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三十六章 有钱能使皇帝笑

不让江山 知白 744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归元术看着坐在那饶有兴趣听戏的李叱,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

在他看来,虽然这样的行事风格,和他所知道的有关曹度的传闻并没有什么出入的地方,可他总觉得自己可能要被曹度坑了。

至于坑在何处,他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个方向。

“归大人。”

李叱看到归元术到了,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来,一起听个曲儿?”

归元术摇头:“算了吧,我还有要紧事办,就不打扰小侯爷的雅兴。”

李叱笑道:“归大人能有什么要紧事,你的要紧事不就是我吗?”

归元术听到这句话后,怔了一下。

余九龄站在旁边,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

李叱看了他一眼,他立刻羞愧的低下了头,嘴角上露出了忏悔的贱笑。

李叱道:“昨天夜里,我和吏部侍郎刘大人一起吃了个饭,听刘大人说,归大人你的差事就是盯着我,陛下让你盯着的。”

他在自己身边座椅的扶手上拍了拍:“来,坐,这么近盯着,比较仔细。”

归元术沉默片刻,然后在李叱旁边坐下来。

李叱吩咐道:“给归大人上茶。”

身边随从上前,给归元术泡了一杯茶。

李叱道:“归大人尝尝这茶,说是叫什么母株大红袍,你说大红袍这名字不错,为什么还要加个母株?这名字顿时不雅起来。”

归元术端起茶杯的手都颤抖了一下,他觉得曹度说的是母猪,不是母株。

曹度曹度,不学无术,除了有钱,一无是处。

李叱道:“都说这茶叶金贵,一年只能产出三斤二两,但是市场上一年能卖出去三千二百斤......我买的这玩意应该是假的,但是贵,所以我买了。”

他侧头看向归元术:“这一杯茶,大概折算起来也要二三十两。”

归元术把茶杯又放下了。

他笑了笑道:“小侯爷确实雅致,不过我是个粗鄙之人,这么好这么贵的茶叶,我喝确实是浪费了。”

李叱道:“我喝也浪费,再贵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喝下去,没多久也是一泡尿,尿那玩意,还分三六九等吗?”

归元术:“......”

李叱道:“九儿,给归大人装上一些,让归大人带回去喝。”

归元术连忙道:“小侯爷不必客气。”

李叱道:“什么叫客气,送你礼物就是显得我大方,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茶叶一年只产出三斤二两,我昨天闲来无事买了二十几斤吧,每家都说,那三斤二两都在他们家呢,我总不能厚此薄彼......九儿,给归大人装上个七八斤。”

七八斤茶叶,得用大箱子装了。

“对了。”

李叱道:“我昨天冒昧到了大理寺,回来想了想,确实对归大人不敬,也是对大理寺不敬,要不然我陪你点钱吧。”

他从怀里取出来一张银票递给归元术:“空白的,自己填。”

归元术立刻起身,抱拳道:“我确实还有公务要办,就不陪小侯爷了,告辞。”

李叱道:“带上茶叶,要不然我派人给你送到府上。”

归元术带着人回到大理寺衙门,工匠们正在修缮房屋,这哪儿是修缮呢,和重建都快差不多了。

斑驳的漆面都被剥掉准备重新粉刷,而坏了的窗子,门板,也都拆了下来,说是量好了尺寸,已经在准备做新的了。

归元术心说这个家伙真的是钱多的疯了,这样招摇,就不怕陛下一道旨意,把他的银子 全都充公?

陛下现在缺钱也缺钱的龇牙咧嘴,兜里的银子比大理寺也多不了什么。

举办英雄大会,各种赏赐都提到了,唯独没有提到赏银多少多少,还不是因为陛下没钱。

这个曹度若再如此张扬,只怕陛下都要忍不住了。

然而那个家伙,到底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正想着这些,过来两辆大车在大理寺门口停下,一辆车上下来四五个厨师,另外一辆车上的人开始往下搬运食材。

郑顺顺连忙过去问怎么回事,得到的答案让人惊讶......

小侯爷曹度,请了玉香楼,高台楼,琼瑶楼三家酒楼的掌勺大厨,带着名贵食材,过来给大理寺的大人们做午饭,算是小侯爷对昨日冒犯的歉意。

归元术听说后大步过来,看了看那几个厨师。

“你们都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们做什么饭菜,都回去吧。”

归元术摆了摆手。

其中一个厨师苦着脸说道:“大人,我们若是回去了,不好交代,怕是连饭碗都要丢。”

归元术道:“你们只不过是他雇来的,我说不用,你们回去复命就是了,他还能把你们怎么样?”

那厨师回答道:“我们高台楼刚刚被小侯爷买下了,小侯爷就是我们的东家,东家的话若是不听,那我回去真的就要被赶出门。”

另一个厨师道:“我们玉香楼也被小侯爷买下了,就上午的事。”

“还有我们琼瑶楼,也一样,小侯爷开价高的离谱,我们当家的想不卖都不行。”

归元术听他们说完,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转身往回走:“那你们就做,把你们拿手的本事都施展出来,老子已经有几年没进过酒楼了,今天就敞开了吃!”

