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九十三章 他有问题

不让江山 知白 757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老张真人总算是把庄无敌的故事听完,所以也觉得自己也真的算得上是个有耐心的人了,和他的徒弟们他都不曾这样有耐心过。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徒弟们要是这样说话,这样讲故事都讲不好,他的耐心就是一顿小棍子。

庄无敌的故事讲完了,所以老张真人也就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他的性格是如此孤僻。

不,那不是孤僻,那是孤独。

用庄无敌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傻......傻的人心里装不下聪明人能装下的那么多人。

可是傻的人只要把人装进心里了,就不会忘掉。

聪明人可以左右逢源,可以靠着聪明在任何场合混的如鱼得水。

而傻的人只会默默的付出,却连话都不会多说一句。

“慕风流......”

老张真人道:“为什么你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确定自己是真的被骗了。”

此时此刻,庄无敌用一种原来如此的眼神看着老张真人,把老人家看的有些懵。

那种原来如此,也可以解释为原来龙虎山的老张真人也不是那么聪明啊。

庄无敌道:“因为他被抓到过,廷尉军曾经抓到过慕风流,但是又被他跑了。”

老张真人瞪了他一眼:“我又不知道慕风流被你们抓到过,你为什么用一种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我?”

庄无敌叹道:“我又不知道你不知道。”

老张真人:“......”

他看着面前这个不知不觉间,其实话已经开始多起来的孤独的人,想着这其实是一个好的变化,一个好的开始。

那个人不管是谁,慕风流也要,什么风流都好,他是庄无敌的心魔。

如今这个心魔已经露出了真面目,反而不会再让庄无敌害怕,也不会再让庄无敌忌惮了。

装扮成了好人的魔鬼一旦露出真面目,比扮作好人的时候,其实更容易被人接受......接受他魔鬼的身份,接受他敌人的身份。

“我回去之后,会把你跟我讲的故事,原原本本的讲给宁王听。”

老张真人笑了笑说道:“但是我觉得,其实这个故事根本不用去讲,因为宁王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他一直都把你当做他的兄长。”

庄无敌嗯了一声,眼睛里有了些湿润。

老张真人道:“哪怕是我来的时候,他一再叮嘱我的也是,千万不要让庄大哥拼死守龙头关,一定要劝他,只要判断龙头关已经不能久守,那就当机立断撤回冀州。”

说到这,老张真人忽然间楞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我还不能走。”

庄无敌虽然确实不是那么聪明的人,但他也不是那么傻的人,当然明白老张真人的意思。

老张真人要留下来看着庄无敌,一旦战事实在吃紧的话,他就要起到劝说庄无敌退回冀州城的作用,这是李叱给老真人的重托。

“真人还是尽快回冀州吧。”

庄无敌道:“一旦打起来,哪有不是死战的一天,从第一天开始就会是那样......所以......”

“所以我当然不能走。”

老张真人道:“宁王对我说,如果庄大哥他不听劝的话,那就打晕他把他带回来,所以我当然要留在这,等着打晕你的那一天。”

庄无敌道:“老人家,打人不是你这个年纪该......”

他话还没有说完,老张真人伸手拿过来一个茶杯,双手捧着茶杯来回揉起来,庄无敌就眼睁睁的看着那茶杯被老张真人揉成了一团粉末。

老张真人一松手,粉末扑簌簌的落下。

庄无敌咽了口吐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此时的尴尬。

“龙虎山上那么多劣徒,老人家我要是没点真本事,能让他们老老实实服服帖帖?”

老张真人笑了笑道:“所以......”

庄无敌道:“所以我离你远一点。”

然后真的就起身走了,走的很快。

老张真人忽然发现,这个闷葫芦其实也是有点可爱的人啊......不,不是有点,是真的很可爱。

七天之后。

山海军大军之中。

慕风流听手下人把消息汇报完,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在中原东奔西走,不停的去布置,不管是大的棋子还是小的棋子,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他布置之多,连他自己都没有记清楚究竟有多少,但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布置,因为这是他的使命。

当他忽然想起来庄无敌这个人的时候,那一刻其实真的大喜过望。

如果能把庄无敌这颗棋子利用好,顺利拿下龙头关,甚至可以不费一兵一卒。

然而,先后派去的九个人,都好像石沉大海一样一去不复返。

在他的印象之中,庄无敌是一个傻子,一个老实人,这样的人最好欺骗。

“是我疏忽了......”

慕风流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若是早一点想起来这个人,若是早一点去联络,也不知道被他发现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其实他哪里知道,他露馅的原因不是他做的不好不妥善,而是因为庄无敌坚信他表弟比他还傻呢。

“先生。”

他手下人问道:“咱们不能骗开龙头关,少主那边也没有说好,怕是......”

