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八十六章 收买

不让江山 知白 758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裴半成喝了口茶,然后往后靠了靠,明明很瘦,坐姿却是那种两百斤以下的人都不该有的姿势。

别人留起络腮胡可能是因为脸大,留一圈胡须多了暗影,显得脸小一些,他不一样,他留胡须纯粹是因为脸太小,还细长。

有句古语说的是,不怕短瘪憨,就怕细长耷拉弯,他这张脸就是真的又细又长又耷拉,还弯。

“朝廷里的人,能改变皇帝心意的已经不多了。”

裴半成道:“据我所知,有一人若可收买,便能奏效,虽然此人我不认识,也不曾来过我这里,但他家里的管事我认识,俗话说,皇帝身边的太监,宰相府里的管事,这两种人都不能轻易得罪,但却可好好利用。”

归元术问:“是谁?”

裴半成道:“当今最得宠的尚书大人,李尚李大人。”

归元术轻叹一声:“换一个吧。”

裴半成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说换一个,但既然人家说了换一个,那就换一个。

“另一位尚书大人黄维安,我和他府里的管事也认识。”

归元术:“再换一个吧。”

裴半成:“为何?”

归元术道:“明天看朝廷的通告你就知道了。”

裴半成:“你把他们弄死了?”

归元术没理他。

裴半成道:“这两位若是都不行的话,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还有谁能左右皇帝陛下的想法,难不成去收买武亲王,告诉他说,你拿了我的银子,你去死吧。”

归元术瞪了他一眼。

老孙好奇的问:“为何你和那两位尚书大人府里的管事都相熟?”

归元术道:“我不是和这两位大人府里的管事相熟,我是和所有有头面的人府里的管事都熟,所以朝廷里的一举一动才瞒不过我的眼睛。”

老孙:“那你就是吹牛皮了,刚才你提到的那两位尚书大人府里发生的事,还不是瞒过了你?”

就在这时候,有人进来,在裴半成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裴半成猛的坐直了身子,看向归元术他们:“你们真把那两位尚书大人弄死了?”

归元术摇头,他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你刚才说,能得皇帝信任的人不多了,除了那两位大人之外,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你能联络上吗?如果不能,皇帝身边最亲近之人的亲近之人,你能联络上吗?”

这拗口的话,差点把裴半成说迷糊了,他问:“你说的到底是谁?”

归元术:“内侍总管甄小刀,或者是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

听到这句话,裴半成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看着归元术:“你们的胆子确实是太大了。”

他沉默片刻后起身:“我去查查档案。”

说完就出了屋子,那个看起来纯洁如夏花一样的小姑娘云小昭也跟着他出去了,屋子里一时之间就剩下了归元术和老孙两个人。

归元术好奇的问他:“在我的印象中,杀手这个行业的人,大多冷酷无情才对,你好像不大一样。”

老孙:“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喜欢装的冷酷无情吗?”

归元术回答:“其实不太行的人,才会尽力让别人看起来他很行?”

老孙点头:“你说对了,需要靠装来让自己看起来不寻常的人,其实不可怕。”

归元术:“回头你到了豫州,我介绍大将军唐匹敌给你认识一下。”

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其实归元术当然很清楚,唐匹敌那种看起来很有格调的行为和话语不是装的,而是日常。

唐匹敌那种格 调,别人装都装不出来。

老唐那种人啊,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裴半成从外边回来,坐下来后说道:“查到了,内侍总管甄小刀手下的小太监,确实有几个熟悉的。”

老孙好奇:“太监也会上青楼?”

裴半成:“你们江湖阅历真的太低了。”

归元术却知道,他笑了笑后对老孙说道:“太监非但会去青楼,而且去的次数绝对不少。”

老孙眯着眼睛问:“太监进青楼能干嘛?”

归元术:“打麻将。”

老孙:“滚......”

裴半成:“也划拳。”

归元术:“......”

不多时,云小昭从外边进来,手里捧着一本册子,双手递给归元术:“公子,这是我们楼子里关于世元宫内的太监,记录在册的名单,身世背景也都有。”

归元术把名册接过来,然后看向裴半成:“你真的就打算袖手旁观?”

裴半成往后靠了靠,恢复了那种大大咧咧的江湖气质:“我说过了,我现在日子过的这么滋润自在,何必要陪着你们去冒险,况且,我已经给你们提供了如此多的帮助,怎么也不算袖手旁观了,按理说,应该跟你们收钱。”

老孙叹道:“你想跟他收钱?那你是想的可真多。”

云小昭忽然说道:“东主,我陪归公子他们一起去试试吧。”

裴半成脸色变了变,他看向云小昭,云小昭也在看他,片刻后,裴半成叹了口气:“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后摆了摆手:“送客吧。”

云小昭对归元术道:“公子且在大堂稍候,我去换件衣服。”

归元术和老孙从甲字院出来,到前边云酥楼大堂里等着,老孙问他:“那丫头是不是看上你了,我怎么不大相信你和她只是划拳了。”

归元术:“我倒是很相信你真的是打了半宿麻将。”

老孙:“嘁......”

