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七十章 连环计

不让江山 知白 67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皇帝才不会给于玮殷和罗耿在他面前闹的机会,把事情都交代好之后,皇帝在禁军的护卫下先一步离开了冀州城。

武亲王向皇帝进言,又把皇帝之前想到的计策稍稍做了些改动。

皇帝先走,武亲王留下来分发冬衣,因为冀州城库房中所储备冬衣数量太多,所以就清点出来少的那部分,多的直接拉走。

少的那部分一共是九万套冬衣,按照皇帝陛下的要求,这九万套冬衣给罗耿和于玮殷各一半。

这样公平分法,那两人当然都不会有异议。

为了避免混乱,罗耿又要赶回冀州戍边,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先发给幽州军。

于是,罗耿的队伍过来接收,武亲王派人告知罗耿要尽快运走,多派人来领,所以罗耿派来五千人搬运。

幽州军到了后就装车运回营地,武亲王授意,发放冬衣的人,给幽州军发了六万件。

可能是发放冬衣的官员看热闹不嫌事大,又或者是真的数错了,结果让幽州军拉走了六万五千套。

幽州军领走了之后,隔一天是豫州军来领冬衣的日子,隔了这一天也是故意为之。

于玮殷算是意气风发,此时站在曾凌的节度使府里,他往四周看,脸上都是喜悦,压制不住的喜悦。

从今天开始,这节度使府就是他的了,不再是曾府,而是于府。

皇帝虽然更改了之前的决定,没有任命他为豫州节度使,但是临走之前皇帝亲自见了他。

对他说了许多褒奖的话,也说了许多寄予厚望的话,还说以后北境就全靠他了,俨然一副朕离了你也不行的样子。

这一番话说完,于玮殷是真的美滋滋,简直美的要冒泡泡了一样。

不回豫州就不回,在冀州他也是节度使,从一名三品将军,一跃成为正一品封疆大吏。

他都想感谢一下死去的三位节度使大人了,如果不是那三位节度使大人那么闹腾,闹到最后那三位全都把自己命搭进去,他于玮殷又怎么可能成为节度使。

一念至此,他都想给那三位大人烧柱香,以告慰那三位大人死不瞑目的在天之灵。

他吩咐人去赶制匾额,尽快挂在府门外,又吩咐人把院子好好打扫一下,然后去城中张贴告示,告知冀州百姓,今后这冀州姓于了。

就在这时候,派去领冬衣的将军派人回来报信,那个回来的校尉脸色难看的好像刚刚吃了苍蝇似的,一脸的愤怒。

“大人。”

校尉俯身道:“咱们的人去领冬衣,结果数量对不上,陛下说了,分给咱们四万五千套,可是领回来全数只有两万五千。”

于玮殷脸色一变,沉声道:“不够就再去要。”

“没有了。”

校尉回答道:“武亲王只给留了九万套,那负责此事的主簿信誓旦旦的说,九万套,一套都不少,可咱们拉了两万五千就没了。”

于玮殷眼睛都睁大了,瞬间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罗耿多抢了?”

校尉道:“那管事的主簿也说不好,他说反正罗耿的人来搬运冬衣的时候,让来一千人,结果罗耿派来了五千人,一股脑的往车上装,装不下就人抬走,一包一包,天知道他们到底抢走了多少。”

“罗耿匹夫!”

于玮殷暴怒:“你们且等着,我去武亲王面前告他的状。”

说完之后就吩咐人牵过来战马,带着他的亲兵营就冲出了冀州城。

武亲王还没走呢,大军在城外驻扎,于玮殷一口气跑到武亲王大营外边,急切的让当值士兵去报信。

不多时,武亲王的人回来说让于玮殷进去,于玮殷又一口气跑到了武亲王大帐外边。

武亲王正好刚练完功,几个亲兵在旁边伺候着,有人端着脸盆,有人拿着毛巾。

天气已经开始变冷,武亲王打了一套拳后出了汗,从远处看,头顶上好像有热气在冒似的。

“王爷!”

于玮殷跑到武亲王面前,俯身道:“请王爷为我做主!”

武亲王笑道:“你跑过来让我给你做主,这冀州都是你做主了,我能给你做什么主?”

于玮殷气急败坏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一边说对边对罗耿破口大骂。

武亲王听过之后便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件事,你让我做主,我也不好直接出面,第一是没有证据,我若是直接去责怪罗耿,若他没多拿,我岂不是冤枉了人?”

他看了于玮殷一眼后说道:“第二,罗耿已经走了,就算是他多拿了冬衣,现在你也不好找到证据。”

他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第三,我大军明日就要开拔南下,这事我纵然想管,也没有时间去管,不过有几句话我想劝劝你。”

他对于玮殷语重心长的说道:“陛下把冀州交给你了,你是冀州节度使,按照道理,按照规矩,罗耿也要受你节制,你身为冀州节度使,陛下钦点的重臣,罗耿的顶头上司,你觉得自己被他欺负了,却要找我来给你做主,你这节度使的威望何在?”

