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九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让江山 知白 69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盛夏时节,南平江一带本就天气炎热,江边水汽又重,从北方来的士兵们完全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

潮湿闷热,令人无比的难受。

别说连战连败让冀州军士气低迷,因为水土不服而病死的士兵也不在少数。

整个大营里早就人心惶惶,刚开始做着从龙之功这般大梦的人们,早就被这现实给抽打的满脸是血。

曾凌在得知青州军十五万从东边支援过来,立刻就下令大军准备撤离,然后急匆匆去寻刚离开的羽亲王。

走到一半的时候曾凌的脚步戛然而止,他已下令,若此时再去请示羽亲王......

依着羽亲王那般斤斤计较的性子,纵然现在不惩治他,以后也一定会寻机会惩治他。

越是失败的领导者,越是极力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老大。

如今的羽亲王便是如此,这一场出征,把他的真实能力暴露无遗,手下人对他也算看的透彻了一些。

越是这样,他越是要表现出自己的威严,越想让人怕他,放在以前,他怎么可能会对曾凌下手。

曾凌是冀州节度使,冀州军是曾凌一手把控,处置曾凌的话,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起军队哗变。

脚步停下来的曾凌站在那,脑袋里不停的思考这件事该如何圆一下。

现在的羽亲王距离丧心病狂已经不远,若是再惹怒了他,天知道这个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太子杨竞早已即位称帝,羽亲王的家国大梦变成了一泡黄汤,能留下什么?不过存不了多长时间的尿迹。

有点来过的痕迹,还不好看,知道是一泡尿出来的,还让人觉得恶心。

所以曾凌沉思片刻之后就转身吩咐手下人,告诉他们悄悄的收拾,不要大张旗鼓。

然后他加快脚步去求见羽亲王,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

其实到了此时此刻,曾凌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怨气?

怨气一直都有,只是此一时彼一时。

冀州是他的地盘,几乎所有事都是他在经营,结果羽亲王到了,因为他是皇族,因为他是王爷,就一把将曾凌经营的东西全都拿了过去,还理直气壮。

以前曾凌隐忍不发,那是因为曾凌也有所图,他一个节度使纵然是封疆大吏,可他若要起兵那就是谋逆,名声上就被人定死了。

各地节度使一个个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可没有一个人敢朝着都城进军,还不都是因为怕背上这恶名。

曾几何时,曾凌以为自己是运气来了,羽亲王在冀州是天赐良机,羽亲王出兵,可谓名正言顺。

别人再骂,骂不到他曾凌的头上,若是羽亲王成了,他就是从龙第一重臣,到时候权倾朝野难道还是梦?

羽亲王不成,他大不了回守冀州,继续做他的封疆大吏,不......是一方诸侯。

现在不一样了,羽亲王外强中干,又因为脸面的事对曾凌都大发雷霆,曾凌的怨气也快要忍耐不住。

但曾凌也知道,现在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此时内乱的话,冀州军只怕更会一败涂地。

他找到羽亲王的时候,后者正躺在床上休息,曾凌俯身叫了几声,羽亲王只当是没听见。

曾凌沉思片刻,跪下来后说道:“王爷,军情紧急,崔燕来的青州军不下十五万,已到安阳州。”

嗖的一下子,羽亲王立刻就坐了起来。

羽亲王急切说道:“他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他刚被我击败,军心溃散,又无粮草,不该是退回青州去了吗?”

曾凌道:“料来是豫州刘里派人去联络了他,然后赠送粮草物资,只求崔燕来能发兵对我大军形成夹击之势。”

他看了羽亲王一眼后请求道:“还请王爷早作决断,青州军一到,南平江南岸的豫州军怕是就要强渡过来。”

羽亲王起身,在帐篷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大概半刻之后,他转身看向曾凌道:“传令大军后撤,留下一军断后。”

曾凌一喜,知道能遮掩过去了,连忙回头朝着外边喊了一声:“还不快去传王爷军令?!”

外边候着的人立刻就转身跑了出去。

羽亲王这才好像刚刚醒悟过来似的,伸手把还跪在那的曾凌扶起来,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对曾凌说道:“你也不要怪我。”

曾凌连忙道:“臣下不敢,是臣下有罪有错。”

羽亲王见他态度好,于是继续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当着他们的面责罚你,也是因为倚重你,不然的话,我为什么只骂你?因为你是自己人,什么话都好说。”

曾凌俯身道:“臣下多谢王爷厚恩。”

羽亲王道:“你先去吧,撤军一事,一定要安排妥当,谨防敌军追击。”

曾凌应了一声,再次行礼,这才退出大帐。

就在这时候,羽亲王的儿子杨卓从外边进来,一脸不忿的说道:“父王,我看这曾大人有些不知身份了。”

羽亲王一怔,他问道:“你这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杨卓道:“我从外边回来,看到大营里的人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撤离,想是曾大人在求见父王之前就应该下令撤军了。”

羽亲王脸色一变。

杨卓继续说道:“曾大人莫不是已经忘了为臣之道?这种大事,不经请示就敢私自做主,完全没有了尊卑。”

羽亲王怒道:“闭嘴!”

