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要入局!

不让江山 知白 72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战争比人们预想中来的突然的多,因为人们在面对不好的事情发生时,总是难免会幻想着晚来一些,甚至是不来。

每个人也都会想着,我运气应该没有那么差,可却忘了,如果将自己生死只能寄托于运气的时候,那已经是多坏的时候了?

冀州城里的百姓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听到了城墙外一阵阵仿佛能撕裂天空的号角声。

城墙上的冀州军士兵们在抵抗着,箭在他们面前,在他们头顶,在他们身边的同伴身上,有时候也会在他们自己身上。

城内的茶楼里居然还有人,他们坐在那喝着茶,听着喊杀声,没有人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不出意外的,城中开始出现一群认为末日到了,理所当然就可以无恶不作的人。

他们冲进商铺里抢夺,冲进民居里抢夺,他们只想抢夺,好像他们抢夺了别人的东西能给自己加寿一样。

然后他们等来了冀州军的镇压,数百人被绑起来按跪在大街上,一个一个被剁了脑袋。

第二天却又有这样的一群人出现,好像昨日死去的那些人,夺舍了另外一批人。

然后又有另外一批人被砍死。

百姓们手里本就没有存粮,战争到来让他们每一刻都在崩溃的边缘。还没有彻底崩溃,仅仅是因为他们还有那么一口气在。

富户拎着成袋的银子和捧着仅剩下几个铜钱的穷人一起排队,等着粮栈开门。

他们都以为用自己全部的钱,可以买来活下去的机会。

城墙上,曾凌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虽然冀州军兵力充足,还不至于在战争一开始就捉襟见肘。

可是他知道,如果一开始他没有和他的士兵们在一起,这一仗也许坚持不了多久。

好在一开始的攻势只是试探,不管是青州军还是豫州军,都没有拼尽全力。

曾凌知道他们在等罗耿,谁也不会先把自己的兵力拼掉,再拱手把冀州让给别人。

地宫。

李叱站在沙盘前,像是在愣神,他是在脑海里复盘着和唐匹敌在那天的推演。

良久之后,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现在不担心幽州军不担心青州军也不担心豫州军,他担心的是燕山营。

这不是最好的时候,但有些人会以为到了最好的时候,若此时燕山营入局的话,那可能李叱的布局就会成为一场空。

“好在庄大哥回了燕山营。”

李叱像是自言自语了一句。

以虞朝宗对庄无敌的信任,以虞朝宗和庄无敌对李叱的信任,只要庄无敌力劝,也许虞朝宗应该不会动兵南下。

千万不要。

因为现在看到的,并不是全局。

李叱听到脚步声回头,高希宁拎着一件披风过来,给李叱披在肩膀上。

此时已经深秋,外边的天气都已经很凉,地宫之中的气温比外边还要凉不少。

“你这两天眉头都没有展开过。”

高希宁站在李叱身后,抬起手为李叱捏着肩膀。

李叱笑起来,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虞大哥那边应该不会有意外,庄大哥知道我的计划,他无论如何也会劝阻虞大哥此时入局。”

高希宁嗯了一声,她当初请庄无敌回去,何尝不是因为担心虞朝宗会不按李叱的想法做事。

因为一个上位者,一个决策者,总是会有别人没有的自信。

别人对他说的话,对他来说最多只是 个建议。

“虞大哥也能看清楚局势。”

李叱又说了一句。

连续两句话其实意思差不多,这恰恰是因为李叱没有多少底气。

高希宁语气很轻的说道:“是不是在后悔?”

李叱的笑容突然就有些僵硬,还是只有高希宁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内心。

他确实是在后悔,他现在觉得自己应该回燕山营一趟,只有他亲自回去了,也许才能保证虞朝宗不会过早入局。

因为此时此刻在虞朝宗身边,有个莫名其妙的八当家在出谋划策。

那个人的想法过于激进,抛开他想杀李叱是为什么不说,从他拿下代州和信州这两地的办法来看,就能大致推测出此人性格。

“我确实是有些后悔。”

李叱道:“我现在担心的是有人会劝虞大哥说,趁着幽州罗耿来冀州,可以去夺取幽州......那是第二蠢的一步棋,最蠢的则是立刻动兵来冀州。”

他转身看向高希宁说道:“黑武人打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打下来幽州,燕山营又怎么可能打的下来。”

高希宁道:“你别再耗神想这些了,休息一会儿。”

李叱嗯了一声后笑道:“倒是有些饿了,咱们去看看吴婶在准备什么,也该吃午饭了。”

高希宁微微叹息道:“咱们才刚刚吃过午饭。”

李叱一怔。

高希宁劝道:“你这样一直想一直想,只会让你自己越来越难受,若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不只是虞大哥那边你无能为力,咱们这边你也没有精力再管,这里还有数百人等着你呢。”

李叱惊醒,自己竟然已经钻进去了。

“我是在......害怕失败。”

李叱看向高希宁。

高希宁道:“你是在为你无法掌控的事而发愁,你能掌控的,你都已经做到了最好,如果因为别人不够好而让你难过,这是很不智的做法。”

李叱下意识的问道:“那我该怎么办?虞大哥那边我确实没十分把握......”

