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四十八章 仇报了

不让江山 知白 803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街上,兵部侍郎蒋千能和大理寺卿归元术,两人同乘一车前往英雄大会的营地。

马车上,归元术一言不发,蒋千能自然也明白归元术为何一言不发。

“归大人是觉得我心狠了些?”

蒋千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服,这衣服很新,毕竟他也是刚刚才被提拔为兵部侍郎。

以他的年纪做到楚国正三品大员,若是放在太平盛世的时候,那是真的不得了。

他的动作很轻柔,作为大理寺卿的归元术,一眼就能看出来蒋千能对他的官服有多在乎。

归元术道:“蒋大人临危受命,非常时候用非常手段,合情合理。”

蒋千能苦笑了一声。

“我又能怎么办呢?”

蒋千能语气有些悲凉的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件兵部侍郎的官服,其实两年多以前,应该是穿在归大人身上。”

归元术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蒋千能会说这样的话。

蒋千能道:“那时候,我是兵部正六品员外郎,得知消息的时候,还很惊喜也很期待。”

他看向归元术:“其实我应该喊你一声师兄,只是你不认识我。”

归元术又一怔:“你.....也是元上学院的弟子?”

“是啊......”

蒋千能回答道:“师兄早我三年结业,那时候师兄便是我心中的目标,也是榜样。”

“师兄在元上学院的时候,曾于三千弟子面前谈何为年轻人,何为锋芒,何为一往无前,何为报国之心,多少人都如我一样,听了之后,把师兄作为人生的目标与榜样。”

他看向归元术:“我在元上学院结业之后,以殿试一甲状元的身份被陛下分派到兵部任职,那时候师兄在骁骑营为五品将军,师兄偶尔会到兵部,我几次都是偷偷看着你,羡慕师兄以学院出身却能披甲领军。”

归元术也笑了笑,笑容同样有些发苦。

骁骑营善战,人所共知。

三年多以前,骁骑营奉新皇之命,调离京城往武亲王帐下听令。

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叛军,三千六百骁骑营铁骑,将四万九千叛军杀的尸横遍野。

然而令人不齿的是,兵部尚书赵尽忠的侄子赵克林将这军功据为己有。

赵克林为朝廷左领军卫大将军,是赵尽忠力捧上去的。

当时左领军卫三万六千府兵就驻扎在叛军不远,却坐视叛军烧杀抢掠而不理会。

逃难过来的百姓们跪在左领军卫的大营外边求救,赵克林下令将百姓屠杀,按照叛军处置,上报军功。

骁骑营正好路过此地,那支叛军的首领也是失心疯了,觉得这支几千人的朝廷军队可以打,要抢夺他们的兵器甲胄和战马。

于是近五万人猛攻骁骑营,一场厮杀,骁骑营杀敌两万余,剩下的叛军吓得四散而逃。

这时候,左领军卫来了,赵克林宣布接管,让骁骑营可以走了。

骁骑营正四品将军关晟不服,到赵克林军中理论,被赵克林下令绑起来,鞭打致死。

赵克林害怕走漏风声,下令刚刚打完一场恶战的骁骑营追击残余叛军。

担心骁骑营善战,先是下令骁骑营向北急行军两天两夜,然后又派人通知,掉头向东南方向急行军,又是一天一夜。

而赵克林在山林中亲自带兵设伏,将大战之后的两千八百骁骑营士兵几乎屠戮殆尽。

那一战,归元术没有在被伏击的队伍里。

他在之前与叛军交战中连斩三十余人,也身负重伤,被骁骑营将军关晟派了几个人护送回大兴城修养。

他们走到半路上,就听说了骁骑营全军覆没的消息。

左领军卫大将军赵克林上书朝廷,说骁骑营轻敌冒进,以致全军覆 没,骁骑营将军关晟严重失职,罪不可恕。

若非赵克林亲率左领军卫出击,全歼了数万叛军,就可能导致左领军卫的战马和兵器甲械全都落入叛军之手。

这一战,左领军卫报功,剿灭叛军四万余人,又数百里追击诛杀了匪首。

当时,兵部尚书赵尽忠跪在皇帝面前,大声痛斥骁骑营将军关晟罪大恶极,导致骁骑营三千六百精锐损失殆尽。

可惜了带着骁骑营破敌数万的关晟将军,死后还被抄家灭门。

而那位左领军卫的大将军赵克林,因为军功卓著,被封爵一等侯。

虽然没有亲历骁骑营覆灭的那一战,可是归元术很清楚那一战到底怎么回事。

但他没有证据,他又孤立无援。

他奔走多日,要为骁骑营讨一个公道,要为骁骑营的将士们伸冤,为关晟将军伸冤。

结果他被兵部尚书赵尽忠污蔑为妖言惑众,直接被督军司的人抓了起来。

在督军司的衙门里,归元术被打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若非当时恰好武亲王从冀州归来,回都城向陛下禀告冀州战事,听闻了骁骑营的时候之后,亲自在陛下面前提及归元术此人极有本事,只怕归元术那时候也早就已经死了。

而陛下根本就不知道归元术被关在督军司的大牢里,还以为归元术在家中养伤。

武亲王临走之前警告赵尽忠,如果再胡作非为,他就要请出打皇鞭。

赵尽忠也不敢得罪武亲王,只好把归元术放了,但他告诉归元术,如果你把被关进督军司大牢的事说出来,我就不发骁骑营战死将士们的抚恤。

归元术当时的心境,谁能理解?

