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家咯

不让江山 知白 627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入夜,城墙上。

唐匹敌手扶着城墙看向外边,沉默了许久。

听到身后脚步声,唐匹敌回身看了看,见是李叱过来,他随即笑了笑道:“一会儿还要出城,你应该抓紧时间休息。”

李叱摇头道:“睡不着的。”

唐匹敌接过来李叱递给他的酒壶,仰起脖子就咕嘟咕嘟灌了几口,然后大笑道:“还是咱们的酒好喝一些,草原上的奶酒虽然已经喝的有些习惯了,不过确实滋味淡了不少。”

李叱问:“你说,你把人带回去后还要回来,是有什么打算吗?”

唐匹敌摇了摇头:“说不上是有什么打算,我爹说大楚待我们不义,我们就干脆在草原上过一辈子算了,可是我总是忍不住想着,草原再好,那不是家。”

他看向李叱说道:“终究还是要回来的。”

他问李叱:“那你呢,你又有什么打算?”

李叱回答道:“我打算寻一位明主辅佐,大楚不义,不是我们中原百姓不义,你说得对,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

唐匹敌问道:“那你可已是有了人选?”

李叱道:“燕山营虞朝宗。”

唐匹敌在心中记住这个名字。

“若我以后回来寻不到你,我就去燕山营里找你,你我有缘的话,还会再见。”

唐匹敌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后说道:“已经过了子时吧?咱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李叱嗯了一声:“怕是你走的时候我们没机会道别,那就此时说一声再见。”

“必会再见!”

唐匹敌朝着李叱抱拳,李叱抱拳回礼。

两个少年,一个十五岁多一些,一个还不够十五岁,却在这边塞的城墙上约定下将来的人生目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不一样,从一开始就和寻常人不一样。

两刻之后,唐匹敌和李叱带着几百人骑兵队伍悄悄打开城门出去,马蹄子上都包裹了棉布,兵器也都用布包了,队伍没有纵马,而是缓缓而行。

唐匹敌压低声音说道:“一会儿我带人呐喊冲锋,黑武人必会阻拦,我们却是佯攻,吸引黑武人注意之后,你们从左侧杀进去,我之前已经观察过,黑武人的大营左翼便是他们的粮草辎重所在,重兵把守,可是相距不远的地方有牛羊无数,看守的兵力却极少,你们杀进去之后破开牛羊围栏,驱赶牛羊冲击黑武人大营,黑武人必乱。”

李叱点头:“我都记住了。”

两个人明明还不熟悉,可是彼此之间却都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默契,无需多说什么,便会明白彼此想法。

唐匹敌不放心的又多说了一句:“切勿恋战,我们兵力实在太少,只是恶心恶心黑武人罢了,能烧掉粮草就烧,烧不掉放了那些牛羊也就算是大胜。”

等又走了一段,唐匹敌朝着李叱抱拳道:“以后若再能相见,我们一起干一番事业出来。”

李叱问他:“为什么你现在那么爱笑?”

这话把唐匹敌问的怔了一下,他思考了片刻后回答道:“能多笑笑,为什么要愁眉苦脸,这世道活着就是赚了,再赚了还不该多笑笑?”

他一拨马:“兄弟们,咱们回家!”

一百多名草原汉子整齐的应了一声,随唐匹敌纵马冲了出去。

唐匹敌带着这一百多人朝着黑武大营飞奔,离着还远就发出一阵阵的呐喊声,他们一边催马一边将火箭点燃朝着黑武大营射过去,没多久黑武人的营地就传来阵阵号角声。

李叱他们在黑暗中看着那边黑武人的火把汇聚成海一样,他一招手道:“我们去恶心恶心黑武人。”

几百人跟着李叱往左翼那边冲了过去,另外一边已经嘈杂一片,李叱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直奔牛羊所在之处,粮草那边防守兵力犹如堡垒,牛羊这边却是人少了许多,唐匹敌在之前乱战之中还能观察如此仔细,这等人,如何能不让人钦佩。

李叱他们到了营地外边,把带来的爆竹点燃扔进牛羊围栏中,一下子那些牛羊就炸了锅,叫声连成一片。

他们扔出铁爪把围栏拉开,也不多看,转身就走。

牛羊冲出围栏,跑的哪儿都是,但没有李叱他们跑得快。

在这之前,黑武人安营扎寨从无建造一圈木墙的习惯,这一点和中原军队截然不同,因为中原大楚缺少骑兵,黑武人营地外边的拒马桩都很少。

最主要的是,从黑武立国至今,对战大楚,从没有过楚军敢来偷袭的先例。

两军对战,楚军步兵为主,有一整套步兵列阵对敌的战术,而黑武人的轻骑兵向来强悍,缺少骑兵的楚军怎么可能去突袭黑武人的营地。

李叱他们冲出去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那边喊杀声犹如炸雷一样,也不知道唐匹敌他们脱身了没有。