“靠自己。”

高希宁忽然说出来这样三个字,把李叱的话打断。

李叱又一怔,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高希宁的话。

“靠自己?”

高希宁道:“你其实做不了别人的决策,除非别人都听你的决策。”

李叱的心里一震。

与此同时,燕山营。

八当家郑恭如看向虞朝宗,他知道虞朝宗已经动心了,因为虞朝宗这次没有直接拒绝他的谋策。

他本来是要去塞北寻北狂徒的那支队伍,可是虞朝宗却没有答应,因为此时此刻也已经到了燕山营该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候。

虞朝宗还是更愿意听取有学问的人给他的建议,有些骨子里的东西,虞朝宗刻意隐藏,却一直都在。

所以郑恭如不得不把寻找北狂徒队伍的事交给了那个才认识的女人,哪怕他一点都不信任那个女人。

“大当家。”

郑恭如见虞朝宗已经有所松动,于是进一步劝说道:“斥候送来消息,幽州军已经往冀州进发,算算斥候回来的时间,此时幽州军应该已在冀州城外。”

“青州军所在......”

他起身走到地图前边,用手指点了点其中一个位置。

“在这,豫州军的位置在这,这两军距离冀州,都比幽州军更近,所以此时,三州兵 马,已合围冀州。”

虞朝宗喃喃自语道:“所以老三是赶不回来了,也没办法再送信出来。”

郑恭如在心里骂了一句,可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

他假装没有听到这句话,继续说道:“罗境还在幽州城内,这是对曾凌来说最不利的事,罗境在城中动手,三州兵马破城,绝非难事。”

他回到虞朝宗面前,先是俯身一拜,然后直起身子说道:“我有三策,上中下,可供大当家选择。”

虞朝宗道:“你说来。”

郑恭如道:“下策,大当家按兵不动,只等那四方势力拼杀至最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再去捡一些便宜,这样最稳妥,不至于被卷进战局,虽然十之七八不会有所收获,但也不会有所损失,害怕损失的唯一办法就是,我们不去打仗。”

“中策,大当家现在就尽起燕山营大军猛攻幽州,罗耿大军已在冀州,大当家趁虚而入,拿下幽州之后,也算是有一座大城稳居,但不利之处在于,罗耿闻讯,必会回师,到时候咱们燕山营若没能顺利拿下幽州,反而为曾凌解了冀州之围,况且与罗耿一战,胜负不好说定数。”

他说到此处后看了虞朝宗一眼,观察了一下虞朝宗的脸色。

“上策,大当家当断则断,此时率军入局,以燕山营现在兵力,足可将局势搅乱,纵然不夺冀州,那四方势力混战之际,大当家选任何一方猛攻,都可大获全胜。”

“大当家攻幽州军,青州与豫州两军不会支援罗耿,同样的道理,大当家攻谁,另外两方都不会去管,因为他们也巴不得除掉对方。”

郑恭如道:“将决战放在冀州,一口气击败如今冀州内的所有强敌,大当家就可进取冀州全境。”

虞朝宗的脸色变幻不停,他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动,脑海里一边琢磨着郑恭如的这些话,一边回想着李叱的那几封信。

李叱已经把所有可能会出现的危局都告诉他了,但虞朝宗现在正努力说服自己,那个最大的危局不会出现。

因为时间上来不及,距离又远,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危局。

“出兵!”

虞朝宗忽然间就下定了决心。

他看向大厅里其他的当家,停顿片刻后打算吩咐道:“老七留下镇守山寨,山寨是咱们的根基之地,不管这次出兵能否大获全胜,山寨都不能丢。”

七当家起身道:“大哥放心,我会死守山寨。”

虞朝宗点了点头道:“其他各位兄弟,马上回去,下令各寨兵马集结,带齐粮草物资,用最快的时间准备,就算是咱们马上出发,赶到冀州也要二十天......二十天啊,局势瞬息万变,只希望还来得及。”

所有人都应了一声,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兴奋。

其实和虞朝宗一样,他们早就想打冀州城了,因为冀州城是一个象征。

就好像谁拿下冀州城,谁就是真真正正的这数千里冀州的主人一样。

“诸位兄弟。”

虞朝宗大声说道:“此战,关乎燕山营十几万兄弟们的前程,也关乎诸位兄弟前程,拿下冀州,咱们就能称雄北境,进而南下。”

“王权富贵,尽在我燕山营兄弟们的脚下踩着,还记得我曾对你们说过吗?那些权贵之人,他日如何欺我,今日如何报之。”

虞朝宗朝着大厅外大步走了出去。

“咱们出兵!”

“大当家万岁!”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紧跟着无数人跟着喊了出来,听到这句话,虞朝宗的心里先是一紧,然后又是一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