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四十六章 药商

不让江山 知白 503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离开冀州城之后,越往南走的气候就越温暖一些,一开始还不明显,走出三百里之后便能感觉的到。

到了地方,先去收购了大量的药材,李叱他们故意比其他药商开的价格还要高些。

这样一来,其他的药商自然很不满意。

然而冀州本地的药商,谁不知道沈医堂的名号,所以也不敢去得罪。

本地药商说不上愤恨,最多是有些心中不满。

然而从豫州过来的药商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远道而来却可能无功而返。

他们为了收购药材,开价本来就比本地的药商高一些,不然的话连本地药商都抢不过。

结果沈医堂的队伍一到,他们就更加收不上来多少。

李叱没有去直接买药,而是始终都在不远处看着,别人也自然不知道他是沈医堂队伍里的人。

这样一来,那些豫州药商什么反应,李叱就都看在眼里。

到了晚上,李叱他们回来后不久把收购的事大概对了对,不管这次的目的是什么,账目上不能不清楚。

“那些从豫州来采买药材的商队,十个有十个看咱们不顺眼了。”

余九龄笑道:“他们也已经在四处打听沈医堂到底是什么来路。”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既然他们不满,那就让他们更不满,明天非但去采买药材,还要再多买几辆大车回来。”

他笑了笑道:“本来打算装满咱们的车就走,现在看来还不够,能买到多少就买到多少,豫州来的药商看起来都很有钱,可是一定没有咱们有钱。”

余九龄哈哈大笑,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爽。

他笑够了说道:“这些王八蛋很可能是在替豫州军收购药材,若是被他们买的多了,将来豫州军打咱们的时候,他们用的还是冀州的药材,这气怎么出的来。”

虽然他并不知道李叱要采买这么多药材的目的,但是能让豫州那边过来的药商吃瘪,他就开心。

于是余九龄点了点头道:“明天我就去看看,能不能多买来几辆大车。”

就在这时候,他们住的客栈外边停下来两辆马车,从马车上下来几个豫州药商。

看起来为首的那个有五十几岁年纪,穿着体面,衣服看着就很名贵。

他是豫州最大的药行掌柜之一,这家药行名为兴盛德,在豫州名气极大。

兴盛德在豫州多地都有生意,如他这样的掌柜就有十二个。

此人名为杜庆腾,这已经是他今年第二次来采买药材。

跟在他身后的也都是豫州药商,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叫王方圆。

二十几岁的那个年轻人叫岳恒,还有一个年级更大些的,看起来已有六七十岁的老人,名为赵林。

这四个人下车之后,在客栈门口低声商量了几句什么,然后年纪最小的岳恒迈步上前。

他进了客栈之后,找到客栈掌柜,询问了一下沈医堂的人是不是住在这。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岳恒就请掌柜的去通告一声,说是想拜访沈医堂的人。

不多时,李叱和余九龄还有沈先生三个人从二楼下来,岳恒认出来余九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个人很讨厌。

但岳恒还是陪着笑脸上去,抱了抱拳道:“请问,哪位是沈医堂的管事?”

余九龄心说我也不像啊,李叱刚才也说了他就装作随从,所以看向叶先生说道:“这位就是我们沈医堂的掌柜,叶先生。”

岳恒再次抱拳施礼,告明了自己身份,问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

叶先生也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想搞什么名堂,于是点 了点头答应下来。

不多时,他们出了客栈之后,就被请上杜庆腾带来的马车,又一刻不到,在一家酒楼门外停下来。

在酒楼门外,还等着至少六七个从豫州来的药商,看起来脸色都有些不善。

这些人似乎确实有钱,包下了整家酒楼,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再无其他客人。

在最大的那个雅间中,杜庆腾在主位上坐下来,然后请叶先生坐在他身边。

众人分宾主落座,片刻后酒菜开始上来,极为丰盛。

这些人看李叱他们的时候,多数人眼神里都有不加掩饰的敌意,倒是杜庆腾一直都很和善。

“叶先生,其实我的来意,你应该也大概能猜到吧。”

杜庆腾给叶先生倒了一杯酒后,笑着问了一句。

叶先生道:“我生性愚钝,所以还请杜先生有什么话明言便是。”

杜庆腾笑道:“叶先生爽快......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他看着叶先生的眼睛问道:“叶先生能不能把药材让给我们?”

叶先生反问道:“我为何要让给你们?”

豫州的药商脸色都变了变,看叶先生的敌意更重了些。

“先敬叶先生一杯。”

杜庆腾举杯道:“做同一行生意,也就都算是朋友,先喝了这杯酒再说生意上的事。”

叶先生却没有端杯,而是笑了笑道:“杜先生这话说的有些虚了,同行的人,多数都不是朋友。”

这前后两句话,显然是一丝面子都不留,所以豫州的人脸上就更挂不住了。

年纪最小的岳恒哼了一声后说道:“叶先生莫不是以为,在这冀州,你们沈医堂就可一手遮天?”

叶先生看向他,用最和善的语气回答:“是啊。”

岳恒怔了一下,脸色逐渐发寒。

叶先生淡淡的说道:“先说你们的第一句话,想让我把药材让给你们,凭什么呢?”

他看向杜庆腾道:“若你真的是我朋友,让了就让了,哪怕你是冀州同行,让了也就让了。”

叶先生微笑着温和的说道:“我都不认识你是谁,你开口就让我让药材......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岳恒脸色越来越阴寒,他的手扶着桌子,手背上已经冒出来一些青筋。

“你别给......”

他刚要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杜庆腾咳嗽了一声,把他的话给压了回去。

杜庆腾笑了笑,歉然的说道:“确实是唐突冒昧了。”

他把叶先生的酒杯拿到自己面前,一边缓缓倒酒一边说道:“这样,叶先生你们今日收到的药材,无论数量多少,无论价格几许,也无论是何种药材,我都加一成的价钱如何?”

叶先生道:“你若是先说这些话,也不至于彼此之间有些敌视。”

这话说的似乎有转还的余地,所以杜庆腾笑起来,他把酒杯推给叶先生道:“那叶先生是答应了?”

叶先生接过酒,一饮而尽。

“不答应。”

他回答了三个字。

这一下,豫州的药商们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

年轻气盛的岳恒怒道:“叶先生,你真以为在冀州,我们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叶先生笑道:“你错了,正因为我以为你们敢把我怎么样我才来的,若以为你们不敢怎么样,我来了又有何乐趣?”

岳恒道:“做生意的人,为利而争,我们已经给你让了利,你还不答应,那就没有利可言,只言争,争起来的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