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三十一章 那又是谁?!

不让江山 知白 905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罗境和高真二人本来要赶回安阳城搬救兵,奈何距离南平江不过十几里而已,却过不去了。

武亲王杨迹句提前安排在这的伏兵杀出,罗境和高真兵少,只好且战且退。

罗境在路上还想着,若实在不行,就汇合了罗枝节后,带着他精锐的虎豹骑向东-突围。

暂时不过南平江,先把追兵甩开,然后再寻机渡江回去。

等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留守安阳城的那些混账东西全都砍了。

可是在他和高真杀回来那一刻,却眼睁睁看着他最亲近之人被武亲王一槊戳死。

罗枝节的尸体挂在那条大槊上,血顺着槊杆往下流。

而武亲王则一脸轻蔑。

“若你是罗境,或许还有与老夫死战之力,可惜你不是。”

他转身面对罗境方向,看着那支人数不多的队伍,武亲王这般涵养之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故意不把尸体甩下去,而是高高挑着。

如此一来,罗境如何能忍?

“啊!”

罗境一声咆哮,眼睛都要瞪的裂开。

“老贼!”

罗境催马向前。

战马往前一冲之际,却被高真一把将缰绳拉住。

“冀王不要冲动。”

高真拉着缰绳说道:“那老贼就是故意激怒冀王,逼你过去。”

“罗枝节是我至亲之人!”

罗境吼道:“我要为他报仇,你立刻松手!”

说完再次催马。

高真知道罗境此去必死无疑,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冀王,暂且突围出去,以后再为罗将军报仇,只要冀王你还好好的,何愁来日不能杀此老贼?”

“你滚开!”

罗境急火之下,也没想那么多,一马鞭打在高真的额头上。

高真征战太久,铁盔已经不知去向,这一鞭子落下,立刻把额头抽开。

只片刻,血流满面。

可高真依然不肯放手:“冀王!我去为罗将军报仇,你带着队伍暂时后退,恳请冀王听属下这一劝。”

罗境抬起手,马鞭第二次朝着高真打下来,可是在那一瞬间,看着这血流满面的少年,罗境的心里一疼。

那一脸的血刺激到了罗境,也让罗境清醒了些。

他手往旁边一偏,这一鞭子就抽空了。

“我与枝节虽然不是血缘兄弟,可他这么多年来,犹如我血亲兄长一样,在我心中,他便是我的兄长......”

罗境说话的时候,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若不能为他报仇,如何能对得起他。”

“冀王,此时就算杀了老贼,冀王也会深陷重围,万一冀王也有什么意外,我们三个换那老贼一人之命,岂不是亏的太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报仇的事,只是稍稍晚一些而已。”

高真道:“冀王带兵往东-突围,属下在前。”

罗境看向高真额头上的伤口,高真也不在乎,抬起手把脸上的血胡乱抹了抹:“不妨事,请冀王为我断后。”

罗境伸手拉了高真一把:“你我一起走,若今日杀的出去,便一起出去,若杀不出去,便一起战死。”

两个人拨转战马,朝着东边突围。

此时从北侧追来的楚军也已经到了,对罗境的合围又一次完成。

“哈哈哈哈!”

武亲王杨迹句大笑出声。

“我看北境之内,最骁勇善战之人便是这罗境,奈何他是个有勇无谋之人。”

“若再过五年十年,此人必是心腹大患,此战将其除掉,北境便可安稳。”

“老夫这大半生戎马,罗境之勇武,也是我仅见之人,可惜了他一身本事。”

他一伸手指向罗境:“今日杀罗境之人,重重有赏!”

“杀!”

随着号角 声响起,左武卫的士兵开始从四面八方围上来。

“冀王,你来断后。”

小将军高真撕下来一条衣服,把头上伤口勒住,然后抓了长枪催马疾冲。

他们身边的队伍实在太少,只有千余。

而四面合围上来的楚军至少数万。

便是罗境和高真,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想要杀出去其实也已经难如登天。

“今日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武亲王自豪的笑了笑。

他这一生,征战无数,见识过多少优秀的将领?

不管是自己这边的,还是敌人那边的,他见过的惊才绝艳者确实很多很多。

然而这些惊才绝艳之人,从无一人能在武亲王手中夺胜。

武亲王的队伍,可能就是大楚府兵最后一块荣耀牌子。

曾经有人说过,大楚早就已经该亡了。

可正因为有天下无双的善战府兵,哪怕江山崩坏,国将不国,可是楚军府兵的战力依然恐怖。

楚国就像是一个巨人,这个巨人身体已经老迈,血肉都已腐烂,脑子也已经坏掉,五脏六腑也都出了问题。

而府兵就是大楚这个巨人的骨骼,偏偏就是骨头还硬着,所以硬撑着这巨人没有倒下去。

依靠府兵之强悍,大楚已经续命多年。

而又因为武亲王之无敌,大楚再续命了二十年。

武亲王坐在战马上,用手指着罗境冲杀方向笑道:“如他这样的年轻人,世所罕见,可依然要败在老夫手中。”

“都说乱世不该惹少年,可在老夫看来,这天下间所谓的惊才绝艳少年郎,都差了些。”

他抬起手掌,来回翻了一次:“老夫这掌中,攥着的就是他们的年少锐意。”

一场大胜,让武亲王豪气顿生,仿佛一下子又年轻了二十岁。

他看向罗境那边笑道:“罗耿其实也该含笑九泉,他有子如此,值得自傲。”

“此战杀罗境之后,我要派人把他尸体葬在南平江边,给他埋坟竖碑,以警醒后人。”

说到这,武亲王招了招手:“咱们也过去,看看罗境这般如没头苍蝇一样胡乱冲撞,又怎么能破我的铜墙铁壁。”

他手下一员将军笑道:“这天下间,没有人能破王爷的铜墙铁壁。”

武亲王哈哈大笑。

正笑着,忽然间表情一僵。

他刚要催马向前之际,一抬头正好看到北方出现了一片烈红色战旗。

那支队伍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来如风,势如火。

用一种沸汤泼雪般的速度,顷刻间就冲垮了楚军在北侧的封堵队伍。

“哪里来的敌军?!”

