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三十一章 枉费了一番设计

不让江山 知白 758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和澹台压境两个人换了衣服,也没有避开谁,毕竟在无来城这种地方谁也不认识他们。

就直接从正门出去,和把守在门外的人说了一声,只说是出去随意逛逛,当然也不会被人阻拦。

两个人随便打听了一下,就打听到了那些朝廷官员住在什么地方,所以反而犯了难。

因为那些人居然是住在王府里,想下手就难了。

澹台压境一边走一边说道:“在王府里制造意外的难度也太大了些,不好办,咱们得先想办法能随意进出王府才行。”

李叱笑了笑道:“他们住在王府里才好,这样的话,一旦出了事,怎么可能会怀疑我们。”

澹台压境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甘道德的王府里戒备森严,李叱他们又不能随意进出,所以这确实是最不会被怀疑的地方。

“你先回。”

李叱道:“我自己去转转。”

澹台压境:“你不会是想悄悄潜入王府,自己一个人动手吧。”

李叱道:“我又不傻,我只是需要时间把计划想出来,顺便去给宁儿买些东西,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有人跟着咱们,你我分头走,也能把盯着咱们的人分散开。”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那好,我先回去。”

李叱独自一人朝着大街远处走,他当然早就发现了暗中有人跟着他们,只是没有靠的太近而已。

这个天下起兵的人那么多,叛军队伍犹如过江之鲫,恨不得一县之内就有许多支队伍,甘道德能从中脱颖而出,就足以说明这个人有些能力。

而且到了甘道德如今这般势力,身边的江湖高手一定不会少。

李叱就在大街上一路闲逛,无来城这边颇为繁华,许多东西在冀州也见不到。

他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就买一些,给所有人都买了礼物,而暗中跟着他的人腿都要累细了。

因为买的东西太多,李叱干脆直接雇了一辆车跟着他走,不停的买买买。

没多久,消息就传到了甘道德的耳朵里。

“哈哈哈哈......”

甘道德笑道:“听闻兖州那边疲敝寒苦,看来是真的,这个李小心见到什么都觉得新奇,可见他们在那边日子过的不怎么样。”

手下人也笑起来:“大王你没有亲眼所见,若是看到了一定会觉得更可笑,此人还去了裁缝铺子,要买女人穿的内衣,这也就罢了......”

那手下人笑的都快直不起腰:“居然还要买最大的,人家店里没有,他就定最大的,裁缝问他到底要多大的,他说就往大了做吧......还要红色的,大红色,莫不是个变态吧。”

他还比划了一下,就是张开怀抱那种比划:“李小心说,就这么大吧......”

甘道德哈哈大笑:“他要那玩意做什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忽然间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咳咳......”

甘道德问道:“你们谁见过那个山海军的大小姐是什么样子?”

手下人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他们才醒悟到,那李小心采买的东西,很可能是给那位大小姐买的......

“买大的......”

甘道德脸色都开始难看起来:“那大小姐,她......到底有多胖?”

手下人道:“要不然,去打探一下?”

甘道德的谋士许儒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是大王直接派人去,哪怕是找个什么借口求见那大小姐,怕是也会被山海军的人看出来意。”

甘道德担忧的说道:“

可若那大小姐真的是......真的是......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许儒劝道:“大王,与山海军联姻只是为了结盟而已,至于那大小姐嫁过来后大王见还是不见,理还是不理,其实并不重要,大王在乎她的相貌身材并无必要......”

他劝这几句话的时候,其实内心之中也并没有多大的底气,就刚才那人张开怀抱比划的那一下,没有个三五百斤都比划不出这种规模来。

甘道德摇头:“真嫁过来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要先打听清楚的好。”

许儒又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

他对甘道德说道:“若是大王直接派人去,肯定是不妥当,会让山海军的人猜疑,咱们倒是也有合适的人选,那归大人是朝廷官员,不是大王的人,而且还在为大王筹备封王大典,大王一会儿就把归大人请来,就说把大婚的事,也一并交给他来筹办,让他去见那山海军的大小姐,如此一来......”

甘道德立刻就笑了起来:“还是许先生想的周到,就让那归大人去。”

没多久之后,归元术就已经把这事接了下来,他正好要去除掉那些山海军的败类,有这种事做掩护,自然更容易下手。

最起码可以在动手之前,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

归元术回到住处后不久,把手下人都召集起来。

“我一会儿就去拜访那些山海军的人,你们与我同去,把那大宅的环境摸清楚。”

手下人俯身应了一声。

他们出去准备,找甘道德的人借来车马,然后又准备了一些礼物,好歹样子要做一做。

王府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李叱一直都在这等着,他采买了许多东西假意送回去后,就从后边脱身,跑到这里藏身等候。

看到一群身穿官服的人从王府大门里出来上了马车,李叱随即悄悄后撤。

李叱只是来这里等一会儿看看情况,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甘道德立刻就会把朝廷派来的那几个人请出来帮忙。

