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七十四章 驾临

不让江山 知白 73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北方的冬天,哪怕是初冬,也会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而冀州这样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之后的地方,就不只是肃穆,还有萧条。

冀州有着整个中原最为复杂的地形,别的地方,很难再能如冀州这样把所有地形都集齐的。

有山脉,有丘陵,有平原,有江河湖泊,还有一小部分区域与大海相连。

冀州往西北就是山脉相连,往正北一路走到燕山,有很多起伏不平的地貌,大部分是平原,也有山,但却都不算高大。

皋县县城外,大概二三里远的地方,在高坡上有一棵树,就好像个哨兵一眼矗立在那。

高坡下边,余九龄张玉须还有彭十七三个人蹲在那,正在石头剪刀布。

“谁和另外两个不一样,谁上去看。”

余九龄道:“当家的说皋县这样的地方并不安稳,也许就有马贼土匪什么的出没,所以要进城之前先要观察好,我说我自己来,你们两个非要跟着,那既然你们跟着,这上树的事就不能我自己上。”

张玉须道:“九妹......”

余九龄一瞪他。

张玉须连忙改口:“九姐......”

余九龄再瞪。

张玉须道:“九哥......你看看我们俩这身材,我们俩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余九龄道:“我这个人哪儿都不好,就一样好,公平,你们不上我也不上,咱么就回去跟李叱说谁也不愿意看,让李叱自己来得了。”

彭十七道:“九哥说的在理,咱们当然要公平。”

他一边说一边对余九龄偷偷比划了一个剪刀,意思当然是一会儿我出剪刀,你也出剪刀,这样张玉须就得爬树去了。

余九龄微不可查的点头,示意我懂我懂。

于是,余九龄数一二三,然后三个人同时出,再看时,彭十七出了个石头,余九龄和张玉须出的都是布。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都一脸奸诈的笑起来。

彭十七叹道:“人心不古,都坏了,全都坏了,九哥你说你也是,我和张玉须虽然不是师出同门,但也算系出同门,我们俩心眼坏是传承下来的......”

张玉须:“你滚蛋,那是你们道门传承下来的,我们龙虎山道门......”

他想了想,哼了一声:“反正比你们终南山强。”

余九龄在彭十七充满弹性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就你坏心眼多,就活该你爬树上去看,赶紧去。”

彭十七无奈起身,顺着那棵树就爬了上去。

冬天的树叶本来就少了些,不过好歹还能勉强遮挡,再说离着县城那么远呢。

彭十七上去,骑着树杈坐在那,举起千里眼看。

张玉须看着彭十七那个骑着树杈的坐姿,怎么都觉得要是震一震应该比较好......

于是他朝着那棵树给了一脚,彭十七是没怎么颤,但是树叶被这一脚踹的几乎全掉下来了。

那树剩下的树叶,数的过来。

此时的小胖子彭十七卡着腿坐在那,样子像极了坐在光秃秃树干上的大熊猫。

彭十七往下看了看,一脸的难受样子。

余九龄噗嗤一声就笑了:“震蛋了?”

彭十七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那地方还好,那地方的隔壁有点麻......”

余九龄笑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问:“前隔壁后 隔壁啊。”

彭十七道:“后......”

余九龄道:“你赶紧看看吧,看完了下来。”

彭十七应了一声,举起千里眼往皋县县城那边看,片刻之后他就发现不对劲。

“城墙上有人来回巡视,人数不多,穿的不是官军的衣服。”

余九龄一怔,他想着莫非真让李叱猜对了?

李叱说,这样的小县县城说不定早就被流寇攻破了,也说不定还会被当做大本营。

“你下来。”

余九龄担心彭十七看的不仔细,朝着彭十七喊了一声。

彭思琪确实是有点胖,往下爬的时候很慢也略显笨拙,以他本事当然不至于如此,可他有些恐高。

因为下来的太慢了,张玉须看着他一脸的嫌弃,又一脚踹在树干上......

这一下是把彭十七给震下来了,抱着树干滑下来的,一屁股坐地上了。

彭十七坐在那,脸色更加难受起来。

他看着余九龄委屈巴巴的说道:“现在......前隔壁也麻了,特别麻。”

余九龄笑着瞪了他一眼,爬上树,身子尽量贴着主干遮挡自己,举着千里眼往皋县县城那边看。

果然在城墙上看到偶尔有人走过,从走路的姿势和穿着就可判断出,绝非官军。

“他们有弓箭。”

余九龄从树上滑下来后拉了那两个人一下:“咱们赶紧回去和李叱说一声。”

彭十七看着余九龄那么顺滑的滑下来,他很疑惑也不服气的问:“你滑下来,你不麻吗?”

