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三十八章 月考这种小事

不让江山 知白 687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对于四页书院的弟子们来说,月考是一件大事,不但要考究一个月所学知识,还要考究品行,如果有人不合格,大概要罚钱。

好像也只是罚钱,很少很少有人因为品行不好而被除名,毕竟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绝大部分人行事都还有所顾忌。

自有书院以来,一共只除名过三个人,李丢丢略有耳闻,第一个是十多年前的人了,在书院里打死了人,第二个是在六七年前,也是在书院里打死了人。

第三个是在半年多前,和李丢丢年纪差不多的一个小孩子,被书院除名是因为他父亲牵扯到了叛贼的案子里,本来院长大人要保他,说不管父亲做了什么与孩子无关,可是这事连节度使大人都出面了,院长大人也只好放手不管。

那孩子直接被代州那边的官差带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还偶然有人提及这件事,那孩子姓唐,曾是甲字堂学排名第一的人。

对于李丢丢他们来说,这次月考意义似乎更大一些,李丢丢和刘胜英到了教室这边还是最先到的,比往常更仔细的打扫了卫生,他觉得这是一种仪式感,虽然用左手还不是很习惯。

这是一种态度,刘胜英问他,说你都已经受伤了为什么还要打扫教室,李丢丢回答说因为我答应了。

因为这句话,看似软弱的刘胜英眼神变得越发坚定起来。

等了将近一刻的时间之后,教习燕青之拿着几张测卷进来,扫了众人一眼后走到讲台上。

他把测卷放下,沉吟片刻后说道:“这次考测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你们听完之后愿不愿意记住自己决定,我既然做了你们一个月的先生,哪怕今日之后不再是我教导你们,我也要尽最后一分力。”

“书院是什么地方?你们觉得书院是规矩多的地方,处处都有约束,可实际上,等你们出了书院步入大人的世界,你们才会发现书院有多宽松。”

“书院里每一个人,将来都可能会是你的朋友,你的同僚,也可能是你命里的贵人,现在看不出来的,以后未必不会清楚起来,所以能与人为善,就不要交恶。”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往孙如恭和张肖麟那边扫了扫,张肖麟若有所思,可是孙如恭却一脸平静,就好像这些话没有一个字是对他说的。

厉害的是孙如恭居然还敢来,而且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就像是一个和昨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关系的人一样。

至于他自己心里到底害怕还是不害怕,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是他那眼神总是不经意间往李丢丢伤了的右臂上瞄,一次又一次。

他能看似若无其事的来了,连李丢丢都觉得有些佩服这个人了。

“行了,话就这么多。”

燕青之把三份考卷分开,给了李丢丢一份,刘胜英一份,张肖麟一份,唯独没有孙如恭的。

“先生。”

孙如恭看到燕青之转身要回到讲台那边,他站起来问道:“为何没有我的考卷?”

燕青之回头看了他一眼:“因为你已经被书院除名了。”

孙如恭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也在那一瞬间瞥了李丢丢一眼,眼神里有一抹凶光。

他的视线回到燕青之身上,沉默片刻后问道:“请问先生,书院以何种名目将我除名?”

燕青之道:“你若要知道的话,可回家让你父亲来书院问,料来院长大人会向你父亲说明。”

孙如恭道:“先生为什么不向我解释一下!”

燕青之淡淡道:“因为你不配。”

孙如恭脸色再次一变。

燕青之依然不急不缓的说道:“一个被书院除名的弟子,就不要留在这里了,你既然那么聪明,自然明白多留一会儿便多一份羞耻,如果你还知道什么是羞耻的话。”

孙如恭啪的一声推开桌子,大步走到门口又停住,回头扫视了一下屋子里所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后悔的。”

燕青之指了指门外:“莫要扰了我的弟子们月考。”

孙如恭哼了一声,快步离开。

就在他离开教室的那一刻,张肖麟忽然站了起来,啪啪啪啪的开始鼓掌,劲儿很大,拍的手心都已经发红还不肯停下来。

刘胜英起来又坐下,起来又坐下,第三次起来后也试探着拍了几下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兴奋起来,越拍声音越大。

倒是李丢丢坐在那一直没动,很沉稳的样子。

主要是他拍不了手。

张肖麟把自己的手伸向李丢丢,眼神示意了一下,李丢丢用左手在张肖麟的手上拍了一下。

张肖麟笑起来:“舒服!”

