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求见

不让江山 知白 716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渡河这一战,正式宣布宁军的脚步踏上了荆州地界,若以豫州来划分南北的话,北方诸地,除了西方雍州之外,尽入李叱手中。

冀州,幽州,兖州,豫州,青州。

大楚十三州,除去这五州之外,还有京州,荆州,梁州,越州,苏州,蜀州,雍州,扬州。

天下格局,悄无声息间发生了改变,只是许多人还没察觉,也不醒悟。

尤其是那些大人物们,坐井观天一样,还觉得天下格局尚未改变,还觉得所谓宁王李叱,不过是一塞北大贼。

宁军之烈红色战旗,却已在五州飘扬。

大将军唐匹敌率军二十万已经到达苏州,如今苏州兵力空虚,以唐匹敌领兵之才,纵然不能一举拿下苏州全境,在大贼李兄虎回援之前,拿下数十城当不是问题。

在那些大人物们还在喋喋不休的争论着,应该把重宝押在谁身上的时候,他们最看不起的李叱,已经拥有三分之一个中原。

可笑的是,你现在揪着他们的耳朵告诉他们说,北方已皆为宁王之地,他们还会觉得你胡说八道满嘴放屁。

荆州,河南岸大营。

李叱走上高坡看向南方,这是李叱第一次以主人的身份踏足南方的土地。

以主人的身份行走,意义在于,留下的每一个脚印,皆为领地。

按照地域上来划分,从荆州开始,都可以称之为江南。

他去过大兴城,见过大兴城的恢弘,也见过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

不得不说的是,相对于北方的粗犷,江南的景色确实更为秀美婉约。

正因为看过,李叱决定将来就算打下来整个天下,也不把都城定在江南的心更坚决。

江南太安逸,太美,也太多情。

在江南久居的人,慢慢的便会有一种慵懒之心。

就如大兴城里的那些人,他们不出城就依然看着满目繁华锦绣,哪里能体会到东疆的海患,哪里能体会到北疆的外敌,哪里能体会西疆的困苦,哪里能体会到南疆的纷乱。

就连大兴城里的百姓们都觉得,外边来的人对于现在的天下有多糜烂,言过其实。

李叱不知道,也不确定,自己将来会不会如现在一样自律,他更不确定自己的子子孙孙,会不会也一直自律。

常闻塞外番语胡笳声,方知天下未尽在囊中。

领土之外的人都可能是敌人,横刀之下,才存友谊。

余九龄从后边过来,笑着说道:“咱们的人刚刚送来消息,归元术和尉迟光明他们走的不是一条路,人已经回到豫州城了,正在往这边赶来。”

李叱随即也笑了起来。

余九龄道:“昨日我刚刚分派谍卫去豫州城里调集人手,今天豫州城里派来的人就赶到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心里那担忧也算是烟消云散。

余九龄继续说道:“据说归元术带回来两个人,都是他的结义兄弟,其中一个,誓死要做大楚重臣,就算死也要死在大兴城的城墙上,可是一路走过来,看到了豫州百姓们的日子过的不错,心思已经有些松动,归元术安排人带他去冀州了,说等他看过冀州之后再说。”

李叱嗯了一声,心思忽然有些沉重起来。

因为天下人皆不愿相信,如他这样的人,会带给百姓们好日子。

不管是那些大家族大势力,还是平民百姓,更愿意相信杨玄机那样的人,哪怕他们明知道杨玄机只是在表演 一个贤明之主罢了。

“当家的。”

余九龄站在李叱身边道:“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李叱笑问:“想到什么了?”

余九龄道:“将来打下来一个地方,若是还有人不服气,就把人送到冀州去看,送到豫州去看,按着他们的脑袋看,掰着他们的眼皮看,然后问他们,你就说看到的怎么样,牛气不牛气,舒服不舒服。”

李叱哈哈大笑:“行,以后这事就交给你了,反正你习惯了问人家舒服不舒服。”

余九龄:“我......”

“当家的。”

“怎么了?”

“让我给你当亲兵校尉吧。”

“别瞎闹,你现在都是四品将军了,给我当亲兵校尉?校尉才六品。”

“我不在乎几品,七品也行,八品都行,当家的你只要按照四品给我发工钱就成。”

李叱抬起手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咱们的兄弟们,跟着我这一路征战,就要一步比一步高,一步比一步好才行。”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当家的你知道我不一样,我就想做你的跟班,你让我去干啥我就去干啥,你让我买东西,我就从里边抠点银子,你让我去卖东西,我还能从里边抠点银子......”

李叱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这么大出息?”

