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何以卫道?

不让江山 知白 746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初冬从后边一跃而过,在曜北的尸体上空飞掠过来,五指成爪,朝着唐匹敌的脸扫落。

唐匹敌立刻往后一仰身避开,那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扫了过去,带着一股风。

已经偏西的太阳把光芒洒进巷子里,初冬的那五根手指上却没有阳光暖意,而是点点寒芒。

唐匹敌脚下一点往后飘身,初冬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掏向唐匹敌的小腹,这五爪如铁,被抓住小腹,便是肠穿肚烂。

唐匹敌如有预感一样避开,刚一落地,初冬已经追到他面前,又是一爪扫过来。

唐匹敌低头,五根手指抓在旁边的墙壁上,竟是在砖石上留下几道抓痕。

在唐匹敌低头的同时,他一拳打出,可是初冬反应也极快,左手抓住了唐匹敌的拳头。

唐匹敌立刻张开手把初冬的手震开,手背还是被这女人抓了一下,指痕之处,他手背的肉皮都被抓掉。

一瞬间,唐匹敌手背上就出现了血迹,很快,那只手就被血染成了红色。

如果不是撤手足够快的话,初冬可能会把他手背上的筋挑断,她那五根手指上好像套着什么特制的东西,坚固且锋利。

唐匹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因为这伤,他皱眉,而这皱眉意味着,他开始认真起来。

初冬再次跨步向前,五指抓向唐匹敌的面门,其中两根手指目标是唐匹敌的眼睛。

唐匹敌一拳打上去,打的不是手掌而是手腕。

这一击将初冬的胳膊打的往上抬起来,唐匹敌趁势入侵,手肘撞在初冬胸膛上。

这一下肘击极凶狠,初冬闷哼一声往后退出去,唐匹敌却已经再次压上来,一脚踹向初冬胸口。

初冬在半空之中双手往前一抓,像是要捂住什么似的,如果唐匹敌的脚被他捂住,只怕就要废了。

这一脚踹出去,唐匹敌看到初冬手指上的金属反光,脚迅速回收,在半空之中屈膝。

初冬的两只手都落了空,两只手碰撞在一起,擦出来一片火星。

这就是她的刀。

唐匹敌半空屈膝避开那两只手后,那一脚又踹了出去,踹中了初冬的胳膊。

初冬落地脚步踉跄了一下,勉强站稳身形。

不是这一脚给她伤的很重,而是刚刚唐匹敌肘击那一下对她伤害不轻。

她深呼吸,脸色微微发白。

初冬暂时停下来,唐匹敌也暂时停下来,取出来伤药洒在手背伤口上,还刚洒好,李叱已经到了他身边。

李叱看了唐匹敌的手背一眼,从自己的鹿皮囊里取出来绷带给唐匹敌把手包扎好。

“我来吧。”

李叱一边包扎一边说道。

唐匹敌摇了摇头:“我吃的亏,还是我自己讨要。”

李叱给唐匹敌包扎好手之后回头看了初冬一眼:“她手指上的东西不好应付,拳脚靠近,她一爪子下来就可能会受伤。”

唐匹敌笑道:“所以你想好了怎么和她打?”

李叱道:“我用脸去打她,大概她也没什么办法。”

唐匹敌一怔,噗嗤一声就笑了。

“那你过分了。”

唐匹敌说完这句话之后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次迈步向前:“我继续,你先回。”

李叱点了点头,后退等待。

唐匹敌如此骄傲的人,自出道以来就没有人能够赢他,自 出道以来也没有人能伤他,今天是第一次。

以他傲气,又怎么可能让给别人来打。

另外一侧。

叶杖竹和擎天的交手,比唐匹敌和初冬的交手看起来场面要激烈的多。

叶杖竹掌至之处,有山崩地裂气势。

擎天拳至之处,仿若一声一声惊雷。

最倒霉的是两侧的墙壁,叶先生一掌拍过去,擎天避开,那一掌落在墙上,便是一片砖石被震飞出去。

他一掌坍塌一片,而擎天则是一拳一个洞。

这样的两个人交手,谁都不敢靠的太近,那气场就足够让人心惊胆颤。

余九龄他们早就已经退到了远处看着,那样的两个人交手就给人一种感觉,就算是他俩身边的一股风扫到了别人,都会被连累的骨断筋折。

对于旁人来说,叶先生和擎天交手,如神仙打架一样。

而且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快,四周的风也就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巷子里,尘土都飞扬了起来。

“你为何要来?”

