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六十六章 以后可能真的会去

不让江山 知白 79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钓鱼这种事,李叱确实不容易输。

曹猎钓鱼是贪玩,是爱好,是兴致。

而李叱不一样,那曾经是他活下来的必备技能之一。

所以曹猎看着李叱用极简陋的东西一条一条钓上来鱼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手里造价昂贵的漆杆折了。

折八段。

他问李叱:“为什么鱼喜欢上你的钩?”

李叱笑着回答:“小侯爷仔细想想,钓鱼算不算骗术。”

曹猎居然真的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确实就是骗术。

李叱把自己拌的鱼食递给曹猎,曹猎接过来闻了闻,一股异样的香气扑鼻。

李叱笑道:“既然是骗人家鱼,要是再不把鱼饵做的可美味口起来,那岂不是又骗又无德。”

曹猎看他:“我怀疑你是在骂我。”

李叱哈哈大笑道:“你只用蚯蚓,自然不行。”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坐在凳子上晃着脖子说道:“可我懒。”

李叱把鱼食递给他:“用我的试试。”

曹猎摇头道:“你说了一句钓鱼实为骗鱼,我现在连钓鱼的兴趣都没了。”

李叱笑道:“那就粗暴些,不骗了,下网。”

曹猎问:“你会撒网?”

李叱回答:“我?我可会撒网了,一网下去,全是大鱼。”

曹猎哪里知道他说的大鱼,根本就不是这河里的大鱼。

而李叱今天说的很多话,其实都是故意说的。

也许曹猎以后想起来今天他说的话,会有所醒悟。

曹猎问:“那你有什么不会的?”

李叱想了想,如实回答道:“就现在来看,除了生孩子这种先天不能会的事,其他的大概我都会一些。”

曹猎问:“那你学了那么多东西,累不累?”

李叱道:“这个天下想装-逼而不累的人,并不多,如我这样的人要想在人前装,就要在人后努力。”

曹猎想了想这句话,很粗糙,但是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

他是那种具备先天条件的人,所以不用去努力。

曹猎坐在那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叹息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的人,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分为上中下。”

李叱道:“当然不是,天还分三十三重,这样想的话,大概上可以分三十三,中可以分三十三,下......那就都差不多。”

曹猎又一怔。

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上等之上有上等,中等之内分多种,而下等......只是下等。”

李叱看了他一眼,越发觉得这个上等之上的上等,有些不一样。

“人真累。”

曹猎起身,随手就把鱼竿扔进河道里,那鱼竿他买来用了大几十两银子,就这么随手扔了。

当然,他这样的人买一根鱼竿必不是自己亲自买,而是下边的人去买。

三两银子买来的,报账三十两,又不是什么稀奇事。

可不管是三两还是三十两,曹猎又不在乎。

“你吃过自己钓上来的鱼吗?”

李叱忽然问了一句。

曹猎摇头:“河里的鱼多脏,整天有人在河里游水,还可能有人撒尿。”

这句话,却又把等级上的差距展现的淋漓尽致,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刻意这样,连想都没有想过。

李叱叹道:“你吃的鱼都是买来的,买来的鱼也是河里的湖里的......”

“自家养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曹猎打断。

曹猎道:“我家宅子后边有鱼塘,一共九个,很大的九宫格一样,我家里吃的鱼都是自家养的。”

李叱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忘了你的身份。”

曹猎却因为这句话而笑起来:“忘了很好。”

李叱道:“你没有吃过自己钓上来的鱼,那么就一定没有吃过劈柴烧火炖的铁锅鱼。”

曹猎问:“那是什么。”

他吃的鱼,不管是哪一种做法,都是精之又精,每一种都可以称之为做法上的艺术品。

李叱笑道:“钓几条条大一些的上来,我给你做,我以前不太会做饭,但是前阵子开始学,真正的认认真真的学。”

曹猎问:“为什么你连厨子的事都要学?”

在他看来,这就是难以理解的事了,他眼中的厨子,可能就是之前说的下等。

然而他哪里知道,他家的厨子也好,酒楼的厨子也好,在寒苦人看来那就是上等,而在普通人家看来,那也算是中等。

所以才有上中下,各有三十三重。

李叱道:“因为我觉得我会做自己女人所有爱吃的菜,很牛-逼。”

他很认真。

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有一种这是天下第一牛-逼的事的气概。

曹猎叹道:“你女人真少。”

李叱:“噫!”

曹猎道:“那要换做我,岂不是累死了......”

李叱:“噫!”