余九龄长长吐出一口气:“当家的你知道,我胆小怕事还贪,将来当家的是要带着我们干出来一个新天下,当官的不贪不占不祸害百姓,我这样的,不适合,我不贪百姓的,我贪你的啊。”

李叱笑着在余九龄屁股上给了一脚:“行,以后你就是亲兵将军,可是九妹,当亲兵将军会危险。”

余九龄道:“我不在乎危险,我在乎远近。”

李叱因为这句话而有些触动。

余九龄道:“将来当家的打下整个天下,那么大,兄弟们肯定会被分派出去镇守一方,我不想走,我就想留下,不当官都行。”

李叱再次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将来的事,也许我们都身不由己。”

两个人站在高坡上闲聊了一会儿,有亲兵过来禀告,说是有一人从南边来,被斥候抓了,死活都要见宁王。

李叱问:“南边来的,谁的人?”

亲兵道:“人被押送到中军大帐外边了,那人嘴巴硬,说不见宁王什么都不肯说。”

余九龄道:“莫非是尉迟的信起了作用,那个谢狄打算投降了?”

李叱摇头:“若是谢狄派来的人,会先去求见尉迟。”

他转身往回走:“下去看看。”

不多时,余九龄先一步回到大帐外边,就见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被看押在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看到此人,余九龄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第一反应是这个人,有点丑啊。

那人也在看着余九龄,眼神里的意思更为迷茫,但是余九龄还是看出来了,那个人和他想的大概也是一样。

此人就是荆州节度使帐下谋士栾唐,他看着余九龄,心里咯噔了一下子......这宁王,有点丑啊。

余九龄走到他面前,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栾唐连忙俯身就要拜倒:“拜见宁王殿下。”

余九龄道:“我不是。”

栾唐听到这三个字,心里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

余九龄道:“你是不是在觉得我丑?”

栾唐哪里敢如实回答,立刻摇头道:“不是不是,我怎么会有如此心思,我只是在想......”

余九龄道:“你要是不说实话,我保证你见不到宁王。”

栾唐正说到我只是在想大人看起来英明神武器宇不凡,听到余九龄的话,后边的话不知道怎么顺口变了:“只是有些不漂亮。”

正好走过来的李叱听到这句话,心说九妹你这又是何苦呢?

你们俩,有必要吗?

对比一下,余九龄比这家伙还好看不少呢。

此人身材说不上高,还有些罗锅腰,脸说不上规矩,还有几分像驴。

但是,从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他把余九龄和他归结于一类人。

“带进来吧。”

李叱吩咐了一声,迈步进入大帐。

进来之后,栾唐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外臣栾唐,代表荆州节度使谢秀谢大人,拜见宁王殿下。”

李叱道:“起来说话,不必行此大礼。”

他坐下来后问:“谢秀谢大人遣你来,所为何事?”

栾唐叹道:“外臣,外臣一时之间,还得重新整理些措辞,之前想好的,不能说了。”

李叱心说此人有点意思。

栾唐道:“外臣本来准备好了说辞,其中最关键处,便是表明节度使大人的心意,愿意以宁王南北夹击,击败天命军,可我到这看了看,好像打完了。”

余九龄心说这个谢秀谢大人身边,难道真的没有多少人可用吗?怎么派来这样一个棒槌。

可他哪里知道,这番样子,这个态度,这种话术,都是栾唐琢磨好的。

他听闻宁王不喜夸夸其谈之辈,不喜口若悬河之徒,只愿意见实事求是的人,所以才故意表现出这般稍显傻了一些的样子。

李叱笑道:“不急,你慢慢想。”

栾唐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外臣来之前就想着,有击败天命军之功,再加献上荆州之功,我家大人怎么也算是大功臣,封侯不成问题,现在只能想一想,不封侯的话,能不能保留我家大人领兵之权,荆州兵马依然归我家大人节制......”

李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听起来这人说话糊里糊涂,可是玩了好一招以退为进。

“见诚意。”

李叱说了三个字。

栾唐立刻看向李叱说道:“换甲,换旗,宣誓对殿下效忠,愿意为殿下攻城略地,也愿意为殿下守土安民。”

李叱道:“你回吧。”

栾唐怔住,心里立刻就紧张起来。

回吧?

宁王这是什么意思。

李叱道:“回去换你们节度使大人亲自来见我,若他来了,你说的事都不是事,若他不来......说起这些有又何用?”

栾唐俯身道:“殿下,我家大人他只想要殿下一个承诺。”

李叱问:“你叫什么名字?”

栾唐回答:“外臣姓栾,名唐。”

李叱嗯了一声,起身:“给栾大人准备饭菜住处,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安排队伍护送栾大人回去。”

他看向栾唐:“何处人信我,何处得平安,何处不信我,先平才有安,荆州之地万万百姓皆非儿戏,我焉能如此儿戏给你一个承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