燕青之笑道:“行了,差不多就得了,答题吧。”

三个人同时应了一声,然后开始答题,这三个人看起来表情各不相同,张肖麟看完了考题之后就陷入了迷茫,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刘胜英有些犹豫,但是很快就开始落笔,而且越写越快。

李丢丢把题目都看了一遍后开始书写,故意丢了一题没答。

答卷的时间给一个时辰,若答完之后觉得没问题也可提前交卷,大概只过了两刻左右李丢丢随即把考卷交了上去,然后对燕青之俯身一拜:“弟子先出去了。”

燕青之点了点头,他一眼就看到李丢丢考卷上有一题没答,本想问为什么,可是却忍住了,因为他相信李丢丢这样的孩子不答自然有不答的道理。

李丢丢出了教室之后就直奔后边树林,树林旁边有一小片细竹,北方这气候也就只能种这种细竹,长势倒还不错。

他看着那些细竹思考了好一会儿,又转身回到教室那边,站在门口对燕青之说道:“先生,我有件事想请教。”

燕青之在那个瞬间以为李丢丢是想起来有一题没答,所以立刻回了一句:“可是考卷的事?”

李丢丢摇头后真诚的问道:“砍书院的竹子罚钱吗?”

这般时候,他问这般问题,把燕青之问懵了。

“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砍竹子罚钱吗?”

“罚!”

“罚的多吗?”

“那要看你砍多少了。”

“一两根足矣。”

燕青之想了想,然后回答:“你非要让人看出来?非得可着外边的砍?”

李丢丢嘿嘿一笑,转身跑了。

他跑到细竹林那边,左手握着一根细竹,抬脚在细竹靠近根部位置一踹,咔嚓一声便踹断一根,这脚上发力又快又狠。

刚踹了一根,身后就传来一声呵斥。

“你干嘛呢!”

李丢丢吓了一跳,转身看过去,见是高希宁笑着走过来,一脸得意,这得意正是因为她把李丢丢吓了一跳。

李丢丢道:“你整天都没事做的吗?”

高希宁耸了耸肩膀,背着手走到李丢丢面前说道:“我有事做啊,我要做的就是盯着书院里这偷竹子的小贼。”

一边说话一边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

她指了指那细竹:“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李丢丢道:“编个蝈蝈笼子。”

高希宁问:“你一只手怎么编?你编那个东西做什么?”

李丢丢很认真的说道:“你应该知道,人习武最主要的就是练手,手越灵活,对于招式的运用就越轻松,我编蝈蝈笼子的目的是为了锻炼手指,让我的手指更加灵活轻巧。”

高希宁:“你骗鬼呢?”

李丢丢道:“瞎说,鬼如果是你这么好看的样子,还能吓人?”

高希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感觉很开心似的。

“到底要干嘛,不说我就抓了你去见我爷爷,说你砍了整片的竹林,你该月考不好好去考,跑到这里做小贼!”

李丢丢叹了口气:“你家鸭子的事怎么说?”

高希宁:“你......无耻!”

李丢丢:“彼此。”

高希宁假装很气的瞪圆了眼睛,就那么盯着李丢丢,李丢丢不甘示弱与她对视,许久之后,李丢丢笑了笑说道:“我觉得如果不是咱们俩都那么好看的话,一定看不了这么久。”

高希宁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

“你到底要这细竹做什么?”

她声音都变得轻柔起来。

李丢丢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高希宁沉思片刻后说道:“你在这里容易被人发现,传出去多不好,你跟我到我家里来,我家院子里也有细竹,你偷我家的吧。”

李丢丢肃然起敬:“高风亮节,不愧是家里有竹子的人啊。”

高希宁要踹他,脚都抬起来了,想了想自己欺负一个受伤的人不好,于是又把脚收回去。

“你去不去!”

“去就是了......第一次见到有人逼着别人到自己家里偷东西的......”

高希宁道:“你要脸不?”

李丢丢问:“怎么卖?”

高希宁:“......”

两刻之后,在高希宁家院子里的台阶上,两小只坐在那,李丢丢指点,高希宁编竹条,她很认真的在编,一边动手一边问:“你觉得自己会考的怎么样?”

李丢丢回答:“前三不成问题。”

高希宁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这一走神,手指被竹条上的刺扎破,疼的她轻轻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丢丢吓了一跳,立刻把高希宁的手抓过来看了看,见那羊脂白玉般的手指上多了一点殷红,不假思索的把那根手指放进嘴里吸了吸。

高希宁懵了。

“你......你干嘛啊......”

“口水比较干净,我师父说的。”

李丢丢松开高希宁的手,抬起手放在嘴边咬住衣袖,猛的往后一拉,衣袖便被他咬着撕开了一条。

高希宁看着这个傻乎乎的人,想到的居然是这小子如此珍视他的院服,就这么撕了?

【收藏少的都哭了......求收藏啊,数据太难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