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四十三章 都疼

不让江山 知白 81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人在半空,他的玄刀又笔直的飞了回来,刀柄凶狠的撞向李叱胸口,看起来已经避无可避。

但李叱就没打算避开。

半空之中,李叱一脚踢出去,正中玄刀刀柄,玄刀急速旋转着飞上高空。

玄刀格外沉重,寻常的汉子想把这玄刀顺利舞起来都十分艰难,猛的飞上高空,带着李叱也又拔高了一些。

刀柄上来连着锁链,李叱一时之间不能脱手,刀又在旋转,锁链缠绕,李叱就显得有些被动。

圣刀门小师叔元见离抬头看着李叱,眼睛微微眯着,似乎的对此人这般的反应这般的身手有所触动。

李叱在半空之中奋力一拉,啪的一声,锁链绷直,玄刀随即坠落下来。

李叱也在往下落,可是借助这拉拽之力,身体在半空之中微微停顿了片刻。

只是这一瞬而已,玄刀超过了李叱继续下坠。

李叱一脚踹在玄刀刀柄上,刀就化作了一道乌光朝着元见离迅疾飞来。

元见离还在抬头看着,那刀来势奇快,可他却不屑的哼了一声。

就在玄刀就要飞到元见离身前,元见离再次双手握刀劈了出去。

“我看你还怎么解!”

一刀斩落。

可就在元见离的刀即将劈中玄刀的时候,李叱咬着牙一拉锁链,玄刀硬生生在半空之中顿住,元见离这一刀就劈了个空。

人如此发力的情况下,一刀劈空,后果可想而知。

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压,宣泄出去的力度带着他往前踉跄了一下。

李叱一甩手把锁链扔了出来,锁链被甩直了之后,犹如他掷出去的一杆铁枪。

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元见离还能一刀斜着扫出去,将锁链劈开。

身子还保持着前倾的姿势,这一刀劈开之后,再无余力把身形稳住,只好单手在地上撑了一下,借着撑地人往前一翻。

虽然姿势说不上有多潇洒,可还是把这即将摔倒的颓势给扭转过来。

人落地,眼前出现了一个拳头。

“你狂个屁!”

李叱在暴喝之中,一拳轰向元见离的面门。

这一刻,元见离的眼睛瞬间睁大,他才刚刚站稳,那拳头已经到了他面前。

没有丝毫犹豫,他立刻往旁边歪头,李叱的这一拳就擦着他的耳朵打了过去。

那呼呼的风声,直接灌进了元见离的耳朵里。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元见离险些被人一拳打死......

他当然感受的到那一拳有多暴戾,也当然知道被这一拳砸中面门是什么下场。

他是实力之强毋庸置疑,可是他却发现对方比他会打架。

战斗这种事,从来都不仅仅是靠战斗技术,还有战斗经验,战斗智商。

李叱拳头擦过了元见离的耳朵,耳朵立刻就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元见离眼神一寒,左手往前一拍,手掌印向李叱的心口。

李叱此时一拳击空却迅速变招,手肘往下狠狠的一砸。

砰砰......

两个沉闷的响声同时出现。

下一息,李叱往后倒飞了出去,心口被一掌命中。

而与此同时,元见离被李叱一肘砸在后颈上,身子往前扑倒趴在地上。

紧跟着又是砰地一声,李叱的后背撞在对面的院墙上,直接把院墙撞出来一个洞,砖石纷纷落下,李叱直接撞进了对面院子里。

而趴在地上的元见离脑袋里嗡嗡的响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立刻起身,可是剧痛之下,脖子都好像断了一样,脑袋沉的厉害,竟是无法动弹。

哗啦一 声,李叱强撑着从碎砖下边爬起来,剧烈的咳嗽着,一边咳嗽一边吐血。

元见离趴在那,几息之后神智才回来,双手撑着地站起来,可还是摇摇晃晃。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面甲下边在流血的人,抓着一块砖头站了起来。

“砖头?”

元见离眼睛都眯了起来。

李叱一咬牙,脚下发力往前疾冲,元见离见自己的长刀就掉在不远处,一脚踢出去,长刀随即旋转着斩向李叱。

那刀在半空中转速极快,像是一个飞出去的风车。

李叱还在前冲,看到刀飞过来,身子斜着翻了出去。

急速旋转着的长刀在李叱肩膀上扫了一下......嚓的一声,李叱肩膀上的衣服被切掉,里边的玉甲被刀擦出来一串火星。

而在这一刻,那块砖头呼的一下子飞了过来。

啪!

砖头实打实的拍在了元见离脸上,然后从脸上滑落下去。

元见离的鼻子里一股血喷涌而出,身子摇晃了几下,人往后仰倒了下去。

李叱艰难的站起来,剧痛之下,已经站不直身子了。

他看着那仰倒在地上的高傲男人,轻轻哼了一声:“砖头怎么了?”