叶先生一边出手一边问。

擎天回答:“为杀人。”

他一拳轰出去,叶先生伸手拦住,那一拳打在了叶先生的掌心,接触的一瞬间,两个人的衣服都向后飘了出去。

非但是衣服,两个人脚下的地面上,尘土也在往两人身后方向飘移。

就在这一刻,有一个胖乎乎的身影踩着墙疾冲过来,飞身落在叶先生身边。

“叶先生,可否让我来?我有几句话想要问他。”

叶杖竹看了一眼张玉须,微微摇头道:“他的武艺很强。”

张玉须道:“叶先生信我,我能和他打。”

叶杖竹沉思片刻,随即后撤几步。

张玉须看向擎天,很认真的说道:“我是龙虎山道人张玉须,我想知道你们可是真的要去龙虎山杀人?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若是龙虎山的过错,我代师尊向你们偿还,如果不是龙虎山的过错,你们只是要去杀人,我也代师尊向你们要一个说法。”

“小道人,你不怕死?”

擎天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张玉须道:“我是龙虎山传人,身上穿着的是龙虎山道袍,龙虎山道观的一切都与我有关,这不是怕死不怕死的事,而是担当不担当的事。”

擎天沉默片刻,对这不起眼的小胖道人居然有了几分敬意。

他对张玉须说道:“我师父是全圆道人,在龙虎山的时候,名为方玉舟,你可听过?”

张玉须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懂了。

“原来如此。”

张玉须道:“你师父当年想夺掌教真人之位,偷偷下毒,想要毒死我师尊,他还是我师尊的师兄,却能行如此狠毒之事,所以龙虎山不能容他,他能活着还是因为师尊求情,所以只是将他逐出师门,现在想来,是师尊错了。”

他直视着擎天说道:“妖魔外道,培养出来的也是妖魔外道,当年师父他一念之善,世间就又多了几个妖魔。”

擎天哼了一声道:“哪来的那么多屁话,成王败寇,赢了的怎么说都行。”

张玉须做了一个起手式。

“今日张玉须,代行龙虎山道法门规,清理门户。”

擎天呸了一声,一拳朝着张玉须的脸打了过去。

张玉须的手掌竖起来,在那一拳将至,手掌一拨,那暴烈刚猛的一拳居然被他拨开。

张玉须向前跨步,另外一只手拍向擎天的胸口,擎天的另一只手则抓向他的手腕。

两个人四手互博,速度比之前还要快,来回推送,风声如雷。

轰!

旁边那一堵已经残缺不全千疮百孔的墙壁,终于还是承受不住,轰然倒塌。

尘烟中,看不清楚那两人的动作,只见两道黑影在漫天尘土中来回冲突。

一阵风卷起,两个人应该是拼了一击,然后各自后退。

尘烟逐渐散去,再看时,张玉须的胸膛上有一个拳印,他嘴角带血。

擎天的胸膛上有一个掌印,他没有吐血,可是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

擎天调理了一会儿,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些,可看起来依然很难看。

他对张玉须说道:“我师父的事,是我的事,你师父的事,也是你的事,所以今日,你我就只能有一人活着离开。”

张玉须只说了一个字。

“好。”

擎天把背后一直背着的包裹解下来,那是一个长条形的包裹,打开之后从中取出来一把宽背刀。

张玉须则将背后背着的长剑抽出来,剑芒一闪。

刀出鞘,声如霹雳,剑出鞘,仿若龙吟。

刚刚的掌风拳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一道的匹练,势如游龙。

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还没有天黑,在这暮光之中,刀光剑影,闪烁交织。

两个人动作太快,以至于在远处看着他们俩交手的余九龄完全分辨不出来谁是谁了。

两个人位置不断转换,辗转腾挪,对于余九龄来说,看到的就是两个闪来闪去的黑影。

随着一声闷哼,那两个人再次分开。

张玉须的胸口出现了一道刀痕,道袍被劈开,显然也伤了身体,血迹逐渐变得大了起来。

而擎天的身上却没有剑伤。

他看着张玉须说道:“我不管是年纪,体力,经验,还是刀法,又或是杀人技,都在最巅峰的时候,而你才十几岁年纪,又无与人交手的经验,剑法也显生涩,可你居然能和我打成这样。”

张玉须道:“再打,你会输。”

擎天哈哈大笑:“何来狂言?”

张玉须道:“你有杀人念,我有卫道心。”

一言至此,长剑向前。

两个人再次交手,动作居然比起之前来更加凶狠凌厉了不少,以至于这巷子里全都是刀剑碰撞之声。

十几息后,张玉须身子向后倒飞出来,落地向后滑出去两步远,身上又多了几处刀伤。

最重的伤口在肩膀,刀口很深,血已经将他半边身子都泡透了似的,在道袍衣角,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小道人。”

擎天冷笑道:“若五年后你我相遇,可旗鼓相当,十年后你我相遇,你可杀我,可是你遇到我太早了。”

他看着张玉须说道:“你退后认输,我可不杀你,你即刻赶回龙虎山告知你师父准备受死,他日到了龙虎山上,你师父的命我要了。”

张玉须脸色发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长剑,剑身上已经崩出来无数缺口。

就像是现在他的一样,伤痕累累。

“你有杀人念,我有卫道心。”

张玉须低低的又说了一遍,仗剑而起。

何以卫道?

斩妖除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