蒋千能道:“我能理解师兄你当时有多难受,因为当时我就在兵部......”

“再后来,我听说师兄去求武亲王,请他安排你进兵部做事,其实你就是想亲手把骁骑营三千六百阵亡将士的抚恤发下去......”

蒋千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宁愿到赵尽忠手下做事,只是想让阵亡将士们的家眷,能拿到那微薄的抚恤金。”

他看向归元术:“所以当时我格外的期盼着你能来,我甚至暗中发誓,只要师兄来了,拼了这条命我和跟着你和赵尽忠斗到底......”

“可是最终师兄你没能到兵部来,我也最终还是做着碌碌无为的员外郎,好在我调入了督军司,能为当兵的兄弟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蒋千能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师兄,在御书房里的时候,你们可能觉得我心狠了些,可那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他问归元术:“师兄,你想不想报仇?”

归元术立刻就明白过来蒋千能是什么意思。

他的眼睛一瞬间也有些发红。

兵部尚书赵尽忠被革职,禁足在家,不许出入,也不许任何人见他。

但是很显然,就因为左领军卫数万精锐在赵克林手中,陛下有所顾忌,所以连陛下都不敢轻易杀了赵尽忠。

一旦赵克林得知消息,那数万大楚府兵精锐,就可能变成叛军。

赵克林领军在外,一直都不奉命返回大兴城,造反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蒋千能道:“我之所以拉着师兄你出来,一起来办这件事,就是知道师兄你这几年心里有多痛......骁骑营三千六百兄弟的血,一直都在你心里流着呢。”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几年前归元术跪在大街上嚎啕大哭的样子。

那个孤立无助的人,血泪满面。

“师兄......我又能做什么呢?”

他握紧了拳头。

半个时辰后,赵尽忠的府门外,马车停下来,蒋千能迈步下车。

守在府门外的禁军士兵,奉皇帝之命看守赵尽忠的宅门, 不准任何人出入。

“我是新任兵部侍郎蒋千能。”

蒋千能上前,把圣旨取出来单手举高:“奉陛下之命,提审罪臣赵尽忠。”

他手里的这份旨意,是处决人犯郑拓海等人的旨意,其中没有赵尽忠的名字。

蒋千能看向那禁军校尉:“还需查验旨意吗?”

校尉看了看那卷着的圣旨,后撤一步道:“无需查验,请大人进去吧。”

不多时,大概两刻左右,赵尽忠和他的亲近家眷全都被带了出来,大概有二十余人。

被蒋千能下令塞进几辆马车里,而赵尽忠则被蒋千能带上了他坐的那辆马车。

“赵大人,请。”

蒋千能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尽忠看了看蒋千能身上的官服,冷哼一声:“想不到,蒋大人倒是平步青云了。”

蒋千能道:“赵大人无需担心,陛下的意思就是走个过场,不久之后,赵大人就会官复原职,到时候还需赵大人的关照。”

赵尽忠又冷哼一声,迈步上了马车。

一到撤离就看到归元术坐在那,赵尽忠脸色变了变:“你怎么也在这。”

归元术看向他,嘴角都抽动了几下。

“我奉旨护送赵大人一程。”

归元术回答之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又三刻之后,队伍快到英雄大会的营地,大街两侧已经密密麻麻的都是参加英雄大会的人。

所有人都看着马车,喊声越来越大。

赵尽忠猛的反应过来,他把窗子打开看向外边,那愤怒的人群好像燃烧着的火海。

“不对!”

赵尽忠立刻就急了:“你们要把我带去什么地方?我要进宫求见陛下!”

归元术突然出手,一把将赵尽忠拉过来,按在那连续爆锤了十几拳。

这十几拳,把赵尽忠的脸上打的皮开肉绽,而归元术的拳头也破了皮,手上都是血。

“师兄!”

蒋千能拉了归元术一把,对他摇了摇头:“师兄,恶人交给恶人磨。”

归元术点了点头,坐回去,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车队缓缓进入大营之中,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罪臣都被推搡着上了校场高台,蒋千能快步走上去,扫视了一眼那呼喊着的人群,看到的,仿佛都是妖魔鬼怪。

而在他身边被按跪在那的,也是妖魔鬼怪。

“陛下旨意!”

蒋千能大声喊了一声,然后将旨意展开大声诵读。

那一长串的人名,让校场上的人逐渐安静下来。

蒋千能读完之后把圣旨递给身边随从,然后提高嗓音说道:“陛下说,窃国之贼,乱民之逆,应该交给百姓们处置,也当任由百姓们处置,这些逆贼奸党,都交给你们了。”

他一把将赵尽忠拉起来,然后推下高台。

人群一开始往后退了一下,赵尽忠狠狠的摔在地上。

慢慢的有人胆子大了起来,走上前,忽然喊了一声:“打死他们!”

然后一拥而上。

罪犯们被一个一个的推下高台,一个一个的被愤怒的人群打成肉泥。

蒋千能看了归元术一眼,两个人同时在高台上跪下来。

“骁骑营三千六百将士,你们的仇,报了。”

两个人重重叩首。

蒋千能直起身子,依然跪在那,眼睛血红血红的自言自语道:“师兄,你的仇报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咬牙泣血。

骁骑营将军关晟,是他在进书院的第一天,那个站在书院门口,朝着他和善微笑的师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