没让他俩等多久云小昭就从后边过来,换了一身男子的服饰,她那般清秀纯美的模样,加上这一身男装,竟是给人一种别样的心动感觉。

“咱们去哪儿?”

云小昭问。

归元术道:“你既然想跟着,就说明你有办法,你说了算。”

云小昭嗯了一声:“那就去绯云小筑。”

归元术问:“那是什么地方?”

云小昭道:“一个......你去过就不想再去的地方。”

天亮之后,大兴城,西城。

云小昭带着他们到了这的时候,归元术觉得有些诧异。

他在大兴城里长大,又在大理寺中做官,虽然没有什么事但喜欢走动,所以大兴城里他算很熟悉,知道这是西城牲口市。

又不只是贩卖大牲口,比如羊马驴骡子之类,鸡鸭鹅猪甚至是牛都有人敢卖。

按照大楚的律例,贩卖屠宰耕牛者是重罪,可到了这个世道,还有什么是人不敢干的。

牛属于稀缺品,百姓们私自宰杀贩卖当然不行,可是那些大人物们的餐桌上,什么时候少了这东西。

他们穿过气味刺鼻的牲口市场,到了最角落处的一排房子外边,这排房子里住着的是这市场的管理人员,因为这市场特殊,这里的管事都不归属于大兴府的管辖,而是直属户部。

一见到几个人,那些在屋子里打牌的人随即看过来,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戾气。

云小昭取了一块牌子晃了晃,其中一人过来查看,然后态度马上就谄媚起来 。

“裴爷的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云小昭道:“裴爷让我们给徐公公送些小玩意,带我们过去。”

“行嘞,几位跟我来。”

那人丝毫也不怀疑,带着他们进了房子,但没有停留,直接从后门出去,穿过了一片料场后-进入了一间很大的仓库。

最起码,在外边看起来这就是一座仓库。

可是当进去之后,归元术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

乌烟瘴气!

仓库一进门就看到一面很大的屏风,屏风上绣着四个字......绯云小筑。

绕过屏风,在后边竟是看到了很多太监,粗粗看起来也有百十个。

有的聚在一处赌钱,有的躺在床上呻吟,像是喝多了一样,但那肯定不是喝多了,归元术认得出来,他们刚刚用过的东西就在桌子上摆着呢,是来自南海之外的鬼瘾膏。

用了这东西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可是这些太监们却不在意,他们的人生本就已经那样了,还在意什么。

归元术都不知道大兴城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升腾起来。

缉事司已经倒台那么久了,这些太监还能在民间如此放肆。

看看那些魑魅魍魉的样子吧,人不人鬼不鬼,这里就是他们的天堂。

好在他们还有些知道羞耻,更龌龊的一些勾当,都是在旁边一间一间的隔断小房子里做的。

归元术下意识的看向云小昭,云小昭却面不改色,似乎并没有收到什么影响。

不多时,那个领路的人跑到正在赌钱的那些太监们中,和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那太监立刻看向归元术他们这边。

这个人看起来二十四五岁模样,从身上的衣服能看出来,其地位已经不低。

“裴爷的人?”

徐公公走过来,应该是被云小昭的相貌吸引,第一个先看的就是她。

“瞧着有些眼熟,怎么,裴爷要给我什么小玩意?”

云小昭从袖口里取出来一个信封递给徐公公,徐公公笑呵呵的接过来,好像还故意在云小昭的手上摸了一下。

从他脸色上来看,就应该也没少用鬼瘾膏那种东西,白的好像没有多少血色,牙齿是近乎于黑色,而且已经有坏掉的。

打开之后看了几眼,徐公公的脸色猛的一变:“你们大胆!”

那信封里可不是什么珍玩,也不是银票,只是一张寻常的纸。

可是纸上写着的字,却不寻常。

他一声大胆,四周的人全都看过来。

云小昭笑着说道:“这上面记着的事应该都不会有错吧,如果这份账单落在甄小刀甄公公手里,他大概也会这样朝着徐公公喊一声,大胆。”

徐公公脸色变幻不停,片刻后笑起来:“裴爷这是要和我开什么玩笑,大家都是好朋友,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会伤和气的。”

云小昭道:“怎么会伤和气呢?我家裴爷可是格外敬重徐公公。”

她又取出一个信封递过去:“这里是五千两银子的银票,还有一张地契。”

她问徐公公:“公公是要这个,还是要刚才那个?”

徐公公笑起来:“我若是都要呢?”

云小昭:“那徐公公是不是该回报一下裴爷?刚才那份账单,可是宫里另一位公公准备好献给甄公公的,此时那位公公就在我们云酥楼里歇着,午后就要回宫去了,徐公公你的时间不多。”

徐公公深吸一口气,问:“裴爷想让我做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