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九十章 你有计划我也有

不让江山 知白 768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夜。

封州城,暗道势力,游龙会。

毕太生站在门口,抬头看着夜色,那种隐隐约约却又刻骨一样的恐惧,就好像被夜色钻进身体里一样,控制不住的蔓延。

前两天奇手剑门被灭门,他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他想逃,可是又不敢这么逃走,不知道廷尉军现在有没有盯上他,如果他这个时候逃了,没盯上他也会盯上他。

可如果不逃,奇手剑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乱世之中,他们这种混江湖的人,看起来能呼风唤雨,可还不是随大势而行。

然而这个大势,又岂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看清楚的?

身处冀州的人,当然觉得宁王是大势,因为他们只看到宁王,也深知宁王的好。

可是在豫州的人就不一样,他们能看到宁王也能看到天命王,相对来说,天命王更加像是大势所趋。

梁州,荆州,蜀州,还有其他地方,加起来的地域之大,已经超过大楚疆域的四分之一。

再看看江南大寇李兄虎,坐拥越州,苏州,那可是最富庶的地方。

杨玄机有大楚皇族血统,算辈分是当今大楚皇帝的叔叔,血统纯正,背后有无数大家族大势力的支持。

表面上看起来,宁王有大将军唐匹敌所向披靡,可是很多人都看到出来宁王输不起。

几十万人级别的大战,杨玄机可以输一次,输两次,甚至输三次四次,可是宁王输一次基本就要告别这争霸乱世的历史舞台。

况且,此时此刻,说不定杨玄机背后的那些大家族,已经在不遗余力的想办法击败唐匹敌。

宁王要对抗的不仅仅是一支敌军,还有整个大楚的旧贵族阶层。

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天命王杨玄机,综合分析来看,如果此时天下只有这两个人在争,胜负概率,宁王李叱连三成都没有。

毕太生是江湖中人,可是江湖中人风光吗?

所谓的风光,只是百姓们眼里的错觉罢了。

盛世的时候,要想真的成为人上人,他们这些混暗道的就只能去做鹰犬。

乱世的时候,他们这样的人唯一的捷径,还是去做鹰犬。

游龙会的二当家常聚兴走到他身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大哥,是不是该走了?”

毕太生点了点头:“现在看来,晚走不如早走,可是我却犹豫不定,咱们能去什么地方。”

常聚兴道:“或许可以直接去天命王那边,咱们有六七百弟子,去了难道还能不被重用?”

“六七百弟子......”

毕太生苦笑道:“在封州城里混暗道,你有六七百人,看似呼风唤雨,你到了天命王手下,这六七百人算什么?战场上一个冲锋,这六七百人就死光了,你又愿意去做冲锋陷阵之事吗?”

常聚兴怔了怔,又是一声长叹。

“可是一定要走。”

毕太生道:“看看奇手剑门就知道,我们会是什么下场。”

常聚兴叹道:“谁能想的到,凭王谢两家的实力,居然败的这么快。”

“明日召集所有弟子,告诉他们,咱们绕开战场去京州,我在京州有朋友。”

毕太生道:“到了京州,若是将来能迎接天命王入主,咱们也算是有些功劳,比去战场上送死好。”

常聚兴刚要说话,就听到正门外有人敲门。

这般深夜,谁会来?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这敲门声不急不躁,而且还很有韵律。

常聚兴指了指大 门那边,有弟子快步过去,在门口问:“是谁?”

门外的人回答:“送子观音。”

这话把院里的人听的一怔。

“别来捣乱,滚蛋!”

有人骂了一声。

门外的人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很轻的说道:“送你们去投胎给别人做儿子,这种事你们那有资格拒绝?”

然后就是白光一闪。

一把刀精准的从门缝里劈了一下,门档瞬间被劈开,然后外边的人推门而入。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套黑衣,站在门口,右手提着一把长刀,左手抓着一个人的脚踝,被他拎着的那个人,是游龙会在外边设的暗桩。

常聚兴从台阶上飞身而起,一跃丈余,轻飘飘落在院子里,看向那个黑衣人:“你是什么来路?!”

听到这个问题,那黑衣人回头看向身后:“公子,咱们取名字了吗?”

曹猎在那个年轻人身后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说道:“还没,需要吗?”

那个年轻人点了点头:“总是要有一个能唬人的名字才对,让别人一听就知道我们惹不起。”

曹猎道:“那我现在想一个。”

他走到门口停下来,完全无视这院子里游龙会那么多人,沉思片刻后问:“那就叫惹不起如何?”

年轻人看着曹猎,一言不发的看着,曹猎就无奈的摇了摇头:“确实是敷衍了些。”

年轻人指了指常聚兴他们:“游龙会这名字不错。”

曹猎摇头:“俗气。”

年轻人叹道:“公子,比惹不起还俗气吗?”

常聚兴被人如此无视,怒气立刻就爆了,他大步走过来,从弟子手中拿过一把长刀指向曹猎他们:“要么滚出去,要么死在这。”

年轻人还是无视他,侧头对曹猎说道:“叫君临会如何?”

