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价值一万两的坑

不让江山 知白 596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前院客厅等着的客人看起来是一位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老者,他看到李叱进门后就起身,笑了笑后问道:“请问你就是这车马行的掌柜?早就听闻永宁通远车马行的掌柜年少有为,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方知风采。”

李叱笑着抱拳:“多谢,请问你是?”

那老者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语气有些为难的说道:“我要说的事,颇为隐秘,所以还请屏退左右。”

李叱道:“我二人是结交兄弟,有什么话,但讲无妨。”

老者看了看唐匹敌,犹豫了片刻后说道:“那好,那我就明言了......我家主人是冀州城中一位贵人,你只需知道他在官府中做事,因为一些私人的缘故要举家搬离冀州,因为路途遥远,家主又担心府中护卫人手不足,所以想聘请贵店的护卫。”

李叱道:“贵家主是哪位大人我就不问了,但有几件事我想还是提前说清楚的好,你们要搬去何处?多少人,多少车马,多少贵重物品,最好能告诉我,还有就是,是否有对头可能会半路拦截。”

那老者沉思片刻后说道:“家主他半生都在冀州为官,这么多年来一直与人为善,所以不会有什么对头,离开冀州是要搬去兖州那边,家主本是兖州人,祖业都在那边,这次回去就不打算再回来,路程确实遥远,一来一回要走上四个月左右,所以才会有所担心,毕竟现在北境之内叛军横行。”

他看向李叱说道:“家里人口不少,有百余人左右,还有车马数十辆,正因为此行确实有些艰难,需要你动用车马行所有护卫,一来一回我们都会付钱,只要把家主安全送到兖州城,便会有万两酬谢,我可以先付给你半数作为定金。”

李叱道:“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挑我们永宁通远?”

老者道:“两个原因,第一是贵店的名字确实吉利,家主在听闻贵店这永宁通远的名字后就已经决定用你们,第二是因为......李公子你之前在擂台上与北境第一强者罗境罗将军的交手,我在场看到了,以李公子你的武艺,保护家主返回兖州当不成问题。”

李叱笑道:“原来你对我也很了解了。”

老者道:“我为家主做事数十年,家主待我如亲人,所以还请理解,既然家主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安排,我就要为家主尽心尽力,我确实对李公子略微做了些打听,知道李公子还在四页书院读书,如果李公子不方便去书院请假的话,家主可以代为和高院长说一声,以家主的身份,高院长还是会给几分薄面。”

李叱看向唐匹敌,唐匹敌对李叱微微点头。

李叱笑道:“既然如此,那明日我能不能到府上去看一看?这么重要的事,还是要有备无患的好,所以多了解一些很有必要。”

老者摇头道:“李公子恕罪,府里确实不方便去,若是定好什么时候出发的话,家中车马队伍会在城东门外等候,李公子无需带上大车,带着马就行了,来回的吃穿用度都包在我们身上,也不会慢待诸位,与我家主同吃同住。”

李叱道:“这样,我现在也不能立刻就答应了你,我和店里做护卫的兄弟们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大部分人都愿意去,这生意我们就接了。”

老者抱拳道:“那好,那我就明日再来?”

李叱点头:“也好。”

他和唐匹敌把那老者送出 门,唐匹敌出门的时候往左右看了一眼,老者就知道他在看门外有多少人,可他只是自己来的,门外只有一车等候,连个车夫都没有,车马行的人也看不出什么来,所以并不在意。

然而老者却想错了,唐匹敌往左右观察,只是为了吸引那老者的注意力,他背着手在身后比划了几下,在暗中的余九龄随即明白唐匹敌让他悄悄跟上去看看。

李叱和唐匹敌把老者送走之后,李叱笑着问他:“这人十之七八是有问题,你为什么还点头示意我可以接下来这生意?”

唐匹敌道:“明日他再来,你就要一万五千两,若是这么大的一笔银子他都干出,那就是奔着把咱们一网打尽来的,我想让你接下来这生意,是想知道幕后是谁。”

李叱嗯了一声:“正好我因为和罗境打擂的事也要躲一躲,那就把这生意接下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

唐匹敌道:“一万五千两他都答应的话,那就要一万定金,他拿得出这一万两,我们就敢收。”

说完后唐匹敌转身,笑着说道:“再厉害的对手,只要还是人就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只要是人,就没有比我更可怕的。”

李叱叹道:“你这么多装-逼的话,有没有一本什么手册之类的,你是照着手册背下来的?”