于玮殷一怔,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虽然连他都听说皇帝打算给罗耿封郡王,但这旨意不是还没有下呢吗。

于玮殷是冀州节度使,总管冀州民政军务,罗耿就算是郡王,在职务上也要受他节制。

武亲王道:“你身为一州之地的最高官员,不该来请我给你做主,你应该自己给自己做主。”

说完这句话后,武亲王道:“这样吧,我写一封信派人给罗耿送去问问他,你自己也去问问他。”

说完后就转身回了大帐中,于玮殷站在那好一会儿,越想这事越窝火,越觉得窝火越是难受。

武亲王这冠冕堂皇的说辞他不信,一封信?

一封信就能让罗耿退回来两万套冬衣?别说武亲王未必会写这封信,就算是写了,罗耿也断然不会退还。

所以想到这于玮殷就再也忍不住了,上马赶回冀州城,然后下令点起所有骑兵去追罗耿的幽州军。

虽然罗耿的队伍已经开拔一天,但是数万大军,一天走不了多远的。

他带着人去追罗耿,武亲王听到消息后就笑起来,陛下这一条妙计,无需一兵一卒,就可能把那两人解决掉一个,而陛下的目标可不是只解决一个。

当然,最可能先被解决掉的人是于玮殷,可不管是谁,皇帝都开心。

于玮殷这样的叛臣,皇帝还能真的重用起来?

他能跟着刘里反叛一次,现在又成了节度使,他将来就不会自己再反叛一次?

听到消息之后,武亲王随即派人把他帐下得力的将军潘诺找来。

正三品将军潘诺为人性格谨慎,行事缜密,又聪明,名门出身,有远见,有学识,且自身武艺不俗,是武亲王帐下身份极重要的一人。

此人素有儒将之称,前两日皇帝陛下还亲自召见了他,对他寄予厚望。

潘诺急匆匆赶来 ,武亲王见他进来后就笑了笑道:“陛下安排你要去做的事,应该是快了。”

潘诺笑道:“那于疯子真的就敢去追罗耿?”

武亲王道:“陛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把他捧得高高的,如在云端,又故意压着罗耿的封号不给,捧一个压一个,又用冬衣少发之计把于玮殷气疯了一样,他追上去也在情理之中。”

潘诺道:“可是罗耿心中现在怨念正深,这个时候于玮殷去自讨无趣,怕是凶多吉少,罗耿也正一腔怒意无处可发。”

武亲王道:“于玮殷回冀州去调兵的时候,我刚刚派人去追罗耿,让人告诉他,于玮殷要去追他了,若他多拿了人家东西就还给人家,给于玮殷认个错,于玮殷应该会饶了他。”

潘诺笑道:“王爷这一番话,能把罗耿气个半死。”

武亲王道:“陛下对他们两个都不放心,北疆在这样两个人手里,大楚都不安稳,陛下这连环计若是真可奏效,一下子能除掉两个。”

他看向潘诺道:“以后北疆陛下就交给你来镇守了,你应记住,如何为君者臣,也不应忘了,如何为兵者将,更不应忘了,如何为民者官,记住这三点,冀州之地,安稳如山。”

潘诺俯身一拜:“卑职不忘陛下重托,谨记王爷教诲。”

武亲王道:“你去准备一下吧,不出意外的话,以罗耿那般心性,如何能放于玮殷活着回来,陛下怕他不敢下手才故意先行一步,我又派人告诉罗耿说,我大军明日一早开拔,罗耿不下手,也就不是那个罗蛮子了。”

结果没用等多久,第二天一早就有人送回来消息,说是于玮殷带着数千骑兵去追罗耿,却被罗耿设伏全都围了。

于玮殷暴怒,破口大骂,说罗耿是见利忘义的小人,是矮矬子罗蛮子,他骂的忘乎所以,以为罗耿不敢真的动手。

于玮殷是觉得,毕竟武亲王还在冀州城外呢,罗耿没胆子胡作非为。

然而他想错了,少将军罗境策马向前,将于玮殷一槊刺于马下。

武亲王接到消息之后大笑起来,他亲自带着队伍进冀州城,以主持公道为名,将于玮殷部下将领全都召集起来。

那些将军们并不怀疑,全都赶来,结果被武亲王下令都抓了,说是他们怂恿于玮殷与罗耿不和,导致如此局面。

武亲王也没有直接杀了这些人,只说抓了以后好好管教,然后自会放人。

在冀州城内大军无主的情况下,武亲王安排人暂时接管。

他给潘诺留下三千精锐为亲兵,接管了于玮殷的军队,然后武亲王就带着被抓的那些将军们一起走了。

当着那些士兵们自然不能杀,带走之后再杀也不迟。

又三天后,罗耿率领大军去而复返,似乎要围攻冀州城。

潘诺在城墙上笑呵呵的告知罗耿,武亲王已经让他接管了冀州城,罗耿见无机可乘,于是又悻悻退去。

又七天,陛下传来两道旨意。

一道给罗耿,一道给潘诺。

陛下任命潘诺为冀州节度使,进位柱国,总管冀州民政军务事。

陛下因为罗耿杀于玮殷的事,对罗耿大为训斥,说罗耿不顾大局,有负皇恩,虽然陛下不追究他杀于玮殷,但免去罗耿奖赏。

也就是说,那口头上的承诺也没了,幽州王的封号是别指望了。

还说让罗耿以后听从潘诺的调遣,凡事都要向潘诺请示才可施行。

罗耿接旨后竟然气的吐血,一病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