丁满问道:“大人,那个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归元术一边走一边说道:“无非是两件事,第一他已经知道陛下让我们盯着他,索性就这样缠着我们,让我们恶心......第二则是给我们挖个坑,我们拿了他的银子,又被他翻修了衙门,此时又请来这么多人给我们做饭吃,回头让人告到陛下面前,就说我们大理寺收受了曹度的贿赂,这一招更恶心,我一开始还没有想到,现在是想明白了.....”

郑顺顺问道:“那,大人咱们是吃,还是不吃?”

“吃!”

归元术道:“凭他妈的什么不吃,都送到家里来了,不吃是傻批!”

两个时辰后,世元宫,御书房。

宰相姚之洞俯身道:“陛下,这个曹度实在是太过放肆了,他这两天所做的荒唐事,已经多到令人发指!”

皇帝杨竞侧头看了看他:“你身为当朝宰相,就不能稳当一些?”

姚之洞道:“陛下啊,此人到了大兴城之后,且不说给百姓们散发官银的事,就说他修复大理寺卿归元术等人的事,就该法办。”

“羞辱?”

皇帝看向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我听惠春秋说的意思,好像不是羞辱啊。”

他起身,在御书房里一边走动一边说道:“给大理寺翻盖修缮房屋,请厨子到大理寺给他们做饭,还送给归元术七八斤大红袍......”

说到这,皇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在是没出声。

七八斤大红袍......

年产量三斤二两,日销量二十多斤,确切的说是日销给曹度的量有二十多斤。

姚之洞道:“陛下啊,切不可被此人的外表所蒙蔽,臣怀疑此人来都城,就是给那反贼李叱做探子的......”

皇帝笑了笑道:“探子?那反贼李叱下的本钱可真大。”

他回头指了指桌子上那个盒子说道:“昨日吏部侍郎刘世勋和曹度吃了个饭,是朕授意他去的,曹度千方百计的求人,想要见朕,你可知道为什么?”

姚之洞不敢轻易搭话,摇头道:“臣不知。”

皇帝道:“曹家害怕了,李叱的叛军已经攻破豫州,曹家的人不得不转移到了秋州,可是又不敢正面和叛军的人对抗,献给了叛军大笔银子。”

“曹紫萝担心曹家办的事,被朕知道了发火,所以安排曹度这样一个人来都城求见朕,想方设法的求见朕,你知道,昨天一天,他送出去的银子有多少?各部的官员,收到曹度礼物的有二十二人,其中二十一人,得的是宝珠,每一颗都价值书数百金。”

皇帝回头看了姚之洞一眼:“你知道他送给吏部侍郎刘世勋的礼物是什么吗?”

姚之洞再次摇头:“臣......着实不知。”

皇帝指了指桌子:“就在那儿呢,刘大人不敢收,交到朕手里了,你自己过去看看。”

姚之洞心说我看那玩意干嘛,可是又不敢违逆,所以过去把那东西拿起来看了看。

然后脸色一变:“这是......嵩明先生的真迹?”

皇帝点了点头,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朕已经看过了,确实是嵩明先生的真迹,朕看过的,就不会错,所以说这一幅字就价值万金不为过吧。”

姚之洞连忙回答:“不为过,确实不为过。”

皇帝道:“曹度为了能见到朕,加起来花出去的礼物,其价值大概要有数万两......”

他走到书桌那边坐下来,看了看那幅字。

“朕让刘世勋试探着问了问,刘世勋回复朕说,曹度看似张扬,不学无术,只是一种掩饰,是不想让人觉得曹家已经有了危机,而曹度这次来,是要献上曹家几乎全部家财,目的是请求朕准许曹家搬入大兴城。”

皇帝轻叹道:“朕一开始也不信,可是曹度让刘世勋给朕带回来那个东西。”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口小木箱。

姚之洞下意识的把木箱打开,里边只是一张纸。

皇帝道:“看看吧。”

姚之洞把纸拿起来看了看,这上面的字不多,可是越看越心惊。

皇帝缓缓说道:“反贼李叱最厌恶世家大户,几乎是到一地就把世家大户的人清理个遍,抄家的事那反贼干的还少吗?这事,你们也都有所未闻。”

“曹紫萝担心李叱吞了他的家产也不收手,还会逼他们走,或者是干脆除掉他们。”

“这封信里,记载的是曹家在秋州和陆陵两地所藏银的地方,秋州有藏银千万之巨,陆陵也有至少数百万两......”

皇帝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这么多银子,朕能武装起来百万大军!”

他看向姚之洞:“朕已经派人,尽快赶去陆陵核实此事,所以这个曹度朕还不能动,等朕派去的人查验回来,朕自然会有决断。”

姚之洞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心说有钱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连皇帝陛下,都要对曹家网开一面了吗?

那这个曹度,接下来在都城的日子,岂不是要继续飞扬跋扈?

皇帝看着他,仿佛在他脸上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问号。

姚之洞算了算,从京城赶到陆陵,再回来,至少需要两个半月的时间,这两个半月之内......

姚之洞在心里骂了一声。

王八蛋,送了那么多人,都不给我送?

就算你送,难道我会给你面子?

当初武王妃几乎断我的仕途,今日我也不能让你在大兴城里舒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