曹猎瞥了他一眼:“我把你从豫州调过来,不是想让你把我送走的。”

年轻人噗嗤一声笑了,然后问:“可是公子,你是老大吗?”

曹猎道:“我当然......不是。”

他笑了笑道:“这么想也对,那就叫君临会好了。”

然后他看向常聚兴:“现在回答你的问题,君临会前来拜访。”

常聚兴回头看向毕太生,毕太生道:“宁王的人......拼了!”

“是!”

他手下人纷纷抽刀在手,朝着曹猎他们冲了过去。

大概两刻之后,院子里站着四五十个身穿黑衣的精悍男人,蒙着面,持刀而立,院子里还跪着三四百人,每个人都抱着头跪在那,一动都不敢动。

当然,院子里还有一百多个躺在地上的人,只是都已经没了气息。

年轻人问曹猎:“公子,君临会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宁王的吗?”

曹猎懒得理他。

年轻人走到跪在那的常聚兴面前问:“你是游龙会的老大?”

常聚兴立刻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同样跪在一边的毕太生,没敢直接说,但是眼神就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了。

“唔,你不是。”

年轻人手往后一伸,在他腰带上挂着一排飞刀,这些飞刀构造有些奇特,刀柄上都有一个能把手指插进去的圆环。

他手一伸,小拇指穿过一枚飞刀的圆环,飞刀在他手上转了一圈,下一息就完全刺入了常聚兴的太阳穴。

他看也没有的迈步往前走,常聚兴的尸体扑倒在地。

年轻人走到毕太生的面前蹲下来,问:“你是老大?”

毕太生咽了口吐沫,脸色发白的点了点头:“我......我是。”

年轻人问:“那你就是毕太生?”

毕太生又点了点头。

年轻人嗯了一声,语气倒是很温和的说道:“我叫岑笑笑,就是笑一笑十年少的那个笑,不过未来一段时间,我叫毕太生。”

毕太生猛的抬起头,眼神里已经全都是惊恐。

岑笑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曹猎:“公子,我们这一队人,名字是不是都太随意了。”

曹猎道:“你应该问令尊。”

岑笑笑叹道:“岑笑笑,董冬冬,齐锵奇......能把天下名字这么敷衍的人聚在一起,大概也是天意。”

曹猎想了想,自己如果按照这个方式改个名字叫什么?

曹草草?

岑笑笑看向毕太生道:“我不太会威胁人,我经过的训练一直都是怎么杀人,所以我只能大概把我的意思表达一下,威胁这一步就免了,你答应了就能多活一阵子,不答应现在就死。”

曹猎道:“你这就是在威胁人。”

岑笑笑想了想,他居然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头:“好像是的。”

他对毕太生说道:“现在去写信,分头送去和你有勾结的各门派,暗道势力,商行,你所知道的所有的已经被杨玄机收买拉拢的人,全都要写,邀请他们明天晚上来你这里商议大事。”

毕太生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不敢。

“唔......”

岑笑笑回头问曹猎:“公子,我能杀吗?”

曹猎道:“你确实不会威胁人。”

他指了指毕太生:“你们两个来吧。”

董冬冬和齐锵奇上前,走到毕太生面前,董冬冬对岑笑笑说道:“劳驾,借过。”

岑笑笑起身让开,然后好奇的问:“你名字真的是你爹娘取的吗?他们待你好不好?你小时候过的快乐吗?”

董冬冬:“......”

岑笑笑见他不答,又看向齐锵奇,还没张嘴,齐锵奇认真的说道:“请你闭嘴,然后走远。”

岑笑笑叹了口气,走到曹猎身边,忽然笑了起来:“公子,原来廷尉军的人这么好玩。”

曹猎道:“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嘴碎?”

岑笑笑想了想,叹气道:“因为以前我只能在暗处,以前也不能多说话,以前必须看起来很冷酷。”

他刚说完,就看到董冬冬从怀里取出来一个小小的布包,打开之后,里边有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看起来都不大。

下一息,他就看到董冬冬伸手去捏毕太生的眼皮了,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很小但绝对无比锋利的刀。

那刀薄如蝉翼,形如柳叶。

看到这一幕,岑笑笑不笑了,片刻后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原来他们一点都不好玩。”

可是董冬冬的刀还没有割下去毕太生就怂了,不然的话,他可能真的会看到董冬冬捏着他的眼皮让他看看眼皮离开眼睛后是什么样子。

没多久,董冬冬回到曹猎身前俯身道:“公子,名单已经有了,我可以模仿毕太生的笔迹写信,给我两刻的时间就好,屋子里有他的笔迹可以临摹,所以这个人杀还是不杀?”

曹猎摇头:“先留着吧,让他写。”

他看向岑笑笑:“毕太生,我说你呢。”

岑笑笑叹道:“说实话,毕太生这个名字,比岑笑笑差远了。”

然后看向董冬冬:“比你的也差远了。”

董冬冬抬起头看向天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