是!”

手下人立刻应了一声,分派人手赶回去求援。

而此时此刻,澹台压境带着的二百八十名精锐轻骑,距离孟原固还有至少八百里的路程。

况且他们未必会走这边,兖州那么大,通向白山军营地的路那么多条,也许根本就没有可能会赶上这件事。

不知不觉中,孟原固这边的雪停了下来,可是在澹台压境他们那,雪却越下越大。

队伍在风雪之中已经无法辨认清楚方向,大雪密集到视线根本就看不出去多远。

风把雪吹的犹如千千万万的残蝶在眼前胡乱飞舞,撞在人脸上还好些刀片刮着一样的疼。

实在没办法,澹台压境只好下令队伍找地方停下来。

他们在一座高坡后边下马,用兵器当工具掏出来雪洞,人和马都钻进雪洞里藏身。

不知道过去多久,当风雪停下的时候,雪洞都被封住了一多半。

片刻之后,躲进去的人开始往外挖,一个一个的雪洞中,宁军士兵们钻了出来,每个人都在喘息着。

他们在冀州可遇不到这样的天气,对于他们来说,杀敌不算什么,可是天气比敌人可怕的多。

“清点一下人数!”

澹台压境大声喊了一句。

士兵们开始逐个报数,好在没有人伤亡。

“我们得找个向导了。”

澹台压境看向廷尉军千办早云间:“大风大雪,河道被冰冻又被覆盖,完全看不出来,大将军当初进出兖州探索绘制的地图,走的也不是我们这条路,咱们若是再盲目的走可能会一直错下去。”

早云间应了一声:“我带人去找向导。”

澹台压境起身,朝着众人喊道:“原地休整,找木柴点火做饭,等找到向导就出发。”

众人随即应了一声,纷纷散出去砍伐干木。

在大概二里远的地方,两个人爬伏在雪地高坡上,两个人身上都披着一条白布,所以从远处根本发现不了。

两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一男一女。

“姐。”

那小伙子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快回去告知父亲,来了那么多肥肉。”

小姑娘嗯了一声:“咱们走。”

两个人悄悄退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