武亲王脸色大变。

他举起千里眼看过去,就见那支队伍不但速度奇快,而且战力惊人。

北侧的楚军队伍,就是武亲王留在南平江南边伏击罗境的那支队伍。

这队伍一直都没有征战,在林子里藏了一个多月,这是他们的初战。

所以这支队伍不管是精力体力还是斗志,都是在最强的时候。

然而这支队伍根本就没有坚持多久,就被那支打着烈红色战旗的军队击垮。

虽然这支队伍不属于左武卫,可那也是府兵精锐。

透过千里眼,武亲王看到一身穿铁甲的少年将军,持铁枪,带群雄,势如破竹。

像是一把刀将他的楚军一刀捅穿,然后又迅速的往两边撕扯。

只片刻,楚军队伍就被一分为二。

“唐?”

武亲王看到了那队伍打着的旗号,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又是何人?!”

“莫非是冀州军?”

有人提醒了一声。

其实武亲王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他不相信一伙草寇,居然能有如此战力。

看那支打着宁军旗 号的队伍,装备之精良,动作之迅速,配合之默契,战阵之强盛,哪里像是草寇?

兵种配合,毫无罅隙,这种打法,就算是武亲王的左武卫,也不过如此。

“冀州怎么可能有如此精锐之军?”

武亲王的眼睛越睁越大。

正因为他是天下无双的武亲王,正因为他是大楚无敌的战神,所以他比别人看的更高更远,也看的更清楚。

这支刚刚出现的宁军,其战力远超罗境的安阳军。

“速去支援!”

武亲王立刻喊了一声。

号角声响起,四周的队伍开始朝着宁军这边过来。

战阵之中。

唐匹敌杀穿楚军之后,下令全军大声呼喊。

罗境和高真正突围中,回头一看,北边的楚军居然被撕开了,于是两人大喜。

“哈哈哈哈......”

绝境之中,罗境一看到宁军旗号,一看到唐字旗号,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天不灭我罗境!”

他朝着高真喊了一声:“是我兄弟唐匹敌,你们跟我过去,是我兄弟李叱让他来救我们了!”

随着他一声大喊,为数不多的亲兵随他往唐匹敌的方向疾冲。

唐匹敌见罗境已经杀回来,又看到武亲王那边调动兵力要过来封堵。

“吹角,开阵门放罗境进来。”

号角声响起,阵列打开,放了罗境和那几百名残兵进来。

“给我一支骑兵队伍!”

罗境朝着唐匹敌喊道:“我要去杀了那老贼。”

唐匹敌看了他一眼,摇头:“楚军援兵已经到了,此时再去冲锋,不过是送了你的性命,还有我手下精骑性命。”

他举起令旗:“骑兵回撤,枪阵拒敌。”

他看到武亲王正在调集轻骑准备冲锋,所以立刻布阵应对。

第一次和武亲王这样的大楚战神交手,唐匹敌却没有丝毫紧张,只有淡淡兴奋。

战场上,他能几乎完美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这也就是对面之敌是武亲王,所以他的克制才会有稍稍的松动。

若换做对手是别人的话,唐匹敌哪里会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

他很清楚,所有的情绪,都会影响对战局的判断。

随着他一声令下,宁军迅速结成枪阵,长枪如林,斜指前方。

轻骑兵冲撞如此密集的枪阵,再蠢的将军也下达不出这样的军令。

见宁军反应如此迅速,武亲王立刻下令吹角,让轻骑兵往两侧分开,试图改为袭扰宁军两侧。

可此时,唐匹敌已经把宁军骑兵撤回去,随时都能在枪阵后边分头应敌。

武亲王在攻,唐匹敌在守。

可是他守的,却锋芒毕露。

武亲王不管如何安排,都不可能击溃宁军的阵列。

“王爷!”

有斥候从远处飞骑而来,纵马到武亲王面前。

“王爷,从北方还有敌军过来,尘烟很大,看旗帜众多,似乎至少有数万兵马。”

武亲王一怒将马鞭摔在地上。

“吹角,整顿队伍。”

号角声再次想起来,分散四周的楚军在听到将令后,开始往武亲王身边汇聚。

若敌军援兵已到,这一仗就不好打了。

而此时在北方,两千人的骑兵队伍,拖拽着树杈来回奔驰,跑出来黄沙漫天。

楚军斥候敌军来势如此规模,如何能不惊惧?

【大家今天打开滴滴打车,能看到我的照片和不让江山的开屏推荐,领取优惠券,还能领取一千纵横币,打车贼便宜,看书不花钱,大家一起滴滴打知白吧。】

【如果打开滴滴打车没有看到我,那就多打开几次,关了再开关了再开,总之会打到我的,能这么大规模的打我,可能机会不多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