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也没想过

不让江山 知白 714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王府。

门口的守卫看着面前这几个人,对他们的说话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些人,竟自称大楚使臣。

这些人进城的时候,自然会在城门守处留下登记的信息,如果真的是有人以朝廷使臣身份进入豫州,早就已经报到宁王府里了。

所以只能说明,这些人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以其他身份进来的。

若是后者,进来了才敢把身份亮出来,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们这一路走的小心翼翼。

这种事,门口的守卫也不敢耽搁,连忙进宁王府里禀告。

大概两刻之后,洪嗣瑞等人已经坐在宁王府的客厅里。

只是宁王李叱并没有见他们,和他们在说话的人,是如今的豫州节度使燕青之燕先生。

只聊了两刻左右,洪嗣瑞等人就起身告辞,燕青之请他们留下吃饭,也被婉拒。

洪嗣瑞说,实在抱歉,确实还没有做好与你们推杯换盏的准备。

燕先生说,没有关系,敬酒是主人家里的本分事,客人不喝,主人家也不能罚酒。

燕先生邀请他们住到官驿,这一点他们倒是没有拒绝,已经亮明了身份,所以住在什么地方都好,也无需在为退路做打算。

住进官驿之中,宁军自然会保护,反而会更踏实一些。

又两个时辰之后,商行后院。

杨宥单膝跪倒在武亲王面前:“王爷,宁王没有见洪大人,所以只在宁王府里停留了两刻便告辞出来了。”

武亲王点了点头,他能猜到,宁王不会急着见朝廷派来的使臣。

而且即便不见,宁王那般聪明,也该猜到朝廷这个时候派遣使者过来,目的是什么。

既然猜得到,何必去扯皮。

“你们见了谁?”

武亲王问。

“豫州节度使,姓燕。”

武亲王又问:“你观此人如何?”

杨宥沉思片刻后回答:“学识气度,令人折服。”

武亲王笑了笑:“你可知道,为什么眼中所见的宁军之人,皆有一种气度?”

杨宥这次思考的时间更久,然后回答:“因为自信。”

武亲王嗯了一声:“你能看到这一层,已经比许许多多的朝廷重臣要看的更透彻,他们到现在还觉得,宁王李叱这边的人,只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泥腿子,是一群卑贱丑陋的下等人。”

杨宥道:“进宁王府之后,所见之人,身上都有一种本该让人厌恶,却就是厌恶不起来的气度。”

武亲王道:“你说的本该厌恶,却厌恶不起来,是因为你们平日里都是低头看人,如今与人家平视了,你们就觉得不舒服,也许再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不能与人平视,而是要抬头看人了。”

杨宥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这句话,来的时候,在他的脑海里所幻想出来的宁王,是一个小人得志的样子,幻想出来的宁王之臣,是一群小人得志的样子。

“可怕吗?”

武亲王问。

杨宥点了点头:“可怕,他们......竟是能以平常心看待我们。”

武亲王道:“你确实看的透彻,我一直都在说,李兄虎不足为惧,杨玄机也不过如此,就是因为他们都有一种得意感,可是宁王李叱这边的人,看我们,看他们,看任何人,都是平常心。”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果有机会的话, 倒是真想和那宁王李叱面对面坐下来聊聊,我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影响了这么多人......我观天下,众生之相,一半魑魅,一半牛马,斩魑魅,救牛马,众生平等,这是他们的信念,宁王李叱给他们的信念。”

杨宥却担心:“王爷还是应尽快离开豫州城,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武亲王嗯了一声:“我知道,你回去吧,只管好好保护洪大人......如今这朝廷里,洪大人是为数不多的纯臣。”

官驿。

有人给洪嗣瑞送来一份请柬,洪嗣瑞没有看,大概就猜到了会是宁王手下某个重臣的邀请。

宁王不会随随便便见他,但一定会安排重臣与他会面,总是要给彼此试探的机会。

可是他不想去,他得有朝廷的态度。

随手将请柬扔在了桌子上就没有再看,坐在那沉思了许久,考虑着,身为大楚使臣,将来见到宁王之后,该怎么样去维护武亲王对他交代的那四个字......朝廷体面。

良久之后,他瞥了一眼那请柬,随手拿起来拆开,只看了两眼便脸色变了,连忙吩咐手下人备车。

不久之后,松鹤楼。

从马车上下来的洪嗣瑞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他的那位老者,他立刻加快脚步,离着还远就已经俯身:“请先生恕罪,学生来迟了。”

高院长看着面前这个已经两鬓斑白的学生,一时之间也有些恍惚。

“你......竟是也已这么老了。”

洪嗣瑞到了高院长面前,郑重的俯身行礼:“先生,一别多年,先生可还好?”