慕风流恼火的一摆手:“不用理会曹猎!”

手下人怔住,在场的好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心说先生莫非是疯了吗?

山河印纵然已经大不如前,门主也已经被杀,但他们还是山河印的人,那曹猎就还是山河印的少主。

慕风流一句不用理会曹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慕风流也瞬间反应过来,看起来他苦笑了一声后说道:“少主他年少不懂事,着实是让我烦恼,我们这些做手下的,殚精竭虑的为他谋划,可他却觉得这样不光彩,可实则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光彩夺目的人背后,都是满满的不光彩。”

手下人都松了口气,想着大概是慕先生确实有些失望了,才会对少主有所不敬。

慕风流为了转移这几个人的注意力,故意岔开话题:“对了,你们说那些派去见庄无敌的人有去无回,但是庄无敌没有避而不见?”

“是!”

手下人说道:“先生每次派去的人,都能顺利进入龙头关,但是估计着都已经被庄无敌杀了。”

慕风流笑了笑道:“既然他能见九个,他就能见第十个......他大概是听说过那个一个铜钱和一贯铜钱的傻子故事,所以想来一个杀一个......”

他一转身吩咐道:“去把霸刀找来,让他去见庄无敌。”

霸刀......云雾图杀手排行榜,排行第三。

手下人立刻应了一声:“是。”

等这些人都走了之后,庄无敌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要沉住气。

其实他知道自己已经有破绽露出来,可是那些蠢货却在意不到这些细节。

比如他给青州大贼甘道德写信,送去的时候,黑武人寇边的消息其实应该传不到兖州才对。

最起码要早了一个月还多,但是甘道德那种蠢货当然分辨 不出来。

就算是能分辨的出来,那样贪心重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他的贪心会压制住他的理智。

已经到了这一步,千万不能再有任何的疏忽了。

在中原各地行走这么多年,他其实早就已经比任何人都要更小心谨慎。

但是突然事情就要成了的时候,他难免会有些兴奋。

人啊,不能太得意,太得意就会有破绽。

想到这,慕风流再次连续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曹猎那边,他之所以背离,是因为他知道只要能拿下冀州,其实曹猎确实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与此同时,西京城。

曹猎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只是相比于往日来说,今天的步伐显然有些急促,而且走走停停,也可以看得出来那是心绪不宁的表现。

“少主!”

外边有人快步跑进来,跑的很急。

“查到了少主。”

跑进来的年轻人叫西玄,是曹猎的贴身护卫之一,武艺极强。

他跑到曹猎身前俯身道:“海啸王梅岩假装带兵演练,其实是率军奔冀州方向去了,他显然早就有所布置,在三个月之前,就把队伍分批往冀州方向调遣,如今往那边已经总计分派了超过二十万人。”

“二十万人?!”

曹猎的眼睛骤然睁大。

慕风流!

曹猎立刻问道:“慕风流呢?”

西玄道:“自从那日,慕先生说要去劝说梅岩后就没回来过,也没有见过我们任何一人,他只是派人送回来消息说,为了安抚梅岩想动兵的念头,或许会改为劝说梅岩去攻打别处......现在看来,慕先生......慕风流他一开始就对少主有二心,他就是想去攻打冀州。”

曹猎在心中恨不得重重的打自己一顿。

是他太信任慕风流这个人了......以至于被慕风流挡住了眼睛也堵上了耳朵。

此时此刻,曹猎忽然有一种理解了大楚皇帝的心情......

皇帝身边自然有更多慕风流这样的人,皇帝对他们深信不疑,他们说什么皇帝就信什么,可却不知道,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

比如刘崇信。

刘崇信是山河印安排在老皇帝身边的人,是山河印在玩弄老皇帝。

而此时此刻,作为山河印的少主,曹猎体会到了被人玩弄的感觉。

“这个人,当初究竟是怎么取信于我父亲的......”

曹猎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对于慕风流的来历,其实从来都不知道。

他父亲曹紫萝只是告诉过他,慕风流是很有能力的人,这么多年来,山河印暗道钱庄的生意能发展的那么好,都是因为慕风流的筹谋。

“他有问题。”

曹猎自言自语了一句。

西玄心说他当然有问题啊,他都已经要背离少主你了。

看到西玄的眼神有些疑惑,曹猎道:“我说的有问题,不是他背叛不背叛我的问题,而是这个人的来历很有问题,怕是......和黑武人有关。”

想到这,曹猎背脊都一阵阵发寒。

如果说,慕风流已经掌控了很多很多山河印的力量,那么这些力量,极有可能成为黑武人侵入中原的帮凶。

换句话说,是山河印正在帮黑武人侵入中原。

第一次,曹猎心中有了惧意,不是对任何敌人的惧意,而是对自己人的惧意。

也是第一次,他失去了对山河印的自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