但既然他们出来了,那就接着吧。

马车在门口停着,挡住了出来的那几个人,李叱也没有看清楚他们的面貌。

但李叱也根本就没有去想,那来的人居然是归元术,青州这边的人说话有口音,归大人,他们说出来是贵大人。

此时此刻,李叱想的只是......弄死他们。

马车在大街上缓缓行进,李叱在另外一条街上快速移动,超过了马车,到前边等候。

甘道德为李叱他们选的住处比较清静,四周没有多少民居,要到这里还要过一条小河。

小河上边有一座九孔石桥,这里就是李叱和澹台压境出来前看好的地方。

今天用不上,以后也会用上,李叱断定甘道德不会安排自己手下人来打探消息,所以只能是那些朝廷官员来。

很多事都非李叱料事如神,而是他已经做好了铺垫,敌人按照他的铺垫行事罢了。

李叱比归元术他们先回来,到了石桥着,李叱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取出来黑巾把脸蒙住后往下一跳。

在半空之中单手抓住石桥,身子挂在石桥一侧,同时右手从鹿皮囊里抓出来一根飞索,飞索的一头是一根铁爪。

这种事,他不希望澹台压境一起冒险,能自己干了那就自己干了。

之前本来想做一个意外的局面出来,可是既然机会到了,那就不用再等。

听到马车上到了近处,李叱一发力身子拔高,甩手把飞爪掷了出去,飞爪缠绕在马车轮子上,他身子又往下一坠......

咔嚓一声,轮子被他拽的撇开,车轴断裂,马车往一侧歪斜。

李叱顺着飞索爬上去,在那些人的惊呼声中,李叱犹如一只从桥下飞起的雄鹰,直接掠上了马车。

在车顶,李叱双脚发力一躲,车棚碎裂,李叱随即沉进车厢之中。

他才落下,就看到一把刀朝着他刺过来,李叱微微一惊,想不到这狗官居然武艺不俗。

他双脚犹如双手拍击一样合拢,两只脚的脚底夹住了那把刀,身子往下沉的时候把刀也压了下去。

紧跟着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到了李叱手里,朝着那狗官的脖子就切了过去。

然后就听到李叱一声高呼。

“我勒个槽!”

这一声喊都喊出青州口音了,发音是卧了格槽!

刀硬生生在归元术的脖子前边停下来。

只差那么一丝,就能把归元术的脖子切开了。

归元术脸色发白的坐在那,眼睛里已经有了难以压制的惊恐,他也万万都没有想到,突然会有人要杀他,更没有想到,这人的武功居然能那么高。

更是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人即将得手的时候忽然停了,还喊了一声我了个槽......

但是片刻后,归元术就反应过来了,那声音他是既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因为很久都没有听过了,熟悉是因为他永远也不可能忘了。

“曹度?!”

归元术一声惊呼。

“度你大爷。”

李叱抬起手在归元术脑壳上敲了一下:“你他妈的怎么会在这,那狗贼怎么会是你?”

归元术没回答,而是骂了一句:“你有病吧!”

郑顺顺等人已经抽刀在手,把车门拉开,然后就看到了他们大人没事,还正在和那刺客对骂。

此时看起来,那刺客费尽心思,应该不是来杀人的,而是就想当面骂他们大人。

归元术道:“你他妈的能不能正常点,你还像是一个王?”

李叱道:“你他妈的知道我是个王,你就不能尊重点?”

归元术指了指李叱带着的黑巾,这次不是夜叉图案的黑巾,那是高希宁没事画着玩的,上面画了一只黄色的小鸭子。

归元术指着黑巾:“我尊重你个鸭子?”

李叱:“你才他妈是个鸭子。”

这时候,郑顺顺等人也终于知道那家伙是谁了,能让他们大人激动成这样的,大概也就只有那一人能行。

李叱叹道:“你要是不给我个解释,我就将你视为甘道德的走狗了。”

归元术道:“你看我像甘道德的走狗?”

李叱道:“看着不像,但是不确定。”

归元术忽然动了,一脚朝着李叱踹过去:“妈的老子在这等你这么久,你骂我是走狗?”

李叱一闪身避开,归元术一脚就把车厢踹出来个洞,脚还卡在那了。

李叱闪身到了车厢外边,两只手抓着归元术在车外的那只脚奋力一拉。

“骂我?我今天就卡你蛋!”

归元术疼的哎呦一声:“你给我放开!”

李叱:“我就不放开!”

归元术道:“你再不放开.....我喊人了!”

他看向手下那几个家伙:“还不帮忙!”

郑顺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李叱,为难起来,他对李叱劝道:“要不然还是先放开吧,那么卡着不好。”

丁满道:“就是就是,你看那些碎木,万一扎着了,褶多不好拔......”

听到这句话,李叱都楞了一下。

“褶多不好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