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九十四章 喝酒不好

不让江山 知白 508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丁胜甲在安阳城城外大声呼喊,让安阳城内所有守军做一个选择。

他给安阳守军两天时间去商量,到底是该投降还是要死战到底。

若投降的话,所有人原来的官职皆有晋升,还有奖赏。

别看之前安阳城里争的不可开交,孟可狄手下的那些将军们谁也不服谁。

谁都想做老大,想做说了算的那个人。

然而当面对外敌来临的时候,就谁都不想去做那个说了算的人。

全都往后缩屁股,你看看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小眼说你瞅啥瞅。

都在心里想着你不是想做老大吗,你不是想说了算吗,那你来啊。

他们都是孟可狄的手下,习惯了听命令做事。

孟可狄说一,他们就去做一这件事,孟可狄说二,他们就去做二这件事。

一群习惯了等待别人发号施令的人,哪怕他们都早已不是新兵了,可还是硬气不起来。

在孟可狄这样一个强权将军手下的人,都早早学会了唯唯诺诺。

后来都想学孟可狄那种强权之势,又学不出来,只是学个样子罢了。

这些人坐在一块足足半个时辰,硬是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半个时辰,从一开始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道现在的谁也不看谁。

“要不然就打了吧!”

其中一个将军实在坐不下去了。

他站起来说道:“孟将军说过,我们安阳军从来都没有投降这个选择,你们都不说话,也就是都不想投降,那干脆分段防御,你我众人每个人守一段,打了再说。”

另外一人连忙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孟将军都已经死了啊......”

“回来的可是丁将军,也不是外人。”

坐在靠门口位置的人说道:“迎接丁将军回家,是回家,算不得耻辱,当然也算不得投降。”

“这事......”

其中一人道:“其实想想也挺可怕的,你们发现了没有,当初和丁将军不对付的人......”

话说到这的时候他停顿了下,扫视众人。

所有人都看向他,然后又几乎同时的叹了口气。

他们在座的各位,可不是安阳城里所有能说上话的将军。

安阳军有数万人马,掌管一军一万多人的将军就有好几个呢。

再说下边正四品到从五品的将军们,数一数加起来也有上百人。

可是从前阵子开始,不断有人被暗杀。

今天死一个,明天死一个,最可怕的是,死的人还都是最关键的人。

之前势力最强的一个将军,手下有整整一军兵力,之前攻打冀州的时候,此人留守安阳,所以一兵未损。

他的势力最大,所以拳头最硬。

眼看着他就要把安阳的大权抓在手里的时候,却被人暗杀了。

最有实力的那个被暗杀了,大家当然会猜测是第二有实力的那个人下的手。

实力第二的那个人也开心啊,不管是不是他,可他得利。

于是他站了出来,以前老二现在老大了,说话做事的态度都开始变得不一样。

然而没过多久,这个实力排第二的家伙,在青楼消遣的时候也被暗杀了。

然后他的手下就不知道怎么被扇动起来,说是杀了他们将军的,一定是之前排第一那个人的手下。

因为不服气老二变成了老大,所以老大原来的部下就杀了老二。

原来老大的人本就不服气呢,这下就更不服气了,干吧。

“我拼上命帮他成为安阳之主,他却忘了我的功劳,这种人狼心狗肺。”

“如今我回来了,我帮谁,谁就能做安阳之主,离开了我的安阳之主,看看孟可狄,有什么好下场。”

罗境皱眉,把手里的酒杯放了下来。

哪想到,越发觉得自己了不起的丁胜甲,居然用手指向罗境说话。

他指着罗境说道:“罗将军,因得我相助,才能拿下安阳,他就比孟可狄强得多,他知道需要我,所以......”

众人有人真的喝多了,有人假的喝多了,可是不管真假,看到丁胜甲居然用手指向罗境的时候,全都吓得脸上变色。

罗境却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无妨,喝多了酒正常,喝多了酒耍酒疯也正常,就等醒了我再说说他。”

第二天醒来,丁胜甲手下亲兵把昨夜里的事说了一遍,丁胜甲也吓得大惊失色。

虽然他以首功自居,也颇为跋扈,但他还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

所以他立刻跑去了罗境的将军府外求见,将军府的人告诉他说,罗将军到校场练兵去了。

丁胜甲又一口气追到校场,到了地方才发现不对劲。

校场上立了一排木桩,这些木桩上大都绑着人,正在被轮番用皮鞭抽打。

他胆战心惊的到了近前,才发现那些人,都是这十来天与他走动亲密的人。

这十来天,他也没少收好处,留下人在自己军中做事。

罗境看到丁胜甲来了,笑了笑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正在替你执行军法。”

他指向那些被打的人说道:“他们这些人,居然在军中饮酒,这也就罢了,饮酒之后居然发了酒疯,破坏军纪,肆意妄为,你身为这些人的将军,觉得该如何处置?”

丁胜甲吓得跪倒在地,匍匐在那说道:“他们触犯军律,该罚,该重重的责罚。”

罗境道:“他们都是你的部下,你为我夺下安阳立了首功,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当然不会真的重罚,但还是要做做样子。”

“军中不能没有军纪,整天告诉士兵们要如何遵守,为将者却自己不遵,这样让士兵们看到了,士兵们会如何想?”

“所以,样子要做足,得让士兵们知道,犯了错的人,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卒,都要受到处罚。”

丁胜甲惶恐道:“属下犯了错,属下也该罚。”

罗境道:“没有你,我就拿不下安阳,我怎么舍得罚你呢?无数人说你不尊法纪,说你飞扬跋扈,甚至说你没把我放在眼里,我都是骂了他们,而没有找你说过。”

丁胜甲吓得面无血色,一个劲的叩首请罪。

罗境就道:“也罢,你若是也一并受罚,士兵们看到了,会觉得我们军纪严明。”

他对丁胜甲说道:“你无需担心,我让人比划几下,做个样子也就罢了。”

于是罗境手下亲兵把丁胜甲也绑在了木桩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皮鞭。

哪里是做做样子。

从上午打到中午,所有人都被打的皮开肉绽,没一个活下来的,包括丁胜甲。

打的都已经没了人样,看起来血糊糊一具尸体。

到了晚上,罗境又宴请安阳军的将军们,这些人是战战兢兢的来了。

罗境看着他们一脸遗憾的说道:“你们看丁将军,他知道自己饮酒犯错,所以自罚,结果却罚的狠了,硬生生把自己打死了。”

罗境叹道:“诸位啊,饮酒这种事,切勿贪杯,想聚众喝酒,就来找我,我自会安排你们喝,还会陪着你们喝,我不安排你们喝,自己在家里也能喝,但别聚众饮酒。”

他扫了那些人一眼后说道:“喝酒,会死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