这匆匆相见又匆匆别离,却让人有些难以割舍。

李叱回到代州关城外,喊了约定好的口号,夏侯琢连忙让人打开城门,李叱的脑子里却一直都在想着唐匹敌这领兵的战术,越想越觉得妙哉。

这样的打法,也给了李叱很多启发。

黑武人向来兵强马壮,从不把任何对手放在眼里,数百年来都是他们主攻而大楚主守,唯一一次楚军北伐还像是个让人笑不出的笑话,十二万精锐丧失,让大楚根基动摇。

相对来说,燕山营就像是现在李叱他们,朝廷就像是黑武人,朝廷虽然已经荒废腐坏到了如此地步,可是大楚的府兵依然步战无敌,所以唐匹敌的这奇袭骚扰的打法,也许以后会有大用。

夏侯琢看李叱站在那愣神,过去在李叱屁股上踢了一下。

“魂儿丢了?”

李叱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说道:“唐匹敌真的是个奇才,了不起。”

夏侯琢哼了一声后说道:“我看也就那么回事。”

李叱笑道:“莫名一股酸味。”

夏侯琢道:“呸!”

他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那小子,确实是个奇才。”

与此同时,黑暗中的原野上,一百多草原汉子嗷嗷叫唤着冲向远方,他们再一次戏弄了黑武人,那种自豪和得意唯有这嗷嗷叫唤几声才能宣泄出来。

哲别一直紧紧跟着唐匹敌,他一边纵马一边问道:“你怎么知道黑武人不敢追的太狠?”

唐匹敌大笑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敢就是不敢。”

哲别停顿了一会儿后又问:“唐匹,你是不是要离开草原了?”

唐匹敌沉默下来,良久之后,唐匹敌看向哲别回答道:“我总是要回去的,如果是你的话,你正在外边游山玩水,忽然听闻家里的房子被大雨冲塌了,你也会心里你难过,也想回去看看,若有办法,也要挽救。”

哲别道:“可是以你一人之力,你怎么能救大楚?”

唐匹敌笑道:“我不是要救大楚,我是要救中原......再者,你这么想,他这么想,我也这么想,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世上也就没有英雄,我唐匹敌,可是要做天下一等一的英雄。”

哲别使劲儿点了点头道:“我信你,你一定是天下最大的英雄。”

过了一会儿后他又问:“你一直都说要回去,你对草原就没有一丝留恋吗?”

唐匹敌道:“哲别,你是我兄弟啊,不管我去了什么地方,你都是我兄弟。”

代州关。

深夜之中,城外有斥候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一路风尘仆仆,斥候进了城之后就急匆匆找到夏侯琢,向夏侯琢禀告说武亲王大军已经在不足百里之外,最迟两天也就到了。

夏侯琢立刻把刚刚睡下的李叱等人叫起来,众人商议了一下,决定连夜就走,尤其是来自燕山营的那些兄弟们,决不能等到武亲王大军来了之后再走。

李叱不知道的是,因为他这连夜离开,错过了燕山营虞朝宗派来接他的人,他们当夜离开,第二天一早虞朝宗的人就到了,听闻李叱已走,燕山营的人都有些懵了,又不敢去追,唯恐遇到了武亲王大军,只好遗憾的回去。

官道上,李叱躺在马车里闭着眼睛休息,嘴里叼着一根毛毛草的样子像极了夏侯琢,他躺在那却睡不着,没有再想代州关的战事,武亲王大军一到,守住代州关就问题不大,而且羽亲王在得知夏侯琢在代州关后,也必然会尽带冀州军赶来支援。

他现在就想一件事,确切的说是就想一个人。

那个叫高西宁的丫头。

回去之后那丫头要是埋怨起来,该如何解释?

其实他也是瞎担心,只是怕惹了高西宁不开心。

睡着了的余九龄翻了个身,一条腿搭在李叱身上,还吧嗒了几下嘴巴,李叱也没惯着,侧身对着余九龄努力的挤出来一个屁,虽然这屁的规模差强人意,但好歹是反击及时,主要是足够臭。

片刻后余九龄鼻子抽了抽,茫然的睁开眼睛,却见李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李叱道:“你放的屁怎么会这么臭!”

余九龄道:“确定是我?”

李叱道:“燕先生他们在前边车里,这车里只你我两个,不是你,难道是我?”

余九龄道:“就算是我又怎么了,我做梦放的屁,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梦里那姑娘的事,不是我的事......不过是真臭,我正做美梦呢,梦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说喜欢我,还拉着我到背人地方,说要亲我,她是真美啊,长得跟天仙似的,可是一张嘴我就闻到了一股臭味,一脚就把她踹出去了。

李叱皱眉。

他想到了刚刚余九龄做梦的时候把腿放在他身上了。

“你......真的只是做梦亲嘴了?”

余九龄脸一红:“你龌龊!你,你不要脸!”

李叱:“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