他大口喘息着,想过去动手,可是哪里还有什么力气,连走过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咳咳,八岁以前,打架没输过,就靠的是砖头。”

李叱大口呼吸缓了一会儿,然后就往前迈步,每走一步都在咳嗽,每一次咳嗽嘴里都在往外溢血。

可就在这时候,那些圣刀门的弟子从客栈里冲了出来。

他们之前根本就不敢靠近,元见离与人动手的时候,他们除了看着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就算能做什么他们也不敢,因为元见离的高傲,不允许他在与人交手的时候,他的人随意插手。

以前不是没有人这样做过,元见离与一位高手交战的时候,他的一个同门试图偷袭那位高手。

虽然用暗器打伤来了对方,可是元见离却根本不领情,回去之后就废了那门下的武功,把那人变成了一个废人。

此时见元见离倒地不起,圣刀门的人怎么敢还看着不动,纷纷冲出。

李叱佝偻着身子站在那,他对面是呼啸而来的圣刀门弟子。

噗的一声,一根铁钎飞过来,将靠近李叱的圣刀门弟子脖子刺穿。

两位廷尉军千办,早云间和虞红衣两个人一左一右落在李叱身边,同时伸手将李叱扶住。

刚才李叱和元见离交手的时候,廷尉军的人早就跟了上来,只是他们也插不上手。

一旦贸然出手的话,非但帮不上忙,还可能误伤了宁王。

此时见两人都重伤不支,双方的人全都现身出来。

那些圣刀门的弟子仗着人多,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再次发力向前疾冲。

两把长剑一左一右出现,剑芒如电。

靠近的圣刀门弟子直接被剑芒切开咽喉,人还保持着往前冲的姿势,又跑了两步才扑倒在地。

老张真人和小张真人一人一剑,挡在了李叱身前。

“走。”

李叱声音很弱但却不容置疑的吩咐了一声:“小心黄雀在后.....跑的要快......记得把我刀捡回来。”

早云间和虞红衣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架着李叱向后疾掠出去,而老张真人和小张真人也没有停留,逼退圣刀门的弟子,捡了李叱的玄刀随后跟上。

圣刀门的弟子们一时之间没敢再追,连忙将元见离抬起来回到客栈。

“不要回客栈,现在就找地方藏身。”

元见离声音微弱的说道:“把夫子圣刀 带上,甘道德若知我负伤,必会来杀我。”

手下人也不敢怠慢,一群人保护着元见离跑了出去,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总之先离开客栈再说。

而李叱他们正在后撤的时候,遇到了赶来的归元术等人。

“让他们走,别见面。”

李叱急促的吩咐了几句,小张真人立刻抬起手朝着归元术他们摆了摆。

归元术瞬间明白李叱的意思,一招手带着他的人转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众人才离开没多久,大街上就传来一阵阵马蹄声,数不清的骑兵从远处飞奔而来,蹄声密集如雷。

归元术他们藏身在巷子里看着,火把在巷子口外嗖嗖嗖的过去,可见骑兵的速度有多快。

归元术看的清楚,冲在最前边过去的那两个,正是甘道德手下的五虎将其中两个。

一个叫丑夷,一个叫廖凡华。

这两个人在甘道德手下很受重用,而且凶名远扬,屠村灭寨的事,这两个人比谁干的都多。

甘道德手下那五虎将,哪一个不是生性残暴之人,他们领兵所到之处,但凡有人反抗,不管男女老幼一概杀绝。

早云间他们急匆匆的回到住处,此时高希宁已经等的坐不住,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

看到人回来了,高希宁立刻就冲了上去。

见李叱被人架着回来的,高希宁的眼睛瞬间就有些发红。

“我问题不大,准备伤药,稳气血的......准备烈酒,最烈的酒。”

李叱急促的说了几句,他是怕高希宁太担心。

不多时,李叱吩咐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送到客厅里来。

李叱坐在椅子上,喘息着说道:“帮我把衣服脱了,用烈酒冲洗伤口,然后敷药。”

早云间和虞红衣两个人动作迅速,又极为小心的把李叱的衣服脱了。

再看时,李叱戴着的护心镜也碎了,就连护心镜下边的玉甲都碎了一片。

可见李叱遭受的重击,比起之前澹台压境遭受的重击还要凶狠一些。

虽然穿着玉甲,可是这般激烈的拼杀,李叱身上被磨破擦破的地方太多了。

两个人用烈酒给李叱冲洗伤口,李叱的嘴角一直都在微微抽搐,可见他忍受着多大的疼痛。

而这疼痛,其实来自外伤的并不算太重。

李叱脸色惨白,忽然看向紧张的高希宁:“转头。”

高希宁立刻转身,她知道李叱怎么了,但她听话。

李叱一口血喷出来,然后抬起手抹了抹嘴角:“没事了。”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早云间立刻把李叱脱下来的衣服踢了一下,盖住了刚才喷的血。

“内伤药。”

李叱看向高希宁,他没有看向别人,是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必须让高希宁为自己做些什么。

伤药早就在高希宁手里了,立刻给他喂了下去。

好一会儿之后,李叱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往后靠了靠,坐在椅子上,看起来真的是没有什么力气了。

“真他妈的疼......”

他忽然咧开嘴笑了笑:“那个家伙,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无来城里,一座民居之中。

元见离躺在炕上,放在以往他碰都不会碰一下的土炕,此时的他呼吸有些粗重。

他没有李叱那么好的待遇,因为他身边没有一个如高希宁那样的女人,也没有如余九龄他们那样的兄弟。

原来......

被人打伤了的疼,是这么疼。

元见离深深的吸了口气。

居然,被那个家伙......打的这么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