高院长扶了他一把:“好着呢,咱们进去说话吧。”

不多时,包房中,洪嗣瑞让手下人退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之后,他撩袍跪倒:“拜见先生。”

人前不跪,是因为他是朝廷重臣,高院长是他恩师,可高院长是叛军那边的人,跪了,折辱朝廷体面。

此时没有外人,跪了,是尊师重道。

高院长等他拜过了之后伸手把他扶起来:“坐下来说话吧,家里人可都好?葶秀可好?”

他问的,是洪嗣瑞的妻子,两个人的姻缘,还要多谢高院长牵线搭桥。

所以对于洪嗣瑞来说,高院长不仅仅是恩师,还是他的媒人。

如此说来的话,高希宁应该是遗传了什么才对,但是没有完全遗传,因为她还没有成功过。

“都好,都好。”

洪嗣瑞眼睛有些湿:“先生看起来精神很好,身体也硬朗。”

高院长道:“日子过的舒心,身子就好。”

他看了一眼洪嗣瑞,比他小二十几岁,却已经佝偻了身子。

“我没有想到会是你来。”

高院长叹道:“我离开大兴城之前,你就已经辞官回家去了,出大兴城的时候你没来送我,我想着,你大概也已经走远了吧。”

洪嗣瑞歉然道:“学生那时候确实已经辞官还乡,不知道先生离开大兴城,那时阉党当道,朝廷里乌烟瘴气,学生这官,没法做。”

高院长问:“何时起复的?”

洪嗣瑞沉默片刻,如实回答:“来之前。”

高院长听到这三个字,脸色有些不好看,心里也变得压抑起来。

来之前.....皇帝是又选了一个忠臣,一个纯臣,跑到敌人的地盘上送死了吗?

该重用的时候想不起来这个人,需要有人赴死的时候就想起来那些纯臣可用。

这人心,还不及豺狼虎豹。

当高院长已经不再对所谓的大楚皇权无条件敬畏,看到的就只剩下人心险恶。

“你和我说说吧。”

高院长道:“朝廷是什么态度,皇帝是什么心思,若是连我都说不通,也就不必去见宁王了,我自会安排人礼送你们回去。”

在燕先生面前不说,还是那句话,因为要维护朝廷体面。

可是在高院长面前,洪嗣瑞就不能不说,那是老恩师。

“陛下的意思是......若是宁王愿意出兵,牵制逆贼杨玄机,迫使杨玄机不敢轻易攻打都城,陛下愿意......陛下愿意与宁王割地而治,赤河以北,陛下让给宁王。”

“让?”

高院长看向洪嗣瑞:“这个让字,何解?”

洪嗣瑞叹了口气,哪有什么解释,越解释越不体面。

高院长道:“听起来,皇帝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放低了好大的身段,让给宁王......”

他看向洪嗣瑞:“我知你本性,也知你坚守,所以我不劝你归顺宁王,但是这些话,真的是笑话。”

高院长缓缓说道:“皇帝已经没有让的资格,宁王却有不让的底气。”

洪嗣瑞苦笑。

“先生,弟子在这个时候愿意来,先生就该明白弟子心意,所以这些先生认为可笑的话,学生却不得不用最郑重的态度,在宁王面前认真说。”

他看向高院长:“人该有什么本分,是先生教的,先生忘了么?”

高院长摇头:“没忘。”

他端起酒壶,洪嗣瑞连忙起身要为高院长倒酒,高院长不肯:“你远来,我该招待你才对,你安生坐下。”

倒了两杯酒,高院长举杯:“敬你的本分。”

洪嗣瑞双手捧杯,眼睛越发的红了:“多谢先生。”

两个人都把酒喝了,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许久许久之后,高院长道:“孩子现在怎么样?”

洪嗣瑞道:“在家务农,本该出仕,是我拦着了。”

高院长:“给我个地址吧,待......以后,我来照看。”

洪嗣瑞怔住,起身后撤两步,再次拜倒:“弟子......多谢先生。”

高院长把他扶起来:“想想那时候,你们两个大婚还是我来主持的,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

他拍了拍洪嗣瑞的肩膀:“我是你的老师,我教过你匹夫不可夺志,你是纯臣是忠良,更不可夺志,我来安排,明日宁王会见你,哪怕你要说的是笑话。”

洪嗣瑞终究还是忍不住:“可是先生,你曾为楚臣啊。”

高院长看向他:“那就三日后再见宁王吧,这三天你去走走看看,你就会明白......我曾为楚臣且身份尊高,但没有如今日这样,以身为一个大楚叛臣为傲。”

高院长笑了笑:“吃饭吧,一会儿菜就凉了。”

洪嗣瑞嗯了一声,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一样。

“你在大兴城的时候,想过明天是什么样子的吗?”

高院长问。

洪嗣瑞如实回答:“没想过,明天不属于弟子。”

高院长看向窗外:“我也没想过,因为我看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