唐匹敌看了李叱一眼,笑道:“我可以写一本给你。”

李叱笑了笑道:“看来叶先生说的没错,城门马上就要开了,如果刚刚那人说开城门当天就走,我们不能答应,最少是开城门的第二天。”

唐匹敌道:“是因为你想等等燕山营的消息?城门已经多日不开,如果燕山营在冀州城外留了人的话,开城门就会进来尽快打听你和庄无敌的消息。”

李叱道:“你这么聪明,整个车马行乃至于整个天下,也就仅次于我。”

唐匹敌转身一边走一边说道:“仅次于你没什么,好在你上边也没人了。”

李叱仔细琢磨了一下这句话,忽然觉得人家这个马屁拍的真的很有艺术,这种话说出来李叱想着自己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果然是用事实说话才是马屁的最高境界。

他嘿嘿笑了笑:“我上边也没人了......哈哈哈,怪不得都喜欢听好话,这好话果然有滋味。”

唐匹敌眯着眼睛看着李叱,然后叹息一声:“时而睿智如妖孽,时而傻批似呆瓜。”

李叱瞥了他一眼说道:“别忘了,你刚刚说你自己仅次于我,你这十四字的评语也可以用在你自己身上。”

唐匹敌一边走一边说道:“用在我自己身上的话,并没有什么难听的,时而睿智如李叱,时而傻批如李叱......我倒是没什么所谓。”

李叱:“......”

他现在更加发现,这仅次于谁这句话,真艺术......

到了晚上,余九龄回到车马行,一脸的沮丧,他看了李叱一眼后说道:“遇到老狐狸了,我跟着他足足走了半天的时间,几乎把冀州城都走一遍,他就是没有回什么府,离开咱们这后他就去找了个地方吃午饭,然后又去茶楼听了一个多时辰的评书,之后我以为他该回去了,他又跑去澡堂子泡了一个多时辰,出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他又去了一家酒楼自己点了饭菜,我又觉得他吃完饭总是要回去了吧,结果他去了青 楼。”

李叱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所以你先去同一家吃了午饭,又去同一家听了评书,再去同一家泡了澡,再去同一家吃晚饭......今日这差旅费是铁定不能给你报销了。”

余九龄看着李叱,眼睛里都是惊讶:“为什么你看问题的角度如此刁钻?”

李叱道:“因为我刚刚发现你说话的时候故意用一种沮丧和气愤来掩盖你的真实目的,你就是想说你花了不少钱,希望报销一下。”

余九龄:“这日子没发过了。”

李叱哈哈大笑,他甩给余九龄一个钱袋子后说道:“逗你呢。”

余九龄掂量了一下钱袋的分量足够沉重,于是嘿嘿笑了笑道:“还是叱爷好,那个家伙住进的青楼是双星伴月,不然我也不会回来,我让阮晨和阮暮盯着呢,那个老头虽然没有发现我,但一定觉得有人跟着所以才会转了半天不回家,我暂时回来比较好,如果他发现我了,见我离开,就会放松一些,阮晨阮暮他俩对青楼环境更为熟悉,有消息就会传回来。”

唐匹敌忽然问了一句:“阮晨和阮暮,他们名字里的晨和暮就是意思是早与晚的那两个字?”

余九龄点头道:“对啊。”

唐匹敌道:“这二位好汉又是常年在青楼里做事?”

余九龄道:“对啊。”

唐匹敌叹了口气:“难怪了。”

余九龄想了想,然后就惊讶了,他看向李叱问道:“还能这么解释吗?这么解释好像很合理啊。”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钱袋子看了看,里边一共只有二三十个铜钱,剩下的都是石头子,他抬起头看向李叱,李叱很认真的说道:“不许急眼。”

余九龄:“我可以诅咒你吗?我希望你从新婚之夜开始尿炕......”

庄无敌正好走出来,听到这句话后就停下来,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余九龄看他这样子觉得奇怪,于是问道:“庄大哥你算什么呢?还掰着手指头算。”

庄无敌看了余九龄一眼,语气很平静的回答:“尿几个。”

李叱眯着眼睛看向庄无敌,庄无敌转身回去了。

唐匹敌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人家还能尿几个,你一个都没有。”

余九龄想了想,哇的一声就哭了。

双星楼。

老者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他确定跟了他半天的那个人已经走了,他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他感觉到有人,但就是发现不了,这样的高手他已经多年没有遇到了。

门轻轻响了一声,有一个看起来很标致的姑娘进门,她朝着老者俯身拜了拜后说道:“施先生,车马行的那些人上当了吗?”

老者摇头:“没有,他们听我说完就一定明白这是个陷阱。”

小姑娘脸色变了变,她问:“那怎么办?”

老者嘴角往上扬了扬后说道:“虽然识破了,但他们一定会进来。”

小姑娘问:“为什么?明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跳。”

老者道:“因为我真的会给他们一万两银子。”

他回头看向那小姑娘问道:“为了一万两银子,你跳不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