曹猎摆手:“不说了不说了,那我就钓一条上来,看看你这铁锅炖鱼的滋味到底怎么样。”

他这话一说完,身边随从立刻就跳进河水里,把他扔了的鱼竿又捡了回来。

他有几十根鱼竿,但是他说想钓的时候,手下人就一定会把他刚才扔了的拿回来。

因为曹猎说过,他觉得这根鱼竿很顺手。

他可能觉得扔了就扔了,无所谓,但手下人不会也不敢这样想。

曹猎随手接过来,觉得并没有什么可在意的。

而李叱看了看那个浑身湿漉漉的人,在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

这个随从,在曹猎眼里就是下等,在普通人眼里,却是上等。

曹猎刚刚说人真累,可他还不明白,人确实真累。

李叱这段日子确实一直都在学做菜,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去学一件事。

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也就真的没有什么事学不好。

有人说,把菜做的好吃,大概也要分成三种。

一种是以此为生的人,做的不好吃,便没有人雇用。

一种是因为爱吃的人,一种是因为爱的人。

曹猎又钓了好一会儿,也没有钓上来大鱼,于是心里有些着急。

他用了李叱的鱼饵,钓上来的却都是巴掌长的小鱼,便不开心。

见他不开心,随从们就更心急,已经有人准备下河去捞鱼了。

“小的很好。”

正在劈柴的李叱喊了一声:“小鱼有小鱼的滋味。”

不多时,曹猎的随从居然真的去买了一口大铁锅回来,还带回来几桶水。

他们动手把铁锅刷的干干净净,放在一边备用,除此之外,所有做菜的作料,他们也都买来了。

这河边的东西,就好像可以开一家调料铺子似的那么多。

李叱把铁锅架好,动手收拾 了钓上来的那些鱼,大的有一尺多长,小的有不到手掌那么长。

他收拾好了之后,先把大鱼炖一会儿,再把小鱼一条一条的在上边摆好。

等到鱼汤咕嘟着冒来泡之后,又放了些蔬菜在上面。

曹猎问:“多久能吃?”

李叱回答:“一个时辰。”

曹猎楞了一下:“可现在已经到了要吃饭的时候了。”

李叱笑道:“那就等一个时辰。”

南平江这边的人做鱼,不会做这么久,可是北方人炖鱼,喜欢炖的久一些。

曹猎想着尝尝李叱的手艺,所以硬忍着,他吃饭很有规律,虽然不饿,可到了吃饭的时间就一定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等下去,肚子就越来越饿,饿的他有些淡淡烦躁。

为了不表现出来,他就开始和李叱没话找话说。

李叱却笑了笑说道:“你其实并不是真的饿了。”

曹猎道:“肚子都叫了。”

李叱问:“你再闻闻那鱼食。”

曹猎不明所以,但还是拿起来闻了闻,感觉比刚才闻的时候更香了些。

李叱问他:“这鱼食你吃吗?”

曹猎道:“我当然不吃!我怎么会吃这个!”

他瞪了李叱一眼。

这也就是他觉得李叱不是在羞辱他,换做别人这样说,他已经恼火了。

又半个时辰后,曹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溜溜达达把他刚刚扔到一边的鱼食捡回来。

第三次闻了闻,然后有些疑惑。

他回头看向李叱喊道:“我现在居然有一点冲动想吃了它。”

李叱哈哈大笑道:“那是真的饿了。”

于是,就在这河边,曹家的那些仆从们,第一次看到了他们的小侯爷如此吃饭。

只有一锅看起来很粗糙的炖鱼,那里边还放了一些白菜豆腐之类的便宜东西。

而且李叱放作料的时候有些重,和南平江这边菜品都稍显清淡完全不一样。

偏偏是这样不怎么样的环境,不怎么样的菜,他们小侯爷一连吃了三碗饭。

“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鱼!”

曹猎看向李叱,一脸的欣慰和满足。

李叱道:“其实这也是骗术......这鱼没有那么好吃,只是你实在饿了,所以好吃的程度提升了一大半。”

曹猎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你今天说了好几次关于骗术的话?你是不是意有所指?”

李叱叹道:“也没有为什么,就是刚才那会忽然矫情起来,觉得这个世上人与人相处,多多少少都会骗一些。”

曹猎撇嘴道:“我又不骗你。”

李叱道:“安阳城里,小侯爷可能是唯一一个不想骗我的人了,所以将来不管怎么样,我骗了谁,也都不会骗你。”

曹猎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我不骗你,你不骗我,这样相处才好。”

他拍了拍李叱的肩膀说道:“说实话,你也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相处很舒服的人。”

李叱笑起来。

只是笑容背后有些淡淡伤感,他觉得自己又矫情了。

小侯爷这个人,其实真的很单纯。

“想想你以后会长留安阳,我很开心。”

曹猎看着远处,有些感慨的说道:“要不然你以后把沈医堂搬到豫州城去吧,这安阳只是个过度,你把总号放在豫州城。”

李叱想了想,回答:“以后也许真的会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