杨卓一愣,连忙俯身,不敢再说话。

羽亲王沉思片刻后吩咐道:“你再出去看看,确定他在见我之前就已经下令撤军的话,再来回报。”

杨卓嗯了一声:“孩儿这就去查查!”

说完后转身跑了出去。

羽亲王的脸色变幻不停,这个曾凌,他其实一直都不放心,他在冀州的地位算是鸠占鹊巢,一直都担心曾凌对他不是真心实意。

拿了人家东西,还想着人家不服气怎么办。

此时越想,对曾凌越是忌惮,进而是愤恨。

再想到刚刚他下令打了曾凌二十军棍,他才走,那些文武官员居然全都跑出去对曾凌嘘寒问暖!

那些人眼里只有曾凌,好像曾凌才是做主的那个,哪里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了。

再说那些执行军令的士兵,这二十军棍打了,如挠痒痒一样,曾凌刚刚来他也看到了,像是被打过的样子?

不管是冀州军士兵,还是那些文官武将,还是都看着曾凌的脸色做事。

羽亲王想到此处,心里的那种羞恼再也控制不住,一脚将旁边的桌子踹翻。

都城里的事,太子杨竞把他耍了,也许此时此刻,说不定杨竞正在哈哈大笑呢。

让豫州军,青州军,还有冀州军打去吧,最好拼个三败俱伤才合杨竞的心意。

只有北方的这几个节度使打的损兵折将,杨竞再派兵收服才会轻而易举。

越想越怒,几乎要炸 开一样。

与此同时,南平江南岸。

豫州节度使刘里站在江边高处,举着千里眼往对岸冀州军大营那边观看。

他手下一名将军也在看着,忽然就笑了起来:“大人妙计,看来杨迹形要跑了。”

刘里微微一笑道:“杨迹形本就是没什么本事的,只是有些勇武之力的匹夫罢了,他这个人,最多可为先锋,不可为大将,更不可为主帅。”

“当初他在北疆有勇武之名,只是因为冲锋之际悍不畏死,让他领兵的话,比幽州罗耿还要差了几百个层次。”

刘里道:“我派人去请崔燕来率军夹击,他担心我有诈不肯前来,我就让人跟他换来三万套青州军的军服和旗帜,然后假扮青州军出现在安阳州城外......”

“此时对岸领兵之人若是幽州罗耿,我尚且要担心能不能骗的了他,可是杨迹形和曾凌,必会被我这一计所吓破胆子。”

刘里笑了起来,脸色得意。

“我用粮食换军衣旗帜,崔燕来以为他赚了,却不知真正赚到了的是咱们,崔燕来本可有机会与我夹击杨迹形,进而猛攻冀州,所得之地,我最少也要分他三成,可他担心我要坑他不敢来,却因为拿了我一些粮食而沾沾自喜,所以这崔燕来也不过是个庸才。”

刘里说完之后,回身吩咐道:“传令大军佯装渡河,把所有船只都集合起来,让大军在江南岸列队,既然杨迹形已经怕了,那就再吓吓他。”

他手下人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跑出去传令。

刘里继续下令道:“派人去通知孟可狄,让他也做出准备进攻之势,逼迫冀州军撤走,唯有冀州军狼狈而逃,我们从后追击,才能大胜。”

“是!”

手下人接令,急匆匆跑了出去。

刘里笑道:“在我看来,杨迹形不过是一介莽夫,曾凌有些心思,但又做不得主,上下不合,粮草不济,水土不服,冀州军安能不败?”

他哈哈大笑,得意之极。

刘里自豪的说道:“我随武亲王南北征战之际,杨迹形还是个黄口小儿,只知争强斗狠的无能之辈,就算是曾凌,那时候还不过是个区区小官,仰人鼻息。”

众将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可是这些话,刘里说的并不虚假。

武亲王南征北战,刘里是他帐下最善战的一员悍将,有奇才,能担当,从无败绩。

不然的话,当初武亲王也不会一力保举他为豫州节度使,因为豫州实在重要,需要一个大才之人才能镇守。

武亲王了解刘里的能力,知道他能守好豫州,豫州可是大楚的粮产地,守不好会出大问题。

而与此同时,豫州之地南侧。

武亲王亲率十万大军已经进入豫州境内,大军浩荡,犹如一条长龙,令人畏惧。

手下人递给武亲王一壶水,武亲王接过来后说道:“传令大军今夜之前务必赶到来城。”

手下人问道:“王爷,为何如此心急?”

武亲王笑了笑道:“刘里如今在和冀州军对峙,不出意外,冀州军必败,刘里也必会率军攻入冀州,咱们快一些,趁势拿下豫州。”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刘里是我带出来的人,击败冀州军,并非难事。”

他喝了口水,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的侄子如今已经贵为大楚皇帝,那是一个有心力挽狂澜的年轻人,他这个老叔叔,也是老臣,自当尽力辅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