余九龄瞥了他一眼:“傻批才用裆蹭着往下滑。”

一炷香之后,路边的林子里,余九龄把看到的情况对李叱说了一遍。

李叱问:“看到证明他们马贼身份的东西了吗?”

余九龄都懵了,他挠了挠头发说道:“马贼还有证明啊?官府给开的吗?那东西怎么看得出来。”

李叱在余九龄脑壳上敲了一下:“笨啊,有马没有?”

余九龄顿时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是有那么一丢丢傻。

“有有有。”

余九龄道:“我看到了,有马,有几个人骑马出城去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城里看不出一共有多少人,但估摸着规模应该不小。”

李叱问张玉须道:“用你们那边的话怎么骂他?”

张玉须特意转了个头面对着余九龄说道:“里个哈皮,瞄了半日,啥个锤子也没看粗来。”

余九龄道:“你真欠......”

张玉须道:“当家的问我,我肯定要回答啊。”

余九龄道:“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怼着脸我说。”

李叱笑着说道:“一会儿我去探探,你们就在这等着,不要轻举妄动,天黑之后我进去,刚刚九妹不是说皋县的城门都没有没了吗,进去也不难。”

“我去看看,若那伙马贼的规模不大,咱们就都收拾了,若是太大我们对付不了,我就看看有没有机会偷几匹马出来。”

余九龄道:“带我去吧。”

李叱道:“带谁也不带你。”

余九龄好奇:“何解?”

李叱道:“你跑的太快了,若是有危险,我都没法把你丢下让你挡刀剑。”

他看向张玉须和彭十七:“他们俩可以 跟我去,他们俩跑不过我。”

彭十七道:“不愧是当家的......”

叶先生笑道:“还是我跟你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们终究也不能放心。”

李叱道:“你年纪太大了,有危险的话我丢下你于心不忍。”

叶先生:“噫......”

当夜。

李叱收拾了一下,把特意随身带来的大白牙面具套上,然后一个人靠近皋县的县城。

这种小县城别说没有城门了,就算是有城门,对于李叱来说也不难进去。

夜色正浓,又云遮月,李叱靠近到城墙下,隐隐约约能听到城墙上边有人低声说话。

这种小县城的城墙高度普通人来说绝对上不去,换成江湖高手完全不当回事。

估算着,也就一丈半高,不到两丈。

李侧耳倾听,越听越觉得他们说的不是中原话,叽里咕噜,语速很快。

李叱缓缓吸了口气,顺着墙根溜到城门口看了看,城门洞里边点了火堆,显然有人把守。

李叱又绕回来,双手扣住城砖开始往上爬,他爬的速度一点儿都不快,确保声音最轻。

这样的十根手指是多么的有力度啊,皋县的城墙本就已年久失修,斑斑驳驳坑坑洼洼,李叱爬上去并没有费多大力气。

到了边缘处翻身上去,李叱借着微弱月色看了看,远处有黑影走动,知道设置戒备的马贼就不容小觑了。

这世上的流寇,多半都是农夫难民,他们哪里懂得这些,若懂得这些的话,也不会被官军杀的那么轻易。

李叱往城内看了看,城中有火堆闪烁,却不见灯烛光,可见这城里的人已经穷苦成了什么样子。

他把鹿皮囊里的千里眼取出来往火堆密集处看了看,影影绰绰的,看着人数不少。

那些贼人应该是在吃饭,李叱的视线随即一扫而过,又去看别的地方。

本已经移开,李叱手里的千里眼顿了一下,又迅速的回到火光那边。

片刻后,李叱的手就握紧了。

那些家伙在吃的,是人。

李叱握着千里眼的手都有些发颤,嘴唇也在微微发颤,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李叱没有如此凶的杀念了。

他看向一侧的,那边有几个黑影移动,他弯腰下来,在城墙的暗影里压低身子往前移动。

到近处停下来,那几个人说话也就逐渐听的清楚了些,竟是塞北口音。

李叱和北狂徒那些人打过一仗,所以对这口音并不是特别陌生。

李叱翻出来短刀,然后起身朝着那些人大步走过去,没有疾冲,而是大步走。

那几个人听到声响后往李叱这边看过来,有人问了一句:“谁过来了?看不清楚。”

李叱手里短刀甩出去,那说话的人连反应都没有,就被一刀穿透了额头。

距离已经很近,李叱加速疾冲,其中一个马贼要抽刀,刀才出鞘一半,李叱一拳打在他太阳穴上,人横着翻出去。

李叱一伸手把自己的短刀从那马贼额头上拔出来,刀子如旋风般扫过,四个人,顷刻间就全都变成了尸体。

李叱把面罩往下拉了拉,再次看向火堆照亮的地方。

片刻后,他将掉在地上的弓箭捡起来,绳索绑在城垛上,抓着绳子滑到了城内。

黑暗中。

夜叉驾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